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甲廿三的朋友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December 12, 2011 in
很快的,就要年底了。

有時候想想很奇怪,好像……好像昨天才剛倒數完畢進入2011年不是嗎?好像一兩個月後要準備過年拿紅包的,怎麽一下子,要邁入那個禁忌的2012年了呢(明天過後囧)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要說羅拉。是的,年紀比我大卻是我學妹的羅拉小姐。不過真正要說的不是她,而是之前兩個禮拜送一三五七九玫瑰的那個男人甲二十三,或安德烈。

如我弟說的,他一直不喜歡安德烈這個名字,其程度就像我對貝多芬、聖地亞哥的感受一樣。

我本來沒什麽反應,之前也提過很多次,安德烈和我也有一點小過節。你看你看,莫名其妙的就過去,一年就要結束了呢。

我還不知道要看月食= =

言歸正傳,這麽久了,羅拉離開要一年了(天呀),這麽多日子過去了,今天又重新見到他了。

又看到安德烈了,我甚至有點驚訝,沒想到還有機會再看到他。

他直挺挺的向我走來,幾乎所有人都在看他,因爲都知道他和我們銀行之間的緣分(喂)。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注意他,就是向我走來。我朝他微笑,他也跟我打招呼,中間有一點陌生的尷尬。這也難怪,究竟我們所有人和他是陌生人,然而多了一個橋梁稍微涉獵他的私生活,後來橋梁沒了,然而記憶卻還存在。我記得他所作所爲,他也記得我爲了他們的事站在灰色地帶,簡直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究竟是服務業,我還是先開口了:「安德烈,久違了。」 真的,久違了。

「但以理。」 他只是叫了我的名字,之間的尷尬氣氛張力仿佛越來越廣,我馬上打破:「有什麽我能幫助你的嗎?」,「啊,是。我想要請教你一件事。」 我笑問:「金融投資、股票起落、市場研究、經濟走向、各國匯率、交易法規,還是什麽呢?」他仿佛沒想到我會說這麽多,眨了眨眼睛,適應了一下,然後說:「跟銀行的事無關。」

我倒是愣了一下,「那是……」

「我聽説你是心理學專家(我聼了有點不舒服,這『聽説』裏面包含了多少故事= =),所以想來請教你一件事。」我笑說:「怎麽了?是什麽事?」

聽到了他的話,我都傻了。

他居然問說:「人會不會凴初戀的影子來選擇接下來的對象?」

我呆住大概十秒,然後才回過神來,啊……怎麽想都沒想到會被問到這一句,而且這麽久不見了,沒有寒暄(也沒什麽好寒暄),沒有客套兩句(其實也算有了),沒有帶手禮(又不是見家長…),一年過後,突然就是這麽一句,我不傻眼才有問題。他見我不説話,還以爲我沒聼清楚,於是再問了一次。我揚手阻止他,反問(我有反問別人的習慣,這其實非常不好):「你是腦筋急轉彎呢,還是說真的?」他看了我一眼,一副「你知道你在說什麽東西嗎?」的表情看我,然後點頭,眼神竟然十分認真。

我想了想,其實不需要。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初戀是人第一次對另一個人產生仰慕的感情,多數由外表選擇,本來就是天性的選擇。一個人的喜好是很難被改變的,「喜好」是催眠學中被安排在高難度改變的前三名。除非是經歷了非常極端性的改變如重症痊愈、死裏逃生、靈魂出竅(喂= =)才有辦法改變之外,不然大家都很不大願意去觸碰這個領域。所以我回答他:「是,是這樣沒錯。」

安德烈聼了,嘆了一口氣,把頭往後仰,整個人仿佛軟倒在椅子上。我不由問道:「安德烈,怎麽了嗎?怎麽會問出這麽奇怪的問題?」 說到一半,突然有人走向我們。她進來就站在安德烈旁邊,站得極近。這是一種很明顯的肢體語言。每個人都有私人領域,平常是半個身體到一個身體的差距。兩個陌生人走在路上,中間會不由自主地分開這個距離表示對方是陌生人,就算在擁擠的步道中,除非不得已,不然都不會進入領域。故此在一條小巷裏側身讓過一個人經過的時候,精神、呼吸、專注力、肢體等等都會提高警覺,這全部是下意識的舉止,非人能所操控。

這個女生站在安德烈的領域裏面,中間又有一種很微妙的間距。若是家人就連這一點都不會擁有,因爲住在同樣屋簷下,有同樣的「磁場」,所以沒有隔閡。站的極近又不是貼身,那對方決不是他的家人,更何況我們早知道安德烈是獨生子。

我笑了。安德烈看到我笑了,仿佛知道我在笑什麽,就說:「這是但以理,這是萊拉Lylla。」

雖然英文差很多,可眎中文翻譯過來,跟前一任(那算前一任嗎?)仿佛只差一個字眼。而且還是這個中性字,男女都可。我發現到安德烈並沒有給這個萊拉一個身份,我們介紹人都會如此:這是我弟弟蓋伯利爾、這是我媽媽六月、這是我同學雷蒙……安德烈卻沒說這是我女朋友萊拉。

這是一個沒有身份的女人,呵。

我打量她,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皮膚滑膩,身材沒什麽出衆,額頭上有痘痘,皮膚算白,鼻子不尖,嘴唇不潤,眼角不平,眉毛不秀,頭髮又不長,沒戴眼鏡,穿一件式,腳穿圓口鞋,若是有綁帶根本就像芭蕾舞鞋。她跟我點頭,沒説話,我故意想聼她説話,於是問道:「你吃過飯了沒?」 萊拉馬上回答:「還沒。」 聲音一出,我差點魂飛魄散,該死的東西!

聼起來像嬰兒哭聲那樣!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怕女人有這種聲音,像小貓小狗,講話不清不楚,你以爲你是什麽?特殊影片女演員?!

我對她的好感瞬間掉到零分。

她對安德烈說:「有警察在巡邏,你在黃綫。」 安德烈聼了站起來,説道:「但以理,下次再找你。」

不要,別找我了……「嗯。」

他就這樣走了,和她這個新的女朋友。

這整件事我就是不明白。你來找我幹什麽呢?你問我這個問題幹什麽呢?天地之大你怎麽會要來問我呢?你怎麽會找個作女朋友呢?我在你心中是朋友呢還是咨詢人員?你和我是顧客關係還是朋友關係?你來的目的是什麽?下次找我你還想問什麽?

千萬個問題不知道如何找出答案,於是乾脆不找。如果真來了,那就會知道了。

只希望他不是來炫耀女朋友,可是感覺也不像,就這麽來,又這麽走了。

好奇怪的一件事。





心得:明天申請日本簽證,希望會批准,日本的住宿也是……

16 Comments


等一下= =


-Tiffany


鉄女早XD
沒上早班哦~怎麽了嗎XD


很閃嘛你= =


-Tiffany


是嗎,我有穿bling bling嗎XD


couple....


默默突然覺得很幸福....


都嘛你在說


お幸せに
Daniel君


明天我要飛了,不打算帶手機,你有打算要什麽嗎?


通告費很多吼? XD

如果可以的話,請幫我找手工原料的絨線和穿針

還有W想找一本書,你有空幫我看看出版社和書店。
資料我已郵寄,請查閲奏章(奉上)~


我居然變送貨員了....不要=3=

上飛機了 掰


.....那你開頭問來幹什麽呢,妖孽?

祝有去無囘


我到了...
我只是開玩笑啊...
你生氣啦囧?


怎麽可能呢XD
天真善良的我怎麽可能會有負面的情緒呢?
我多麽天真善良清純可愛(請打死我..)
到了就好,我還在公司忙,你有空才弄,別一收工就四處奔波,我太了解你了= =
Promise?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