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車禍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unday, March 14, 2010 in
3月14日,弟三個月訓練終於結束,於是我和陳家一齊前往目的地各自迎接家人(我接弟他接姐),路途費3小時,所以以防萬一,我們彼此約好一起出發,彼此有個照應。

以防萬一,那個萬一是什麼呢?有時候真會感慨,就像穿白襯衫一樣,你吃飯時千小心萬小心不可讓沾醬滴在衣服上,可是似乎你越防,災難越會發生。

就像今天一樣。

我睡意濃,那是事實,所以我非常小心,而且出發不久天就下起磅礴大雨,我愛雨,是的,可是我並沒有掉以輕心,我明白天雨路滑這個道理。

家喜,這個陳家與我較為親近的兒子(我跟他爸爸比較熟)代父傳簡訊,約到前面一個休息站休息一下吃個早餐再繼續趕路,只要在9點前到達就好。簡訊的時間是7點28分,我們已經上路快一小時半。

說了我跟他們不熟,所以只是坐同一張桌子,沒有什麼交際,況且大家其實都在半夢半醒之間(太誇張),所以也不大說話,我和他父親(稱老陳)爭相付錢,後來趁雨比較小就繼續上路。

八點。

那是雲層的問題,就是一塊地方雨下得特別大,一塊完全沒雨的奇景,可是身為夜之子雨之侶的我(什麼東西?),似乎把雨帶到路上。到了一個已經下過雨的地方,我輕輕地轉個彎,發現家喜的車在我後面,所以繼續專心前往。

車子是大型車,時速120,其實不快,況且那裡已經下過雨,視線清晰,天空是灰色的,太陽只像是一個裝飾,一切是那麼地美好。

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在毫無預兆之下,我突然感覺車子左後方的輪胎輕了,接著眼前的直路突然變成彎路,我大驚,突然醒悟,哦不,車子打滑了!

在驚慌之下,其實腦袋還不會發出令人叫喊的指令,路分來去兩道,車子從去道蛇形到來道(也就是左邊滑到右邊),前面是一個下坡路,那是一個主意衝上腦袋,車子千萬不能下去!不然重力加速度,真的就出現那個萬一了。

抓著方向盤的手不自禁地被捲成叉形,於是趕緊放手,眼睛停在不動自己轉動的方向盤上,雙手趕緊抓住,沒想到力道出乎意料的奔放,竟然掙脫了,車子從右邊打滑,出現第一個360度。

“啊!”我記得我說了這句話,路旁的樹調轉了方向,我從去道又跑到來道,那是第二個360度。

當然,誰都想到剎車。可是看著路上的情況,若是用剎車,剎那間的摩擦力會讓車子驟然停住沒錯,可是這麼一對抗,車頭的剎車會變成太陽,車尾就變成了行星,然而,車頭並沒有強大的引力拉住充滿離心力的車尾呀!

千萬不能剎車!

奮力一轉,那是第三個360度打滑旋轉,我看到馬路旁的溝渠,腦筋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害怕。

突然車子整架離開路面,濕滑的柏油路面變成軟爛的草地,龐大的力量突然被這些不起眼的路邊小草分散摩擦,奇蹟似的,車子就停下來了,而且,是標標準準的停在路邊,若不是親自體驗,還以為只是在旁邊停下車而已。





我是幸運的,感謝主,家喜可不是,我親眼看見他們的車子打轉。

那時的我還以為他們是緊急停下來查看我的情況,可是不,他們的車子沒有停下來的跡象,而且還——

“不!”

我就眼睜睜看著那台房車迅速打滑一個360度,而後車頭衝出了路面,和我一樣力量被分散,所以變成了不移動的太陽,車尾就變成了沒有太陽吸力的移動行星,整個離心力將在路面的後車輪胎整個帶離地面,從右邊飛到左邊,由於力量過大,連車頭也失去了控制,於是整台房車一秒鍾離地,然後像流星一樣,整個車頭砸進了路邊的大洞裡。

砰!



“家喜!”我掙脫安全帶,打開門,正要下去的時候,突然一陣頭暈目眩,而且發現手指不能開門,我大驚,我——我受傷了?

我轉頭去看窗口,發現窗口上有一個像蜘蛛網的碎裂圖形,上面有幾滴紅色的水珠,說真的,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我下意識地去摸頭,一陣冰冷溫暖兩個矛盾的感覺從頭上傳到手上,我看著手,掌心有一小灘半紅半黑的液體,有鐵的味道,我記得我傻傻地問:“這……這是什麼?”

突然,我看到有人從車子出來,不知哪裡來的力氣,我推開門,跑到路的另一邊。

我跑過去的時候,他們已經陸續從車子裡出來,兩個女兒都沒事,一個摸著頭,一個按著腹部,臉上沒什麼表情。老陳也出來,一席白色長袖襯衫沒有什麼改變,他沒事,我心中安定了不少,他們都沒看我,我也沒說什麼,還有兒子,兒子呢?

“家喜!”老陳叫道,突然又打開門,身子伸了進去,我看見他這個動作,心馬上涼了一半,不!

可是我看到他纖細的手由他父親厚實粗糙的手拉出來接著我看到他緩緩從前座擠過中間的縫隙爬到後座,然後出來,他沒事!我跳到胸口的心又恢復下來,可是等一下,他的胸口,那件白衣身上,天!怎麼是一整片的紅色!

等他出來,我不顧一切抓住他,我叫道:“家喜!”他一臉茫然,彷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看著我,我用手去摸他臉頰探他的溫度,卻見到那整灘紅色裡有細細小小的肉末,我長大口,腦袋彷彿已經看到他倒在我身上,背後都是擋風鏡的碎片,我還看到他手上的叉燒包,我的心沉下去,完了,完了——

“哎呀,”他突然叫道,我急忙抬頭,還以為時候到了,我心酸,不會吧!

“哎呀,衣服弄髒了。”

我突然停住,消化了這句話,所以那灘有肉末的紅色是叉燒包的內陷,不是血和內臟的碎末!

他X的,但以理,你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東西!我罵了自己一頓,心總算是踏實了。

然後他看著我擱在他臉頰上的手,我也看到了,於是急忙抽離,我們倆各自退後一步,都低下頭,眼神沒有接觸對方……

“但以理,你沒事吧。”老陳終於看到我,急忙問道。

“我沒事,”才轉過頭,突然雙腳發軟,突然趴在地上,幸虧我用手撐住,不然我的白衣就髒了。那種暈眩是腦袋在頭顱裡面震蕩的感覺,就像一課豆子放在一個盒子裡搖晃的那種感覺,然後我耳朵感覺到坐飛機時那種飛機離開地面一瞬間的嗡嗡聲。

“但以理!”老陳拉起我,說道:“你怎麼樣?”我按著頭,某個地方特別刺痛,他說的話每一句尾音都有嗡嗡聲。

我說:“沒事,我沒事。你們有沒有怎麼樣?”

“我沒事,”老陳問他的孩子們,“你們有沒有怎樣?”他女兒突然掀起衣服,我一凜,她的背後有一個小洞,沁出一條血絲,就像有時擠痘痘會擠出血的那個樣子,我始終不方便接觸她,於是說道:“快查看有沒有玻璃碎片?”它的後鏡究竟整片都碎了。



經過一番探索和再三的確定,他們一家的確沒事,只是臉色蒼白一點。家喜突然說,“爸爸,但以理的掌心……有血。”

我聽了一怔,攤開手,啊,這是血,玻璃上的蜘蛛網是裂掉的玻璃!老陳忙道:“你怎麼樣?有沒有重心不穩,要吐的感覺?”我再摸,頭上已經沒有血了,可能只是擦破一層油皮,我說道:“我沒事,可能有一點點的腦震盪。”我抬頭,看見家喜茫然地看著他的妹妹們,他手中還握著那個該死的叉燒包子。

他彷彿感應到我的目光,於是轉頭向我望來,我們的目光對上,又趕緊躲開視線。

“沒有,我沒事,真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我們兩個一起望著剛才經過的路面,沒有凹凸不平、沒有特別濕滑,到底是怎麼了?

“無論如何,先將你們的行李拿到車上,快,車子沒有漏油吧。你們幾個,別呆在這裡。”老陳回去拿東西:兩個水壺、兩個小行李、一雙無名白色皮革高跟鞋、一個小背枕和一個kikilala的大枕頭。



家喜一一拿住。

“給我吧,你們快打電話給媽媽報平安。”我接過他們的東西,除了那個kikilala,家喜拉住,“這個……我自己拿。這是我的……”他低著頭,小聲地說著。 “小心過馬路,放在車廂後面。”我打開車廂,將他們的東西放進去,他遲疑一下,將枕頭放在那堆東西的最上面,這小鬼……

我們走回去,彼此都不說話,我說道:“快打電話叫人來拖車。”老陳恍然大悟,趕緊打電話,我則開始拍照留證,那兩個女兒只是看著他們的父親,傻愣愣地站在那裡。

突然有一輛車子過來,停在我們前方,我一看,是之前打燈叫我們超車的原住民司機,他下車問:“是你們!怎麼了,人都沒事吧?”他說的話又有嗡嗡聲,我閉上眼睛,眼前的漆黑馬上加強我頭暈的不舒服感,天,我是有點震盪到了。

可是看著他們,我沒說什麼。他們的車都毀了,我沒有必要再給他們添麻煩。

原住民司機很友善地幫我們分析剛才的事,說了很多我不大記得的話,後來說:“我認識一個在12哩開車廠的人,我幫你打電話。”我向他道謝,看到他的孩子在車內探頭探腦看著他們的父親打電話,老陳在挖抽屜裡的錢包和私人物品,而家喜……他在吃包子。



我拍了很多照片之後,回到那裡,和他們談論剩下的事,後來說道:“你們兩個去我車子裡坐著,不要呆在這裡。家喜,家喜,(他突然看我, '你叫我?')你也坐進車子裡。”他乖乖地哦一聲,帶著他的妹妹們進車。

突然,他叫我。我回頭,他看著我,沒說話,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他要我打開車廂,我打開車廂,他從小行李裡面拿出另一件衣服,說道:“我……我要換衣服。”大家都是男生,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聽了馬上轉過身去,不敢多看一眼,“打開那個小盒子,裡面有小袋子,把你的髒衣服放進去。”他聽了,沒說什麼,只是怯怯地“哦”一聲,我是希望他多說一句話的。

後來,我們等了半個多小時,從涼爽潮濕的天氣到陽光曝曬,吊車才來,其間他們和母親通了三次電話,談論了五次事發經過,我從那裡才得知原來坐在後座的她是從那個撞到燈柱破裂的門口車窗飛出車外,我傻住,從窗口飛出去?只有背後一個小洞?這是哪門子的運氣? !

我坐在車子裡,閉者眼睛休息,可是那種暈眩感越來越厲害,我又睜開眼,暈眩感又停止,我沒試過這件事,心裡突然泛起一絲小小的恐懼。

“好痛——”

我急忙轉身,看見家喜左手反握自己的肩膀,一臉痛楚,我驚問:“怎麼了?快讓我看看。”我撥開他的手,沒有淤青沒有外傷,他只是痛。 “怎麼痛法?”他說道:“好像有人用力掐我肩膀。”我放心下來,“那隻是你的脖子和安全帶摩擦之後的感覺,沒有大礙,呃——”我胸口突然作嘔,我馬上調回頭,把那陣作嘔的感覺壓下去。

“你——你真的ok嗎?”家喜問道。

“我沒事……謝謝。”

“不…不用客氣。”他小聲說道。

車內的氣氛突然變得僵硬起來,我趕緊下車,說道:“留給他們解決吧,我們趕緊上路,你還要去警局報案。對了,搜證照片拍了沒?”

“啊,沒有。”老陳打算再拍,我說道:“不必了,我有,待會兒傳給你。”

我向原住民司機握手致謝,他說道:“你們真的很幸運了,我以前經過這裡的時候,曾經看過一輛小車直接飛出路面撞毀在山壁上,你看,車頭的避震器還插在那裡。”我朝著他的指頭望去,看到了那個車子零件,心裡有一個很特別的感覺。



我想笑。

可是我笑不出來。

就這樣,我們趕到目的地,9點的預計變成10點38分到達,弟看見我很開心,我告訴他這件事他很憂心,說要繞去警局報案他很擔心,而且我們的計劃是白天去下午回,他們一家人回去的交通很複雜,我忘記誰跟誰,只記得老陳說他自己去報案,不必我們陪同,然後弟要求家喜和我們同車。

我們去吃午餐,只有弟一個人一直吃,我和家喜看著他吃,眼前的午餐明明色香味俱全,可是對當時的我來說,它好像是黑白色、沒有味道、沒有溫度,我沒有辦法把那個東西放入我嘴巴里吞下去。

幸虧舅舅住在那個城市,我打個電話去他家休息,家喜走路還是嚷著痛。我說:“我幫你揉一下,嗯?”

“你……你有按摩油嗎?”

“房間裡有,趴上床。”他乖乖爬上床,我說:“脫掉衣服。”

“什麼?”

“快,按摩油快滴下來了啦。”

他趕緊解開鈕扣,我將油敷在他肩膀,為他揉捏,“噢——哦——”一副痛澈心扉的樣子,嚇得我不敢用力。

他是那麼的瘦小,背後還有兩顆正在發白的青春痘,我的指頭感覺不到任何油脂,只是將他痛的地方用力揉著,希望不會淤青,希望他不會痛,希望他好過一點,希望……很多很多。

然後他扣上鈕扣,我買了冰淇淋,一個給我,一個給他。

當然,弟也有一個。

後來我們就在舅舅的千囑咐萬囑咐下小心上路,我要他打電話給老陳確定他的進度,他說他已經買了巴士票,要我們不必等他。

於是我,我弟和家喜,和他的kikilala枕頭,在風雨中緩慢行駛,於下午5點抵達家門。

我幫他把所有東西搬下車,他看著我。他還是第一次那麼近看著我,“那個……嗯,謝謝你。”

我突然想做一件事,可是我沒有,我只是笑著對他說:“今晚別做噩夢。”

他微笑,如是而已。

唯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他在車內睡覺的時候,他將kikilala枕頭揉成抱枕狀的圓筒,擱在車門稍微突起來的地方,脫了鞋子,將腳放在椅子上,輕輕地側躺,倚在圓筒上入眠。

他睡得好沉……好沉,不知道有人用後照鏡看了他四次。

而且平安無事。





心得:從此我封這里為危險地區

2 Comments


Daniel~!!!你確定你一切安好?
真的嚇到我了! 而且還是車子打滑!

你沒出事真是太好了...TwT...


天啊,吓死人了...是咯..幸好你没事....还能看到你写的部落格,我就放心了....哈哈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