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15, 2011

18- 鈴木瞳:'' オハイオ州私の良さはイム妊娠...''

Image
很多事情當下晴天霹靂,回想起來仍然覺得不可思議。


面對挫敗傷痛的過往,若是給予選擇,是選擇記住還是選擇遺忘?


E18- "Dan, i'm pregnant."


兩兄弟都是大笨蛋

我不知道這件事是好是壞,心情喜怒半半,知道了之後有一陣子說不出話來,感慨了。

是這樣的。

收到弟的簡訊,字句不會再更簡單。

“我得到獎學金。”

要不是他名字出現在那裡,我會還以為是不是某人發送錯給我了?在我腦海裡面,完全沒有絲毫他提過要申請獎學金的記憶。於是我馬上回簡訊問他。

“為什麼申請獎學金?”

這簡訊幾乎半個小時才回來:“我不知道你會問出這麼沒智商的問題。”

怕又是半個小時才得到答案,等待是我最不喜歡的事,於是打電話。

“你什麼時候申請?”

“不記得。”

“公?私?”

“校友會基金。”

“你不夠花費嗎?”

“你會嫌錢多嗎?”

“豐沃嗎?”

“一學期四千。”

“多久?”

“到畢業。”

“快兩萬。”

“我是想說,或多或少可以減輕你的負擔。”

“嗯……”

“雖然不是很大一筆數目,申請的人也多,不過總好過沒有。”

“當然。有沒有條件?”

“當然,誰會免費給你錢?不過起碼這是不需要還的獎學金。”

“條件如?”

“每一次的成績都要交給他們查閱,總分4.0內不能低於3.0不然就取消資格。”

“有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

我想了想,究竟是自己弟弟,不由心軟:“也是啦,這樣會有壓力。”

“……”

“幹嗎沉默?”

“終於證實這句話了。”

“什麼話?”

“談戀愛會讓人變傻子。”

“……”

“滿分4.0,不能低於3.0,但以理先生,這種條件你摸著良心說,你敢接受?!”

“我沒讀過你的科,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讀書的料……”

“閉嘴!總之,我跟他們討價還價。”

“獎學金能討價還價?!”

“其實一開始,他們只給2000,終究是外地學生嘛。條件一樣是不能低於3.0……”

“所以……”

“所以我要求提高到3.7,兩千變四千。”

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到這句話,突然一陣鼻酸,接著又生氣,又感慨,又有一點難過,又失落,又想罵人,又寂寞,又有點不知所措,又……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3.7,意思是若每一科滿分一百,你不能少過93分。”

“差不多。”

“……你想好了?”

“我的獎學金已經被批准了,你在問什麼廢話?”

“接下來的三四年都是3.7,你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

“讀書很難嗎?你我曾為了讀書大傷元氣過嗎?”

“我有,大把大把的大傷元氣!我是普通人!”

“你傷元氣的唯一原因就是總跟一些莫名奇妙的人搞不三不四的關係。”

“你完全沒有資格說這句話。”

“我才沒像你那樣書不要好好讀一直在那裡勾三搭四。”

“你也完全沒有資格說這句話。”

“噢是嗎,你中學年終考分比我低。”

“比你高。”

“比我低。”

“絕對比…

嘴巴破

地點:辦公室

演員:但以理、羅拉、查爾斯、菊姐、莎姐、光姐

日期:五月九日

時間:午休時間

道具:他們的嘴巴,我的白板和一支筆(我幹嗎要跟他們瘋啊……)


(第一幕)

“來,你不能說話,用白板和筆回答好了。”

“你嘴巴怎麼破成這樣?”

“我也不曉得。”

“去一趟台灣搞成這個地步,是被誰咬嗎。”

“是被咬了。”

“哎呀,終於肯承認談戀愛了!難怪天氣那麼熱!”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都沒喝水嗎?”

“有,只是可能太少了……”

“好嚴重,張開嘴巴讓我看看。”

“啊~”

“一二三四五六,天,你連舌頭上都有兩處!”

“喉嚨裡面還有四處。”

“我的天!看醫生了沒?”

“嗯,原本只有兩處在唇上,現在擴散到喉嚨裡面去了。”

“台灣氣候有這麼熱嗎?”

“哎唷,菊姐,不是台灣天氣熱,是他跟他老婆熱得要死~”

“哎呀,你看我,都忘記了,哈哈哈哈哈。”

“熱到咬破嘴唇,太激烈了吧!”

“現在的年輕人更激烈,可能徹夜……”

“你們也太離譜了。”

“你看,你看,哎呀!我還以為是擦傷,應該是草莓吧!”

“哪裡,哪裡,我要看!”

“在他脖子那裡,哎唷!但以理,我真的是看走眼,沒想到你看起來憨呆——”

“嘿!”

“羅拉你那是什麼表情?”

“他絕不憨呆,讓我來告訴你們學長的事情好了……”

“原來你知道內幕,快說快說!”

“很久以前在念大學的時候,但以理他……”

“羅拉和一個名泰勒的年輕人……”

“但以理!”

“鄧小姐,你敢說我也敢說。”

“我還沒說到名字!”

“你可以說呀。”

“你——我不說了。”

“不行啦,羅拉你都開口了!你怎麼會被一個嘴巴破掉的人抓住把柄?!”

“我……哎呀!我不管了!”

羅拉退。


(第二幕)

“一定去很多地方吧。”

“不是很多。”

“自己一個人?”

“你們的表情很假。”

“好啦,我知道,是跟C吧。”

“不是。”

“噢,是林什麼什麼的?”

“你確定我們活在同樣的時間點上嗎?”

“那麼還有誰?”

“你吃了人家送的巧克力!三次!”

“那個是……W。”

“這還差不多,吃了人家這麼多東西還會猜錯。”

“你能怪我們嗎?誰叫你左擁右抱,天天換一個?”

“你才天天換一個!”

“過去的事都別說了,你看,提到這個人但以理表情會變溫柔。”

“咦真的……但以理,我沒想到你原來這麼純情。”

“我給你的印像是很濫情嗎?”

“是很……呃……交友廣闊。”

“你不能怪我們這麼想:一下巧克力,一下卡片,一下情書,一下玩具……”

“你們是在偷窺我還是怎樣!”

“是你自己藏不住秘密。”

“我可沒有大聲叫你們來看!”

“你也沒有否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