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14, 2008

得忙論文了

開始忙了,我是說論文的部分,連Hellboy沒空看= =

所以可能會將部落格冷落一段時間,以茲歉意,先用拙作頂頂湊數。

別罵我呀XD

password hint:1+2+3+4+5+6+7+8+9+10

黑色幽默





心得:好痛

你不應該再出現

下雨午後,天氣不錯,有點想睡覺。

月中,銀行沒那麼多人,冷氣強、氣候涼、睡意濃。

馬上說:“來,來玩遊戲。”同事笑瞇瞇問:“什麼遊戲?”我想了想:“關聯字接龍,以同樣物品作聯繫,也可以以字尾為開頭。如:玫瑰、水仙、黃色(Lily的y成為yellow的字首)……”

同事說:“那不是都能通?”我笑:“當然不,最高記錄只有545次(我會解釋為什麼),不能重複,相同的東西不能超過五次,不能用名字,不能作物理性相關字接龍,如玫瑰不能接葉子。不能使用別的語言,不能說我不知道,輸的人請下午茶。”

說到下午茶,大家眼睛為之一亮。

“好,我先……嗯,銀行。”

“錢?”

“錯了,不能作物理性連結,你要不就以銀行做關聯,或以k來做字首。”

“那麼,袋鼠。”

另一個同事接下去:“地鼠。”

“田鼠。”

“飛鼠。”

“松鼠。”

“獅子。”

“霓虹燈。”

“侄子。”

“舅舅。”

“阿姨。”

“祖父。”

“紅色。”

“黃色。”

“紫色。”

“黑色。”

“所以我不能再說顏色了對不對?好……國王。”

“王子。”

“皇后。”

“藩王。”(我們都笑了)

“衛兵。”

“寺廟。”

“佛像。”

“你又做物理性關聯了!”

她大急:“再一次機會,再一次機會!雞蛋!”

“鴨蛋?”(我們再笑)

“啊,我知道,鵪鶉蛋!”

“鴕鳥蛋……我自己都覺好爛。”

“功夫。”

“熊貓!”(哄堂大笑)

我去上洗手間,有一段是同事事後敘述給我聽,好讓故事能連貫。

那時,一個女孩突然進來,走到同事面前:“我想買匯票。”

大家停住遊戲,“在這裡有戶口嗎?”

“沒有。”

“我們只能為有戶口的客戶進行轉賬做票,不能收現金。不好意思。”

“沒關係,那請問有什麼銀行能以現金購買匯票?”她笑得露出一些些白牙。

“試試看匯豐銀行。”,“好,謝謝。不好意思打擾了。”

她正要離開,我剛好在那個時間走進來。看到她的側面我一怔,脫口:“怡君?”

她迅速回頭,那束馬尾順著她的回頭輕輕畫圓圈盪出來,一半披在肩上,一些擱在臉頰上,她好不詫異:“丹?”

不知為何,我好後悔叫她,怎麼能這麼邋遢之際與她見面?

我們倆凝視著對方,不發一語,我貪婪地看著她,還是一樣,真的,和以前一樣;只是眼神不再那麼炙熱激情,中間有看不見的鴻溝阻隔我們更多……

再下去不是辦法,我招手:“有空嗎?”她微笑走到我面前,我不敢坐下,陪她一起站著。她突然笑:“你很緊張。”是嗎?我?我為何要緊張?雖然過去了,卻還能做朋友不是嗎?

我撓一撓頭:“你…你,怎麼在這裡?我以為你在……你在……”我接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