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5, 2010

非死不可要見面(1)

我幾乎是要睡了,可是手機響起來。

“但以理說話。”先報上姓名。

對方語氣聽起來很緊張,“你是但以理嗎?我是(叫他李好了)。”

我不認識。 “哪位?”

“我是李,你是但以理吧!”

他一副瀕臨崩潰的口氣讓我整個人都醒來。

“別緊張,慢慢說,我是但以理不錯,你的口音卻陌生,我們自哪裡認識?”

他吸了好大一口氣,情緒平緩了點:“我是李,我們在非死不可上認識,知道嗎?”他還報上全名以茲識別。

我想起來了,馬上坐起來:“李,是我,發生什麼事?”

“你一定要救我,我在機場,記得上次我說要來馬來西亞出差嗎?我本來是直接轉機到沙巴,可是最後一班因豪雨取消了,我困在這裡了!”

睡蟲自那一瞬間全飛走,我問:“機場人員難道沒有為你安排什麼嗎?決不可能丟著你不管啊。”

“他們說要送我去附近的酒店住,可是沒有供應明天交通,我沒有換馬幣!這是同班機的人給我零錢打電話,快沒錢了,但以理!”

我本來想告訴他一些黑色幽默如:“歡迎來馬來西亞”或“朋友你終於知道什麼叫一文錢壓死英雄漢”,可是我怕他接受不了這種刺激,於是說道:“冷靜,鎮定,我馬上就來。車牌1069。”

他沒聲在道謝。

我開門,“某人有難,留此一宿。”

娘聽了反應特大:“誰?什麼名字?男的女的?什麼原因?”

“人,李,男,豪雨消機。”

“哪裡認識的?”
“網路。”

娘幾乎是跳起來:“你要把在網路上認識的人帶回家?”

“算是。”

“你怎麼可以帶人回家?網路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

我本來要關門了,聽到這個就停下腳步,看著娘:“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已經吵過很多次,現在十萬火急,回來再說。”

“你不可以把他們帶回家!航空公司會安排人解難,關你何事?嘿!”

車子已經揚長而去。

我心裡難過,並不能怪她,對她來說,網路是一個十分墮落不堪的地域,還網路交友咧,那個感覺不亞於把靈魂賣給撒但。

親愛的娘,我好歹也廿多歲了,你真認為我這麼沒有辨別能力?就算不相信我,也請相信你的基因不會生出笨兒子好嗎。

唉,難怪有人跟家人疏遠,我也大概明白不是不可能的。

很久沒有在大雨的晚上開車,收音機在播放我心愛的洛史圖溫寫的那首歌:“我的心,我的心啊,如果我再次多逗留一刻,你可否會聆聽我的心…… ”

機場到了。

那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關門的機場,暗暗的,靜靜的,連警衛都沒有,有兩個男人坐在那裡,見到我過來就一齊起立。

一名華裔與一名印裔,華裔自然是李。

“李。”

“但以理!”他…

電腦有病毒

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

是小雪告訴我的,她是打電話到家裡來說:“我找但以理。”

“我是。”

“我是小雪,你電腦中毒了?”

我一愣:“你打電話來告訴我電腦中毒了?”

“你有沒有雅虎聊天室賬號?”

不假思索。 “有,可是千萬年沒用了。”

“那你剛才有沒有查雅虎賬號電郵?”

“因為很久沒去了,所以查一查……你怎麼會知道!”

小雪語氣嚴肅,“果然中毒了。”

“快告訴我!”

“我剛才登入雅虎聊天室時,發現你在上面,而且你先找我,留下一大段話……
I just took a IQ quiz
I got 131 thought I better than that
If you better than me Ill buy you a drink lol
but I think you cant better than me
I take a shower and Ill be all fresh
BRB...wait me”

我呆住,什麼?

“可是……我沒有用呀!我沒有安裝聊天室軟體!”

“傻但以理,但凡你登入雅虎郵箱,你就會直接一併登入聊天室。”

“什麼!可是你怎麼知道我電腦中毒了?”

“這麼多破綻,肯定不是你嘛!你當我XX雪是笨蛋還是傻瓜?”

“不敢!”真的不敢。

“第一,你極度嫌少在聊天室裡面主動找人,何況我知道你不用雅虎。

第二,你絕對不會說you can't better than me,語法錯誤。

第三,那些是美語,不是英文。

第四,我保證你不知道什麼叫BRB(我還真不知道)

第五,你!你IQ 才131的話,怎麼有資格做我好姐妹? ! ”

最後一句那是什麼鬼東西呀!

“我才不要做你好姐妹,我是男的!”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停下所有一切,仔細掃毒,馬上!”

“遵命!”

小雪馬上掛電話,我馬上遵照她意思行。

突然覺得心裡暖洋洋的。

世上原來有人能這麼了解自己,會有一種踏實、溫馨、和簡單的感動。

可能只有簡單幾句話,不過能說出這麼一番話的決不是三五天的經驗累積;這麼仔細、詳盡、精準、了解、肯定,想到這裡我幾乎要重重在她臉頰上親一下。

許多人都口口聲聲說了解某某知道某某,可是在很多很多的事上,事實才會被擺明出來。

呵,電腦中毒了還不知道呢。

不知道怎麼感謝小雪才好。

有空請你吃火鍋,一定要配爆漿起司雞肉香腸!

真應該推薦她去唸偵探系(有這種係嗎?),真知灼見,萬般佩服。

還有,我不用雅虎。

而且自從把筆記型電腦給弟用之後,我就已經不能使用必需要…

愛情是有力量的

話說民國初年,上海百樂門舞廳美麗的女兒被名流紳士們瘋狂追求。可是她誰都看不上,只喜歡舞廳裡一個默默無名的樂手。

當兩人難分難捨時她父親卻把她許配給一個駐美大使。她只好傷心地隨夫赴美。離開前,樂手交給她一塊錢大洋,希望有生之年再相遇時,作為兩個人的信物。

五十年後,她搭機回國,出機場時,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是當年的情人如今已經淪落到替人拉車。

坐上車,她默默掉淚。

就這樣,三輪車直奔百樂門舞廳,一路上兩人沒交談。

到舞廳門口時,她問多少錢?車夫回答:五毛。

她打開珍藏的一塊洋:這個給你。車夫頓一下,收錢回家。

車夫回到家,看到一塊錢,百感交集,發憤振筆,寫下世界名曲……








三輪車跑得快,上面坐個老太太,要五毛給一塊,你說奇怪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