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不測之風雲

昨晚我本來想睡覺了,突然娘從樓下大喊我的聲音,我唰一下衝到樓下去,“怎麼了?”

然後我就嚇了一跳。

客廳裡有一對老夫婦,妻子鼻端紅紅,丈夫坐在我們家沙發上喘氣,臉色有點不舒服。弟坐在他旁邊,手指按他手腕,另一副手指按在他脖子上。 “怎麼了?” 我真的傻了。

“快送他們去醫院,他心絞痛。”

“脈搏84,不正常。手指冰冷、手肘到腋下澀麻,是心臟問題。” 說著他轉頭,“你是時候去開車了。”

我只覺得自己的手指冰冷,天呀天呀。

爹下來,“還是我去。” 說著就拿走了我的鑰匙,弟說:“我也去。” 他妻子也跟著去,娘拉住她,“你還是別去了。”,“可是萬一……” 娘這時突然大聲跟她說:“沒有萬一。”

而車子已經駛出去,留下我和娘。

我整個人都醒了。娘準備了一杯溫水給她,她就在那裡說一些有的沒的:“本來好好的,只是那幾天有點累,手臂有點麻麻還以為只是坐久了或壓到,心臟根本沒感覺,是有吃一點藥,可是也不是心臟啊……我……”

兩個女人在那裡,我留著也沒什麼意思。

不過鄰居們都知道了,紛紛來到我們家,幾個女人一起進來席地而坐,陪著她聊天,說說話。

也有幾個鄰居把車庫的燈打開,把馬路照得通亮,消息也非常奇妙地慢慢擴散出去,結果所有人都來我家。

我最最最討厭一群人來我家,而且又不能睡覺了,於是就走出去。

“但以理君。”有人叫喚我。

我回頭,發現他們兩個站在那裡。

“秋山君,劉。”

“發生什麼事了,你家的車駕得飛快。”

“符家老人心臟病,送他去醫院。” 說完我愣了一下。

喔,原來消息是這麼傳出去的,先前還以為是怎麼個傳法呢。我變成散佈消息的那個人了。

唉。

劉問道:“他多大年紀了?”

“快六十了,可是不甘心在家,於是作了計程車司機,抽煙,喝一點酒。”

“那心臟不出事也難。”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對他冷淡地說出這句話有點不舒服,於是脫口:“沒錯,只是都出事了,也別這麼說。”

劉看了我一眼,聳肩撇眼。說真的,他如果直挺挺地站在那裡還不大看得出來,衣著也正常,可是這麼一聳肩撇眼,無意識的一股嬌媚之氣就完全露了出來。

不過算了,我不是來批評這種事,而且我早就知道他們各自扮演什麼角色。

眼見也跟他們沒什麼好說的,我就揮手,“晚安。”

“這麼早就要睡了?還沒十一點呢。”

輪到我聳肩,“近來發生很多事,有些累。”

秋山點點頭:“好,那就晚安了。有空再聊。” 說完他和劉就回去,回去的時候還要手牽手,如果我手上有刀的話……

靠近自己家,我自己都愣了,還沒開大門,聲音從裡面就傳來,像個鬧市一樣,內容都在批評男人,說什麼平時叫他們休息不休息,叫他們睡覺卻熬夜在那裡看球賽,多吃點家裡食物卻硬要在外面吃,身體都搞壞了,對呀對呀,我老公也是,男人都是一個樣,為他們好他們還要嫌,更糟的就是還出去拈花惹草……

我毫不猶豫地就轉頭回去,站在馬路上。

頓時覺得可悲,天大地大,我現在連家都回不去。

突然有人從暗處出來,看仔細了,是他。

“不是說要睡覺嗎,怎麼還在路上?”

“不是說有空再聊嗎,怎麼又在這裡?”

秋山雙手插入牛仔褲前面的口袋裡,笑笑地,“我現在就有空。”

“我家現在變女人國,進不去了。”

“要不要聊一下?總覺得你心事重重。”

“不打擾劉比較好。”

秋山眨眼睛,“這種事情我還能做得了主。”

“那……你家有沒有酒?”

“冰箱裡有。”

“噢,我不喝啤酒。”

“那……純米大吟釀呢?”

先有本釀造-->純米酒-->吟釀-->純米吟釀-->大吟釀-->然後才純米大吟釀耶,what the heck!?!

我打了個呵欠,“還算過得去。”

秋山突然笑了:“有人不坦率。”

我看著他:“彼此彼此。”

他指著背後,“那……請?”

“喔。”

後來到了他家,用他電腦,赫然才發現婷儿幾天前也遭遇差不多的事,只是又更貼近。我這個只是鄰居,婷儿卻是……唉。

“這是……女朋友?”

“嗯。” 懶得解釋那麼多。

突然真的覺得天有不測風雲,很多事情完全沒有預兆,幾分鐘後就突然發生了。

抑或者有些前兆是我們不想看到的,還是忽略了?

後來十二點半才能回家,倒下去睡時已經快一點。

連早點睡的心願都達不到。

真是天有不測風雲。

好多事情發生在一起,日子還真不容易。

難怪中國人有一種鬼名叫無常。

還有什麼比無常更可怖?

只希望他們都沒事。





心得:“你不吃蒼蠅蛋,但是喝蒼蠅蛋釀的酒——為什麼?” 問得好C,我也不知道。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那位伯伯好多了嗎? 我爸爸今天也去了台灣的醫院檢查, 目前還沒聯絡我, 不過這兩天跟他通skype看他都好好的, 我也就比較放心了!
剛剛下班回來,他太太拿著東西送我們,從她的micro expression我看不出有什麼隱瞞,所以應該是好轉了,目前是在住院,我沒跟她說話。她不會說英文,我也其實不大讓我身邊的人知道我會講……你知道的。

沒事就好,那家裡有大人照顧你們嗎?
Ting Ting said…
嗯嗯~那就好~
目前只有禮拜六和天會跟姑姑在一起, 其他天自己跟妹妹弟弟們試著獨立生活!
剛剛得到消息,隔壁家阿伯要做搭橋手術。
我就介紹到香港去了。
那三餐是婷儿煮?好賢慧~可以嫁人了
Ting Ting said…
我昨天也聽到說爸爸27號會做手術...經過檢查後發現已經有兩處心臟壞死...

哈哈~煮菜是會煮啦~但還是比不上媽媽~可憐的是妹妹們與弟弟~當我的白老鼠了~!
唉……辛苦了,別擔心,搭橋究竟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不會有風險,只是真的,請發揮處女座的無賴糾纏煩死人不償命的功夫讓林先生戒菸吧。我女朋友試過一招,就是她老爸一抽煙,她就大咳特咳,然後他弟弟就拿出空氣清新劑大噴,哥哥就摀住眼睛:“著火啦,我的眼我的眼,啊啊啊啊啊~!”然後妹妹就趴到爸爸懷裡溫柔攻勢這樣……

我是覺得軟硬兼施是挺厲害的@@

要這麼久才手術啊,也好啦。媽媽會煮菜啊……好幸福T.T

可以找老艾來家裡陪陪這樣。
R said…
我女朋友..(笑)?
R said…
那你要跟我說蝦米?
台灣人都喜歡問這一句嗎....快滾去睡覺= =
R said…
還要忙,再一下就睡了
Ting Ting said…
哇!這招真強!學起來!> w <~!

E要上班的說~不過要是來家裡妹妹會反應很大~呵~拉他陪我去菜市場好了~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