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事與願違比較好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in
“去時代廣場走走?”

“不要,太陽很大。”

“太陽本來就很大。”

“我是指陽光很強烈。”

“陽光天生就很強烈。”

“……,總之我不想出去,行了吧。”

“不不不,親愛的,我們這裡每一個人都不接受'不'為答案。你再不走,我拔掉卡這房間電流也斷了。”

“你敢?”

咻一聲,R把卡拔起來,不到兩秒,啪嗒,電流果然中斷,電視轉黑,冷氣死掉,連桌燈都垂頭喪氣。

我瞪著R。

“Shall we?”笑瞇瞇的討厭死了。

“我有選擇嗎,混蛋。”我換衣服後一起出去。

與我熟稔的都知道我不喜歡大城市,其中一點就是捷運這件事。因為是度假,所以我起得晚,然後又特意避開當地人上下班時間,所以捷運來的時候洋洋得意地心想這輛肯定裡面全部是空……

……個鬼咧!

我眼都傻了,怎麼滿到快擠出來了!

不用上班嗎?不用上學嗎?不用趕時間嗎?不用生孩子嗎?不用談戀愛嗎?不用去燒香嗎?不用去考試嗎?

怎麼會擠成這個地步? !

一方面又安慰自己,這是轉折站,會有人下車轉別線,沒事的,車門一開會有人走出來,肯定……

……是騙人的!

一個個沒長腳嗎!轉站,難道不轉站嗎?難道一定要這時候跟我來個萍水相逢相見恨晚同舟共濟嗎?!

R說:“快進去。”拉著我的手硬是闖入,坐是不可能的了,只好站著;可是站就算了,上面的把手被人握完了,中間的也是,有的還獨占一根將整個背靠上去,不禁令人想問:先生,你在學小龍女臥繩而眠的獨門古墓派輕功?而且厲害的是跟我們一起上去的人也不管他背靠著,依舊將手塞入鋼條和他的背之間握牢,那個人卻也不避開,蔚為奇觀。

開動時還好,可是難免會有震動,雙手空空的我實在是活受罪,有兩次都是R飛快伸手拉住我才不致跌倒,我怒視著R,可總是笑瞇瞇的回應我:“旅行嘛,很多事情總要體驗,以後你可以對子孫說曾曾曾祖父以前在搭一種叫捷運的交通工具被摔得團團轉,你們這一代是體驗不到了。”

“那他們交通工具是什麼?”

“腦電波反引力單人噴射裝置。”

神經病。

第三次,列車突然轉彎,我本來已經準備好,可是前面某人突然朝我撞來,我軸心歪斜,整個人往旁邊撲去,被R牢牢抓住。

我已經快到極限了,他們也不道歉,也沒錯啦,不是他們的問題。

“放開。”

“還有四個站,要一段時間,你就在我懷裡好了。”

“小心我壓死你。”

“憑你?哈哈哈哈哈。”

有靠山之後好多了。

可是不久就遭人非議,幾個坐在設置給有需要人士的特殊座位上對我們指指點點,然後有的竊笑有的盯著R,內容是什麼我也知道啦。

這世代誰不會一兩句讀唇語。

我掙扎,R兩支手卻反抗,“你何必管她們說什麼”,“給人指指點點,又何必呢”R看著她們,說道:“她們不過中學生,連博愛座都能厚顏無恥地坐下去,難道你想跟她們一般見識?”

我默然,好啦好啦,好是你說歹也是你說。

突然R笑了。 “笑什麼?”,“笑你像手機,我像手機座。”我低頭看他環繞腰部的手,突然醒悟,這種後抱姿勢真的很像手機座,有的還是人型,家裡面就有一支。

“那我是什麼品牌?”

“外觀像諾基亞(又重又厚又醜?),構造像LG(外強中乾?),功能像HTC(我沒用過),速度像三星(也沒用過),內容像索愛(一無是處?)… …”

“不知是褒是貶,還是價值好了。”

“價值是iPhone 10,毋庸置疑。”

“……美金199”

R哈哈大笑,那群黑心肝少女也在那裡笑。

神經病。

我實在不明白,時代廣場有什麼好玩,到處是人,到處是聲,到處是光,到處是廣告,到處是名牌,到處是店鋪,到處是遊客,而且離譜的是,居然連一件正經的書店都沒有,還叫什麼時代廣場!

“好了,你是來度假,放鬆一點,別這麼嚴肅。”R毛手毛腳。

“這不叫嚴肅,這叫認真。”

“黑是你白也是你,來,逛街。”

我實實在在大開眼界,像個鄉下人進入大城市一般(本來就是),什麼都新奇美妙,五光十色,不倫不類。

而且什麼都大一號,熱狗、漢堡、巧克力薯片、星光咖啡、牛肉、羊扒、金槍魚三明治……

有許多礙眼的地方,第一就是所謂的潮店。販賣一些不知道什麼星球來的服裝,衣前的塗鴉像漆桶傾倒,有的衣服上還鑲了鐵鍊、小骷髏頭,播放一些像念咒的音樂,裡面販賣的所有東西,說真的倒貼給我都不要。

“快來看。”

R站在Armani Exchange面前,指著裡面超大的帥哥:“驚喜。”

“阿麥!”

我興奮地跑過去,仔細打量,拍得真好,角度什麼都用最佳的方式,妝也不濃:“哇,變職業模特兒了……他有胸毛?我怎麼沒發現?”

“他有呀,他毛髮較茂盛,頭髮鬍子,還有大腿內側……”

“是喲……等一下……大腿內側!你——”

“我們一起游泳。”

“噢,嗯。”

R瞇著眼:“那瞬間,你想到哪裡去了?”

“……啊,看來要下雨了。”

“陽光強烈的咧,不要走!”

就這樣玩玩鬧鬧到中午,就遇到了我想說的這件事。

“肚子餓了。”

“我還沒。”

R瞪著我:“我可不想等到你肚子餓。”

“你早上不是才叫客房服務的嗎?才隔多久。”

“沒辦法,昨晚體力用多了……”

“小聲點!”

“總之我餓了,陪我吃飯。”

“我不要看到蒼蠅蛋!”

“誰管你!”硬是被拉著走,唉。

走到一間日本店,裡面密密麻麻,“不要在這裡啦,隨便找一間……”

有招待過來,叫道:“這不是R嗎?”

“日安,犬塚,好久不見了。”

“請隨我來。”

我看了四周:“不是沒位子了嗎?”

R但笑不語。

那個叫犬塚(牙?XD)的掀開一道簾,說道:“請進。”

“咦,哪來的好運氣?”

R笑道:“天掉下來的。”

突然看見犬塚飛快地從角落抽下一張磁片,我才恍然大悟。

哪裡是好運氣,早就被訂下來了。

食物來了之後,我們看著窗外風景一邊享受,本來是挺愜意的,可是不到半個小時,事情就發生了。

窗外大概六百米處有一個十字路口,我們在六樓,看得一清二楚。

有一輛福特車從左方來,明明是迴轉或左轉,可是他卻向前衝,這時右邊有一輛保時捷(唉)衝來,我們聽到鳴笛聲,然後福特車左閃,保時捷右閃,結果轟隆一聲,兩輛車尾撞在一起,福特往反方向滑出去,保時捷被帶到力量,兩輛車就在路口中央旋轉,地面擦出白霧,各自轉了兩下陡地分開,那輛福特的車頭鐵桿突然飛出來,狠狠地砸入保時捷的擋風玻璃,就那樣插在那裡;那輛保時捷又轉了一半,突然半邊衝上了路邊的黑白欄杆,然後餘勁未消,又撞到一根燈柱,啪的一聲引擎蓋暴開,整架車變成凹形!

頓時四面路口全部癱瘓,我和R看的眼都直了。

有人也發現到了,幾個人離席跑到靠窗處去看。

“快打電話!”

R掏出手機,飛快說出地點情況。

我放下筷子(還是很不順手),所有的食慾都沒了。

一直到後來我們離開,我們都沒見到兩部車的司機出來。

可能不止兩個,可能我看走眼,可能他們沒事,可能……

無論怎麼想,都不能磨滅腦袋所預想到的情況。

希望事情不是照我腦袋裡面的想像發生,這時候,事與願違比較好。

突然又憤怒,明明是福特的錯,可是受傷慘重的卻是保時捷,車子都變那樣了還有什麼希望?

為什麼總是有人不顧慮別人的感受貿然行事,害自己就算了,還要害別人。

而且恐怕還害死了人。

我握著R的手,一直到回旅館沒有再放過。

唉,天有不測風雨,人真的有旦夕禍福。

逃都逃不掉。






心得:買坦克好了

3 Comments


願世人安康,願你安康。


最近坐公司的接送車也怕怕地, 司機總是開很快, 都好怕他撞到人, 不知道他在急甚麼...

現代人越來越缺少一種心, 耐心...


P.S: Daniel 對不起, 請讓我借用此地向"某人"傳達一則訊息

"請到我的blogger來, (^ u ^)"

感謝


Hey Silverberg, received your post this afternoon. Thank you.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