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14, 2010

車禍

Image
3月14日,弟三個月訓練終於結束,於是我和陳家一齊前往目的地各自迎接家人(我接弟他接姐),路途費3小時,所以以防萬一,我們彼此約好一起出發,彼此有個照應。

以防萬一,那個萬一是什麼呢?有時候真會感慨,就像穿白襯衫一樣,你吃飯時千小心萬小心不可讓沾醬滴在衣服上,可是似乎你越防,災難越會發生。

就像今天一樣。

我睡意濃,那是事實,所以我非常小心,而且出發不久天就下起磅礴大雨,我愛雨,是的,可是我並沒有掉以輕心,我明白天雨路滑這個道理。

家喜,這個陳家與我較為親近的兒子(我跟他爸爸比較熟)代父傳簡訊,約到前面一個休息站休息一下吃個早餐再繼續趕路,只要在9點前到達就好。簡訊的時間是7點28分,我們已經上路快一小時半。

說了我跟他們不熟,所以只是坐同一張桌子,沒有什麼交際,況且大家其實都在半夢半醒之間(太誇張),所以也不大說話,我和他父親(稱老陳)爭相付錢,後來趁雨比較小就繼續上路。

八點。

那是雲層的問題,就是一塊地方雨下得特別大,一塊完全沒雨的奇景,可是身為夜之子雨之侶的我(什麼東西?),似乎把雨帶到路上。到了一個已經下過雨的地方,我輕輕地轉個彎,發現家喜的車在我後面,所以繼續專心前往。

車子是大型車,時速120,其實不快,況且那裡已經下過雨,視線清晰,天空是灰色的,太陽只像是一個裝飾,一切是那麼地美好。

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在毫無預兆之下,我突然感覺車子左後方的輪胎輕了,接著眼前的直路突然變成彎路,我大驚,突然醒悟,哦不,車子打滑了!

在驚慌之下,其實腦袋還不會發出令人叫喊的指令,路分來去兩道,車子從去道蛇形到來道(也就是左邊滑到右邊),前面是一個下坡路,那是一個主意衝上腦袋,車子千萬不能下去!不然重力加速度,真的就出現那個萬一了。

抓著方向盤的手不自禁地被捲成叉形,於是趕緊放手,眼睛停在不動自己轉動的方向盤上,雙手趕緊抓住,沒想到力道出乎意料的奔放,竟然掙脫了,車子從右邊打滑,出現第一個360度。

“啊!”我記得我說了這句話,路旁的樹調轉了方向,我從去道又跑到來道,那是第二個360度。

當然,誰都想到剎車。可是看著路上的情況,若是用剎車,剎那間的摩擦力會讓車子驟然停住沒錯,可是這麼一對抗,車頭的剎車會變成太陽,車尾就變成了行星,然而,車頭並沒有強大的引力拉住充滿離心力的車尾呀!

千萬不能剎車!

奮力一轉,那是第三個360度打滑旋轉,我看到馬路旁的溝渠,腦筋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害怕。

突然車子整架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