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恥下問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Friday, August 21, 2009 in
不恥下問十分重要,且要當作喝水般來做,人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能學完一切故此才會產生這些背叛、誤會、賣弄、自卑、憂鬱症、跳樓等結果;可是真能學完一切似乎也不好,那人就沒有秘密了。

我在候客廳裡等娘下班,坐在旁邊的旁邊的旁邊有一個男孩,小學生,正在聚精會神玩PSP,玩得有點走火入魔,身體會不時不時亂動,眼珠也快粘到熒幕上去了。

娘那組人不久後下來,全女班,嘻嘻哈哈,高跟鞋嘀嗒嘀嗒很好聽,手中拿著一堆藍圖設計筒,我看著那黑黝黝的筒嚥了嚥口水,裡面很可能是本市某間新商場、新醫院、新住宅區的設計圖,一張紙能帶進一個城市不知多少商機與外來資金,而這一切一切,都在A組這六個女人談笑風生間(B組是Quantity Survey ,C組是成本會計,D組是壞人)

“MM,你來啦!”芬姐(就是嫁給法國人的那個till death do us part女主角)先叫我,所有人也在那裡喊MM,MM,可是擺明不知道MM是什麼意思,人云亦云。

我迎向她們,這時那個小鬼也從沙發上跳下來,走到他們面前,說:“吳叔叔下來了嗎?”

所有人,包括我皆一怔,這小孩,居然每字每句透出濃濃的北京口音。

老外! (我叫人老外也有點……)

芬姐蹲下來,問:“吳叔叔?我們這裡有三個吳叔叔,你找哪一個?”娟娟姐聽了在一旁咕噥:“叔叔?三個都是阿公吧。”眾女班又一起笑,哈哈哈哈哈。笑聲真不敢恭維,感覺像迪士尼白雪公主的後母,不過是複數。

小鬼也真厲害,沒有嚇到,說:“是戴眼鏡,(大家都搖頭,因為三個老吳都戴眼鏡),高高的(高是很個人意見的,大家又搖頭),駕大車(營業部經理、會計部經理、B組組長,哪個不是駕大車?)……”

終於,他說到重點,“鼻子旁邊有一顆痣,還有一點毛。”

“吳XX!”所有人連我都叫出他名字,然後我也加入他們的笑聲,哈哈哈哈哈,感覺像後母跟魔鏡(我?)一起笑。原來是他,可是這老吳是出了名的拈花惹草王,娟娟姐用方言說:“不會是……”她舉起大拇指,這是江湖手勢,表示是私生子。

“別亂講。弟弟,他還沒下來,他是你的……”這芬姐,居然套小孩子話。

“他是我叔叔。”

啊?大家你眼望我眼,娟娟姐誤導我們,繼續用方言說:“繼父也叫叔叔,媽媽的情人也可以叫叔叔,粵劇都是這麼演的。”

“阿娟不要亂說——弟弟,你今年幾歲?”

“10歲,我四年級了。”那個語氣像哈佛四年級一樣,驕傲的咧。

老吳下來了,叫:“小耀。”,“叔叔!”那個口音……殺了我吧。

芬姐結了婚變得比較開放(也已經不是少女了,不必搞情懷),“老吳,你的種呀?”大家噓她,幸虧她說的是方言,不然就尷尬了。

老吳也不是省油的燈,“對呀,還是跟你生的,你忘了嗎?”

“咿~!你們兩個!”大家就在那裡上演一場辦公室私情曝光戲碼,那小孩只是愣愣地盯著他的“父母”在那裡演有口難言,月黑風高一時喝太多,老男姑婆共處一室什麼有的沒的,比孩子還幼稚,不過,就是這群幼稚的人默默的操縱著一座城市的未來經濟發展與遊客量呀!力量真是很奇妙對吧。

終於搞清楚小鬼來歷,原來是娶了北京姑娘的老吳弟弟的兒子(真的是叔叔),他們從中國回來,邀請所有舊同事吃飯,我也去了,誰不知道MM?呵。

不只是過了中年還是什麼原因,他變得語帶滄桑,眼神也沒以前銳利了,襯衫的領口那兩顆鈕扣孔也因為久了變成橢圓形,扣上去也會拖出來,衣服也沒塞好,穿西褲卻配雙拖鞋,邋遢得不得了;他老婆……我對中國女人都有點那個,所以跳過。

我幾乎完全沒與那小孩有交際,直到他PSP上面的遊戲出現一個他看不懂的字才將我扯進來,大人們都忙著吹噓聊天,他當然找我。

“這字是啥?”我差點被他的口音逗得笑出來。

“Prosperity,意指財富、擁有物,在遊戲中使用的話多數指敵人掉下來的錢之類——我中文還行嗎?”

“中文?呵,你是指普通話。”

我一怔,孩子,有差嗎?

“還行,還行,我聽明白。”

我笑了,“真安慰。”

他放下PSP,說:“依舊聽得出你不是中國人,不過已經妥當。”

“謝謝。”

“哎。”

“什麼?”

他望著我,“什麼什麼?”

“你不是叫我嗎?剛才哎。”

他笑了,“不,不是,哎也能指'好','嗯'、'OK'等語助詞。”

我點頭:“多謝教導。”

小孩子說小孩字話:“還有什麼不會的嗎,我可以教你。”

我當場呆住,連嘰嘰喳喳的芬姐聽到這句話都停住,睜大眼睛望著我。

我笑問:“那,請問該如何令中…呃…普通話進步神速?”

“多練習練習呀。”

千古以來的不二法門。

“還有,”這個問題已經在我腦中兜兜轉轉快一百年了,既然問起來了,我趕緊問,只怕現在不問沒有機會了。

“請問為何吃到美食要用'吃香喝辣'而不是'吃辣喝香'?”

大人們反而停住話題,仔細聽我們倆的對話,娟娟姐點頭,“對呀對呀,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他望著我,想了想,緩緩開口。

“是吃香喝辣才對,因為有句話說垂涎三尺,它的典故是聞到食物的香味進而垂涎三尺,所以吃,我們會先聞香,所以我們重在吃香,不一定吃辣;喝辣是指古代人的生活,在中國,許多酒都很嗆喉辣舌,所以是喝辣,有時你喝到熱的飲料時舌尖也會燙燙辣辣的。所以,是吃香喝辣。 ”

主呀!

我沒有聽過更完美的解釋了,不誇張,我當下劈裡啪啦給他鼓掌,芬姐也一併鼓掌。

老吳弟弟臉上簡直在發光,真的,有這麼厲害的兒子,驕傲是應該的,他當時的那種神色令我想起很久以前我遇到的那個“我兒子是工程師”老太太,我不禁感慨,學海無涯,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獨特的能力與知識,是不能被別人抄襲的,故此有活下來的價值。

誰會想到一個玩PSP到走火入魔的小鬼居然能夠在一席話間解開我千百年來的疑惑,他還這麼小!

總不能叫人小看你年輕,還有,記得記得,要不恥下問。

學問就在你我四周,到處都有。

下一次一定要問他為何是將敵人打得“落花流水”。





心得:我還以為盧炯旭頂多小我一歲,沒想到竟然比我大!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