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1, 2010

他鄉遇到不算故知的人

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我輕輕拉開簾幕,俯瞰半個城市,是那麼的安靜,那麼的和諧,那麼的……不罪惡。

大清早反而像個小鄉鎮,人都還沒起來。

什麼都沒做,就是坐和窗口面對面,一直盯著遠處的地平線看。

然後,第一道曙光就照出來了。

一開始是溫和的,淡淡的,像少數民族挑染布料暈開後的鵝黃色,然後慢慢的反白,白光出現後周圍的天色也就從深紫藍色變成紫灰色,然後慢慢淡化,到蛋白色時一輪圓弧像出生般從地上竄出來。

前面本來都是很平靜很黯淡很溫和,可是一旦露出角來,突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出光和熱,從鵝黃色到深橘色,然後到深紅色,最後在腦袋還沒反應過來時,所以之前的色彩被光芒遮掩,只剩下皎潔明亮強大炙熱的白球。

這裡面彷彿有個教訓。

我急忙將簾幕遮回去,房內回歸黑暗,眼裡還有餘輝弄得眼前一片紅暈暈的,籲了一口氣,夜陰子就是夜陰子,深暗孤獨漆黑寂靜才是注定的歸屬。

我起來梳洗,不久R就圍著浴巾走進來,腦後頭髮亂叉像孔雀尾,揉著眼睛走進浴室,啪啦啪啦開水洗澡。

十分鐘後出來,用了另一條浴巾擦頭,“那是我的浴巾”,“叫他們再送來就好了”擦完頭,又鑽進被窩。

“好歹穿件衣服,會感冒的。”

“唔唔。”

“快點。”

“唔唔唔。”

我拿出一件丟到R臉上,“穿衣服!”

“你真的老了,變囉嗦了。”

我掄起枕頭將R的頭壓住,R詳裝死命掙扎透不過氣然後死掉,手臂還垂下床沿。

神經病XD

我挪開枕頭,“快點換衣服,下去吃早餐。”

床上人一動也不動。

“別玩了。”我推一推。

還是一動也不動。

“好了啦,都幾歲了,還在玩這種事。”

“睡美人得到王子一吻就從沉眠魔咒醒來……”

我抄起枕頭再壓下去,“你是睡美人我就是克里斯多夫洛賓!”

過了半個小時,R抽卡帶上門。

看起來有二十四左右的他向我們靠近,“兩位早安,吃什麼?”

“黑咖啡、白咖啡,美式早餐兩盤。”

“還有什麼嗎?”

“有否蒜油麵包?”

“有,大中小?”

“小。”真的,除非有四個胃,不然在這個什麼都大一號的地方,叫小就好了,何必長自己威風滅自己面子?

“這裡的蒜油麵包不好吃。”

“不早說,哈咯——”

R伸手攔住,“算了,凡事總要試試看。”

“例如你和辛西亞交往?”

“不好意思,我還覺得明天的太陽很美麗燦爛,大俠請免小人膽寒T之鐵拳。”

“誰不是?”

聊著聊著,食物上來,然後,我忍不住把R的頭扳過來,“自一進店來,你就一直盯著他看,收斂一點。”

“他長得很好…

事與願違比較好

“去時代廣場走走?”

“不要,太陽很大。”

“太陽本來就很大。”

“我是指陽光很強烈。”

“陽光天生就很強烈。”

“……,總之我不想出去,行了吧。”

“不不不,親愛的,我們這裡每一個人都不接受'不'為答案。你再不走,我拔掉卡這房間電流也斷了。”

“你敢?”

咻一聲,R把卡拔起來,不到兩秒,啪嗒,電流果然中斷,電視轉黑,冷氣死掉,連桌燈都垂頭喪氣。

我瞪著R。

“Shall we?”笑瞇瞇的討厭死了。

“我有選擇嗎,混蛋。”我換衣服後一起出去。

與我熟稔的都知道我不喜歡大城市,其中一點就是捷運這件事。因為是度假,所以我起得晚,然後又特意避開當地人上下班時間,所以捷運來的時候洋洋得意地心想這輛肯定裡面全部是空……

……個鬼咧!

我眼都傻了,怎麼滿到快擠出來了!

不用上班嗎?不用上學嗎?不用趕時間嗎?不用生孩子嗎?不用談戀愛嗎?不用去燒香嗎?不用去考試嗎?

怎麼會擠成這個地步? !

一方面又安慰自己,這是轉折站,會有人下車轉別線,沒事的,車門一開會有人走出來,肯定……

……是騙人的!

一個個沒長腳嗎!轉站,難道不轉站嗎?難道一定要這時候跟我來個萍水相逢相見恨晚同舟共濟嗎?!

R說:“快進去。”拉著我的手硬是闖入,坐是不可能的了,只好站著;可是站就算了,上面的把手被人握完了,中間的也是,有的還獨占一根將整個背靠上去,不禁令人想問:先生,你在學小龍女臥繩而眠的獨門古墓派輕功?而且厲害的是跟我們一起上去的人也不管他背靠著,依舊將手塞入鋼條和他的背之間握牢,那個人卻也不避開,蔚為奇觀。

開動時還好,可是難免會有震動,雙手空空的我實在是活受罪,有兩次都是R飛快伸手拉住我才不致跌倒,我怒視著R,可總是笑瞇瞇的回應我:“旅行嘛,很多事情總要體驗,以後你可以對子孫說曾曾曾祖父以前在搭一種叫捷運的交通工具被摔得團團轉,你們這一代是體驗不到了。”

“那他們交通工具是什麼?”

“腦電波反引力單人噴射裝置。”

神經病。

第三次,列車突然轉彎,我本來已經準備好,可是前面某人突然朝我撞來,我軸心歪斜,整個人往旁邊撲去,被R牢牢抓住。

我已經快到極限了,他們也不道歉,也沒錯啦,不是他們的問題。

“放開。”

“還有四個站,要一段時間,你就在我懷裡好了。”

“小心我壓死你。”

“憑你?哈哈哈哈哈。”

有靠山之後好多了。

可是不久就遭人非議,幾個坐在設置給有需要人士的特殊座位上對我們指指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