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應該再出現

下雨午後,天氣不錯,有點想睡覺。

月中,銀行沒那麼多人,冷氣強、氣候涼、睡意濃。

馬上說:“來,來玩遊戲。”同事笑瞇瞇問:“什麼遊戲?”我想了想:“關聯字接龍,以同樣物品作聯繫,也可以以字尾為開頭。如:玫瑰、水仙、黃色(Lily的y成為yellow的字首)……”

同事說:“那不是都能通?”我笑:“當然不,最高記錄只有545次(我會解釋為什麼),不能重複,相同的東西不能超過五次,不能用名字,不能作物理性相關字接龍,如玫瑰不能接葉子。不能使用別的語言,不能說我不知道,輸的人請下午茶。”

說到下午茶,大家眼睛為之一亮。

“好,我先……嗯,銀行。”

“錢?”

“錯了,不能作物理性連結,你要不就以銀行做關聯,或以k來做字首。”

“那麼,袋鼠。”

另一個同事接下去:“地鼠。”

“田鼠。”

“飛鼠。”

“松鼠。”

“獅子。”

“霓虹燈。”

“侄子。”

“舅舅。”

“阿姨。”

“祖父。”

“紅色。”

“黃色。”

“紫色。”

“黑色。”

“所以我不能再說顏色了對不對?好……國王。”

“王子。”

“皇后。”

“藩王。”(我們都笑了)

“衛兵。”

“寺廟。”

“佛像。”

“你又做物理性關聯了!”

她大急:“再一次機會,再一次機會!雞蛋!”

“鴨蛋?”(我們再笑)

“啊,我知道,鵪鶉蛋!”

“鴕鳥蛋……我自己都覺好爛。”

“功夫。”

“熊貓!”(哄堂大笑)

我去上洗手間,有一段是同事事後敘述給我聽,好讓故事能連貫。

那時,一個女孩突然進來,走到同事面前:“我想買匯票。”

大家停住遊戲,“在這裡有戶口嗎?”

“沒有。”

“我們只能為有戶口的客戶進行轉賬做票,不能收現金。不好意思。”

“沒關係,那請問有什麼銀行能以現金購買匯票?”她笑得露出一些些白牙。

“試試看匯豐銀行。”,“好,謝謝。不好意思打擾了。”

她正要離開,我剛好在那個時間走進來。看到她的側面我一怔,脫口:“怡君?”

她迅速回頭,那束馬尾順著她的回頭輕輕畫圓圈盪出來,一半披在肩上,一些擱在臉頰上,她好不詫異:“丹?”

不知為何,我好後悔叫她,怎麼能這麼邋遢之際與她見面?

我們倆凝視著對方,不發一語,我貪婪地看著她,還是一樣,真的,和以前一樣;只是眼神不再那麼炙熱激情,中間有看不見的鴻溝阻隔我們更多……

再下去不是辦法,我招手:“有空嗎?”她微笑走到我面前,我不敢坐下,陪她一起站著。她突然笑:“你很緊張。”是嗎?我?我為何要緊張?雖然過去了,卻還能做朋友不是嗎?

我撓一撓頭:“你…你,怎麼在這裡?我以為你在……你在……”我接不下去,自那時起我們不再說話,如何能知道她的近況?她帶著鼓勵的眼神要我繼續下去,我嘆一口氣:“你到底在哪裡?”,“我在麻省。”

我眨眨眼,懷疑自己聽錯:“麻省?美國麻省?”

她笑說:“我不知道地上有多少麻省,不過,是,我在美國麻省。”

“念什麼?”

“婦產科。”

“醫生!”

她被我逗笑:“八字還沒一撇。你呢,怎麼在這裡?”

我笑問:“怎麼不能在這裡?”(那個笑容一定很難看)

“你不是不打算工作,跑去法國南部小鎮釀酒開酒館度日嗎?”

“從前不懂事,所以胡說八道,你怎麼還記得?快快忘記。”

“怎麼可以忘記以前事?(聽者有意,我心頭一震)每件事都需要記得,從小學念的動物細胞與植物細胞的分別,中學的細胞活動理論和各種構造的用途,到大學的人體學、人體工學……你幹嗎一直盯著我的臉看?”

我渾身一震:“什麼?”她皺眉:“我在講話你有沒有再聽?”我忙不迭點頭:“有,有,你在美國麻省。”她抱胸:“那後面咧?”我眨眨眼:“你後面有說話?”

我們一起笑。

“你還要念多久才能實習?”,“我現在就在實習。”我呆住:“真的?你已經在醫院裡幫忙接生?”她揮揮手,掩住嘴笑(這是她的習慣動作):“多難聽?你應該說我在進行偉大迎接生命的使命。”我只是微笑。

“那你呢?還在讀書嗎?”我點頭:“最近在寫論文。”她理著肩膀上的頭髮,說:“哇,麻煩事,一寫起來天昏地暗,飛沙走石。”

“你男朋友咧?”

問完我自己先呆住,她的笑容也漸漸收斂。笨蛋,豬!你什麼不問問這個?我也很冤枉,為何我二話不說會直接問這個問題?我們大眼望小眼,過了半響,她才徐徐地說:“我沒有男朋友。”

那麼,那個麥克……我不敢再問。

她玩弄著外套拉鍊的鏈頭,柔聲問:“那你呢?”她那雙透徹到似乎能看進內心世界的眼睛正盯著我看,我本來想自嘲,開開玩笑說自己左擁右抱酒池肉林,千萬句話到了嘴裡,不知為何又硬生生吞下去。似乎怕這麼做了會被她笑幼稚。

“我……我……我什麼?”,“有沒有女朋友?”,“沒…沒…當然沒有!”我一停,“怎麼會有女朋友?沒有人要我。”

她笑了一下:“你每次都這麼說。結果呢,女生紛紛撲上來。”她突然伸手來點我鼻子:“你壞,嘻嘻。”

我傻眼,像掉進溫泉一樣,一股暖意從腳板衝到腦門,耳朵嗡嗡鳴。

她似乎也為自己的動作感到一絲驚訝,於是收手,眼神有點心虛。

她說:“好了,我爸爸在外面等我。我該走了。”

我如夢囈般問:“你這麼來了,又這麼走了?”

她不語,過了一陣子,嘴角微揚:“你還是沒變,說起話來像足愛情小說的對白。”

她離開,紮起來的馬尾隨著她的步伐左右晃動,似安康魚的肉角等待著上鉤的人。

要不是有櫃檯擋著,我實在不能肯定自己會不會上前再次握住那一束頭髮。

她快出門了,我腦子在想,她快要出門了,你在等什麼,在想什麼? !

“等一下!”我怕他不知我叫的不是她,於是再叫一次:“君,等一下。”

她停住了,回眸一笑(啊!):“什麼事?”叫住了她,我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什麼事?”

我吸了好大一口氣:“回美國時給我一張明信片。”

“就這樣?還有什麼,我怕你待會兒追出銀行來。”

哇,還揶揄我。而我居然不回嘴!但以理,你有什麼病? !

她開了門,陽光在她面前照射下來,光絲打過她的肩膀,驟眼之間會覺得是她在發光,不由慚愧,好看、聰敏、開朗、活潑,陽光(終於明白這個形容詞了)完全與我相反,你想什麼?

我想坐下,突然聽到她在門口叫喚我的名字,我心中一震,馬上站起來。

“什麼事?”

她半邊身子擱在門旁,只有伸頭進來:“你的地址,是否和以前一樣?”

她真的打算寄明信片給我?不是敷衍客套?

“是。”

她再笑:“好了,真的該走了。再見。”

“好……噢對了,生日快樂!9月18——對吧。”

她呆了一呆,露出一個猜不出意思的笑容(溫暖?安慰?好笑?):“等我的明信片。”

這下是真的走了。

回到位子上,長長吁一口氣,懸在喉間的心也落了下來,清晰聽見自己的心跳,撲通撲通,似乎想傳遞什麼訊息給我的腦袋。

同事們同一時間嘩然,我嚇了一跳:“什麼事?”

“嘖嘖嘖,看看你,口水都快留下來。”

“嗯哼,但以理,你最好交代一下。”

“對,根據銀行員守則,不能和顧客有除卻生意上的往來,你好像違規了。”

一個同事甚至開黃腔:“哇哇哇,但以理想‘通’了。”

糾纏久久不停。

唉,竟如此齷齪。

何止流口水,簡直如卡通掉下顎吐舌頭心臟扯破襯衫飛出來頻頻吹口哨。

駭然,這等優品,怎麼會分開?誰提的?

時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你本不應該再出現。

Still not over you, yet?





心得:敲敲敲敲我的頭……

Comments

lawbylaw said…
不会是我的同宗吧?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