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13, 2008

职场文化

“分行有外幣兌換職員請假,一時調派不出人手,但以理,這星期你出差。”

因為這句話,我坐了兩個小時的車程一路奔波(也沒有啦XD)趕到美的分行,需待一個星期。

人生,地算熟,與分行經理打聲招呼,他熱情握手:“你好,你好,久仰大名。”我暗笑,虧你在職場打滾多年,居然這麼客套用話,久仰我?什麼,你是我讀者?還是校友?

“聽說你對兌換率十分精準,且精通多國語言。”我微笑:“說得我好像一台貨幣兌換率機器。”他熱情拍我肩膀:“哈哈,你真幽默。有沒有人說過你英文帶著濃厚腔調?”我聽了一驚,有嗎?我有改呀!

“你說起英文十足像英國人。”

廢話。

做了第一天工還算不錯,說的話不多,最多的一句就是“對呀,新來的,不是,是代替別人。請問要換什麼?”

工作本身沒有壓力,壓力出在旁邊的人身上。在午餐時間聽到他們嘀嘀咕咕:“根本是個小孩”,“繃著臉像刺猬”,“聽說是名校畢業”,“嘖,家裡有錢耳”,“沒錯沒錯,有錢,上耶魯也行。”,“你有否聽到他說英文?哇,裝腔作勢,崇洋媚外。”,“現在年輕人只會玩。”

要死,才第一天,有必要馬上開槍嗎?為何職場一定要有這類份子存在?

幸虧早對冷言冷語免疫,經過他們身邊反問:“要一起吃飯嗎?”他們嚇了一大跳,見我臉上帶著笑容似乎鬆了口氣,以為我沒聽到損語,馬上拒絕:“不,不,我們休息時間不同。”

罷了,我也只是想嚇嚇你。我離開辦公室,關門之機還聽到他們繼續:“嚇死我。”,“他有否聽到?”,“嘖,你以為什麼,千里耳咩?”嘰嘰喳喳,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跑去吃快餐,魯這個偏僻小城連麥當勞都沒有。 (但是我喜歡XD)

進了快餐店,發現有一群戴著狗牌(名牌啦)的同事坐在那裡吃漢堡,其中一個帥哥(人家對我好,總該稱讚一聲)招手:“喂喂,你。”他一臉笑容站起來:“歹勢(福建話,表示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你名字。”我與他握手:“叫我但以理。”他英文還算流利,即標準型馬來西亞英語(所會的語言都參雜在一起,我稱它為Malangish),熱切地說:“你好年輕,我今年26,你呢?”,“你猜。”,“28。”

我大笑,他知道自己猜錯,伸手去抓腦門尷尬地笑:“很老吼。”,“算年輕了,有人說我38。”他訝異:“誰?”我笑說:“我前女……”忽然停住。

氣氛本來很熱絡,但是一人想隱瞞事情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