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16, 2011

飛蛾撲

Image
再一次,我證明了自己。

可是那個證明卻十分地不好,我甚至有點討厭和後悔。

是這樣的,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羅拉,她在銀行是負責跑業務的,所以認識許多人,某日有個青年為了廉價機票信用卡被扣款三次找上她要求賠償,於是他們就這樣認識了。這是男女主角,女的叫羅拉,男的叫安德烈。

當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只不過這是我和阿德烈的第一次。我們都不能仔細說出和一個絕佳好友或情人的認識過程,所以才有記錄的意義。安德烈一開始給我的感覺是他十分洋化,很好,英語也非常好,只是我們不熟。
有一天,有人帶著花進來,說被交託送給羅拉,立刻引起全銀行談論,大家吹口哨揶揄笑鬧,我去看花,是一朵粉紅色玫瑰,裡面只有一張卡片,寫著:願開心,然後匿名A23。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看到那個匿名,腦袋就閃過安德烈,於是脫口:“是安什麼的那個男生,處理他母親信用卡的? ”羅拉一臉詫異,“但以理,你怎麼知道? ”我當時不能回答,我只是覺得我知道,我並沒想這麼多。過了幾天,蔡回來了。


蔡他……是羅拉交往四年的男友,羅拉和我是同校朋友,她在唸書的時候已經認識蔡了,口口聲聲我男朋友我男朋友,兩人的基礎已經很深,而且有已經論及婚嫁的打算,他們還說要和我一起去台灣拍婚紗照等等……

我那時還沒想多一層,一直到三朵花來的時候。這是明顯的意圖,安德烈要追求羅拉,羅拉收下花,我借來看,這次沒有寫字,只有一個笑臉。我心想,是那個人。於是我問:“他知否你有男友?”羅拉點頭,說道:“有呀,我對
他說過我有男友。 ”我聽了很好奇,那這樣是什麼意思?擺明踩界?


不知不覺中,五朵花來了,我或多或少有點驚訝,噢不,這樣是怎樣?於是我問羅拉:“你打算如何處理?”羅拉笑笑地說:“有什麼好處理,他送就送,我收就收,但以理你一臉好像說大事的樣子怪可怕。 ”她沒把它當一回事。

有一次我放假回來,桌上有九朵紅玫瑰;玫瑰跟我有非常特殊的聯繫,所以我向來非常注重,九朵紅玫瑰,我就皺眉頭,於是等羅拉。羅拉看到玫瑰,笑著收起來,這次沒有卡片,可是送的人是誰大家都知道。我那時還傻傻地問:“一三五……九?七呢? ”羅拉說道:“啊,你放假的時候就收了。 ”

接著,九朵花的第三天,羅拉來的時候後面還有一個人,他跟我打招呼,我一驚,“蔡!”蔡笑著說:“但以理,好久不見了。”我明明是一個局外人,可是看到他,我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我……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而糟糕的是,我…

對不起請再愛我一次 (4)

Chap 4






Say you say me, say it for always, that's the way it should be.

對不起請再愛我一次 (3)

Chap 3





p.s: 我又不是王子,為什麼女孩遇見我總認為自己應該成為公主?

對不起請再愛我一次

對不起請再愛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