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6, 2011

Goodbye My Luv....

侑子小姐……不會回來了。
都這麼久了……
也好,是一個很好的結局。
剩下的呢?
鼬趕快復活,
井上織姬也快點死掉,
正守也趕快完蛋,
萊鈉龍特也趕快走火入魔,
琴酒趕快殺掉毛利蘭,
塞巴斯丁趕快被十字架插死,
一點點,
一點點……慢慢全部結束吧。
然後,
我就可以抽身了。
這麼多這麼多,
夠了吧。
看的人都累了。
是時候結束了。
侑子小姐……
呵。





心得:我需要名字!!啊啊啊啊啊啊!

再靠近一點點

走過一間新服裝店,看見他們在賣很有品位的衣裳,我進去看了看,卻發現沒有什麼,不過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一直到我離開時。

我看到了一件大衣。

看到了那件大衣我就想起了你,除了T之外,沒有一個人比你更適合穿大衣。

突然想起了你。

後來發現你生日過了,不禁一陣失落,啊,我又忘記了,都是這一段時間東忙西忙,最後忘記了。 越來越會忘記事情。

突然慚愧,這麼糟糕的我,怎麼配提起你?

自從認識你之後,我就沒有了別人,接著用盡一切努力,就是想要像你一樣。

一直到現在,每次生日不能說的第三個願望都是你。

想到你心裡就一片冷靜,安寧,放心,因為知道有你在,什麼都沒有問題,什麼都能迎刃而解。

我沒有買下大衣,只怕看到了衣服就會想起你,一直一直地想起。

本來凡事無所謂的我,因著你,就有莫名的力量湧入令我向上。 我在心理學論文發表會上第一個感謝的是神,最後一個是你,學各種語言也是想配得起你,數學、科學、物理、化學,一堆一堆的知識,比較下來,還是不及你。

後來出了社會,經歷了很多,一直應用運用使用,漸漸地,有人提起我就說我和你有幾分相似。

這比我得到全學校的尊敬來得更令我感動。

後來我努力了。

我不是願意努力的人,漸漸那種說法越來越多,後來有人問起你,就會來找我,說除了我之外應該沒有人會更了解你。

我興奮地失了眠。

最自豪的是,我成功創立了一套穩固的理論;寫了兩篇論文,其中有許多從你而來的靈感。

只是因為我沒有你那麼睿智,所以我遭遇到了挫折,論文胎死腹中。

可是我也成功作出了名聲,有許多的人開始知道我,而開始有人把我和你拉攏在一起,說我是你的代表。

我為此感動。

差點流淚。

今天,我已經能從一杯水看出一個人三天內晚餐吃了什麼,從牛仔褲的摺痕看出家庭背景,從喝水的姿勢看出有否外遇,從抱胸的姿態看出她和她丈夫最近一次的關係是什麼時候,從握筆的姿態得知他和家人的人際關係,從髮型看出經濟狀況,從眼影看出她對什麼食物敏感,還有很多很多……

我發明了這套東西之後,我沒有發布。

一方面是受了奸人阻撓,一面也是不敢。

只怕我所提的,沒有你的精湛,那種打擊不是我能承擔的。

可是我還是開心。

我越來越靠近你了。

再給我一段時間,我會越來越靠近你。

直到幾乎和你一樣。

提到我就聯想到你,那是最好不過。

那我就可以坦然地告訴所有人我對你長久以來的眷戀和崇拜,不會愛別人比愛你更多。

我會一直看著那件大衣,然後想念著你。

我只想做這件事。

親愛的,對我,再靠近一點點。

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