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3, 2011

查爾斯哭了

是,你沒看錯標題。

所以我更感慨。

我很久以前介紹過查爾斯,應該是2010年10月的事情了,猛然一驚,他已經做滿一年了啊,惦惦不作聲,請吃飯才是!

查爾斯是繼我之後進來的新員工(我變老油條了,嗚T.T),他的工作是特級助理,處理許多瑣碎雜物,之前都是拿著筆記本,現在經過申請可以使用iPhone4為工作道具,筆記本就拜拜了。

他是原住民,姓沃倫斯奇,非常好記也頗為特別,肢體非常標準,181公分,身段精健,原住民向來身段都比較有棱有角一些。他臉上有疤,在眉毛和眼睛附近,那是小時候在部落的河裡游泳時被鱷魚一抓留下的痕跡。

真奇妙的故事。

然而前幾天,他哭了。是那種被戳到痛處的哭法,打從心底,嘴巴變∩型,然後眼淚在毫無預警地方式下突然掉落。

我們這一兩個星期加班到近乎有點匪夷所思的地步,因為一堆新產品推出(又不是直銷),搞了一堆活動如兒童彩色比賽、網頁設計比賽、信用卡封面設計比賽等等,目的都是促銷。光纖亮麗的比賽所要付出的就是員工們無止盡的加班。

在這段期間,單身的查爾斯認識了一個女生,名叫卡洛林,兩人都頗有好感,於是約了幾次見面。

然而加班的我們最最不能做的就是約會。

這是工作的詛咒。

他們原是從一大群朋友中認識,如此群聚約四五次,後來互有好感約出來見面。

他們約要去吃壽司,到了三點半緊急通知管理層某人後天要度假,最遲明天要報告所以全體加班。查爾斯急忙通知,據說那女生本來推了別人赴查爾斯的約,後來卻要取消了。

那是第一次。

後來為了補償,查爾斯說要帶她去餐廳吃飯,頗為高級,約好了7點半,也訂好了桌子,他還特地帶了香水來公司問我該使用哪個。看著他這麼有心,我還真替他開心。

結果,中午十二點,一封電郵讓所有人臉色都沉下來。

又要加班了,目的是要在某週六舉辦兒童上色比賽。

要準備圖畫、計算費用、籌劃人數、刊登廣告、籌謀宣傳……忙得不可開交,一直到六點,查爾斯才想起他還未通知卡洛林要取消,於是急忙打電話。據說後來那女生的在家煮泡麵,因為她早已通知家裡不必準備她那份。

那是第二次。

第三次他們約了看電影,我還特地告訴他這次有什麼的話我會幫你做,我幫你加班。他千感激萬感謝,說以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後來,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在總部的直系上司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所有這個職位的人都需要留下開視訊會議。那是我第一次在銀行內看到查爾斯大罵一句髒話然後重重摔電話。平時是很陽光的啊。

還被老闆拉進去訓了一頓:查爾斯你這樣表現很不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