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飛蛾撲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Friday, January 21, 2011 in
再一次,我證明了自己。

可是那個證明卻十分地不好,我甚至有點討厭和後悔。

是這樣的,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羅拉,她在銀行是負責跑業務的,所以認識許多人,某日有個青年為了廉價機票信用卡被扣款三次找上她要求賠償,於是他們就這樣認識了。這是男女主角,女的叫羅拉,男的叫安德烈。

當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只不過這是我和阿德烈的第一次。我們都不能仔細說出和一個絕佳好友或情人的認識過程,所以才有記錄的意義。安德烈一開始給我的感覺是他十分洋化,很好,英語也非常好,只是我們不熟。
有一天,有人帶著花進來,說被交託送給羅拉,立刻引起全銀行談論,大家吹口哨揶揄笑鬧,我去看花,是一朵粉紅色玫瑰,裡面只有一張卡片,寫著:願開心,然後匿名A23。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看到那個匿名,腦袋就閃過安德烈,於是脫口:“是安什麼的那個男生,處理他母親信用卡的? ”羅拉一臉詫異,“但以理,你怎麼知道? ”我當時不能回答,我只是覺得我知道,我並沒想這麼多。過了幾天,蔡回來了。


蔡他……是羅拉交往四年的男友,羅拉和我是同校朋友,她在唸書的時候已經認識蔡了,口口聲聲我男朋友我男朋友,兩人的基礎已經很深,而且有已經論及婚嫁的打算,他們還說要和我一起去台灣拍婚紗照等等……

我那時還沒想多一層,一直到三朵花來的時候。這是明顯的意圖,安德烈要追求羅拉,羅拉收下花,我借來看,這次沒有寫字,只有一個笑臉。我心想,是那個人。於是我問:“他知否你有男友?”羅拉點頭,說道:“有呀,我對
他說過我有男友。 ”我聽了很好奇,那這樣是什麼意思?擺明踩界?


不知不覺中,五朵花來了,我或多或少有點驚訝,噢不,這樣是怎樣?於是我問羅拉:“你打算如何處理?”羅拉笑笑地說:“有什麼好處理,他送就送,我收就收,但以理你一臉好像說大事的樣子怪可怕。 ”她沒把它當一回事。

有一次我放假回來,桌上有九朵紅玫瑰;玫瑰跟我有非常特殊的聯繫,所以我向來非常注重,九朵紅玫瑰,我就皺眉頭,於是等羅拉。羅拉看到玫瑰,笑著收起來,這次沒有卡片,可是送的人是誰大家都知道。我那時還傻傻地問:“一三五……九?七呢? ”羅拉說道:“啊,你放假的時候就收了。 ”

接著,九朵花的第三天,羅拉來的時候後面還有一個人,他跟我打招呼,我一驚,“蔡!”蔡笑著說:“但以理,好久不見了。”我明明是一個局外人,可是看到他,我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我……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而糟糕的是,我
必須要隱瞞他!

次日,我問:“又不是假期的,怎麼從倫敦過來了?”羅拉笑著說:“回來丟垃圾。 ”我不明白,羅拉就說:“他知道了安德烈的事,於是在家時他把所有花全都丟進社區大垃圾桶裡,怒氣沖衝的,我看到他那個樣子就想笑,哈哈哈哈!他好廢! ”我和蔡也沒再碰面,所以我把羅拉的話當作他們已經解決事情,所以安心不少。

一直到有一天,羅拉問:“但以理,我能不能早走?”我問道:“去哪裡?”羅拉說:“陪人吃飯。”他那些天早上都有陪人吃早餐後來上班,我一直以為是蔡,於是我笑著說:“哇,在倫敦開旅行社這麼肥水?隨便就買機票回來?”羅拉一呆,說道:“他?他還在英國,我說的是安德烈。”

我霎那間有種“孩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感覺,於是我說:“羅拉,你千萬要小心。 ”他們這樣就等於在白熱化交往了,而且安德烈開始漸漸出現在羅拉的對話裡,不時不時提到安德烈有時候對某些事有什麼反應,對什麼笑話覺得好笑,覺得他很孝順又多金等等。同事們也開始慫恿或揶揄,如羅拉說:“我男朋友……”他們就會故意問:“哪一個? ”意思就是這安德烈已經被冠上男朋友這個稱呼了。後來羅拉赴約了,我告訴她要小心是說要好好處理感情上的事,她卻告訴我說:“沒問題,但以理,我會付飯錢,不會讓他和他媽媽出錢。”

……你這個女人!重點放哪邊呀? !這擺明就是見家長飯局啊!這時候誰管什勞子飯錢!

我沒有多說,也不好點破,我究竟和羅拉並沒有到那個熟稔的境界,而且感情上的事,誰能說出什麼呢?到那時候,我就已經清楚知道這個女生的立場,她是決定接受安德烈了,意思就是蔡被瞞住了,意思就是我間接地欺騙了蔡。

結果上個星期,羅拉一臉怒容進公司,我問道:“怎麼了?誰惹你不高興了?”一面痛罵我自己,你假裝什麼,擺明就是安德烈嘛。

羅拉突然像機關槍掃射,說道:“我才不會跟他說話咧!”我問道:“怎麼,他欺負你? ”羅拉激動地說道:“對呀,很早以前他告訴我會同我開個戶口一直到現在都沒兌現,我問了他之後,他竟然簡訊酸我:'怎麼,你把我當顧客呀?你跟我在一起就是為了叫我做這樣的事啊?你當我是什麼? ’我氣都氣死了,而且他說他討厭這間銀行,因為這會變成他一個傷心史,他怕一看到銀行就想起我即將要離開他,會悲傷難過。 ”

我說:“你五月要和蔡回英國定居,那他……”羅拉搖頭,“我不知道,可能不會回英國了,可能在這裡生活,或者去首都,英國……太灰色了,我不喜歡。 ” 我卻喜歡,一直下雨,灰色的天空,昏暗的道路,暗青的大廈,骯髒的底層,絢麗的外表,地大人稀,若是負荷得起,就買下一間牧場,早上種植,午間餵食,晚間在廣大的山巒地騎著馬肆意狂奔,回來的時候見到所愛之人站在門口等待,勒馬跳下,就是一吻……唉

“後來我就和他吵架了,他居然說我desperate for customer所以找上他,我就說那好,你討厭銀行就把所有信用卡取消,從此也不要來見我!” 我看著她,她有點嬌嗔,那個叫生氣嗎?要不要但以理我示範什麼叫生氣?

突然之間,我恍然大悟,啊啊啊啊,他們……我暗暗嘆了一口氣,這下麻煩了。

後來,我只是去泡咖啡,突然發現大廳裡坐著一個人,我一怔,安德烈!不是說吵架了嗎?那一兩天內他打電話來她都不肯聽,有一次我接到了,我知道是他,於是用手勢問羅拉,羅拉搖頭,我就說:“安德烈是吧,羅拉說她不在。” 那個安德烈一呆,發出了一聲苦笑,千道謝萬道謝地掛電話。我放下電話時心裡頭突然一陣感慨,一個人若是對一個人沒有感情,是不會吵架的。吵架也是一種溝通,而且是最赤裸裸的溝通,完全沒有掩飾的真感情,不珍重一個人,吵什麼?老死不相往來就好了,何必浪費力氣?所以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就知道他輸了。

他來道歉了。我突然之間被感動了。這個男生完全已經在石榴裙下了,她佔有他,所以他不能面對沒有她的日子,所以妥協了;願意先道歉重修舊好,尤其是鼓起勇氣在冷漠的對待下說出真心話,然後闡明心思,然後和好……我一直會被這種簡單的情景感動,因為我是不可能做得到這種事。

羅拉告訴我,她知道他來的時候心頭一震,可是故意不理睬他,我心想是嗎,不是欣喜若狂嗎?吵了架對方還肯回來道歉,就代表自己還有價值,而且非常有價值,有種被認同的地位,當然是狂喜,愛情遊戲本來就是這樣。誰先付出真感
情,誰就輸了。不過這時候,誰管輸贏問題呢?

我突然對安德烈加了幾分好感,究竟肯這樣做的人很少了。羅拉說他在她面前坐下說要開銀行戶口,羅拉不客氣地將他的身份證退回去,冷冷說道:“轉角就是匯豐銀行,大家都是國際銀行,你不會過去呀,去啊,去啊,來這裡會弄骯髒你的鞋! ”安德烈大急:“你不要這樣嘛,我等很久了,而且這是公事,你要表現出專業。而且這裡應該都知道我送過花了,我很緊張呀,又尷尬,你快幫我開啦! ”

羅拉說到這裡一直拍著手笑,大家也都在笑,可是我心情卻有點感慨,唉,這就是一段感情裡面最甜蜜的時光了,有逗弄,有嘲笑,整件事情散發的就是一種甜蜜、感動、幸福,她看到我,問道:“你幹嗎一直盯著我看?”我笑著搖頭。我的目光停留在安德烈的身上遠超過停在羅拉身上。當他坐在遠處時,他的目光沒有離開過她,眼神滿滿是久違、渴望、思念又有一點膽怯;當羅拉同他說話時,他眼神滿滿是滿足、開心、安慰、慶幸,而且他看她的方式是坦白得可怕,他上身前傾貼近他,雙眼就是那樣沒有拘謹地,那麼貪婪地一直看著她,像小孩盯著最喜歡的棒棒糖那樣沒有掩飾,他竟是這麼的單純!我又被感動了,那個畫面像在那個範圍裡,全世界只剩他們兩個,開心不開心都是他們自己的事,別人
碰都碰不到。

呵,多久你沒有嚐過那份情緒?

我走到那裡拿資料,安德烈突然坐正,眼神收斂,我不由好笑,你在我面前想裝什麼疏遠還是普通情緒,誰不知道你的意願?可是我沒說什麼,安德烈也只是一直看著我,可是我那時情緒頗被影響,所以沒有打招呼。

這樣的他和這樣的她,讓我想起了很多……事。

那天之後他們重修舊好,晚上吃燭光晚餐慶祝,我套了她的話之後知道的。她離去的時候也沒有隱瞞她的好心情,滿面春風,嘴巴幾乎要笑得裂開。我突然發現自己在……怎麼說,嫉妒?羨慕?

他們還在談論這兩個人,我就說了我的看法,反而被同事調侃:“你不是口口聲聲不結婚,還拒絕一堆顧客介紹給你的女朋友?為什麼又這麼清楚這種感情上的細膩事?” 我心中苦笑,我若是不知道,世上沒有人知道了。

之後羅拉還給我他離開銀行後給她的簡訊。安德烈不會中文,不會看不會寫,可是卻打了中文簡訊給她:沒辦法,我沒有辦法再等下去,我jen的很愛你,為了你我什麼都能做,洗完你不要介意。

我看了簡敘一直笑,羅拉也是一直笑,我jen的?洗完你不要介意?洗完什麼?

她一直哈哈大笑,我則是繼續看他們所有的來往簡訊(Oops),羅拉是這麼回答他的:我愛的人是安德烈陳宇盛,不是你;P

他回复:)

I was like Awwwww......

我那瞬間被感動了。唉,這種簡訊,唉……

我越是知道他們的甜蜜,越是不能面對我自己。我沉重地將手機還給她,希望自己從裡面抽身,可是不能夠,我已經知道太多,而且我把心情放進去了。

我討厭我自己。

前幾天,羅拉問:“但以理,我要買生日禮物,送給男生。”我就算瞎了都看得出那個所謂男生是誰,我提了幾個意見,都被駁回,那時我不了了之。我究竟不知道送什麼禮物給男生好,我是很少送禮的,我只是負責收禮。

前天,她急了:“我還是沒買到禮物,我要幫他辦驚喜慶生派對,怎麼辦?”

我看了她很久,她滿腦子都是安德烈,裡面有些許因素是我造成的,我說了安德烈許多好話。我問:“手錶?”,“他有勞力士了。”,“錢包?”,“他有LV了。”,“小包包? ”,“他有真皮的包包”,“鞋子? ”,“我不知道他的尺寸”,“衣服?”,“我不知道他的尺寸”,“帽子? ”,“安德烈從不戴帽子!”,“太陽眼鏡? ”,“他有burberry的了。” 他竟然是這樣不缺乏的男人,可是卻臣服在一個交往幾個月卻不知道對方鞋子號、身高體重的傻女人!他竟然得到她這樣的對待!我突然間對羅拉有種憤怒,人家掏心掏肺般的愛戀著你,你卻東不懂西不懂,你配得上這樣的深情嗎,傻
女!

於是我有點賭氣地說:“買一條緞帶,綁在自己身上就好了。” 羅拉大笑:“你很廢耶!” 我真想回應她,不不不,你才是廢物,而且那是哪門子語法!

後來我說了:“買項鍊吧,或者買唱片。”她同意了,拉我去看項鍊,卻又不滿意,我說:“你沒有時間想了,明晚就要給他了。”後來就跑去買唱片。我問出他聽歌的習慣,跟我十分相近,可是羅拉東挑西選就是找不出來。我後來怒了,一件小事情就能看出一個人的脾性和對待事情的態度,她肯本不懂得如何珍惜對方,可是又得到對方無私的愛,這是什麼樣世界!

“那麼禮物我選,你照我的話去做。”羅拉傻傻點頭,我選了一個六片裝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情歌專輯,一片十五首,六片九十首,九十這個字的每個英文字母都和他的英文名相符,他名字裡都有,而且我看著目錄,記下了一些音樂,後來去買生日卡片,卡片也是我選。那是一張卡片,寫著www.whoilove.com,打開裡面,有個小熊做一個聳肩動作,說道:“對不起,此網頁關閉,因為我已知道到我愛的人。 ”我看了十分喜歡,就選下了;而羅拉,她手上拿的是一張乾燥花白色卡片,裡面寫祝你生日快樂,她說她本來要買那個。

我一陣憤怒,她不懂,她什麼都不懂!

後來買包裝紙,羅拉選了一張粉紅色愛心圖案(我的媽呀),我火眼金睛摸到一張,上面寫著字:any age is good age、給特別的人,看起來就比較有心思,我買了下來,當場包裝起來,羅拉竟然說叫員工包裝,我真想推她一把然後大罵你到底懂不懂!

那是一個立體心型包裝,是用皺褶的夾層將褶出來的心型封住,只要伸手一拉,心就會從中打開,然後裡面就是禮物。所有人讚嘆,甚至幾個人圍在那裡看我做,羅拉也說很漂亮。漂亮?漂亮什麼,你到底懂不懂,笨蛋!

“你有沒有帶口紅?”,“有”,“塗上去,越厚重越好”,“啊,為什麼?”,“羅拉,做! ”羅拉嚇一跳,“塗就是了,你幹嗎好像生氣?是不是選禮物打擾你時間了? ”我打自心底悲哀,你這個人,真的什麼都不懂。

“從這裡親下去。”,“啊?!”,“快店!”羅拉只好照做,在生日卡上留下唇印,然後我把生日卡套在心型底下卡住。那件禮品店的女員工說:“啊啊,我知道,這叫sealed with a kiss。 ” 羅拉看著她,“什麼? ”

連她都懂了,小姐,你怎麼不懂?你這個人有沒有情調?

我突然有點想跟她斷交,沒想到在這種小事上居然看出這個女人一點心思都沒有,我不想跟笨蛋做朋友。

“我會將卡片上的句子寫給你,你抄下去,之後要寫什麼隨便你。” 羅拉點頭,我們就這樣回家。

後來,羅拉問,“哪裡吃燭光晚餐最好?”,“馬可波羅西餐廳。怎麼了,不是要生日派對嗎? ”羅拉說道:“對呀,我和他先吃了,後來才去派對。 ” 我嘖了一聲,虧你念公共關係的,怎麼會這麼不懂安排節目?當然是先多人的派對後來大家慢慢離開,就剩下兩個人吃燭光晚餐,那時有熱鬧派對之後的餘溫才能溫存,還有驚喜的感動沉澱,才有滾滾湧至的浪漫和情愛,也有話題說剛才誰誰誰怎樣怎樣,然後笑起來,這樣才有話題嘛;先吃飯,你幹嗎?!

她竟然回答我:“不會呀,沒有那些事,我們也是一直都有話題。” 我啪的一聲火力全開,這個女人……毫不掩飾她的幸福,討厭死了!於是我臭著臉說:“那對不起了,小弟我不知道你們這樣幸福,歹勢,我沒試過。 ”全部人在那裡笑。

氣死我了。

派對開始了,安德烈一直認為我們只是來唱歌喝酒,不知道後面的驚喜,羅拉選了很多歌,第一首是M2M的漂亮男孩,當然唱給他聽的,第二首是中文歌,是伍佰的你是我的花朵,炒熱了氣氛。我看著他們,安德烈手放在她肩上,放在她臀上,下巴扣在她的肩膀上聽她唱歌,我搖了搖頭,這些人真的不懂。於是我過去,點了一首張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嗎。
他們以為我想唱,就把麥克風遞給我,我瞪著羅拉,我要唱也不是在這裡唱,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抄起筆,在手心寫愛人=Adrian,羅拉看了只是笑,還以為我在作弄她,就打了我一下。後來常到那句的時候,她唱我可以抱你嗎愛人,旁邊有朋友興奮地大嚷:“玩諧音噢!”

你看,別人都知道,就是她不知道。因為那句話唱起來很像我可以抱你嗎安德烈,她卻不懂,她不懂!!!!!

我好想殺了她。

後來麥克風遞到安德烈手上,他選了一首air supply的out of love,是唱給她聽的,可是又唱不上,不知道誰將麥克風遞給我,安德烈拉著我一起唱,唱完之後全場鼓掌,安德烈開心地鞠躬,有人卻說:“我不知道羅拉這個同事這麼會唱歌耶,高音都上去了,還那麼輕鬆。 ” 安德烈一直笑,伸手勾我肩膀,我看著他的手,唉。

後來十二點了,羅拉和她朋友出去,我就知道驚喜要來了,安德烈抽煙,羅拉一走他就變得沉默孤獨,唉,他的心完全隨她去了,為什麼懂得欣賞的人得不到真愛,不懂的人卻能得到?世界是這麼的不公平。

後來,所有歌都被切了(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知道切歌這件事),直接播放一首生日快樂歌,安德烈一愣,看著我,我笑著說:“驚喜。”大家唱生日快樂歌,羅拉推著蛋糕進來,安德烈整個人傻在那裡,一直看著蛋糕,什麼反應都沒有;你看,就這麼一個破蛋糕,他會感動成這樣,這麼的不公平。

羅拉終於把禮物給他,我想看的就是這一幕。羅拉把禮物放在他腳上,一副把它當廉價物一樣,她真的是不懂;什麼都有的男人,收的禮物當然不是看價錢,她覺得這份禮物寒酸,我……唉。

“哇,這麼好看!”安德烈看到心型,“我都捨不得開了!”他看著羅拉,“你褶的? ”羅拉伸手去推他鼻子,說:“不然還有誰? ”

啊。

也是啦,我承認我的確是有點私心,可是她總不能說嘛,我也明白。

“哇,英文唱片!我最近的壞了,一直在找!”

你看。

“哇,有you raise me up,我好喜歡!”

你看。

“每一首歌后面都有一個愛情故事,那你的呢?哇,我好喜歡這個標題。”

你看。

“我沒想到你會買唱片,好別出心裁,我們真的心有靈犀!”

你看。

我只是坐在那裡,喝我的螺絲起子。

漸漸人走了,剩下我和查爾斯,還有他們兩個。我聽到他問:“他們兩個知道嗎? ”羅拉說:“都知道,可是他們比較開明……”我聽了只是嘆一口氣,查爾斯還在唱歌,安德烈吻了她手背、她肩膀、她的臉頰……她的唇。

我一口氣喝完螺絲起子,閉上眼睛,眼不見為淨。

後來清晨兩點半我們才離開,坐進車子內(我沒駕車),他說:“我真的好喜歡這個禮物,好實際,而且這架豐田凱美瑞一次能放六張唱片,那我就全部放你的歌,天天都聽你想你。 ”

你看。

這時,他打開生日卡(剛才房間昏暗),念道:“1-3,1-7,2-1,2-2,2-6,3-3,4-7,5-12,6-9?這是什麼? ”

“這是我要你聽的歌,照這個順序下去,前面是唱片,後面是曲目。”

“哇,連這招都被你想到了,我心跳的好快,你摸摸看。” 他拉著她的手去摸他的心窩,“我跳的每一下,裡面都有你。”

你看。

you raise me up, stand by me,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unbreak my heart, have i told you lately,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kiss me tonight, 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 wont go home without you.

我記得非常清楚,廢話,這一切是我做的。

安德烈笑她:“沒有我你就不想回家?真的?哈哈哈。” 羅拉說道:“你想的美咧,其實這些編排是——”

我整個人一凜。

幸虧羅拉馬上停住,安德烈沒察覺,還在問:“這些編排是什麼?”

“是我想了一整個晚上才想出來的。”

噢是嗎,我想了一分鐘,你想一個晚上?啐。

“哎喲,我好感動,你整晚沒睡,我好心疼,來親一下。”

你看。

查爾斯知道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做的,所以他一直看我,我只是看著窗外,心裡面悶悶的,不知道為什麼。

我不小心(?)脫口:“那唱片是選對了。”

安德烈點頭:“當然選對了,我真的真的很喜歡。”

我當下很自私地在想,羅拉,你能不能說這個唱片是我和但以理一起選的,這樣就好。

突然又覺得自己這樣很幼稚。

羅拉笑道:“我告訴你,但以理愛上你了。”

安德烈張口:“啊?!”

“他非常了解你,然後說你很多好話,不然誰會想理你?”

查爾斯看了我一眼,我?安德烈?拜託,就算我真的要找一個,一百年也不會輪到一個會抽煙的人。

送查爾斯回家時,羅拉電話響起,安德烈按著駕駛盤上的按鈕,音量就降低了。

“喂?我現在要回去了,我?我和但以理在一起啊。不相信什麼,你很煩耶,要不要我叫他聽電話證明?”

安德烈在一邊打手勢,叫我們噤聲。

我知道是誰,我一直都知道。

後來掛斷了,安德烈才說:“因為我們今晚是說你負責開車帶我們去喝酒。” 羅拉說道:“不然我男朋友會懷疑東懷疑西。”

我心裡面只有無止盡的悲哀。

查爾斯回家了。

我在想,我可不可以有一天不要那麼懂事,不要那麼好人,不要那麼幫忙?

“我知道,放心吧。”

“對你我很放心,但以理,羅拉一直說你靠得住。”

意思是指,你也是我們偷情的共犯,你選擇隱瞞我們,背叛了蔡。

“謝謝。” 還能說什麼呢?要說深一點又沒意義,我說了她還不懂呢。

或者他們早知道,所以更加珍惜這一段小小插曲時間?

我不知道。

我只想好好睡一覺,然後開始疏遠他們。

我贊同同時和許多人談情,那些究竟是玩著,可是你們兩個根本不是玩,不是flirt,這我就不贊同了。

不過又關我什麼事呢?

當然關,東西是我選的,而且正中紅心,他很喜歡,而他以為是她送的。

不覺得像某人和某人交往,然後找另一個人幫他們寫情書一樣嗎?意思是安德烈談戀愛的外在是羅拉,他所愛的靈魂卻是我。

真可笑。

久而久之,會曝光啦,一個人的內在無論如何是隱瞞不住的。

還有五月時,你是要和蔡離開,還是留下來跟安德烈?

唉唉,感情真是一件很複雜的事呢。

Don't play with fire, you two.






ps: 只是你的叫喚,還沒有到森田成一叫露其亞那麼的深刻動人。

9 Comments


雖然懂, 但是又不懂...
就算懂, 也不想贊成...
可以這麼複雜? 這麼不堪一擊嗎?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一顆真心可以給分給不同人? 要就收回給另一人, 要就留給原本那一人, 但是同時兩人?...

(>_<)有種不知所措想大吼的衝動...Daniel..耳朵摀住...


總覺得那個安德烈對牛彈琴,可是你同事又能夠擁有~

話說有那麼多人在那邊,他們也抱太緊了吧= =

男人果然是下半身動物,ㄆㄨㄟˋ


-Tiffany


“她根本不懂得如何珍惜對方,可是又得到對方無私的愛,這是什麼樣世界!”
“為什麼懂得欣賞的人得不到真愛,不懂的人卻能得到?世界是這麼的不公平。“
这若干句真说着我心坎儿底了,同我想起几段遭遇。不懂珍惜对方的人,特令人痛恨。都掏心掏肺对他了,日也想夜也想的,怎么他就这样不懂珍惜,后来才说是爱别人。搞半天爱上的还是一个不懂欣赏,没什么水平没知识没品味的。想想过往还挺悲惨的,有时现在还觉得鼻头酸。老觉自己是哪儿错了这是。

不过我认为连flirt都不该行,如此好容易造成好感上的误会,让人以为对方是真心的,却不是真心,这好让人伤心好一阵子。若不是真心,就同人flirt,都打得火热了才说是爱另一个人,什么玩玩而已之类的,这样便重重伤害了真心付出者。一旦认清只是被调了情也觉得特难过,要花上一段时日调适,调得过的就罢了,调不过的有时还莫名想起掉泪。
“我们只是玩玩而已。”
“玩玩而已?”
总觉得flirt是新社会的玩意,我本来也不甚懂的,人在他乡,才懂了一些世故。在祖国,甚至整个东方世界,大概一般人都挺难接受的。总之随意flirt就是不好。


@婷儿:不必摀住,我陪你一起喊,唉,有點感慨~

@鐵女:我就是在找對牛彈琴這個字!噢〜超愛你的啦!怎麼,抱很緊吃醋的XD?

我也想被那樣抱著,可是又不會做這麼熱烈的事情,唉,有時候會羨慕,雖然心裡還是很有罪惡感(唉)

p/s:男人沒有下半身思考,你會活在這個世界上嗎!想打架啊!


@藏鏡人:看來你不明白flirt的定義,請明白了flirt再說吧


就怕一方认为只是flirt﹐而另一方误以为是真心。认知落差大了﹐就伤了心了。

特恐怖的是,明明有伴儿了,还与人flirt做甚呢﹖还有些明明踩两条船的,还去批斗踩两条船的人,是何居心﹖社会上还有些人,一样不懂真心的,还去说别人不懂真心,又是怎了﹖

真是越想越混乱了我。


@藏鏡人:那只能怪當真心的那個人眼睛不亮了。 Flirt和真心相處有完全不一樣的方式,不過那也沒關係,終究一個人總不能為了另一個人的傷心負責。

那天天為非洲饑民痛哭流涕過日子就好了。

看來還是不懂flirt的意思,有了伴的人還是能與別人flirt。有的人結婚了還MBA呢。


终究没法接受。flrt, MBA, 一是感情交流﹐一是追求学位﹐总不能相提并论。真情深意欢迎﹐虚情假意就免了。

这下子全怪我了。节骨眼全在我当时可是浑然不知他有伴儿了﹐要真知道他有伴儿﹐我早守本分去了﹐还瞎搅和不成。明明是我发现他有伴儿了﹐却反过来搞得我像个第三者﹐背负莫须有的罪名﹐罪全往我身上怪﹐哀痛坏了。面对他伴儿噗浪上的無禮谩骂也只得默默承受﹐我分明无辜至极可不是。要叫声“我不是坏人”真能摆脱嫌隙﹐我早叫了﹐还忍受至今不成。

好了﹐点点头﹐是我罩子没亮。只是近些日子又按捺不住﹐想起那个人﹐老有个冲动。单是看车窗外也能发思往幽情。人不是机器﹐三五年的情分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可对方早说了今后井水不犯河水﹐电邮电话都换了﹐想找也不知怎么找了。

愤恨不敢说没有﹐面对那若有似无的承诺(或说是生日礼物﹖)而怨恨对方不负责任也是当然﹐不过人家到头来说出的话没放在心上﹐我们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一切苦往肚里吞。是自己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不过就是调调情还信以为真﹐我能说什么﹖活在雾里的人﹐几句话就醉心地团团转。今个儿除了看着人家好﹐也不能说什么。总之人家有伴儿了﹐咱们总也不好意思打扰。想当初早说过的﹐侬甜﹐我就甜。

有个朋友老问我﹕“你都不会难过吗﹖”我当然心伤﹐无缘无故断了联系﹐怎不心伤﹖日夜思念﹐可又如何﹖这份情对方已一刀两断。我﹐施者有情﹐他﹐受者无意﹐破镜难圆。还能不能是朋友﹖也不是我能做主。寄了信,他会回吗?不知道。不敢奢望能否再联络。以往吵架,总归沟通沟通就过了﹐这回不知怎的﹐挽不回了。对方没放在眼里的过往情分﹐我却刻骨铭心。其实没了我﹐人家也是过得好好的﹐还是要看清“我一点儿都不重要”这事实。纵然没了他﹐已没法再接受别人﹐不过大不了就是一生寂老。对不住﹐话多了。农历年快到了﹐虽无礼物﹐情意却不减﹐祝他与现在的伴儿情投意合﹐别再遇到像我这样缠人又不懂什么只是flirt的鬼子﹐祝他有个好年。

世风日下﹐不是我们小人所能承受。还是要告诉自个儿﹐莫忘初衷﹐说一声恭喜也就云淡风轻了。


MBA 是Married But Available,誰扯到博士文憑去?

Flirt和真正相愛是兩件不同的事,flirt的時候,他們可以說我很喜歡你、很想你、沒有你無法睡著,可是他們決不會說我愛你,可是真正相愛的時候,這我愛你是必定的,只怕對方還不知道咧XD

雖然不知道朋友你的故事,可是看來的確要怪你。看來你朋友知道你的感情事情,這就是說你告訴了他很多事,感情是非常隱秘的,私人的;談戀愛、愛上一個人,只要還沒結婚白紙黑字都不能公諸於世,還說給人聽咧!那自然是你的不對了。

沒關係,有了經驗就能遇到更好的,不是故意酸你,可是沒有一個人會等另一個人一輩子啦。

楊過也只等了小龍女十六年,所以,沒什麼啦。


MBA原来是这意思﹐对不住﹐误会了。

总归当时不知对方只想flirt﹐还老逼问人家到底是否真心喜欢我。不过也不能全怪我﹐对方当初真该再更坚定一点﹐让我知道他只想flirt﹐不想进一步。更不需要告诉我“如果我要找一个……你是第一个……”。甚至应该直接让我知道他已有伴儿了。如此我便不会这样缠人﹐也才不会在认清事实没有自己想像那么美好后,一蹶不振。有太多“误以为”﹐才让我深陷其中。民情不同﹐flirt让人无法接受。还以为对方真的喜欢过我﹐结果只被当作是“玩”﹐现在想起感到特空虚﹐夜深人静还是一个人在床上想啊想的。双方认知落差﹐造成分开。当一切事实全然证明过往只是flirt﹐那种梦幻感一夕之间烟消云散。只是感叹﹐感叹我的真感情﹐全让对方往地上踩了。

其实不算告诉朋友我的感情事。我只说过﹕“我同我喜欢的人失去联络了﹐我很难过。”没有任何细节。有天他伴儿突然告诉他﹕“我们不要再连络了。”大概是遇到类似事件之故﹐后来他老问我﹕“遇到这种事﹐你都不会难过吗﹖突然就不联络﹐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对于绝交﹐他一直很难过﹐在阴霾里出不来。总之﹐他不算知道我的感情事。

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几星期前在街头被人搭讪﹐还是个桃花眼帅哥﹐几句“买新鞋子过年要穿﹖有没有说过你长得很像日本人﹖”就聊开了﹐此后电话一天一通﹐老同我说“你长这么好看﹐没谈过恋爱太浪费了。”只是那都没有与喜欢的人聊天感觉温暖。对于过往喜欢的人那种重视﹐不是新的旁人所能取代。曾经沧海难为水﹐遇过最好的人﹐对别人就难以看上眼了﹐已经没有更好的。

世事难料,我当作有什么的﹐喜欢的人当作没什么。旧情没来由地失去﹐伤心难过镂心刻骨。新缘没来由地得到﹐却不想要特别珍惜。我想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对方倒是有好人选了。老没什么事能尽如人意。

没有一个人会等另一个人一辈子﹖走着瞧!

不知版主那儿天气如何﹖三餐再忙都要吃﹐冷了多穿衣服﹐累了就睡﹐记得吃饱穿暖睡好。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