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1, 2008

比利

最近聽來一件趣事。

愛德華臉上長痘,用一種圓形、肉色貼在臉上的藥用膠布,貼在臉上一片一片,引起同學注意。

同學比利見了不住鬼叫,“這是迷你接聽器,你父親告訴你考試答案所以次次考第一。”

愛德華不堪其擾,不敢再用。

沒想到比利又來,“哇,隱性的!”

我笑得趴地。

比利,親愛的,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一個朋友,他叫衛斯理,你們肯定好相處。

瘋狂的小孩不少,比利屬少見。

別小覷,英國情報局將來得靠他。





心得:冒著被暴君斬首的情況下我還是動手了。實在看不下去, 你們看得下去嗎?我是指之前那個不藍不綠的背景、毫無鮮意的圖案、陰沉的氣氛,不覺毛骨悚然?那你們也有問題,近朱者赤,信焉。現在改了新氣象,多好,看來簡單明了,坦蕩盪一如我。

p/s:那位lawbylaw先生/小姐,幸會,我與他乃生死冤家,哈哈。

幫忙寄宿

現代少年都從蠟燭進化(連兒子都是),住不得宿舍,嫌空間小、人流雜,擔心孩子學壞,因此要寄宿。

總以為自家孩子十八年來還是白布,別人全是染缸。

叫不出名堂的親屬都找上來,將狗窩贊得像龍穴,聽者飄飄然,神智不清下貿然答應,從此萬劫不復。

這並不是多加一雙筷子這麼簡單。

關係曖昧,同個屋簷下不得不客氣,打破花瓶得假裝大方,家具弄壞還得先安慰他,“沒關係沒關係,早就該換了”;有個外人在,回到家還得衣衫整齊,處處禮貌,多麻煩。

付住宿費也沒用,大人那套誰不知,礙於面子一千隻收三百,伙食都不夠,還要熱情款待,速食、批薩、差點天天燉人參。水費電費電話費娛樂消遣費還不算呢。

多配鑰匙,不時得開車接送,還要通宵等他狂歡回家後方可安眠。

最麻煩是擔上責任;掉了根毛都得吃官司。

千萬不可妥協,皮鞋不得配白襪一樣,需堅持到底,話未聽完就要打斷,“對不起,若是不願住宿大可包房子住,他不是我們的責任。”

寧願從此不相往來也不能將往後生活全部斷送。





p/s:我不是但以理,別誤會,他還在天昏地暗中苦幹;我?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