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強龍不壓地頭蛇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July 21, 2008 in
我醒來的時候,家明還沒醒來,他昨晚看了整夜的足球賽,我拈手拈腳地下床,後來才發現是多餘的,家明睡得像死豬,根本不會察覺。

我看了看手錶,是凌晨五點,家明手錶的鬧鐘會在七點響起,我看了看熟睡的家明,然後悄悄地將他的鬧鐘關掉。

盥洗結束,我進廚房準備午餐,家明的房子很小,單層樓,房間外面就是廚房,我昨天逼他買了一堆食物放在冰箱,這下終於可以大展身手。

我開始擀麵粉糰做水餃,將昨天準備好的肉漿包起來放入沸騰的鍋裡,這是全世界最簡單的食物(三明治不算食物),浮上水面就能吃了。

後來,我進了浴室洗衣服(我這次沒帶多少衣服),看見家明的髒衣服全囤積在塑膠水桶裡,已經微微有些腥味,我想衝動地將他衣服拿起來一齊洗。

其實很猶豫,我們實際來說並不熟,但是住在一起睡在一起做的都是老朋友才會做的事,所以其實關係很奇怪。不錯,我是有那麼一丁點細微些許不是很多(有點越描越黑= =)的潔癖,所以,我一時忍不住,將他的衣服也洗了。

不洗還好,一洗才驚覺不得了,他有好幾條內褲不僅鬆緊帶鬆了,有的甚至兩側已經破了好大一個洞!這當摸布都嫌太爛了,居然還穿在身上!

我的脾氣上來,將所有不能穿的內褲一股腦丟進黑色塑膠袋子,然後與昨天的廚餘一併丟出外面的深綠色大型上開式垃圾桶。

做完一切事情,已經七點,我渾身是汗,跑去洗了個澡。

一切都準備好了,家明還在睡覺,我看了看側臥在床上的那個孩子氣小鬼,真是打從心裡佩服,26歲了還像個學生一樣需要人照顧。我看了看手錶,七點十分,是叫醒他的時候了。

我習慣性蹲下、摸額頭和冤魂式呼喚:“家明,家明,起床。”後來才發現該死,怎麼能用這個方式叫他,被R知道會氣得吐血,規定只能這麼對他做的。

算了,都作了。家明賴床:“再一下。”,“你睡遲了。”,“不會啦,腦中沒響,還是六點多……嗯,別吵。”

我笑了笑:“現在七點半了。”,“知道啦……”,“不起來,早餐就冷了。”,“嗯~等一下啦。”家明皺著眉轉到另一頭繼續睡。

“家明——”,家明忽然發脾氣:“好啦好啦,起就起嘛!”他坐起來,頭髮就鳥巢一樣:“一直叫一直叫,吵死人了!我都說鬧鐘沒有響咯!”

我怔了一怔,也太像小孩子了吧,都幾歲人了還有起床氣。

家明起身,睡衣皺成一團,他厭惡地抬頭,看到我,他忽然狂叫,手指指著我。

“啊!”

我嚇一跳:“怎麼了?”

家明慌了:“剛才是你叫我?”,“這個家沒有第二個人了。”家明燦爛微笑:“你信不信,我剛才還以為我還在念中學一年級,然後我嘮叨的媽在叫我起床。”我搖頭:“天,你對你媽都這麼沒禮貌嗎?”家明說:“其實也不是,只是那時候很討厭讀書,想以睡覺來逃避。”

“好了,去吃早餐吧,真的快冷了。”

家明揉著眼睛:“出去吃就好了……”

我將房間的窗口打開讓陽光進來殺菌,猛然聽到家明又在鬼叫。

“啊!有賊!”

我一驚,跑出去,家明圍著毛巾衝出浴室,頭髮半濕半乾,他指著後面的浴室叫:“有賊,我東西被偷了!”我才從浴室出來,裡面一切正常:“沒有賊啦。”家明還在嚷:“我的衣服被偷了,水桶是空的!”

這個沒鬧的超級無敵大白痴智障,一片好心我居然變賊。我指了指外面的洗衣機:“你的衣服在裡面。”家明還是那麼慌張:“沒有,我沒有洗衣服!”我趁機問:“那你幾時洗衣服?”,“今天才星期三,星期天一次洗!我不可能在其中洗衣服的!”

喔~我真的頭痛:“親愛的,你的衣服已經發臭。”,“怎麼辦,怎麼辦,他們偷了我的衣服、褲子、內褲!啊!”我不禁叫起來:“沒有人要偷你像擦腳布般的內褲!看在老天的份上,去洗澡然後吃早餐!”

家明見我吼出來終於肯閉嘴,我深呼吸幾次壓抑怒氣:“快,時間不早了。”

家明匆匆忙忙穿衣褲,然後拿起叉子去叉水餃。我驚叫:“不要!”

已經太遲,水餃噗嗤一聲,包含在裡面的鮮甜肉汁全部流到盤子裡,家明笑著說:“沒關係啦,這種工廠製品肉汁不知道有什麼化學成分,我才不想吃。”

工—廠—制—品? !我咆哮起來:“工廠製品!你以為你吃的是那種冷凍水餃?!”

家明說:“這一定是冷凍水餃,我家又沒有水餃,你更不可能親手做水餃給我吃啦!”我沒好氣地問:“為什麼不可能?”,“因為你不會呀,你昨天還騙 我說想做早餐給我吃,結果還不是露出馬腳。”家明邊吃著水餃邊勾我脖子:“我知道你想對我好一些,但是沒關係,不需要這麼勉強,記得嗎,我說過君子遠庖 廚,你不會煮飯是正常的。”

他將水餃推到我面前:“吃吧,這個水餃不錯,比以前吃的軟多了,還有餡特別多,這次運氣好買到比較多料的!哈哈!”

我看進他的眼睛,他是真以為這是在超級市場買的冷凍水餃,而且……是餡料比較多的“好運氣”水餃。

我聽到自己輕聲說:“我不吃水餃,你吃吧。”,“可是很好吃,真的不錯。我以前沒買過味道這麼足、餡這麼多的。走運了,哈哈。”

不知為什麼,我有點難過,是,他沒有惡意(他根本沒腦袋),但聽起來還是有一點點受傷。聽到他說好吃,我也稍微安慰一點,起碼我手藝還在。

上班的時候,不知被什麼事情影響,我有點心神不寧,心不在焉。在一個小時裡面算錯兩次錢,不得不同顧客道歉;給少了還好,給多了要從顧客手上拿回那可真是難如登天,馬來西亞人並沒我想像中的好。抑或,在錢的事上真沒有人能豁達,君子變流氓,厲鬼也變推磨的驢?

結果,因為一個分心,又算錯錢了,這次,是一個叼著煙的計程車司機,他是熟客,因為他一進來就叫同事的名字,一路走一路跟別的同事招手,這就是所謂地頭蛇,地頭蛇的勢力比帶角的泥鰍(若不懂什麼叫帶角泥鰍,看西遊記)大;而好死不死,我惹到他了。

他算著錢,忽然揚起下巴對我說:“餵,好像算錯了。”他說的是中文,而且是福建音很重的中文。我回答他:“我欠了多少?”司機阿伯忽然罵髒話:“媽的,你是不是華人,說什麼鬼佬話!”

我臉色黑了下來,世上就是有這種人,世界才不會進步。我自然沒有和他對上,只是用福建話與他溝通(是,我會,而且精通):“我差你多少?”司機老伯用那種暴發戶數錢的方式一張一張數給我看:“少一百塊!”

200美金乘3.2819等於656.38馬幣,果然少100,我補上一張100,向他道歉。

司機老伯繼續嘮叨:“哎唷,還好我有算,否則就被吃掉100。”我只好賠笑。司機老伯大概更年期到了,見到我笑居然說:“笑啥?你們年輕人甚麼事都做不好,只會玩玩玩。”

“就是做不好才要好好跟大人學習呀。”

“學?我看的裸體女人比你吃的屎更多,你怎麼學?”

忍耐,但以理,忍耐。

“看你,被我說幾句就說不出話,你新來的哦,我就說,新來的會做什麼事,何況還是你這個鬼仔。我知道,你心裡面在罵我,你們小孩子那套我都會。”

忍耐,但以理,忍耐。

“你叫什麼名字?”,“但以理。”,“媽的,你是沒有華文名嚇?你爸是鬼佬還是你媽是鬼婆?”

不必忍了,但以理。

允許了自己之後,我開口:“先生,你有必要扯到我父母身上嗎?”,“小鬼,你這副臉是什麼意思,想吵架嚇!你們現在的小孩子,一點都不知道尊重大人。”

除下面具吧,但以理。

再次允許自己之後,我爆發了:“那要看看大人值不值得尊敬,一個大人一直罵髒話,沒有教養,我尊敬來幹什麼?學做流氓?”

他被我一頂,怒髮衝冠(憑欄處……XD):“媽的,你叫我流氓?”,“先生,我叫你嗎?我有指著你的鼻子罵你嗎?”,“媽的,你這是什麼態度!”

然後,他像所有客人一樣利用他們所謂的“客人權利”大喊:“我要投訴你!”

恨不得有這句話,我拿出一張單子和原子筆,放在他面前:“吶,寫你的名字電話身份證號碼,然後寫下你要投訴我的什麼原因。”

然後,我裝腔作勢,賤到一個極點:“哎唷,對不起,我忘記你不會看英文。真是不好意思,我沒有華文的,要不要我念給你聽?誒,不用不用,你寫你的名字就好了。要不要直接送你去經理室投訴我?”

唇槍舌劍,那可是我的專長,冷嘲熱諷,那簡直是我的生命,司機老伯怒了半天說不出話來,所有在銀行里面的人都盯著我們兩個看。

經理從三樓衝下來,做調解人:“老KONG,他是新的,你不必跟小孩子一樣見識。”司機老伯指著我:“你看他,又矮又驕傲,沒有教養。”

我吼出來:“不要扯到我家人!你夠了沒有!”

連家母都未必聽過我用這麼高的音量罵人,所有人怔住,連經理都嚇了一跳。我指著他:“要,你就收了錢給我出去,不然,等著收我的律師信,你想怎樣?說!”

這等人,養活自己都有問題了,怎麼可能會花錢打官司呢?司機老伯罵說:“好,算你有種,小心出門被車撞!”我回嘴:“你沒死我不會先死!”,“你他媽的——”我拍著桌子:“怎樣?!”他身子微微震了一震,最後走了出去。

幸虧那時沒客人,否則我名譽真的完蛋了(可是好像已經完蛋了),經理看著我,走過來想跟我說幾句輔導的話,我伸出手來:“對不起,我現在心情不好,我怕怒火牽扯到你身上。”經理說:“我明白,我明白,他是這樣子的……”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收拾桌上一切東西:“不好意思,我請假。你大可寫投訴信投訴我,也可以直接電郵我上司,甚至代理辭退我,我還是現在要走。”

何必為了六百多塊英鎊如此低聲下氣,回倫敦的話,單是接受一篇採訪,可以是現在薪水的十倍以上,我有後路,不怕硬碰硬。

我就這麼走了,經過家明的櫃檯時對他說:“我沒那麼快回去,我自己會去逛逛。還有,不好意思嚇到你了。”家明唯唯諾諾,他真的嚇到了。我看了他一眼,嘆一口氣離開。

走了不遠處,摸摸口袋,哎呀,手機忘了拿,我只好又走回去。

回去的時候,一樓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上到二樓,氣氛完全不一樣,所有人在聊天,嘰嘰喳喳,我一推開門,波濤洶湧的音量瞬間消失。

說的擺明是我的壞話,管它的,說就說,我只是來出差的,不是來常駐。

可是,我錯了。

家明看見我,問:“怎麼回來了?”,“我忘了手機。”

有個女同事馬上跑去我的位子將手機遞給我:“那,你的手機。”

我一怔,這個聲音,是那個“我的家明”。

“謝謝。”她十分友善:“不客氣,對了,你今晚有沒有空,我們一起去吃飯,你都來三天了,我們都還沒請你吃一頓。”

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為什麼?我真的不明白,反而被她弄得說不出話,她說:“哎唷,別害羞,這是應該的。”大家紛紛都圍上來:“是呀,應該的。”,“你們說去哪裡吃好?”,“慢點決定,我要先去燙頭髮。”

嘰嘰喳喳,喳喳嘰嘰,我敷衍她們:“明天吧,今天心情不好。”,“沒關係,心情不好出去逛逛買點好看衣服,就會好了。”

我離開時,聽到“我的家明”對她的死黨用中文說:“他跟我講話也!哇,偶像!”別人也附和:“帥呆了!”,“太厲害了!”

我一頭霧水,怎麼?事情似乎和我想像得不太一樣。

強龍,無論怎麼樣還是一條龍,怎麼敵不過蛇?錯,不是蛇,是發胖的蚯蚓罷了。

不過還是搞不清楚,可能是我當局者迷,誰來指點迷津一番?

幹什麼忽然歡迎我?有陰謀? o.O

1 Comments


真去伦敦?怎么你就是遇上这么多无谓人~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