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6, 2012

回憶如抽絲

Image
回憶如抽絲,不需要如電腦般要從這個硬碟找出這個文件夾的這個檔案的這個格式,還需要一定的相應軟體才能開啓。

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便利,容易,迅速。

可是壞的一面來説,還真是壞到了底。

很多事情,你以爲你忘記了,卻因著這樣的條件,自己嘣跳了出來;來到腦子中,你才震撼,而且自己被自己嚇住。

怎麽會想起這樣的事/這個人?

特別是當你躺在醫院,身邊有人,可是那無形的隔閡讓你感覺自己只有一個人的時候。

那個回憶簡直如同潮水一直翻滾,簡直是淹過來的速度衝擊。

不是什麽,而是整理以前的舊硬碟時,我發現了一個文件夾。

照時間來看,簡直仿佛是公元前的事情,竟然讓我躊躇半晌,才敢開啓。

一看到裏面的照片,當場愣住,忘記跟護士小姐打情駡俏(不是……)

一切是那麽的青澀,那麽多背後的故事,和那麽奇妙的陌生卻又是熟悉的感覺。

回憶就是這樣,不知道是甜是苦。

有時明明是苦事,可是回憶起來,才發現,咦,也這樣活過來了,而且說真的,那時也不是不快樂。

何故?

百思不得其解。

我看到了尼歐。那是R的前一任,也是全班裏因爲一個死小孩而喪命的偉大男人。

我與他沒有什麽,只是同學一場,又是R的前任,感覺頗有不同。

時間過得很快,也人在江湖,已經很久不去掃他的墓,突然覺得有點虧欠。

是不是,有機會的話,以他做中心,再把大家聚在一起?

重新燃起是時候好好珍惜身邊的人事物的心思。

他們不是過客,而是一段插曲。

過客沒有任何影響,插曲卻不一樣。


回憶如抽絲

別忘了,病去也如抽絲……

來來來來,有同樣心思者一起乾一杯

雀爾絲~





ps: 弟說他等不下去,想買s3算了,感覺兩兄弟真的很像,哈哈哈.....

Health is wealth

Image
其實誰都明白這句話,只是辦到的人都很少。暑假期間,許多留學的都回來,習染了大都市的風氣,學了許多,也做了許多以前不做的事。阿福開始抽菸,透露小鴻也是(這個我反而沒看出來),君開始染髮,貝拉開始在後臀尾椎刺青等等。

我看在眼裏沒說什麽。一個成年人的取向是自由的,有什麽取捨,也是咎由自取。

話雖然是這麽說,可還是會稍微探探口風,例如怎麽囘事,誰教的,哪裏學的;反正熟能生巧,他們自己也不隱瞞……或也不能隱瞞,隨便啦。

又巧逢四日公休,是伊斯蘭宗教的新年,他們大肆慶祝,也拉我出去,聊個天長地久,飛沙走石。

一直到我收到了一封簡訊,C寄來,内容簡直令我髮指。

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最討厭的事情就是這個。

那是C的對象,一名醫科大學生,在慶祝什麽東西的派對上玩國王遊戲,從一開始的單手倒立,有了酒精作祟,就開始越來越往邊緣的題材邁進如脫衣、親臉頰、女女接吻什麽什麽……

就這樣,這名醫大生醒來時,身邊多了一個赤裸裸的人。

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討厭就是這個。

如果你是單身,那就算了,沒有牽挂,來去自如;可是你已經有所對象,須知肩膀上扛了另一個人的感受,知道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偏偏還要招惹這樣的事,不是明知故犯是什麽。

不要用酒能亂性當藉口!

在我面前,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資格跟我講這句完全沒有根據的話。

我喝的酒可不算少,可從來從來沒有酒後亂性過。

反倒是那些沒用的貨色,分明就是自己撲下去,最後怪酒,做了又不敢認,等若廢渣。

我永不會原諒這件事,無論是誰。

經歷過不少次這方面的事,所以很能體驗C的心情。

醫大生你怎麽會做出這種事!

如果是我,很可能會拿一把刀釘在牆壁上喝問。

但不是我。

C知道了。這種事,其實不可能不會被發現,又是這麽心細敏感的C,一發現簡直天地瓦解,世界末日。我是很能明白。

同是天涯淪落人吧,我是這麽想的,故此出言安慰,從中權和,商議、聆聽。

這時候,聆聽勝過一切。

C哭得稀里嘩啦,說著說著,罵著罵著,突然就哭了。

那是一種你的心被抓破的痛楚,說著話,突然想到,就會大哭。
後來把自己鎖在房間裏面,更是令人擔憂。

經歷了一個星期,每天陪到淩晨一兩三點不等,終于把不是夜貓子的我熬病了。

也是,如斯傷心傷身傷神的事情,怎麽能不病呢?

起初還以爲是淋雨感冒,後來日趨嚴重,最後……就去跟護士小姐打招呼了。

不得不投訴,裏面的伙食真的不是人吃的!

電視又不給看,手機又不給用,又不可以亂亂走,又要穿奇怪的衣服。
要跟護士聊天,她們又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