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12, 2010

禮輕情意重+中秋月餅(算吧)

Image
那天在教會裡,有台灣來的人來拜訪。

本來是900多人的大廳聚會,照機率來看,彼此碰面的幾乎應該是[1/900]X[100%]+[(1+1)/900]X100%(什麼東西?)

所以散會後就到車子去打算回家,突然有人大嚷:“你們有看到但以理嗎?有人找他。”

我從樓梯旁探頭,“找我?”

“跟我來。”

一直走回大廳,發現那四個台灣人在那裡迎接我(稱他們中、秋、月、餅吧)

“大家,好久不見了。”

台灣人很喜歡擁抱(是嗎?),一個個擁抱之後(連他在台大唸書的女兒都抱了),中就開心地說:“剛才看見你在下面,突然就消失踪影,擔心了一下。”

“找我有什麼事嗎?”

“敘舊啊!怎麼,你另有要事?”

“啊,沒有,沒有。”

秋小姐就說:“這次來這裡拜訪,台灣那裡的他們都說要同你打個招呼,所以不得不把你召回來。”<---念台大的果然措辭都很微妙呢

中:“你很久沒去台灣看大家了,有計劃去台灣嗎?”

“嘿嘿——天機不可洩露!”(我很想講這句話,不過當然不行),“嗯,有在看亞航促銷活動,若是有便宜機票可能會去,也要看天氣,最近天象不好。”

阿餅(他很喜歡扶下巴,又不是柯南!):“乖乖~才幾年不見,發音越來越準確了呢。”

“老師教得好。”

“R呢?你們還有保持聯繫嗎?”

“嗯,一定要的啊,你呢,沒和他聯絡嗎?”

“自從回台灣之後就很少聯絡了。”

中:“說了那麼多,正事都給忘了,月,包包拿來。”

他太太從包包中拿出一個禮盒,說:“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這是什麼!不不不不不,我不能收!”

中就發揮他歐吉桑(噓,請保密)的狠勁,硬是塞給我:“哎呀,這可是包含整棟信基大樓所有員工的心意,你不收下我們怎麼能平安歸去?”

“信基大樓啊……很久沒去了呢。沒搬遷吧。”

月大笑:“整棟大樓搬遷,但以理你可真會說笑,哈哈哈哈!”(重點是,我有說了什麼笑話嗎?)

後來因為別的地頭蛇(你就不能用地主之誼嗎?!)搶著要招待這些貴賓,我從不參加飯局,所以微笑告辭了。

回到家,打開禮盒,突然倍感溫馨。

大家不過是同一個教會裡的人,說現實點叫萍水相逢/普通朋友,可是來到這裡念念不忘昔友,還帶來禮物。

終於明白禮輕情意重的含義。









非死不可要見面2(21禁)

從略



——接著他低聲地問道。

“生氣了?”

我嘆一口氣:“沒有,這……很不專業,李。”

他沉默,“這種事本來——”

“你應該進去了,時間差不多。”

“可是你這個樣子,我不放心。”

“我怎麼樣,其實說真的跟你沒關係。”

“別說這種話!”

“李先生,你我萍水相逢,就算中間有任何或大或小的經歷,其實都沒關係,請保持專業。”

“你怎麼這麼冷淡?你那時那麼熱——”

“噓!這裡是機場!”

“好好好,可是但以理,我們不說並不代表事情沒發生過。”

“那就請你說服自己它沒發生過。”

“辦不到!”

“你必須辦到。我必須辦到,你也必須辦到。”

“可是記住也——”

“這種事情,還是忘記得好。大家不拖不欠,乾淨利落。”

“我不要!”

我詫異:“你為什麼就是不讓事情過去呢?已經發生了,就發生了嘛!忘記了就好了啊!婆婆媽媽的干什麼!”

“可是——”

“好了啦,都幾點了,我要回家睡覺,你快去跟顧客談生意啦。珍重再見,不送不送。”

他看著我,嘆好大一口氣,“謝謝你的幫忙,我很感激。”

“應該的。”

“就這樣,沒別的?”

“很多事,不說比較好。你再囉嗦我馬上封鎖你。”

“好好好!”他終於退一步,“再見了,但以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心軟了,“再見。”

“有機會來找我,讓我好好招待你。”

“這次會保持專業?”

他豎起三根手指,“我保證——精神上會。”

我被他逗笑了,“好啦,再見。”

輕輕一下擁抱,他就步入那扇我們不能穿越的門;進了門又回頭,一臉抱歉意。

有什麼好看的呢,發生了就發生了嘛。

囉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