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8, 2011

秋山劉桑彩虹之家

Image
我家是丙4號,丙11號已經擱置了快九個月,雜草高高,麻雀一堆,野狗會鑽進去睡覺,夜夜看見樓上左扇窗好像有什麼在窗簾後面一閃而過……

大家都不是很喜歡。可是三天前終於有人搬進去了!

這是個小鎮,又是個小地方,有人搬進來其實非常矚目,面生得很,不過搬進來的時候我沒看到(誰會去注意)。後來是不可能不注意,我才發現有人住進去。我所指的不可能不注意不是快遞貨車停在那邊好幾個小時,而是那原本四角形尖柱子的金屬籬笆從原本的深褐色變成……紅橙黃綠藍靛紫,我不是在開玩笑,而是一根一根有不同的顏色,連貫在一起的橫條還是深褐色,真的十分突兀。爹笑:“那叫藝術。”

……也是啦,藝術是非常主觀的。

後來終於看到主人們了,是兩個男生。不是我念心理學緣故,而是當兩個大男人一起戴著斗笠蹲在前院那裡肩並肩挖洞種康乃馨,一個用手背輕輕地點掉對方耳邊流下來的汗……其實你就會知道了。

他們是挺……出來的,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由微笑,已經能預見這兩個月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是什麼了。

在所有同性戀裡面,我居然遇到的是把籬笆塗成彩虹,前院種康乃馨的超沒品味的一對,我簡直快氣瘋了。同性戀就算了,還給我沒品味的,可惡。

昨天,我想了想,還是過去打聲招呼好了。不然我想除了我之外,半年裡面應該沒有什麼人會主動跟他們開口,就你知道的,連我都不一定接受這種事,何況是別人?

可是難倒我了,我們去別人家可以送酒、餅乾、或者有時看到小孩可以買嬰兒用品,可是這……我要帶什麼好呢? R的前前前前碰友捷克就笑著在非死不可上留言:“把你自己送上去好了。” 問題是,人家要我,我還不稀罕呢(笑)

想著想著,我就從儲物室(哈利波特房間?)搬出一箱橙汁汽水帶過去好了,我家又沒啤酒,而且你也不會為了新鄰居把11年的威士忌開封,所以搬汽水好了,男生總沒有不喜歡喝汽水的吧,我想。

到了那裡,我按了電鈴,才一下就有人開門,他們拉開鋁合金門(表示客廳有冷氣),看到有陌生人在外面拿著一箱汽水,臉上都怔了一下,然後就堆出笑臉,走出來。

“我是但以理,丙四號,你好。”

“你好。”其中一個這麼說(防禦心重),另一個開門,笑說:“你好你好,請進。” 進來之後我後悔了,兩個都比我高= =

我脫口:“你們多高?” 他笑著接過我手上的汽水,“我178,他175,你好像170吧。”

混帳東西。

“是汽水耶,你喜歡,太好了。啊,快請進。”

另一個拉住他,“裡面亂。”防…

是你頭還是我頭

查爾斯從台灣出差回來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們倆一起去理髮。

天氣熱到不行,我真的快融化了,而這時候剪掉頭髮是最好的決定,梁詠琪都說我已剪短我的頭髮,剪短了長髮,剪一地不被愛的掙扎……

我沒有分叉,我只是毛躁(?)

我們進一間所謂的沙龍,就是我從不去的那種地方:一式一樣的製服、員工全部沒個像樣的髮型、理髮店卻有冷氣(我真的不明白這點)、還有洗頭台(斷頭台?)等等,我連看都不多看一眼,沒想到今天進去了。

我看到價碼單,更是疑惑,如果是要做造型的女生就算了,他們需要打扮,那自然可以收費多一點,可是一顆頭,男生,為什麼要25塊?這還是最低!

查爾斯進去,有幾個人馬上打招呼,然後還叫:“蜜雪兒,查爾斯來了!”雖然我知道他們能夠指配誰來負責,可是我心裡還是有一個很奇妙的感覺。不覺得這樣叫名字有點……怡紅院嗎?

結果有個人來幫我剪頭髮,他的名牌寫亞倫,“先生面生,第一次來嗎?”,“是。”我看著他,比我矮(耶!),頭髮算短,可是劉海很長,整批斜下遮住半個左眼一直到鼻頭的長度,露出一顆半眼睛,我實在是想問你會開車嗎,如果是的話那左邊有車子出來你看得到嗎?

我自然沒問,他繼續:“想剪什麼髮型?”

“剪短,削薄。”我永遠只有這兩句,如果長得帥+頭型夠好,我恨不得學T永遠把頭剃光。

後來剪了快十五分鐘,他就開始幫我處理掉落的頭髮,我訝問:“好了嗎?”

“剪好了。”

理髮店不會問人怎樣就擅自結束嗎?

“不夠短。” 我直截了當地說。亞倫就說:“噢,不能再短了,那不好看。”

我最近脾氣不好,於是脫口而出:“我沒說要好看,我要短。”

我想那個亞倫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他呆住,半晌才說:“可是先生,你不適合短頭髮。而且你髮質很好,我是建議你把頭髮留長以後很好做造型。”

我被最後一句話刺到了,“不好意思,我從不留長頭髮,再剪短一點。”

這時,亞倫居然說:“對不起,不能再剪了。”

我真的不知道是我有問題,還是這個世界真的有問題,這種話真的能再聽到第二次嗎? !

什麼叫不能剪,我進了理髮店你不剪?還不能剪,你這算什麼意思?

進了店你不剪已經夠奇怪,還管到我頭上來? !

我提高聲量:“你說什麼?!”

“先生,你要知道,這是一種造型,不能隨便剪短加長,而且你的頭型真的不適合短頭髮——”

“還真是奇怪,我有說要剪什麼造型嗎?我一開始的要求就是剪短,你現在就沒做到,你是理髮師嗎你?”

亞倫突然臉頰一陷,暗自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