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他鄉遇到不算故知的人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November 25, 2010 in
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我輕輕拉開簾幕,俯瞰半個城市,是那麼的安靜,那麼的和諧,那麼的……不罪惡。

大清早反而像個小鄉鎮,人都還沒起來。

什麼都沒做,就是坐和窗口面對面,一直盯著遠處的地平線看。

然後,第一道曙光就照出來了。

一開始是溫和的,淡淡的,像少數民族挑染布料暈開後的鵝黃色,然後慢慢的反白,白光出現後周圍的天色也就從深紫藍色變成紫灰色,然後慢慢淡化,到蛋白色時一輪圓弧像出生般從地上竄出來。

前面本來都是很平靜很黯淡很溫和,可是一旦露出角來,突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出光和熱,從鵝黃色到深橘色,然後到深紅色,最後在腦袋還沒反應過來時,所以之前的色彩被光芒遮掩,只剩下皎潔明亮強大炙熱的白球。

這裡面彷彿有個教訓。

我急忙將簾幕遮回去,房內回歸黑暗,眼裡還有餘輝弄得眼前一片紅暈暈的,籲了一口氣,夜陰子就是夜陰子,深暗孤獨漆黑寂靜才是注定的歸屬。

我起來梳洗,不久R就圍著浴巾走進來,腦後頭髮亂叉像孔雀尾,揉著眼睛走進浴室,啪啦啪啦開水洗澡。

十分鐘後出來,用了另一條浴巾擦頭,“那是我的浴巾”,“叫他們再送來就好了”擦完頭,又鑽進被窩。

“好歹穿件衣服,會感冒的。”

“唔唔。”

“快點。”

“唔唔唔。”

我拿出一件丟到R臉上,“穿衣服!”

“你真的老了,變囉嗦了。”

我掄起枕頭將R的頭壓住,R詳裝死命掙扎透不過氣然後死掉,手臂還垂下床沿。

神經病XD

我挪開枕頭,“快點換衣服,下去吃早餐。”

床上人一動也不動。

“別玩了。”我推一推。

還是一動也不動。

“好了啦,都幾歲了,還在玩這種事。”

“睡美人得到王子一吻就從沉眠魔咒醒來……”

我抄起枕頭再壓下去,“你是睡美人我就是克里斯多夫洛賓!”

過了半個小時,R抽卡帶上門。

看起來有二十四左右的他向我們靠近,“兩位早安,吃什麼?”

“黑咖啡、白咖啡,美式早餐兩盤。”

“還有什麼嗎?”

“有否蒜油麵包?”

“有,大中小?”

“小。”真的,除非有四個胃,不然在這個什麼都大一號的地方,叫小就好了,何必長自己威風滅自己面子?

“這裡的蒜油麵包不好吃。”

“不早說,哈咯——”

R伸手攔住,“算了,凡事總要試試看。”

“例如你和辛西亞交往?”

“不好意思,我還覺得明天的太陽很美麗燦爛,大俠請免小人膽寒T之鐵拳。”

“誰不是?”

聊著聊著,食物上來,然後,我忍不住把R的頭扳過來,“自一進店來,你就一直盯著他看,收斂一點。”

“他長得很好看。”

“你姿色是百分九九,我可卻沒一直盯著你看。”

“他有就好啦。”

我一怔,抬頭望他,發現那個服務生收拾碗盤後走到廚房內,到半途時左臉側35度嘴角微揚,視線停留在R身上。

R笑道:“我去去就回。”

“等一下——”

R拍拍我的手,抽身離席,回來後笑瞇瞇:“電話號碼,今晚約我出去。”然後埋頭吃早餐。

這就是單身的好處。

出去之後我們又搭上捷運,我或多或少已經免疫,而且也黑心的坐在特殊座位上,怕什麼,我但以理做的壞事又不少這一件。

我發覺到許多少女,可能是當地人,可能是外來的,進來之後或多或少都會對R多看兩三眼,男的也有,令我不禁好奇,所以我就仔仔細細打量R。

好看嗎?不盡然,更好看的隨隨便便都有兩千個,有什麼好吸引目光的?

奇怪的很。

又到另一個地方逛街,然後就遇到了我想說的這件事。

走到一半R又嚷肚子餓,於是我們到底樓Food Court(中文不知道)吃東西,在旅行的我向來沒有什麼食慾,於是就走到星光咖啡叫了一杯我不知道什麼名堂的拿鐵喝。

等了一會兒,他們把拿鐵放在台上,我伸手去拿,突然三四個員工齊聲叫道:“這不是你的,是她的。”接著指我背後。

一個人從我背後過來,伸手拿住咖啡,“不好意思,借過。”

我鼻端突然傳來一絲香味。那是J'adore 的香水,我非常非常喜歡。

所以我的眼睛多停留在她身上一次,然後——

“是你/妳!”

然後,“你/妳怎麼會在這裡!”

接著,“我放假——”

我們同時揚起手來,跟她這樣異口同聲下去,我會短三年壽。

旁邊的顧客竊笑,該死,千萬不要誤會我跟這個女人有什麼。

我伸手拿過咖啡,她問了:“所以你也是放假?”

“是,真巧。”

“對呀,真巧,呵呵。你手上還是有一本書,是什麼內容?借我看看。”

噢,這是一本長篇,是說一男一女他鄉遇不算故知的人然後一起聊天到黃昏接著說我送你一程然後開到活力塢去拉到車子後座撕破裙子毛手毛腳慘叫連連後丟在路旁翌日被人帶去警局哭訴我不應該坐他的車,我這個樣子會被男人怎樣怎樣……

我把書遞給她,“這是說男孩某日被安上偷竊宙斯神雷罪名搞得全神魔都來抓他一方面又得知他自己的生父原來是海神的故事。”

“哦,我知道那個故事,好像拍成了電影,對了,結局怎樣?”

結局是他找到了神雷要搭摩天樓電梯到奧林匹斯山不幸巧遇電梯停電困在裡面於是他展現生物本能一把將陪同他的她撲倒亂來事後棄她於不顧剩下她朝著眾淫亂的希臘天神哭喊我好後悔我不應該跟他一起走,我這樣的人肯定會被人怎麼樣……

“這是一本長篇,你若指這本的結局,就是他找到神雷也和生父相認了。”

“那不好看,沒什麼意思。”

噢是嗎?有一篇說一男一女在星光咖啡巧遇然後正巧旁邊就是洗手間,他故意把咖啡潑在她裙上要她快去洗手間清理接著他直接闖入反鎖大門然後將解開一半拉鍊的她按在牆上強行扯破裙子,手指探入那禁忌溫濕的三角洲……

“是呀,只是我手癢,沒書不習慣。”

“你自己一個人?”

我猛然醒覺,“哦不,還有一個人。你呢,自己一個人?”,“哦不,還有一個人。”

洗手間走出一個男人,她招了招手,說道:“容我介紹,這是奧本盛,這是但以理。”

我們彼此握手,“兩位交往多久了?”

她說道:“十二月十六日就是我們的100天紀念日。”

第一百天有什麼好記念的?

“你在這裡!”R這時跑來,“嚇死我了。”

“容我介紹,這是R,這位是奧本盛,這是麗蓮。”

R聽了,啊的一聲,握住他們的手:“久仰久仰!”

我差點笑出聲來。

她看著R,臉上神情有些迷惘,“你們看起來有許多相似之處,是——”

“我們是手足。”

“噢是嗎!誰為大?”

我舉手:“我是小。”

“嗯,不出所料(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剛才說久仰?請問是在哪裡……”

R笑道:“啊,麗蓮小姐,你們同事一場,我自然是久仰大名,哈哈哈哈。”

還多加一句:“如雷貫耳,哈哈哈哈哈。”

她也笑:“是嗎,你這麼說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望著奧本盛,“今天很熱,你喜歡熱天氣還是冷天氣?”

奧本盛回答:“我喜歡夏天,越熱越有活力。”

第二題。 “這裡速食很多,你們早餐吃了什麼?”

“啊,她嗜甜,我們剛才吃了些甜甜圈。”

最後一題。 “接下來有什麼計劃?”

“啊,去湖濱公園走走,有興趣同行?”

我笑了,情報收集完畢。

後來我們托詞離開,R走遠了還是在笑,我猛力推,“笑什麼?”

R裝腔作勢,學她口吻:“你剛才說久仰,請問是在哪裡……哈哈哈哈哈!話說,她有男朋友呢,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贊同。”

我們往下走,離開商場,大門外有一個垃圾桶,二話不說把書丟進去。

“你怎麼把書給丟了!”R大驚。

“她碰過了,留著幹什麼。”

R挑眉望著我,“喲,你認真了呢。”

“So?”

“沒關係,我喜歡。”

“隨便啦。”




心得:失戀的最佳良藥是旅行?騙誰呀。

3 Comments


壞事可真都被你做盡了XD

Food Court即"美食街"。

無論如何,旅行當然是好事啊!難得聽你有空旅行,很高興讀到你正在旅行。


It's a small world after all~

突然有想唱這首歌的衝動...


You still hate her, dontcha? LOL.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