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1, 2009

我真想掐死那個牙醫

因著外在(我媽)內在(我弟)壓力,我打消了分享家母和我爹的浪漫愛情史和那張羅曼得令我心悸之照片的由來。

有否聽過痛分成12級?生產乃最高即12級,牙痛第10,即旗鼓相當,不相伯仲,而自正月第二個星期開始,我就開始牙痛,牙痛并不真那麼痛,而是那股令人不能忍受不住滋擾的痛楚,有一下沒一下,晝夜不住刺激你的痛覺;再輕微的痛過了24小時,那就真名副其實的痛了。

我告訴了所有人牙痛,大家不約而同用四歲小孩失去了米奇老鼠氣球(還是有陰影)的可憐同情眼光望著我,家齊叫我張開嘴替我檢查,徒勞無功。我不住吃止痛藥來壓抑痛楚,治了標,卻始終不是辦法,於是昨天我就去找牙醫。

這是一個小鎮,小鎮。牙醫少得可憐,我不住打探之下才摸索到個大概,心中一陣尷尬,難不成全天下只有我但以理需要牙醫?

我快步走向牙醫診所,毒辣的陽光似貓爪一樣曬得我皮膚麻癢,上了三樓,我倒抽了一口氣。

玻璃門後一片漆黑,門上貼著奪目的粉紅色A4紙張,上面是Times New Roman字體,24號,大紅色:Gong Xi Fa Chai,我們將會在(明天)開張。

看到最後一句: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t caused,我恨得咬牙切齒,結果咬到痛處,痛得我……差點見祖宗去了(完全咎由自取)

我下樓,隨便拉住一個路人,“先生,除了這間,還有牙醫嗎?”他好奇地看著我,用手指著對面街,林林總總的店面招牌豎立著一個小小的橫型招牌:毛氏牙科診療中心。

我幾乎跪拜那個路人,馬上沖到對面,看見小小的階梯牆邊掛著毛式診療所,我興奮地衝上二樓。

(回想還是滿腦子怒火),我一上樓,門後也是一片漆黑,旁邊有個小小招牌:週一至五0800-1200,1430-1800,我看著手錶,顯示著 1311,我從來沒如此憎恨這幾個數字,那是一種無謂的尷尬,等也不是,不等又白費心機,我深深嘆了一口氣,想了想,決定回去。

回去的路上,我又問了幾個路人,有個年輕人笑著回答我:“這裡不是吉隆坡、紐約、倫敦,要那麼多醫生幹什麼?”要不是與他熟稔,我已經送他一招龜派氣功! (最近為了寫論文重看龍珠)

我回去工作,牙齒痛得不能專心,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半個小時後,我正在忙著點算支票,突然聽到前面傳來招呼聲:“哈咯,但以理。”聽到這個聲音我迅速抬頭,眼睛亮出兩道凌厲神色。沒錯,我的確沒有認錯這把聲音,儘管它只有兩個字那麼短的招呼。

“毛醫生。”我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