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11, 2012

突然想胡鬧一下

Image
不知爲什麽,看到了就是很想翻譯,甚至不能專心好好做功課。
很有趣吧,我是這麽想的。

阿丹小劇場A之「分手後處女座的内心世界」:

‎1.那天,你離開我,如同朝露,突然之間,不見。沒有解釋,很過分,很痛。

2.竟然告訴我:“我非常累,還是,到此爲止吧。”
3.到此爲止?什麽。一句到此爲止?笑話。什麽叫到此爲止?放屁!

4.三年,這麽久,一句到此爲止,就要結束。不要,我不要,不要到此爲止,不要。

5.我做錯了什麽,你說。哪裏錯了我會改,真的,我改。

6.我哪裏錯!說啊。講啊!我錯。你說我哪裏錯!哪裏?你說。

7.爲什麽~~~~~~~~難道如今,我們,只剩沉默?我不要!

8.別以爲你自己都對,我是睜一眼閉一眼,古云:愛是恆忍。

9.你明明跟我說:我只愛你,愛我一世。沒想到你現在竟然說:分手。

10.你既然要到此爲止那我就順你的意思,分就分啊!分手啊~!!!你滾!你給我滾!


阿丹小劇場B之「吳本暄失戀圓舞曲之内心世界」
1.如果,我說如果,如果那天,沒遇到你,多好。那麽現在,我不會,難過。

2.還記得你說:"我喜歡你,所以,我們交往吧。"

3.是昨天嗎?不是。還是上兩個月?不對。到底是什麽時候?忘了!

4.奇怪,像昨天,又像上輩子般,不像真的。我們,爲什麽,突然之間就,沒了。

5.我一直在哭泣,真的。你就這樣地走了,一切,沒了。

6.你凴什麽!過分。可惡!是你。是你對不起我!對吧?應該。

7.我不要~~~~~~~~雖然分了,可是,爲什麽分?爲什麽!

8.我沒說我不原諒你,你卻一副冷酷樣子,還說:我想分手。

9.我記得我問你:這算什麽,什麽意思。沒想到你直接走出門:永別。

10.明明是這麽久的事情還是覺得不公平,跟我朋友!狗男女~!!!媽的!我恨你們!

--------落幕(哪來的幕啊?!)---------
反應好像還不錯,這還是第一次有這麽多人給我大拇指,謝啦~XD


也一起寫吧

final? *draft

這是最慘烈時刻。

沒有希望了,大家都這麽想,都不敢說出口,最大的希望也幻滅了。竟然出現了内奸,還是最意想不到的他。那還不算糟,最令囘陽心寒的乃是他當面追問的時候,他最親密,出生入死的好友昂星大聲囂笑:「對,内奸就是我!」竟然毫不隱瞞,竟然毫不考慮是否要婉轉暗示,囘陽内心嘶喊:我甚至寧願你睜眼説瞎話否認!
我真的只是這麽希望著。
一切從那天起就變了,徹底地改變了。昂星在衆目睽睽下被趕走,是自己開口趕他走,要不是他當場做出決定,恐怕軍師還會要他下勒殺令。囘陽心裏很清楚,再多麽硬心,他的確開不了口,他辦不到。他憤怒地想嘗試下最嚴厲的勒殺令,但是沒辦法。
昂星可是我唯一的朋友。
囘陽雙眼乾澀,無論他做什麽,仿佛都不對。

太殘酷了,囘陽一陣心痛,太殘酷了。最後一役在這裡。這可是他們真正手拉手從死裏逃生的地方!如今我在此,你在彼,中間隔著千軍萬馬,殺氣騰騰,敵人是你和我。

「你和我……」 囘陽輕輕說,突然發現自己脫口說出,馬上住口……你和我。
「囘陽,這時撤退還有辦法,我們還有……」,囘陽伸手,不要說下去了。我不想聼。「我們糧草已經吃完,附近的水源也被下咒,援軍也不會來了」,「可是首領,我們……」,「……我有辦法。」 全體聼了,都停下來。囘陽說有辦法,那絕對有辦法。

「哈巴古、霞、和野,你們還願意聼我嗎?」他們畢恭畢敬,沒有説話,但是眼神已經陳明心意。囘陽嘆息,他沒有資格得到他們的盡忠,他沒辦法幫忙他們保護村子被滅,他們已經成爲流浪忍者,可是毫不埋怨,畢恭畢敬。他沒有資格。
「你們各領一隊分成三路,哈巴古往辰之島,霞往子之國,和野去亥城。」,他們聼了,不約而同問:「首領你呢?」,囘陽沒有回答,只說:「出發的船在東風坡,那裏的漁夫和水師與我們交好,你們可以順利離開。」
霞再次追問:「首領,你呢?」和野拉住霞,臉色蒼白,「了解。即刻啓程,哈巴古,走吧。」霞看著他們兩個,突然明白了,她雖然是忍者,眼淚卻滾滾湧至。囘陽看著她,説道:「不走就來不及了。」
他們走了。囘陽嘆一口氣,這樣也好。我原本就是一個人來,遇到了你們,現在……回歸一個人。想到這裡,囘陽哭了。他嚎啕了好一陣子才靜下來,收拾心情,往北邊走。

這裡再熟悉不過了。北邊有一座白雪山,終年白雪,他往那裏去。看著越來越陡峭的山壁,囘陽徒手爬上去,冷風如刃,尖石如刀,他還是一直爬上去,他心裏有必要做的事。他一定要到山頂上去,到了頂上,他可以拯救所有的朋友們,…

Adele/A Dull/A dog

Image
我實在不明白,怎麽會差這麽多!

他們說人紅樣子變,可是這未免也變太多了吧。要不是聲音還在,簡直辨認不出這就是她。她在電視上出現次數越來越多,在視頻網站也越來越多,她的歌,如同莎翁的羅密歐朱莉葉,從來沒有仔細讀過,可是莫名其妙之間已經見聞見識,甚至能說一兩句:阿歐阿歐,爲什麽你是阿歐?或是,是什麽光芒從窗口透出?啊,是她,小葉就是太陽~

毛都會站起來,算了。

她的歌也是一樣,你仿佛不曾仔細去聼,也不曾好好看過,可是不知道爲何,當音樂一來,就能跟著哼哼兩句:你愛的遺痕提醒過往的我們,令我想起我們幾乎擁有一切……或者,沒關係,我將去找像你一樣的人,我也祝你一切順利,請勿忘我,我懇求,記得你說……

聼下去會動容,可惡,還是這麽會唱。

而且越來越紅,然後她越來越瘦。

怎麽可能!當初她吃的時候可是真不客氣!坐下來,無論對面是男生女生熟人外人,她就説:「牛排,六分半熟。」拿出來紅通通血淋淋,終于有人說:「阿侗,但以理不大能接受。」她邊吃邊回應嗯嗯唔唔,不知道是稱讚牛排好吃或敷衍了事。

她是壞人,每次故意反對而反對:「哪有男人像你這樣細膩溫柔,白白嫩嫩的,是不是嬲?」,「好過你受教育,卻吃得像野蠻人,你不如乾脆生喫」,「你連碰都不敢碰,你更糟」,「你這個女人菸酒共來,遲早生病」,「你還沒生病就病皚皚的樣子,更慘」,「道不同不相為謀,水晶,我們走」,「阿侗,阿丹,你們兩個是怎麽了,仿佛仇人見面似的。」

「我不跟生吞紅肉的野蠻人為仇,降低我的水準。」,「我也不跟不是男人的男人為仇,我還怕他拿枕頭邊哭邊打我呢」

這個女人完全就是壞人!T.T

後來更壞。

她是個壞女人,脾氣特別銳利,毫不隱私,見了面先抽一根,然後淡然的說:「我聼伊莎貝拉說,你跟你教授走在一塊?」,整個人跳起來,「你!你說什麽!」,「幹嗎,敢做不敢承認?我就說你是嬲。」,「我不是!」,「別否認了,你喜歡什麽,他叫你的名字還是你叫他的名字,那種浪叫?」

「你給我住口!」,「肯定是後者,天,看你斯斯文文,原來好這種……」,「好過你劈腿!」,「我們那叫尋找可能性,你懂什麽,你只忙著在含教授的——」,「你是女人,講話怎麽如此粗俗!」,「你口口聲聲女人,想幹什麽」,「我說錯了,你不是女人,你是妖」,「……這是說什麽笑話嗎,對不起,不好笑。」

恨不得一腳踹她入泰晤士河。

「喂,XXX」,「你剛才叫我什麽?!」,「Silverberg」,「你剛才明明叫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