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职场文化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unday, July 13, 2008 in
“分行有外幣兌換職員請假,一時調派不出人手,但以理,這星期你出差。”

因為這句話,我坐了兩個小時的車程一路奔波(也沒有啦XD)趕到美的分行,需待一個星期。

人生,地算熟,與分行經理打聲招呼,他熱情握手:“你好,你好,久仰大名。”我暗笑,虧你在職場打滾多年,居然這麼客套用話,久仰我?什麼,你是我讀者?還是校友?

“聽說你對兌換率十分精準,且精通多國語言。”我微笑:“說得我好像一台貨幣兌換率機器。”他熱情拍我肩膀:“哈哈,你真幽默。有沒有人說過你英文帶著濃厚腔調?”我聽了一驚,有嗎?我有改呀!

“你說起英文十足像英國人。”

廢話。

做了第一天工還算不錯,說的話不多,最多的一句就是“對呀,新來的,不是,是代替別人。請問要換什麼?”

工作本身沒有壓力,壓力出在旁邊的人身上。在午餐時間聽到他們嘀嘀咕咕:“根本是個小孩”,“繃著臉像刺猬”,“聽說是名校畢業”,“嘖,家裡有錢耳”,“沒錯沒錯,有錢,上耶魯也行。”,“你有否聽到他說英文?哇,裝腔作勢,崇洋媚外。”,“現在年輕人只會玩。”

要死,才第一天,有必要馬上開槍嗎?為何職場一定要有這類份子存在?

幸虧早對冷言冷語免疫,經過他們身邊反問:“要一起吃飯嗎?”他們嚇了一大跳,見我臉上帶著笑容似乎鬆了口氣,以為我沒聽到損語,馬上拒絕:“不,不,我們休息時間不同。”

罷了,我也只是想嚇嚇你。我離開辦公室,關門之機還聽到他們繼續:“嚇死我。”,“他有否聽到?”,“嘖,你以為什麼,千里耳咩?”嘰嘰喳喳,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跑去吃快餐,魯這個偏僻小城連麥當勞都沒有。 (但是我喜歡XD)

進了快餐店,發現有一群戴著狗牌(名牌啦)的同事坐在那裡吃漢堡,其中一個帥哥(人家對我好,總該稱讚一聲)招手:“喂喂,你。”他一臉笑容站起來:“歹勢(福建話,表示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你名字。”我與他握手:“叫我但以理。”他英文還算流利,即標準型馬來西亞英語(所會的語言都參雜在一起,我稱它為Malangish),熱切地說:“你好年輕,我今年26,你呢?”,“你猜。”,“28。”

我大笑,他知道自己猜錯,伸手去抓腦門尷尬地笑:“很老吼。”,“算年輕了,有人說我38。”他訝異:“誰?”我笑說:“我前女……”忽然停住。

氣氛本來很熱絡,但是一人想隱瞞事情時馬上會讓人產生隔閡,他沒那麼傻,臉上笑容忽然有點僵,十分生嫩地轉話題:“嗯……唔……來吃午餐吧。 ”我點頭:“對。”

坐在對面的女同事說:“那快點餐,現在很難找位子,我們先幫你佔個位。”我起身去排隊,原本只有兩個人,但是這麼一停滯已經多了四個人(天!)

好不容易輪到我,櫃檯生滿額是汗,衣領附近也有(這麼忙?):“在這裡吃……嗬嗬……帶走?”(居然還喘氣)“在這裡吃,給我一份魚肉漢堡、香草冰淇淋和大號薯條。另外,給我一份4號餐,這是帶走的。”

一股腦說完是我的習慣,我最討厭排了很久到櫃檯卻還要看菜單半天的那種笨蛋,難道不能在排隊時候先想好嗎?那你們排隊時在幹什麼,專心呼吸?咄!

可是,櫃檯似乎不喜歡我這種客人,他好像不能趁機休息(歹勢啦XD)他似乎好像彷彿可能大概白了我一眼,就朝廚房喊菜。

我搭訕:“你是新來的?”他只是敷衍點點頭,嘴上唔唔作聲。 “休息一下吧。”,“唔唔。”,“午餐了嗎?”,“唔唔。”

見他心不在焉,手忙腳忙不知在忙什麼,我作弄他:“你來月經?”

果不起所然,“唔唔。”然後他停住,抬頭看著我。

我承認,有時……我真的很無聊。

“PARDON?”他用一種很奇怪的語氣問我,莫怪,我這個怪問題無論誰聽了都會傻眼。

“我是說,我是不是在你們的巔峰時段來了?”(注:月經與時段同為PERIOD一詞)

他恍然大悟(可是好像恍錯然了),終於開了話匣子:“你知道嗎,我剛才聽成你問我是否來月經?”我假裝好笑:“真的?哈哈哈。”話匣子一旦引開,很容易就能摸進一個人心頭,他終於吐苦水:“好忙,沒停下來過。”,“那好呀,跟老闆討加薪。”,“切,怎麼可能,沒炒魷魚不錯了。 ”

食物上來,他親切地遞給我,再次應驗只要投其所好,冰山美人也會變繞指柔,皇帝也會變走狗,我問:“可不可以給我多些辣椒醬包?我喜歡吃辣。”他訝異:“可是你臉上一顆青春痘都沒有!”

廢話,青春早已離我遠去,老頭子哪會生豆子?

我回到位子上,將大號薯條遞給帥哥:“大家分著。”他們大喜:“哇,免費!”

才怪,我但以理從不做免費的事情,世上也沒有事情是免費的。

空氣?空氣哪是免費?要付出青春體力血汗精神健康才吝嗇地一分一秒提供你,若是少付一個,你就沒命了大佬!空氣大爺是世上最斤斤計較從不二價的,知否?

我開始有一句沒一句和他們聊,一包薯條可以有千百倍的回本,他們邊吃邊說,不經意間將某某與某某是敵人、某某喜歡某某、某某上次和某某為了某某的家人要申請超出金額的特別貸款吵起來,還有,某某和老闆走得特別近,上個星期還一起唱卡拉OK……

看,幾根高膽固醇高熱量重鹽的薯條能給出多少訊息,馬上將銀行中上下的關係全盤搞清楚,誰是頭,誰不是頭卻一股高架子,誰是頭卻沒架子(這種人要擔心),誰人緣特別好,幾乎有求必應,而且幫忙凡事保密(頭號危險人物!!!)

大概明白了之後,薯條也被掃光了,情報蒐集一向是我的專長,這下太容易了,回去之後只要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三分明白七分抄襲,不時假裝當知己吐露心聲就能大小通吃。

我不是要你耍心機,而是教你保護自己,若是同陣存異,當替死鬼的絕對是你。

馬上與他們打成一片,幾個更是掏出心來:“但以理,你住哪裡?晚餐可有著落?要不要出來狂歡?”,“別邀太早,人家可能有女朋友,金屋藏嬌,哈哈。”,“你怎麼來,計程車?你喜歡什麼車?日本車?哦,我不喜歡日本車,我喜歡德國車,你知不知道最新品牌……”

我不知道

我被硬拉上車子回去工作,裡面的人還是冷面冷語,有的只是敷衍幾句,來幾聲假笑(聽過假笑的人肯定學得出來),只是那群一起吃飯的熱絡多了。

人脈戰術果然奏效,那些比較熱絡的馬上拉住死黨開始宣傳,我暫時沒什麼客人(不是每一分鐘都有人換外幣),於是閉起眼睛仔細聆聽,看來他們在背後說人功已經有十足火候,不容易傳出聲音:“真的,這麼友善?”,“真的啦,騙你有錢賺咩?”<-----這是一句十分經典的馬來西亞人答案。

從茶水間出來,他們都在偷瞄我。猜也猜得到肯定是半信半疑,這個繃著臉的小鬼怎麼可能那麼友善和藹。

好不容易過了一天,那個帥哥(那時我還是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勾住我肩膀:“喂,有沒有打算去我那裡借宿,我自己住。”,“不和家里人住? ”他想了想:“等我們熟一點再告訴你。”我眼觀鼻鼻觀心,假裝單純,點頭:“你叫什麼名字?”,“張家明,叫我——”我馬上回答: “小明。”,“喂,我好像比你大。”,“我心智年齡比你大。”,“開玩笑。”,“你不相信。”,“你根本同我弟弟一樣少不更事,誰相信你。”,“真的可以?”,“騙你幹什麼,我自己住啦!”,“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一踏入你家門會不會被你的髒襪子薰死?”

然後,我開始跑,他過了幾秒鐘才有反應:“可惡,給我站住!我現在就熏死你!”

真單純可是?無奈世上就是有這麼單純人種,一根腸子通到底,不容易做朋友,要做朋友要能忍受他的直言直語,但是放心,認識R這種笨蛋小明根本是小case。

我住在他家。

先寫到這裡。

1 Comments


Normally,I face customer with smile,is a BIG smile...so when I choose my friend,pls I dun want to fake with you all...I just sincere to you all,so some time my wording may hurt but actually I dun mean it,sorry all my friend...

popo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