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幻想大陸戰記第五記——無奈的相會(draft)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aturday, February 05, 2011 in
大雨從開戰後一直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劈裡啪啦不斷作響,奇怪的是儘管淋了這麼多下了這麼久,卻絲毫不能澆熄場上的緊張感與所有人炙熱的情緒。

鷹是鳥類中眼神最銳利的動物,視野有兩百七十度,能俯瞰三十尺以內的任何輕微的動靜;這個鷹也一樣,大雨沒有乾擾他的視線,因為他撐著傘。

三十六骨的油紙傘,大家認識他時他就是撐著傘的,彷彿有他出現就會下雨,可是那並不是那支傘的唯一功能,傘也是他的武器。

他剛才就以傘擋下了前鋒隊弓箭手的箭雨。

單槍匹馬地擋完全部,油傘絲毫無損。

他用轉傘手法,再將勁道覆罩在傘面上,所以單薄的紙傘絲毫無損。

可是因為這麼一轉,上面來的雨水和紙傘灑出來的水珠都濺到他身上,他那束貼身且烏黑的大袍被淋濕,緊密地貼在他的身上,更顯出他的健壯紮實;不過這麼一貼身,手腳動作就不得不受影響,所以他只能快,速戰速決。

於是他空出來的右手輕輕握住腰上的劍柄,“水平——圓斬!”

可是卻有一隻手迅速地將他攔住,令他的劍又重入薄鞘之中。

“同行首領。”

同行搖頭,“鷹,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別浪費在體力在對決上。請你帶著鳩還有雀三人到西邊崖上攔截對方的支援。這比單人對決更為重要,決不能有任何閃失,你能勝任嗎?”

鷹沉吟,說道:“是。”

他們三人以驚人的速度往反方向掠出,那柄傘消失在遠處。

同行站在原處,他的心情絲毫沒有輕鬆,他心裡非常明白,就算是鷹,勝利的機會就像站在這場雨中卻不會被淋濕是一樣的微乎其微,何況是他自己。

可是身為自由軍的領導,他不得不站出來。

他所肩負的責任不容許他有猶豫想退後一步的想法。

他伸直右手,“臨道之九,捆仙繩。”

可是他的對手馬上冷酷地說,“你以為那樣的本事就能對付我嗎,同行?”

同行的心情惡劣到了極點,在他經歷過的這麼多戰爭裡面,沒有一次比這次更處於劣等地位。

所有的通靈師都擅長近身搏擊戰,子明更是絕對的天才,同行身為術靈師非常明白自己對近身搏擊的生疏與無能,所以他不能靠近他。

糟糕的是,時間拖越久,子明的支援可能就會到來,而他那令人聞風喪膽的皇家魔法騎士團也能因著時間這麼長做許多大規模的魔法攻擊。

還有更糟糕的。

他不能看著子明戰鬥。

明明下著雨,同行背後卻在冒汗。

時間、機會、希望並不站在同行的自由軍這邊。

他不能想這麼多,同行雙手畫圓,“兵道之二,千絞。”

子明往旁邊踏一步,從容地閃過。

他伸手,畫出一個圓圈,兩個淡藍色的法咒魔法圈憑空出現在他面前,眾人動容,所有的通靈師需要依附一個平面畫出通靈的法咒魔法圈,可是子明卻能讓其出現在空中,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同行臉色慘白,他已經看不到明亮的前途。

怎麼可能?

可是他沒有辦法停手,身為領導就不能有絲毫的猶豫和後退,不然樹倒猢猻散,自由軍這麼久以來的辛苦就付諸流水了。

……流水?

同行陡地一震。

他雙手聚前高捧,如同送人手心裡面捧著的清水一樣,“鬥道之三,千灩萬雨。”

雨停了。

大家一驚,雨停了?

並不是雨過天晴,而是在那一瞬間,從天而降的雨水,盡數停止了。

停在半空,停在眼前,停在身邊。

伸手一點,還會沾濕指尖。

飛和瓦特對望一眼,這是什麼能力?

子明抬頭,略微新鮮地說道:“我好久沒見過這個能力了。”

同行沒說話,他根本不能空出時間來說話,他右手隔開,停在右半邊的雨就如同拉開簾幕一樣移到右邊;左手再分,雨水再分開一半,留下空白的中間。

突然有一個魔法騎士狂笑道:“中洞大開,你是白痴嗎!”他飛扑出去,右手成爪,掌心亮起微小的黃點,黃點分成兩個,兩個白點對撞,裂成四個,四個相撞變成八個,接著以驚人的速度成倍增加,他話才說完,右手掌心已經凝著一團啪哧啪哧響的雷球,雷球不規矩地閃爍著,瞬間將他右手包裹在一大團黃色的雷光之中,而這時他已經筆直地衝來!

“雷印,黃雷!”

子明正想開口阻止已經來不及,雷引是最快的能力,所以沖出去的速度也是極為驚人。

同行說道:“你才是笨蛋。”他右手拉攏,雨水突然急速地疾衝那個魔法騎士,他不由大驚,正要跳開,同行卻說道:“是左邊啦。”

魔法其實急忙轉頭,右邊的雨水竟然是餌引他避到左邊,而左邊的雨水趁機衝到他身上,雷球碰到雨水,馬上失控地散播出來,一聲慘呼,那個魔法騎士就被自己的雷印給電死了。

同行低下頭,嘆了一口氣,無論他想怎麼避免,可是總是無法達到不傷害任何人就能為戰爭畫下句點的方法。

凡事總要付出代價,人總是的用自己所有的,去換自己所沒有的,一得必有一失,這就是術靈師所一直被教導的大自然平衡交替的法則。

同行再分,雨水又分成兩邊,不斷降下的雨越來越多,他所凝聚的雨水也越來越稠密,同行說道:“還有人嗎?不然就輪到我了。”

魔法騎士團聞聲全後退一步,另一個水印的氣靈師踏前一步,大聲笑道:“水可是我的武器,你一個小鬼頭在我面前賣弄,可就大錯特錯!”

他雙手結引,喝道:“水印,水氣彈!”

咻一聲,水氣彈噴射而來,同行正想攔截,一柄鐮刀就從旁邊橫砍,鐮刀一出,寒氣迫人,水氣彈打在上面瞬間炸開,可是炸開的瞬間竟然飛快的產生結晶,接著變成一朵冰花掉落在地上粉碎。

“你那柄是冰魄鐮刀!子明先生,那就是上次在普隆德拉西區引起騷亂的那個女人!冰魄鐮刀只有一把,我肯定是她!”

“大叔,你在我面前使用水作武器,會不會太可笑了一點?”

雖然年輕,可是她毫不客氣,雙目冰冷地看著那個魔法騎士,說道:“一個大男人不用火不用電這種激烈的能力偏偏用這麼娘娘腔的水,真是的,幸虧我不是你朋友,會一併丟臉的。”

他大怒:“你說什麼!”

她冷笑一聲,“大叔,你真的要我再說一次嗎?”

“你這個沒教養的!水印——”

“又來了又來了。”

“混賬!”那個魔法騎士恨不得跑過來掐死她,卻不得不避忌那兩面雨牆。

同行說道:“沒有人了,那我來了。喝!”

雨水一陣震動,接著以劇烈的速度沖向整批魔法騎士團,冰魄鐮刀隔空揮落,大量的寒氣揮出,令那團雨水立即結冰,雨水轉眼成為銳利的雨針,飛落而下。

“什麼!”三四名魔法騎士馬上沖到面前來,不約而同喝道:“土印,大岩壁!”

地面震動,幾塊句板豎立起來,擋在他們面前,接下了襲來的雨針,可是雨針來勢甚急,也把比人還高的岩壁盡數打成碎片,巨石砸落在地上,發出轟隆隆聲,宛如高空霹靂震懾人心。

同行正要準備叫大軍撤退,突然在塵土飛揚之中有一道人影衝了出來,他旁邊隨著兩張隔空的法咒魔法圈一起衝來,魔法圈迅速轉動,一大群的飛刀從中如蝗蟲般射了出來,由於數量太多,前面就是黑壓壓一片,把那個人影湮沒在其中。

“盾隊!”四月叫道:“三號陣隊!”

盾隊張開盾牌,分成三隊,一隊單膝跪下,一隊馬步半蹲,一隊筆直站列,全數張開盾牌把上中下的空隙都補足了,四月叫道:“首領快退後!”

“保護你們就好,不要再向前了!”同行叫道,他連自己都不一定能保得住,哪裡還有多餘的能力顧及別人?

他雙手朝著飛刀攤開,沒有華麗的動作與手勢,“兵道之二,千絞!”

嘩啦啦巨響,飛刀破成碎片,散落一地。

同行鬆了一口氣,可是突然間一個黑影站在他面前,冷冷地說道:“因為打碎了幾柄飛刀就自滿地放鬆心情了嗎?”

同行只覺得自己的血液在那瞬間幾乎停止了。

“兵道之二,千——”

“太慢了。”

子明揮起手中短刀,割向同行脖子。

“臨道之六,芒出!”

一道白色屏障在他們中間打開,子明往後退開,白色屏障漸漸擴大直推出去。

同行不敢鬆懈,子明已經在身邊了! “兵道之一,破心斧!”

子明避開,地上被砍了寸許深的裂痕,“兵道之三,燕風剪!”

子明又跳開,兩股交叉劃出的力道從他身邊切過,子明卻看都不看一眼。

“臨道之九,捆仙繩!”

子明一揮手,發出熒光的繩索就斷開,消失於無形。

同行急忙退後,子明說道:“難道拉開距離就會有轉機嗎?”

同行心頭髮寒,子明完全沒有露出被逼迫的神色,彷彿這一切對他來說都不是足以令他稍微揚眉的幼稚舉動。

同行就算想積極面對下去,卻實在沒有一個穩定的理由能支持他了。

“臨道之六,芒出!”

他只能用這個全面的白色屏障來拉開距離,再不喘口氣他就會被自己的緊張壓迫到吐血身亡了。

若是他能看對方一眼或許有轉機,可是若是看到,他就失敗了。

他身後的人也沒有一個敢抬起頭,只要看到一眼,生死就是手心和手背的距離了。

突然一隻手拍在同行肩膀上,“夠了,同行,剩下的交給我吧。”

“子清!”

“張開眼睛吧。”

同行這才睜開眼睛,眼睛因為久閉而充滿血絲,可是看到子清,他已經迷濛的眼神有了一絲的曙光。

“剩下的就交給我了。”

“可是你的傷……”

“我的傷並不礙事,我不是說過了嗎?通靈師是最窩囊的,因為我們從不親自動手,所以我本身的傷勢並不影響我接下來的戰鬥。”

“等一下,這樣太危險了!”

“我還說過,”子清踏前一步,左手虛攔,示意不准有人上來。

“通靈眼,只能用通靈眼來對付。”

他抬頭挺胸,毫無畏懼地看著子明。

“我說得對吧,哥哥。”

哥哥?

大家一呆,他們是兄弟?

一個是輝煌紅月帝國五大將軍之一,統領皇家魔法騎士團的北將軍大通靈師子明;另一個是以起義為名勢必要推倒這腐敗帝國開啟自由之門的自由軍頭領之一通靈師子清,他們的身份與立場是黑與白、正與反、水與火。

偏偏他們是兄弟。

子明看著子清,冷冷地道:“你那雙眼睛,能看多遠?”

“通靈眼不是用來看距離的,是用來引導魂魄進入虛世維持世界生與死的相等。這可是你教我的,哥哥。”

“我可沒教過你墮落,甚至投身於叛亂之中,如此侮辱自己,還丟了我的臉。”

子清叫道:“輝煌紅月帝國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樣子了!它已經墮落腐敗了!”

“住口!”

對於子明陡然放聲厲喝,連子清都嚇一跳。

子明指著他,毫不客氣地斥責:“誰讓你說出這番話來!”

子清心頭一震。

“你自小出生在輝煌紅月帝國,吃的是帝國的產物,喝的是帝國的水源,住的是帝國的土地,培養你的是長大在帝國的人物,受的是帝國的教育,流的是帝國居民的血;這些東西賦予你生命讓你一直活了十四年,你以為你是站在什麼立場上敢毫無畏懼地開口斥責這十四年來的所施加在你身上的恩典!啊!”

子清嘴唇都白了,“別……說了……”

“沒有國家會有你嗎?沒有帝國你能站在這里大放厥詞、毫無廉恥地說你那些膚淺的所謂正義嗎?啊!”

“別說了……”子清只覺得自己已經快站不住。

“通靈眼看的的確不是距離,可是卻不代表你能用這樣的藉口讓自己如此短視如同瞎子,盲目地胡亂行動!還對自己所引起的騷亂和傷害的性命洋洋得意!你對得起那些忠心為國死在你們手下的人嗎?你承擔得起因著你們叛亂而喪命的老百姓所留下的怨恨與悲痛嗎?你還敢說自己對得起肩負要維持生死相等的通靈師職分嗎?啊!

“不要說了!”

子清跪倒在地上,捂著耳朵,尖聲叫道:“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那你就贖罪吧。”

子清睜開眼睛,怔怔地道:“贖……罪?”

他抬頭:“怎麼贖罪?”

“跟著我,阻止叛亂繼續發生。”

子明伸出手來:“這樣,你就能贖罪了。看著我,子清。”

子清看著和自己一模一樣左眼全黑右眼全白的雙眸,那漆黑的左眼深不見底,彷彿斥責著自己的罪惡,白眼又白亮無比,彷彿看見了自己贖罪之後的光明良心……

“子清!子清!”

同行叫道,可是子清已經充耳不聞。

同行大怒,“你——你催眠自己親弟弟?!”

子明說道:“站起來,子清。”

子清虛弱地站起來,子明說道:“那一邊的,全殺了。”

大家不由退後,只有同行站在那裡,他已經憤怒得不懂得懼怕。

要把子清救出來,把魔法騎士團打敗,讓自由軍安全離開!

要有更強大的力量!

而且要不顧一切的力量!

——那就使用我吧。

突然一絲低語在他耳際響起,帶著輕鬆的笑意與強大的肯定。

同行深深吸一口氣,他知道那是什麼聲音。

——你也沒得選擇了

他吞了唾液,卻發現喉頭乾得發痛。

——他們只會感謝你,沒有人會責怪你的

同行發現自己的手在顫抖。

——又不是第一次,不用白不用嘛

同行手腳冰冷。

——只要下一次不要犯就好了嘛,又不是每一次都這么生死攸關,來嘛,算最後一次。

一次,一次就好,已經沒有得好選擇了。

——你不是要救人嗎?不是要保護自己人麼?怎麼,到頭來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就當說說算啦?

“才不是!”同行叫道。

——那就用我呀,我就是生命,我就是力量,有我就有絕對的力量!

生命有力量。為了生命,弱小的豆芽能頂開巨石長大,為了生命,萬物能激發更強大的勇氣應付將來,為了生命,人能做出平時想都想不到的舉動,為了生命,力量就會滾滾而來。

——來吧,我就在你身邊,戰場可是我的家呀!

同行彎腰,伸出手來,右手沾了滿滿的血。

戰場上什麼沒有,血最多。

血擁有生命,生命帶來力量。

血就是力量。

——對了,對了,盡情的使用我吧,給他們好看!哈哈哈哈哈!

看到同行沾了血,輝夜叫道: “同行不要!不要用血!不要受誘惑!你會被誘惑腐蝕的!”

他們已經見識過了,那是種無與倫比,沒有妥協的力量。

術靈師的能力來自神、魔、精、魂、天、地、人、蟲、物這些組成世界的元素,分別列為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九道,又分陰陽內三十六為正,七十二為負的一百零八界;其中分量輕重不可更變,亦不能多添不能減少;所擁有的是什麼就是本命,一切需要以本命生活。

是鳥就要飛,是魚就要遊,是火就要燒,是水就要潤;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有什麼樣的舉動就有什麼樣的下場,有什麼人就說什麼話,有什麼樣的環境就有什麼樣的資源,一切是平衡,又在平衡之內。

己身所沒有的就要用所賦予的來交換,用自己所有的來得到自己所沒有的;這就是大自然的平衡交替原則。

然而,血的力量並不一樣。

血是生命,一切都在生命裡面,借助血的力量就是藉用別物的力量增加自己的能力,就是減少對方增加自己,就是以自己原本所沒有的得到自己本來就不該有的;不是交換,乃是掠奪。掠奪產生混亂,混亂產生生死。生死影響自然,自然改變平衡,就必須付出慘烈的代價來維持不平衡回歸平衡。

這是術靈師的大忌。

也是列為最禁忌的事,使用多了會上癮,漸漸會被血所控制,會心染邪惡,好逸惡勞,因為從血就能得到無比力量,淪為嗜好殺戮,到時就會失去了術靈師終生追求平衡的意義,那個代價更為嚴重。

血也是禁術。


不過沒有人逃得過誘惑,沒有人能戰勝所有誘惑,環境的促使只會讓人更虛弱地面對誘惑露出不堪入目的真相。

對於流傳在世上這亙古的血的誘惑,誰能抵擋得了?

同行已經聽不見其他的聲音,只有自己的心跳聲和在耳際不住狂笑的聲音,慫恿他利用它的力量。

同行不得不這麼做,他願意了。

“禁術•開。”

子明看著他,臉上沒有懼怕,也沒有表情,神情如同等待花苞開花一樣輕鬆。

彷彿事不關己。

“諸般條規化為無形,萬有律法盡數消隱……亡魂呀聚集、死靈呀興起,我賦予你們肉體,你們聽我號令。開!”

大風突然狂吹,大雨下得更急。

風聲夾帶在雨聲裡,彷彿是百人一起痛哭呼喊,聽者毛骨悚然,牙關打顫。

接著,所有躺在地上的死屍突然掙扎地站起,流動在四周的魂魄都進入了他們的身體借屍還魂,個個排列起來如同一批軍隊。

不僅自由軍,連魔法騎士團都嚇得魂不附體。

子明皺眉,“花了這麼多時間,做了這麼多事,不過就是把亡魂叫來世上嗎?”

他不由笑起來,“在控制生死的通靈師,我,面前,你膽敢號令亡魂為我為敵?”

同行看著他,“子明,退。”

子明充耳不聞,“那我就讓你看看,通靈師的力量。”

同行攤開右手。

子明的左眼變成白色,右眼染為全黑。雙目交換顏色是通靈眼開咒儀式。

他也伸出右手。

兩人雙手似乎擺在同樣的水平上。

“鬼哭,神嚎。去。”

“魂飛,魄散。滅。”

9 Comments


我要看這個故事!!
感覺邏輯和理論還有劇情都有超讚的發展啦厚~
你這本有出嗎?


-Tiffany


而且還第五記了~> w <~! 我也好想看唷!
人物設定很吸引我~!


@Tiffany : 有斷斷續續地在寫啦,可是沒有人幫我校稿和翻成繁體中文(我學的究竟是簡體),你真的要看嗎Orz

@婷儿:只是第五回合啦,不是第五本,千萬不能搞錯,我會被天遣的Orz


嗯~我知道是第五回合呀~
前後都在吊我胃口啦~!

可惜我的中文不是很好~要不然就可以讀到...嗯~不是啦~可以幫忙了~呵呵~


若不嫌棄,我願意幫忙繁簡中文轉換與校稿。
若需幫忙,煩請寄原稿至我的電郵信箱,信箱地址未變,一如往常。

華人新年快樂。


用谷歌翻譯就變繁體了嘛,你身邊不是一群蜜蜂、蝴蝶什麼阿裂、喜兒的,叫他們找白字就好啦!

我也很贊同美女的看法,人物設定很特別,而且裡面有很多別人的影子(我在說什麼五四三?),能否透露一下人物靈感從哪裡來?如果是商業機密的話……還是給我說出來!


-Tiffany


@婷儿:快別這麼說,你中文對我來說已經是非常非常厲害了哇~!我都快追不到了T.T

@恆:最後一句請自己收下,都說是華人新年了。

@鐵女:什麼蝴蝶蜜蜂的,你這什麼意思= =
喜兒出國去受訓了,阿裂……他中文比我還爛,天天一粒桌子一粒桌子,算了。

才不是什麼商業機密,這種破東西哪來商業機密?

人物設定啊,簡單來說(已經出場的):
子明= 塑膠圓扇鼬(70%:全體)+ 朽木白頭髮哉(20%:性格)+ 黑仔BK201(10%:手法)
子清= 日向寧次(60%脾性)+ 子明(40%全體)
同行= 流氓一護(40%:立場/性格)+ 假一護修兵(10%:心態)+海德先生(10%:立場)+ 皮膚病卡卡西(15%:心態)+ 但以理(15%:全體)+看情況再說(10%)

這樣。


夭壽ㄛ!
做這麼複雜的是為三小.....朋友囧?
宇智波鼬啦,什麼塑膠圓扇= =
別說那麼多,第一回先拿出來!

-Tiffany


親愛的,Uchiha是塑膠圓扇的意思。人們拿著那種扇子去逛遊祭。所以卡通裡面他們的家族徽章是塑膠圓扇。
就像naruto 的 Uzumaki 是旋轉魚板這個拉麵裡面的配料食品。
所以是塑膠圓扇鼬。
剩下的自己去想。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