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6, 2010

夕陽無限好

小絨和那個男人終於結束了。

我知道後狠狠地鼓掌,直到掌心紅腫。

她明顯的憔悴,失去,失落,失樂,失神,失聲。

三年了,終於該結束了,離開年紀比她大30歲,帶著兩個19、17的女兒的男人。

況且他並不是單身。

我對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的客氣。

態度近乎冷酷無情。

要是不硬被人拖去“喝茶”,我不會出席。

在場七個人(除小絨和我,剩下的叫夕陽無限好)只有我一個男生,看到這一幕時我就知道大禍可能就要臨頭了,我變眾矢之的的跡像簡直是像日光那麼明顯。

一開始是隨便亂聊,嘻嘻哈哈,哈哈嘻嘻,一堆沒有意義的談話。

後來是小絨輕輕捧起杯子:“他還答應送我白金戒指呢。”緩緩喝一口。

我們靜下來。

終於摸到話題了。

小絨眼睛接近乾澀,放下杯子,“就這樣,沒有了呢。”

小夕輕輕說:“失戀了呢。”

“並沒有失戀,”就如之前說的,我完全不客氣,“這根本不是戀,早脫早好。”

小陽脾氣跟我比較像,所以直接嗆過來:“你這個人表示一點溫柔會短命嗎!”

“我並沒有必要顯示溫柔,這種事根本沒有溫柔的餘地,小絨既然能做這種選擇,自然沒有問題。”我一口氣將可樂喝完。

大家心想也是,就淅淅索索,淡淡帶過。

“感覺像做一場夢,”小絨緩緩地說:“那天,我走到樓上,看到他下來,我跟他打一個招呼,他跟我握手;這麼一握,就把所有事情的道路都打開了。”

小夕:“嗄,沒有告白?”

“就算有,我也忘記了。”小絨笑了笑,那個笑容的感覺很……

“也是,都三年了啊……”小好說。

“可是我還記得我前男友跟我告白的事,”小無一鳴驚人,“他那時候賽跑比賽結束,接受校內新聞係採訪的時候,說:'我最要感謝的是小無,還想請大家幫忙讓我把她追到手。'這樣。”

“哇~!”幾個女生臉上陶醉的咧= =

“好浪漫!”

小夕說:“我的就很莫名其妙,他們說我和小多是班對,後來我和小多好像不在一起就很怪,所以就在一起了。”

小限就說:“阿福寫情信給我,結果字體太清秀,後來發現是他要求妹妹幫他寫,我覺得很可愛,所以就答應了。”

……啥? !

小好看著每一個人,突然低頭,“我……我……我沒有談過戀愛,好羨慕你們。”

“十六歲,先給我好好唸書吧。”

我才說完這句話,就發覺所有的目光直射我,我一驚:“幹嗎?”

“到你說了。”

“說什麼?”

“告白方式啊!”

誒? !

“我只是來陪你們湊人數吃涮涮鍋促銷配套!”

“叫你說就說。”

“我……我……我沒有談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