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要見面(1)

我幾乎是要睡了,可是手機響起來。

“但以理說話。”先報上姓名。

對方語氣聽起來很緊張,“你是但以理嗎?我是(叫他李好了)。”

我不認識。 “哪位?”

“我是李,你是但以理吧!”

他一副瀕臨崩潰的口氣讓我整個人都醒來。

“別緊張,慢慢說,我是但以理不錯,你的口音卻陌生,我們自哪裡認識?”

他吸了好大一口氣,情緒平緩了點:“我是李,我們在非死不可上認識,知道嗎?”他還報上全名以茲識別。

我想起來了,馬上坐起來:“李,是我,發生什麼事?”

“你一定要救我,我在機場,記得上次我說要來馬來西亞出差嗎?我本來是直接轉機到沙巴,可是最後一班因豪雨取消了,我困在這裡了!”

睡蟲自那一瞬間全飛走,我問:“機場人員難道沒有為你安排什麼嗎?決不可能丟著你不管啊。”

“他們說要送我去附近的酒店住,可是沒有供應明天交通,我沒有換馬幣!這是同班機的人給我零錢打電話,快沒錢了,但以理!”

我本來想告訴他一些黑色幽默如:“歡迎來馬來西亞”或“朋友你終於知道什麼叫一文錢壓死英雄漢”,可是我怕他接受不了這種刺激,於是說道:“冷靜,鎮定,我馬上就來。車牌1069。”

他沒聲在道謝。

我開門,“某人有難,留此一宿。”

娘聽了反應特大:“誰?什麼名字?男的女的?什麼原因?”

“人,李,男,豪雨消機。”

“哪裡認識的?”
“網路。”

娘幾乎是跳起來:“你要把在網路上認識的人帶回家?”

“算是。”

“你怎麼可以帶人回家?網路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

我本來要關門了,聽到這個就停下腳步,看著娘:“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已經吵過很多次,現在十萬火急,回來再說。”

“你不可以把他們帶回家!航空公司會安排人解難,關你何事?嘿!”

車子已經揚長而去。

我心裡難過,並不能怪她,對她來說,網路是一個十分墮落不堪的地域,還網路交友咧,那個感覺不亞於把靈魂賣給撒但。

親愛的娘,我好歹也廿多歲了,你真認為我這麼沒有辨別能力?就算不相信我,也請相信你的基因不會生出笨兒子好嗎。

唉,難怪有人跟家人疏遠,我也大概明白不是不可能的。

很久沒有在大雨的晚上開車,收音機在播放我心愛的洛史圖溫寫的那首歌:“我的心,我的心啊,如果我再次多逗留一刻,你可否會聆聽我的心…… ”

機場到了。

那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關門的機場,暗暗的,靜靜的,連警衛都沒有,有兩個男人坐在那裡,見到我過來就一齊起立。

一名華裔與一名印裔,華裔自然是李。

“李。”

“但以理!”他穿著深色襯衫,袖子往上拉,頭髮雜亂,上兩顆鈕扣打開,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初次見面,沒想到是這種情況。”

“謝謝你來,真的,謝謝你。”

我示意他住口,轉頭對印裔說:“你是機場負責人?”
“亞航境內監管。”

嗯,主管人物呢,起碼在這一點上令我尊敬。

“為何有此差錯?”

“大雨我們其實還能飛,不過目的地塔台告訴我們那裡雷雨大做,實在不能飛行。”

“那其餘乘客呢?”

“本地的已經回家,其餘的已經送到酒店,可是李先生——”

“我得知貴航空並不替乘客安排翌日前往機場的交通費用,何故?”

印裔彷彿早已料到我會問此問題,從容答道:“取消班機並非本意,而是外來因素而致,我們已經安排隔日新班機,成本自己吞食,但以理先生對吧,請做平等觀。”

我聽了怔一怔,喲,口齒伶俐呢,他那句請做平等觀有刺到我XD

我伸手:“無論如何,你願意留下陪伴已經得我尊敬,謝謝你。”

看到我軟化,他也趕緊下台階:“對於不便之處十分抱歉,有個美好的夜晚。”

“彼此彼此。走吧,李。”

他提著小背囊跟我走。

坐進車內,我遞出毛巾,“擦乾免得著涼。”他道謝接過。

“出師不利?”我邊駕車邊問。

“對呀,唉,沒想到遇到這種事,幸虧客戶明白願意另外選時間再開會,不然嗚呼哀哉。”

“是這樣的啦。”

他突然笑。

“怎麼了?駕駛技術很糟?”自從車禍後我已經盡量不開快車。

“不是,網友見面應該緊張無比,彼此試探,看看是否帥哥美女,或者尷尬,可是我們見面,這些情緒完全沒有。”

“你是帥哥呀,哈哈哈。”

“你也是。”

我揮手,“得了吧,我有自知之明。”

“不是,我是指你的那個氣勢,能掌握大局的那種自信和能力,很帥呀!”

哈哈哈哈,所以這個但以理就臉皮老老,厚顏無恥地接下來了,“謝謝。”

“他們說那間酒店在——”

“誰說你住酒店。”

“不然?”

“我家。”

他佯裝吃驚:“什麼,我們這麼快就要決定你家我家?!”

我哈哈大笑。

本來我是很拒絕跟網友見面的,可是這種邂逅……怎麼說,彷彿我能接受。

不知道。

“這裡有什麼好玩的嗎?”

“這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鎮,沒有鋼琴吧,沒有麥當勞。”

他睜大眼睛:“沒有麥當勞!仙境!”

“嗄?沒有麥當勞耶!”

“很好呀。”

我瞪他一眼:“你是存心找人打是不是?”

“沒有呀,你的心態根本就是偷不如偷不著的心態,若是真給你一個麥當勞,你也不會成為大顧客,你只是因為沒有而不滿。孩子氣心態。”

“信不信我攆你下車?”

“你是心理學家耶!這種話應該是你告訴我!”

“你是超級業務員耶!結果還不是坐困愁城,等心理學家救你。”我故意學他口氣:“但以理,你一定要救我,我要死了,哎呀哇呀嗚呼!”

氣得他在我肩膀上打一拳。

“你很可愛。”他突然這麼說。

“可憐沒人愛,我知道。”

“胡說八道。”

“若是有人愛,怎麼還會在這裡,早就跟情人你儂我儂乾柴烈火。”

“話不是這麼說——哈求!”

“冷嗎?把濕襯衫脫掉,小心感冒。”我調低冷氣。

“不行,我裡面沒有穿背心。”

“我並不介意,哈哈哈哈哈哈,”我一頓,“開玩笑,你沒有帶替換衣服?”

“有,可是身體臟,乾淨衣服上去也白費。”

“你襯衫都濕快一半了,脫掉!”

我最不喜歡叫人做事的時候得一直說一直說一直說。

“我脫,我脫,”他一邊脫一邊笑:“若是被別人聽見還以為你打算強暴我。”

“誰知道,我或許有那個意圖。”

他脫下衣服,我說:“打開前面,裡面有折成三角形的塑膠袋,把濕衣服放進去。用毛巾披身體,把身子搓熱才不會感冒。”

“得了,得了,你現在變成我媽了。”他笑。

“你……常健身?”看到他圓潤的肩膀健壯的手臂和廣闊的胸膛,我腦中不知做何種觀,健壯的體魄的確是賞心悅目,總不能怪人太膚淺一直注意外表多過內在等等。好看,就是佔便宜了嘛!

他還是套上一件便服,可惜(什麼啦XD)

四十分鐘後,我們下車,“寒舍。”

我並沒有誇張,的確是寒舍。

豈料,“哇,好大的房子!”

我一呆,突然笑出來,對對對,在寸土萬金的新加坡,這的確是大房子了,哈哈哈。

我帶他上樓,“我替你做點食物,你洗澡,冷氣遙控在桌上。”

“這是客房?”

“我房間。”

他馬上打量起四周,我沒好氣:“我不是外星人好嗎?”

“這是我第一次發生這種事,難免好奇。”

“這也是我第一次讓陌生人進來我家,我記得你喜歡吃濃湯類,我煮雞肉絲蘑菇湯給你,然後一點米粉可好?”

他正要開口,我突然醒悟:“你不能吃米粉,對不起我忘了。我烤一個薄餅給你吃好了。”

“你是說比薩?”

“類似——你那是什麼表情?”

“你會做比薩,不,你會烹飪?”

我眨了眨眼:“你確定你認識的是我這個但以理嗎?”

“我其實不確定,你從不放照片。”

“我其實有放。”

“騙人!”

“聽著,猛男,若是要聊天待會可以聊,現在我要去做比薩,你去洗澡,明白?”

“是,爸。”

“乖兒子。”

我笑著關上房門,臉上笑容收斂,附耳貼在隔壁房門,聽到裡面有輕微說話聲,看來爹娘在裡面。

也好,我心想,從不妥協,這才是我家最自豪的風格。

下樓作比薩。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