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查爾斯哭了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in
是,你沒看錯標題。

所以我更感慨。

我很久以前介紹過查爾斯,應該是2010年10月的事情了,猛然一驚,他已經做滿一年了啊,惦惦不作聲,請吃飯才是!

查爾斯是繼我之後進來的新員工(我變老油條了,嗚T.T),他的工作是特級助理,處理許多瑣碎雜物,之前都是拿著筆記本,現在經過申請可以使用iPhone4為工作道具,筆記本就拜拜了。

他是原住民,姓沃倫斯奇,非常好記也頗為特別,肢體非常標準,181公分,身段精健,原住民向來身段都比較有棱有角一些。他臉上有疤,在眉毛和眼睛附近,那是小時候在部落的河裡游泳時被鱷魚一抓留下的痕跡。

真奇妙的故事。

然而前幾天,他哭了。是那種被戳到痛處的哭法,打從心底,嘴巴變∩型,然後眼淚在毫無預警地方式下突然掉落。

我們這一兩個星期加班到近乎有點匪夷所思的地步,因為一堆新產品推出(又不是直銷),搞了一堆活動如兒童彩色比賽、網頁設計比賽、信用卡封面設計比賽等等,目的都是促銷。光纖亮麗的比賽所要付出的就是員工們無止盡的加班。

在這段期間,單身的查爾斯認識了一個女生,名叫卡洛林,兩人都頗有好感,於是約了幾次見面。

然而加班的我們最最不能做的就是約會。

這是工作的詛咒。

他們原是從一大群朋友中認識,如此群聚約四五次,後來互有好感約出來見面。

他們約要去吃壽司,到了三點半緊急通知管理層某人後天要度假,最遲明天要報告所以全體加班。查爾斯急忙通知,據說那女生本來推了別人赴查爾斯的約,後來卻要取消了。

那是第一次。

後來為了補償,查爾斯說要帶她去餐廳吃飯,頗為高級,約好了7點半,也訂好了桌子,他還特地帶了香水來公司問我該使用哪個。看著他這麼有心,我還真替他開心。

結果,中午十二點,一封電郵讓所有人臉色都沉下來。

又要加班了,目的是要在某週六舉辦兒童上色比賽。

要準備圖畫、計算費用、籌劃人數、刊登廣告、籌謀宣傳……忙得不可開交,一直到六點,查爾斯才想起他還未通知卡洛林要取消,於是急忙打電話。據說後來那女生的在家煮泡麵,因為她早已通知家裡不必準備她那份。

那是第二次。

第三次他們約了看電影,我還特地告訴他這次有什麼的話我會幫你做,我幫你加班。他千感激萬感謝,說以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後來,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在總部的直系上司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所有這個職位的人都需要留下開視訊會議。那是我第一次在銀行內看到查爾斯大罵一句髒話然後重重摔電話。平時是很陽光的啊。

還被老闆拉進去訓了一頓:查爾斯你這樣表現很不專業,堂堂成年人……

他再一次打電話道歉。據他事後跟我說,那女生當場暴走(?),冷冷地酸了他幾句,又罵了他一頓,就把電話掛掉了。

就這樣,他和卡洛林宣告結束。

我甚至不知道用結束是否正確,因為連個開始都沒有。

某日,銀行莫名其妙倉庫著火(我還在非死不可上放照片),大家亂成一團。不必老闆說也知道加班加定了。是普通加班,很多人開始埋怨,其實全部都是不急的工作,可以翌日再來。不過老闆……就你也知道的,他以退為進地說:“好呀,我也沒強迫你們,有什麼的話大家一起擔就是了。只是麗蓮她們來,看了CCTV,我也不能幫你們了。”

所有人聽了都差點“拔刀”相助,我內心甚至直接回答了:我有至少三十種辦法讓一個女人站在我這裡,誰怕誰。

不過我本來選擇留下,後來查爾斯把我們全部趕跑,說了一句深刻的話。

“有另一半的,全部給我滾回家去!”

他當夜做到了十一點。

後來所有工作解決,上色比賽甚麼的也結束了,我就叫了他,好好地跟他聊一下。

算我的職業病好了。

“查爾斯,領帶脫了。” 他乖乖做。 “鈕扣解兩顆。” 他也照做。 “深呼吸。” 他依然照做……你說這麼好的人哪裡找去?

“查爾斯,這幾天辛苦你了。” 他只是不說話。

“來,跟我說說,你最近辛不辛苦?” 他只是淡淡笑了一下:“做工嘛,有什麼好說的呢?” 我最討厭在問別人東西時對方跟我打官腔,於是乎想整回他。

向來直來直往的我不懂如何什麼詭計多端等等的,於是來個最有效的:戳痛處(功效如何請詢問C&W)

所以雲淡風輕地,我就說:“卡洛林呢,她還有跟你聯絡嗎?”

提到她,查爾斯嘴角就抽搐了一下,我吃了一驚,他倒是真心喜歡她。

“沒有。” 那語氣中夾雜不甘、怨恨、刺到、傷心、寂寞、無助、為什麼遇到的是我……五,不,百味雜陳。

“可以試試看再找她,下個星期反正我們不會加班。”

突然之間,查爾斯發起脾氣來:“是嗎?你確定嗎?每次我們都以為沒有後來還不是一樣!這樣子怎麼約?怎麼說?到時再拒絕是不是?拒絕人家的是我耶!被罵的是我!”

他整個人站起來,一拳敲桌子:“我又不是呆子,又不難看,為什麼連想約會一個女生都辦不到?啊!你跟我說啊!” 我微笑:“我不知道。” 他聽了反應更大(我突然好有成就感XD):“你不知道?你怎麼可以不知道!你這麼聰明,根本就天才,你現在跟我說不知道!不知道你又叫我去約!”

“我只是想牽一個人的手,我只是想接吻,我只是想送東西給女生後她帶著喜悅的眼光看著我!我要的只是這樣!我的要求很無理嗎?我的要求很骯髒嗎?我很齷齪嗎!”

“不會……”

“所以啊!我都約幾次了,每次都是這樣!我又不是要結婚生孩子賺百億,為什麼連這麼一點小小心願都辦不到!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覺得寂寞。”

接著一陣靜默,突然噠一聲,水滴落在桌子上。

查爾斯哭了。

實在感慨,我不禁想問那個女生,真的嗎?查爾斯又不是不想出去,又不是呆在家,又不是為了玩魔獸不出門,而是正正經經的努力工作;如果你喜歡他,再等一次又何妨?

為什麼連這麼一點事都辦不到呢?難道好感不夠嗎?

真是好笑,兩個人都有一堆為什麼。

有時候也覺得實在是有命運這種事。有的人連想都不想,一堆女生自己撲上來,口口聲聲賈伯利爾賈伯利爾。有的人沒什麼企圖,一堆人自己先開口,口口聲聲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

有時走在路上,看到某些穿著儀容不堪入目,耳環舌環鼻環眉環儘管來的無用之輩和別人卿卿我我你儂我儂的。

一個正直向上,學富五車的好男人卻在另一個人面前因為交不到女朋友而哭。

不是命運是什麼呢。

我只能說,不是所有人都像W吧……抑或,有時候W也這麼想?

那就要好好給他照顧一下了(笑)

更要奉勸別人好好珍惜,我們實在是比別人幸運得多。

查爾斯不哭不哭,別人不要你,我要你就是了。





ps:C,C,我想認識是元介,請幫我鋪路,告訴他我是超級大粉絲XD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