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13, 2011

Gimme your 30 seconds condolence

我睡了兩個小時,或者更少。

除了這句,我不知道要怎麼開始敘述。

這件事發生在昨晚,非常倉促,非常忽然,非常沒有人知曉,默默地就發生了。

這幾天我在忙處理簽證還有可能跳槽的事,回到家大概十點半,一到家連門都還沒踏進去,我媽就一直盯著我看,然後抓著我的手。

我媽是個很會緊張的人,可是很久沒有這麼默然的緊張;嘀咕囉嗦的緊張還算正常,可是默然無聲來回度步,這就是身體語言了,已經緊張到說不出話來,能如此影響器官運作,可見是大事。

“嬋姐的老么阿果不見了。”

……啊?

我整個人都傻了。

教友嬋姐的八歲的小兒子不見了?

每一個字我都識得,可是加在一起,不知為何我彷佛不知道意思了。

“雙薪家庭,寄放在婆婆家,三點多時發現不見了,一直到現在。”

我心裡一陣不安,“那要出去找找看嗎?究竟是小鎮。”

我媽搖頭:“我不敢。”

我也不反對,於是坐下來和W說了,心裡還是茫茫然,彷彿無事發生。

不一會兒,我媽說:“我們還是出去一下好了。” 我本就有這個意思,於是交待幾聲,打了幾通電話就出去。

跑了幾個地方,來回駕了半個小時車,幾乎已經十一點,兜兜轉轉,我們故意慢行,後面的車子不耐煩紛紛超車,車頭燈一閃一閃,弄得我眼睛很不舒服,開始有點頭暈。後來娘說她也累了,而且也不知道細節,也不知他出去是為了玩樂還是什麼,無頭蒼蠅似的沒辦法。

一路上也看​​到許多召會裡的教友們都在街上,我們有時搖下車窗邊駕駛邊交換情報,有時是我媽直接打電話給隔壁的車子裡面的太太(丈夫在駕車) ,我則是一通簡訊同時發送給七八人,多數都是年輕人,他們行動力也比較快。

有個教友突然說:“這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發生過,哥哥帶弟弟一起,消失了三個小時被人發現在幾公里遠的一處百貨公司內看小丑。” 他還說看到他們的人趨前去問,本來想跟他們母親寒暄兩句,後來聽了對話才赫然發現他們居然是自己在大馬路上亂走沒通知父母,於是急忙打電話,嬋姐只是說了一句:“我還沒下班,你把他們放在家門外吧,他們自己會進去。”

我聽了悻悻然。正要說什麼,我媽才說:“我以前就說過了,她完全不打小孩,也沒有好好管教……”

我不由轉頭瞪她,我媽居然早知道,而且還不告訴我!

後來彼此打電話說某些地方誰誰誰找了,最多再回去一趟,不要三四隊一直繞同樣路線。我也跑了一堆從來沒去過的地方。

大家都這麼說:“別想太多,盡力找就是了。”

問題是,我不知道。我完全的茫然,我是該找到他呢,還是不該找到他?

像我這樣無頭蒼蠅的找法也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