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16, 2009

不恥下問

不恥下問十分重要,且要當作喝水般來做,人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能學完一切故此才會產生這些背叛、誤會、賣弄、自卑、憂鬱症、跳樓等結果;可是真能學完一切似乎也不好,那人就沒有秘密了。

我在候客廳裡等娘下班,坐在旁邊的旁邊的旁邊有一個男孩,小學生,正在聚精會神玩PSP,玩得有點走火入魔,身體會不時不時亂動,眼珠也快粘到熒幕上去了。

娘那組人不久後下來,全女班,嘻嘻哈哈,高跟鞋嘀嗒嘀嗒很好聽,手中拿著一堆藍圖設計筒,我看著那黑黝黝的筒嚥了嚥口水,裡面很可能是本市某間新商場、新醫院、新住宅區的設計圖,一張紙能帶進一個城市不知多少商機與外來資金,而這一切一切,都在A組這六個女人談笑風生間(B組是Quantity Survey ,C組是成本會計,D組是壞人)

“MM,你來啦!”芬姐(就是嫁給法國人的那個till death do us part女主角)先叫我,所有人也在那裡喊MM,MM,可是擺明不知道MM是什麼意思,人云亦云。

我迎向她們,這時那個小鬼也從沙發上跳下來,走到他們面前,說:“吳叔叔下來了嗎?”

所有人,包括我皆一怔,這小孩,居然每字每句透出濃濃的北京口音。

老外! (我叫人老外也有點……)

芬姐蹲下來,問:“吳叔叔?我們這裡有三個吳叔叔,你找哪一個?”娟娟姐聽了在一旁咕噥:“叔叔?三個都是阿公吧。”眾女班又一起笑,哈哈哈哈哈。笑聲真不敢恭維,感覺像迪士尼白雪公主的後母,不過是複數。

小鬼也真厲害,沒有嚇到,說:“是戴眼鏡,(大家都搖頭,因為三個老吳都戴眼鏡),高高的(高是很個人意見的,大家又搖頭),駕大車(營業部經理、會計部經理、B組組長,哪個不是駕大車?)……”

終於,他說到重點,“鼻子旁邊有一顆痣,還有一點毛。”

“吳XX!”所有人連我都叫出他名字,然後我也加入他們的笑聲,哈哈哈哈哈,感覺像後母跟魔鏡(我?)一起笑。原來是他,可是這老吳是出了名的拈花惹草王,娟娟姐用方言說:“不會是……”她舉起大拇指,這是江湖手勢,表示是私生子。

“別亂講。弟弟,他還沒下來,他是你的……”這芬姐,居然套小孩子話。

“他是我叔叔。”

啊?大家你眼望我眼,娟娟姐誤導我們,繼續用方言說:“繼父也叫叔叔,媽媽的情人也可以叫叔叔,粵劇都是這麼演的。”

“阿娟不要亂說——弟弟,你今年幾歲?”

“10歲,我四年級了。”那個語氣像哈佛四年級一樣,驕傲的咧。

老吳下來了,叫:“小耀。”,“叔叔!”那個口音……殺了我吧。

芬姐結了婚變…

2009年網路作家訪談專輯Ver 1

Image
前天看到某網站採訪它名下的網路作家,製作簡單,純訪問加作品介紹,最後他們會問該名作家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題目:別人的著作中你最喜歡/最不喜歡的人物是?

真是困難的問題對吧,答也不好,不答也不好,每個主角都有不同的身份背景學歷國籍戀愛,要拿什麼作為比較的點呢?若是自己的還好吹牛一番,可是現在是談論別人的心血呢,每字每句應該都要咀嚼再咀嚼才能出口吧。

可是年輕人嘛,思想的確有點不同,回答得不錯,且沒有人回答“我每個都喜歡”的廢話,況且最佳答案者能有兩個月的打書時間,即該網站免費宣傳他的作品,用跑馬燈的方式不斷介紹,很大機會與出版商聯絡印刷成書販賣。哇!

其中,我喜歡3個人的答案:

1. [武俠小說版]金庸射雕英雄傳西毒歐陽鋒=萌叔
“……金庸就不必介紹了,誰不認識他的回去再念幼稚園吧!我喜歡他的原因是他是好人,他雖然私通大嫂為人垢齒,可是他的專注力、積極極佳,有點孩子氣的頑固,又有大人的深思熟慮,可是不時又會憨憨地被黃蓉騙,根本就是萌呀!”

2. [科幻小說版]衛斯里系列所有人物=聖經故事
“……我知道,我知道,倪匡已經將科幻小說王的寶座拿走了(有沒有人不知道倪匡?快去看醫生);可是冷靜想想,那個叫科幻小說嗎?以前可能是,可是倪匡信上帝之後作風大變,一直在談論複製人、同性戀,一大堆上帝說不可以做的事,他也在那裡附和附和;越來越沒有看頭,感覺像看聖經故事一樣。聖經的那個哈巴谷也分享過他見到飛碟的故事,爛啦。”(真敢講)

3. [外國版,版主=藍蝴蝶]風鈴外傳:風鈴與蘇菲亞
“這本書沒有在亞洲販賣,這個作者似乎沒有爭取亞洲這塊肥土,它開始也不是書,是學生報連載,是我在外國留學時的精神食糧。作者叫Shasarazade,很少關於他的訪問,神秘的很,我們那時也曾經要採訪他,可是都被他學校擋掉了。

好,我很喜歡風鈴這個人。這是我看過超讚的一本玄疑小說(還以為是GL愛情小說吧),是一個女人憑本身機警脫離一場複雜紛爭的超精彩故事:話說風鈴這個妓女(預知風鈴本身的故事請閱《風•鈴》)在某天發現在她一個喝醉的客人口中得知一個驚人的黑吃黑秘密,幾天后那個客人死了,接著就發現有人跟踪她,還遭受兩次的車禍與咖啡裡面有毒之類的暗殺,她知道有人要滅口,於是自行準備陷阱與防護大膽放出風聲,結果引來一連串的紛爭與殺戮,並引來了一個受傷的女殺手;

風鈴志在毀滅那個黑吃黑的組織,女殺手蘇菲亞志在黑吃黑他們的龐大不義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