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劉桑彩虹之家

我家是丙4號,丙11號已經擱置了快九個月,雜草高高,麻雀一堆,野狗會鑽進去睡覺,夜夜看見樓上左扇窗好像有什麼在窗簾後面一閃而過……

大家都不是很喜歡。可是三天前終於有人搬進去了!

這是個小鎮,又是個小地方,有人搬進來其實非常矚目,面生得很,不過搬進來的時候我沒看到(誰會去注意)。後來是不可能不注意,我才發現有人住進去。我所指的不可能不注意不是快遞貨車停在那邊好幾個小時,而是那原本四角形尖柱子的金屬籬笆從原本的深褐色變成……紅橙黃綠藍靛紫,我不是在開玩笑,而是一根一根有不同的顏色,連貫在一起的橫條還是深褐色,真的十分突兀。爹笑:“那叫藝術。”

……也是啦,藝術是非常主觀的。

後來終於看到主人們了,是兩個男生。不是我念心理學緣故,而是當兩個大男人一起戴著斗笠蹲在前院那裡肩並肩挖洞種康乃馨,一個用手背輕輕地點掉對方耳邊流下來的汗……其實你就會知道了。

他們是挺……出來的,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由微笑,已經能預見這兩個月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是什麼了。

在所有同性戀裡面,我居然遇到的是把籬笆塗成彩虹,前院種康乃馨的超沒品味的一對,我簡直快氣瘋了。同性戀就算了,還給我沒品味的,可惡。

昨天,我想了想,還是過去打聲招呼好了。不然我想除了我之外,半年裡面應該沒有什麼人會主動跟他們開口,就你知道的,連我都不一定接受這種事,何況是別人?

可是難倒我了,我們去別人家可以送酒、餅乾、或者有時看到小孩可以買嬰兒用品,可是這……我要帶什麼好呢? R的前前前前碰友捷克就笑著在非死不可上留言:“把你自己送上去好了。” 問題是,人家要我,我還不稀罕呢(笑)

想著想著,我就從儲物室(哈利波特房間?)搬出一箱橙汁汽水帶過去好了,我家又沒啤酒,而且你也不會為了新鄰居把11年的威士忌開封,所以搬汽水好了,男生總沒有不喜歡喝汽水的吧,我想。

到了那裡,我按了電鈴,才一下就有人開門,他們拉開鋁合金門(表示客廳有冷氣),看到有陌生人在外面拿著一箱汽水,臉上都怔了一下,然後就堆出笑臉,走出來。

“我是但以理,丙四號,你好。”

“你好。”其中一個這麼說(防禦心重),另一個開門,笑說:“你好你好,請進。” 進來之後我後悔了,兩個都比我高= =

我脫口:“你們多高?” 他笑著接過我手上的汽水,“我178,他175,你好像170吧。”

混帳東西。

“是汽水耶,你喜歡,太好了。啊,快請進。”

另一個拉住他,“裡面亂。”防禦心不僅重,而且有點自我中心。 “沒關係啦,來者是客。請進。”

進去了之後,主人笑著說:“都忘了自我介紹,他叫劉,我是阿崎亞麻。” 我聽了不由一怔,“秋山?” 輪到他們嚇一跳,“你會日文?”,“一點點啦……”,“那還會什麼?”,“Yamaha,Honda, Toyota; Mushimushi, Mitsubishi, Suzuki……”

秋山和劉聽了,儘管是第一次見面,還是捧腹大笑,笑得不能自己。

我本來就是比較幽默一點。

我趁此打量他們家,以前我和這裡的屋主也算熟悉,所以發現間隔沒有做過改變,只是裡面大大小小箱還沒拆封,油漆還有沒開的,非常少的家具,沒有沙發只有塑膠椅子和凳子,三張桌子一大一中一小,然後掃把、拖把和一堆整潔用具。

還不是很能住人呢。而且我也不明白只是搬進來,怎麼搞得一副蓋新房子一樣,奇怪。

接著,我就發現了一件事情。秋山打開了汽水,先遞給我,再給小劉,自己最後;日本人在這方面真的比較有水準一些。可是我心裡對他們沒有什麼好感,這麼沒有品味,真是的。

後來就是大家蒐集情報的時間了。他們問我的背景,我也問他們的故事。簡單來說,劉是馬來西亞人,之前住在首都,是一個廣告設計師,後來他們公司在這裡開了新分行,他就被調派過來做開荒牛(?)。秋山呢,則是從日本因為工作關係過來首都吉隆坡工作,是工業化學的員工(我也不清楚職業內容),接著有一次他們公司和這間廣告公司合作,因此在辦公大樓lobby(中文是什麼?)認識了彼此,漸漸就發現他們是同類,後來就開始交往。聽到小劉要來這裡做開荒牛,秋山就申請調配到公司本來在這裡就有的工業化學工廠/研究室,所以他們就一起搬來這個地方,住在一起。

……還把籬笆漆成彩虹色= =

現在想起來,他們的認識過程怎麼有點……韓劇(?)

小劉是防禦心很重的人,所以第一次見面我也沒聊到什麼,自然他們也從我身上得不到什麼,例如不知道我會中文(這很重要嗎?),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日文(我也沒打算說好嗎)。後來他說還要出去買東西,就有點逐客的感覺,我就告辭了。他們也的確就開車出去,當然那之前我已經有大概把重要的地點和路線告訴他們,不過秋山笑說不必麻煩我,他們車上有導航系統。

啊……大城市人和前軸心國國民,我的確是笨蛋一個,哈哈哈。

只希望小劉(題外話:他長得很像瘦版劉子千= =)防禦心不要太重,我不喜歡;而我向來很喜歡弄壞我不喜歡的東西,例如小時候看到芭比娃娃,滿地的頭髮、撕裂的裙子和220度岔開的腿……

只是有點感慨,在這麼多同性戀裡面,為什麼是最沒有品味的兩個搬來這裡呢= =

下次再問多多,然後拍照? (小劉會把我殺掉吧)

總之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了。






心得:

我真的怒了,你好歹真真正正認識一個英國人,而且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是騎士團總帥(貴族),卻拍出一個比秋山和劉更沒有品味的糟糕物。之後說出去你認識我,我的臉要往哪裡擺?不知道細節,就好好問清楚!還下午茶咧,貴族有那樣喝東西的嗎!拉出去斬!

把生日快樂收回來好了= =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Debit and Credit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