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 2008

強龍不壓地頭蛇

我醒來的時候,家明還沒醒來,他昨晚看了整夜的足球賽,我拈手拈腳地下床,後來才發現是多餘的,家明睡得像死豬,根本不會察覺。

我看了看手錶,是凌晨五點,家明手錶的鬧鐘會在七點響起,我看了看熟睡的家明,然後悄悄地將他的鬧鐘關掉。

盥洗結束,我進廚房準備午餐,家明的房子很小,單層樓,房間外面就是廚房,我昨天逼他買了一堆食物放在冰箱,這下終於可以大展身手。

我開始擀麵粉糰做水餃,將昨天準備好的肉漿包起來放入沸騰的鍋裡,這是全世界最簡單的食物(三明治不算食物),浮上水面就能吃了。

後來,我進了浴室洗衣服(我這次沒帶多少衣服),看見家明的髒衣服全囤積在塑膠水桶裡,已經微微有些腥味,我想衝動地將他衣服拿起來一齊洗。

其實很猶豫,我們實際來說並不熟,但是住在一起睡在一起做的都是老朋友才會做的事,所以其實關係很奇怪。不錯,我是有那麼一丁點細微些許不是很多(有點越描越黑= =)的潔癖,所以,我一時忍不住,將他的衣服也洗了。

不洗還好,一洗才驚覺不得了,他有好幾條內褲不僅鬆緊帶鬆了,有的甚至兩側已經破了好大一個洞!這當摸布都嫌太爛了,居然還穿在身上!

我的脾氣上來,將所有不能穿的內褲一股腦丟進黑色塑膠袋子,然後與昨天的廚餘一併丟出外面的深綠色大型上開式垃圾桶。

做完一切事情,已經七點,我渾身是汗,跑去洗了個澡。

一切都準備好了,家明還在睡覺,我看了看側臥在床上的那個孩子氣小鬼,真是打從心裡佩服,26歲了還像個學生一樣需要人照顧。我看了看手錶,七點十分,是叫醒他的時候了。

我習慣性蹲下、摸額頭和冤魂式呼喚:“家明,家明,起床。”後來才發現該死,怎麼能用這個方式叫他,被R知道會氣得吐血,規定只能這麼對他做的。

算了,都作了。家明賴床:“再一下。”,“你睡遲了。”,“不會啦,腦中沒響,還是六點多……嗯,別吵。”

我笑了笑:“現在七點半了。”,“知道啦……”,“不起來,早餐就冷了。”,“嗯~等一下啦。”家明皺著眉轉到另一頭繼續睡。

“家明——”,家明忽然發脾氣:“好啦好啦,起就起嘛!”他坐起來,頭髮就鳥巢一樣:“一直叫一直叫,吵死人了!我都說鬧鐘沒有響咯!”

我怔了一怔,也太像小孩子了吧,都幾歲人了還有起床氣。

家明起身,睡衣皺成一團,他厭惡地抬頭,看到我,他忽然狂叫,手指指著我。

“啊!”

我嚇一跳:“怎麼了?”

家明慌了:“剛才是你叫我?”,“這個家沒有第二個人了。”家明燦爛微笑:“你信不信…

“我的”家明

家明揉著惺忪睡眼,打開二樓的浴室,猛然傳來陣聲巨響……

“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忘記家裡有別人。”

“啊~!”

“沒…沒關係啦,大家都是男人嘛。”

“啊~!”

“好了啦,叫到我耳朵都痛了……對不起嘛。”

“啊~!”

“但以理,給我閉嘴!”

他穿著睡衣站在浴室門口指著我:“你只是刷牙,牛屎(直接英譯中= =)!別搞到好像看見你在洗澡!笨蛋!”

我漱口,笑嘻嘻:“早安。”

“一個大男人叫得像女人一樣,你嗓子是怎麼回事?”

“唔……可能我是男高音冠軍?”

他嚇了一跳:“真的?”

“同時,我可能也是女高音冠軍?”

他怔住,退後一步:“你開什麼玩笑?你能變聲不成?”

“嘻嘻,我還有很多才華。”

他邊洗澡邊提議帶我上街吃早餐,我馬上拒絕。他邊擦著頭出來:“什麼,難不成要我做飯給你吃?”我笑著說:“你不介意,我無妨。”,“我介意。”

我直接道破:“因為你不會煮東西。”他鬼叫一聲:“你怎麼知道!”

不過又馬上矢口否認:“誰…誰說的,我會…我當然會煮!”

“是是是,MAGGIE快熟面。”(這是馬來西亞歷史十分悠久的快熟面品牌,個人認為咖哩味的最好吃。)

“你……你知道怎麼煮咩?”他擺明想挑釁,我離開沙發,拍拍他肩膀:“親愛的,你等著張口,冰箱有食物吧?”

他露出奇異的目光,彷彿看見長江七號:“你真的會?你是男的也。”我回嘴:“誰說男的不能進廚房?”他搖著食指:“不不不,我們華人有句話--‘君子遠庖廚’,對了,你會不會說華語?”

我打開冰箱找食物,一邊思考到底該不該回答他的題目。

我沒有說實話:“不,我不會。”家明有點惋惜:“那你應該聽不懂我剛才說什麼吧。”,“……不懂(還是不說實話)。”

我真想告訴他我知道的比你更多,真的。不過見人只能說三分話,有機會做朋友再告訴你實話不遲。

“君子,就是華語中我們的意思;遠庖廚,是遠遠避開廚房的意思。”

親愛的,那個字念“袍”,不是“鮑”……唉,算了。

找了一分鐘,我放棄了。那個冰箱除了罐頭可樂、罐頭啤酒、變成化石的粽子(天呀,去年的?)、罐頭湯,還有四盒百貨公司賣的那種現售壽司……

算了,一個保持著孟子教訓的呆頭鵝,我沒巴望他冰箱裡有冷凍雞肉之類的,也值得原諒,若是一個男人提著菜籃和菜商在那裡討價還價,買雞翅膀還吵著要送雞肝的話……還真噁心= =|||

“我們出去吃吧。”家明不屑地笑:“切,被你騙了,還以為你真的會煮,我告訴你,君子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