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兄弟都是大笨蛋

我不知道這件事是好是壞,心情喜怒半半,知道了之後有一陣子說不出話來,感慨了。

是這樣的。

收到弟的簡訊,字句不會再更簡單。

“我得到獎學金。”

要不是他名字出現在那裡,我會還以為是不是某人發送錯給我了?在我腦海裡面,完全沒有絲毫他提過要申請獎學金的記憶。於是我馬上回簡訊問他。

“為什麼申請獎學金?”

這簡訊幾乎半個小時才回來:“我不知道你會問出這麼沒智商的問題。”

怕又是半個小時才得到答案,等待是我最不喜歡的事,於是打電話。

“你什麼時候申請?”

“不記得。”

“公?私?”

“校友會基金。”

“你不夠
花費嗎?”

“你會嫌錢多嗎?”

“豐沃嗎?”

“一學期四千。”

“多久?”

“到畢業。”

“快兩萬。”

“我是想說,或多或少可以減輕你的負擔。”

“嗯……”

“雖然不是很大一筆數目,申請的人也多,不過總好過沒有。”

“當然。有沒有條件?”

“當然,誰會免費給你錢?不過起碼這是不需要還的獎學金。”

“條件如?”

“每一次的成績都要交給他們查閱,總分4.0內不能低於3.0不然就取消資格。”

“有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

我想了想,究竟是自己弟弟,不由心軟:“也是啦,這樣會有壓力。”

“……”

“幹嗎沉默?”

“終於證實這句話了。”

“什麼話?”

“談戀愛會讓人變傻子。”

“……”

“滿分4.0,不能低於3.0,但以理先生,這種條件你摸著良心說,你敢接受?!”

“我沒讀過你的科,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讀書的料……”

“閉嘴!總之,我跟他們討價還價。”

“獎學金能討價還價?!”

“其實一開始,他們只給2000,終究是外地學生嘛。條件一樣是不能低於3.0……”

“所以……”

“所以我要求提高到3.7,兩千變四千。”

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到這句話,突然一陣鼻酸,接著又生氣,又感慨,又有一點難過,又失落,又想罵人,又寂寞,又有點不知所措,又……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3.7,意思是若每一科滿分一百,你不能少過93分。”

“差不多。”

“……你想好了?”

“我的獎學金已經被批准了,你在問什麼廢話?”

“接下來的三四年都是3.7,你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

“讀書很難嗎?你我曾為了讀書大傷元氣過嗎?”

“我有,大把大把的大傷元氣!我是普通人!”

“你傷元氣的唯一原因就是總跟一些莫名奇妙的人搞不三不四的關係。”

“你完全沒有資格說這句話。”

“我才沒像你那樣書不要好好讀一直在那裡勾三搭四。”

“你也完全沒有資格說這句話。”

“噢是嗎,你中學年終考分比我低。”

“比你高。”

“比我低。”

“絕對比你高。”

“絕對比我低,你才170公分。”

“我不是講身高!你這個混蛋!”

“虧你還敢說得那麼大聲,真不想在脫氧核糖核酸上跟你有交際。”

“你是想打架還是怎樣?”

“讓你讀到大學畢業,最後還是動不動拳腳掛嘴上,紳士嗎你?”

“你餐桌禮儀不及格!你跟我提紳士!”

“那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你腦袋就不能裝點有建設性的事情嗎?”

“你為什麼就是句句跟我過不去,我是你兄長!”

“但以理先生,我基本上很想否認這一點。”

“我告訴娘!”

“請說一些符合你現在年紀的句子,別這麼幼稚。好歹也是銀家的長子,你的一舉一動會影響別人對我們家族聲譽的看法,行為舉止請成熟一點不要讓人留下話柄。”

“我沒有在外殺人放火姦淫擄掠,謝謝。”

“我是指你和別人的關係上。”

“我身邊沒有毒販還是人犯,謝謝。”

“我是指你的私生活,你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們家甚麼沒有,腦袋起碼是有的。”

我很驚訝的發現目前沒有人對這句話有什麼歧見。

“尤其是W這個人。”

“嗄?”

“我知道你這次旅​​行做了什麼。”

“我做了什麼?”

“但以理先生,你的相機在我這裡,你的記憶卡在我這裡,你真的認為cut and paste就能消除所有東西嗎?”

“你指什麼?”

“你要我放到相關網站將擴音器開到一百度才肯承認你做了什麼嗎?”

瞬間,我醒了。

“你聽我說。”

“不,你聽我說。這種事情我也明白,我也可以當作沒有看到(真的?),反正我也沒繼續;長相上來說W不會差到哪裡去,有一個固定伴侶好過天天三四瓶白蘭地,自己一個人跑去玩我也不能阻止你玩了什麼。”

“你到現在還在氣我不帶你去嗎。”

“對於你的自私和小氣,我很小就習慣了。”

“那你還掛在嘴上。”

“我也不想,這是我口說我心。”

“那你對W的看法是……”

“我的看法很重要嗎?”

“你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問清楚。”

“你是有意見還是沒意見?”

“我沒有反對。”

“也不代表你同意,你是這個意思。”

“為什麼做這個選擇?”

“我從不做選擇。”

“那為什麼答應?”

“對方並沒有告白,遑論我答應不答應。”

“這就是我最討厭你的原因。”

“彼此彼此。”

“喜歡一個人我會說得很清楚,敵人我也會說清楚。”

“為什麼要說清楚,中國人有句話:水至清則——”

“不要在我面前提到混賬的中文!”

“為什麼在這方面又這麼像?”

“我不想浪費我的假期跟你廢話,總之我批准你跟W。”

“嗄?!”

“同樣的,我有條件。”(果然是兄弟啊)

“什麼?”

“基金會的人找你面試的時候請不要說出你的來歷,雖然我想他們已經知道你是誰。”

“為什麼他們會面試我?不是家長?”

“因為我還沒告訴他們,而且這種事情,你跟我解決就好。”

“我們兩個——”

“暫停,是你和我,不是我們。兩個人不代表我們。”

“你……!算了,你要什麼時候告訴爸媽?”

“現在不能說。”

“為什麼?”

“因為說了就不靈了,你到底腦袋裝什麼?你忘記你自己的818事件嗎?萬一說太多錢不到我手上,我—會—戳—你—眼,字面上意思。”

“讓你出去讀書仍然把拳腳掛在嘴上,書白讀了你。”

“我沒興趣回應無謂的句子(
我是跟你學的!),還有,我可能會在星期六打工。”

“我反對。”

“聽清楚,這不是問題,這是陳述句。好,聽夠你那討厭的聲音了,就到這裡。”

And the line went dead.

整件故事就是……我弟背著所有人獨自申請獎學金而且還跟人討價還價獎金部分最後才告訴我原因是想或多或少減輕我負擔。

我真不知道心中感覺是什麼,於是找人說。

W說:“弟弟長大了。”

C說:“兩兄弟都是獎學金獵人嗎?”

可是他絲毫不透露訊息。大家都申請過獎學金,中間的過程繁複瑣碎,連我都覺得累贅吃力何況是他,然而他卻獨自一人撐下一直到批准下來了才告訴我。

我突然有種“難道我不能跟你分擔”的感受,又“這事不大不小你卻不跟我商量”,又“為什麼你要獨自承擔”,又“你不跟我說你跟誰說呢”,又“你成功了就告訴我,不成功了你就不說了嗎?”,又……

深深覺得似乎不被當家人看,不被看重,可是轉念想想,若是自己來,我應該也會做同樣的事情,不想別人耽心,不想他們看了失敗後一無所有的結果,純粹分享成功

不過……人嘛,都有雙重標準:你有困難要告訴我我有困難自己來,你心情不好要告訴我我心情不好自己熬,你想哭到我懷裡哭我想哭就躲在被窩裡哭,你需要幫忙我義不容辭我需要幫忙則不透露。

為什麼需要把困難告訴別人呢,說了又不能解決問題,反而要拖累人跟你一起擔心受怕。

不過自己遇到這樣的對待時,卻心生不滿不吐不快:怎麼,你把我當什麼,我們不是自己人嗎,你這樣根本就是不交心嘛!那還維持這段友情/感情/戀情幹什麼? 可惡! ……之類的。

自己家人得到獎學金是一件好事呀,是學業優異的證明和獎勵,可是我卻有點不開心,這次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人呀,真是奇怪的生物。





ps: Point&shoot or DSLR?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人...總是會把好的分享不好的隱藏吧? 對待越是親的人越是這樣吧?
Anonymous said…
“讀書很難嗎?你我曾為了讀書大傷元氣過嗎?”
..... i think i'm hur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Debit and Credit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