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11, 2011

new story

Due to some issues, the previous novel has to be stop right there. Seeking for it's repwning soon. Haha

So here comes a new story where i started these few days and will go on and complete it in future. So yes, comments and typo are happily accepted, and stay with me for the growth.

Not bad for killing time, haha.


Islands Liberation Wars

天有不測之風雲

昨晚我本來想睡覺了,突然娘從樓下大喊我的聲音,我唰一下衝到樓下去,“怎麼了?”

然後我就嚇了一跳。

客廳裡有一對老夫婦,妻子鼻端紅紅,丈夫坐在我們家沙發上喘氣,臉色有點不舒服。弟坐在他旁邊,手指按他手腕,另一副手指按在他脖子上。 “怎麼了?” 我真的傻了。

“快送他們去醫院,他心絞痛。”

“脈搏84,不正常。手指冰冷、手肘到腋下澀麻,是心臟問題。” 說著他轉頭,“你是時候去開車了。”

我只覺得自己的手指冰冷,天呀天呀。

爹下來,“還是我去。” 說著就拿走了我的鑰匙,弟說:“我也去。” 他妻子也跟著去,娘拉住她,“你還是別去了。”,“可是萬一……” 娘這時突然大聲跟她說:“沒有萬一。”

而車子已經駛出去,留下我和娘。

我整個人都醒了。娘準備了一杯溫水給她,她就在那裡說一些有的沒的:“本來好好的,只是那幾天有點累,手臂有點麻麻還以為只是坐久了或壓到,心臟根本沒感覺,是有吃一點藥,可是也不是心臟啊……我……”

兩個女人在那裡,我留著也沒什麼意思。

不過鄰居們都知道了,紛紛來到我們家,幾個女人一起進來席地而坐,陪著她聊天,說說話。

也有幾個鄰居把車庫的燈打開,把馬路照得通亮,消息也非常奇妙地慢慢擴散出去,結果所有人都來我家。

我最最最討厭一群人來我家,而且又不能睡覺了,於是就走出去。

“但以理君。”有人叫喚我。

我回頭,發現他們兩個站在那裡。

“秋山君,劉。”

“發生什麼事了,你家的車駕得飛快。”

“符家老人心臟病,送他去醫院。” 說完我愣了一下。

喔,原來消息是這麼傳出去的,先前還以為是怎麼個傳法呢。我變成散佈消息的那個人了。

唉。

劉問道:“他多大年紀了?”

“快六十了,可是不甘心在家,於是作了計程車司機,抽煙,喝一點酒。”

“那心臟不出事也難。”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對他冷淡地說出這句話有點不舒服,於是脫口:“沒錯,只是都出事了,也別這麼說。”

劉看了我一眼,聳肩撇眼。說真的,他如果直挺挺地站在那裡還不大看得出來,衣著也正常,可是這麼一聳肩撇眼,無意識的一股嬌媚之氣就完全露了出來。

不過算了,我不是來批評這種事,而且我早就知道他們各自扮演什麼角色。

眼見也跟他們沒什麼好說的,我就揮手,“晚安。”

“這麼早就要睡了?還沒十一點呢。”

輪到我聳肩,“近來發生很多事,有些累。”

秋山點點頭:“好,那就晚安了。有空再聊。” 說完他和劉就回去,回去的時候還要手牽手,如果我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