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裂

我和某人徹徹底底地決裂。

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境界。

原因很簡單,可是其實也很複雜,不如你先了解一下,然後告訴我原因是什麼。

五天前的事了,時間過得真快呢。

叫他小裂,不,阿裂好了,小什麼的等級比較高。

我和阿裂的交情開始於他教我中文,我教他日文,日久生情,所以從家教變朋友,再從朋友變好朋友,然後從好朋友再變成死黨。

就是那種本來你只會在他家的書房和洗手間走動,突然多加客廳,慢慢再加廚房留下吃飯,漸漸樓下都可以走,後來可以走到樓上,最後除了父母主人房外什麼都任走任看的地步。

對上升星座在牡羊,月亮在雙子座的來說,這樣的交情不是半年九個月就能夠累積出來的。想想也真奇妙,還以為已經到了忠貞不二(好像不是這麼用)把彼此當作魂伴的地步,可是欸欸,突然就變泡沫了,呵。

人真是奇妙呢,對吧,侑子小姐。

阿裂約我去私人俱樂部游泳,我答允了,坐上車子後發現裡面有另外兩個陌生人。

“他們是我朋友,一個叫(豬朋好了),這個是(狗友)。”

我向他們點點頭,豬朋說:“我看過你,你是那個寫書的,我們去大眾書局時阿裂有給我看過你的書。”我應酬地笑了一下。

狗友沒跟我交際,他突然挺起腰身,伸手到牛仔褲裡掏出煙盒,然後問:“阿裂,打火機。”阿裂看著後照鏡,說道:“你不是答應你媽戒菸嗎?”狗友朝鏡子比了一個中指,“騙三八的話你也信,屌你。”

“丹(還允許他叫我丹呢,唉),打火機在你前面,給他一下好嗎。”

我不語,將打火機給他,默默地搖下車窗透氣。

豬朋突然說:“餵你,打開窗,冷氣都跑掉了!”

“可是他抽煙,總得讓空氣流通一下。”我說。

狗友聽了,冷笑:“抽煙和空氣流通有屁關係,屌。”

阿裂笑罵:“喂,他是我朋友,客氣一點。”

“啐。”豬朋狗友蔑笑,好像我自命清高的樣子。

到了俱樂部,警衛攔下來查看這輛車是否有私人俱樂部會員都有的一張通行貼紙,他看著狗友,指著他:“熄煙,裡面不能抽煙。”

若他當初就把煙熄掉,那就算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懂得乖乖作這個道理,他將燒紅的煙頭直接熄在手掌心,臉上絲毫不變,我一驚,哎喲,是個練家子呢。

“拿!”狗友猛然一揮,歪掉的煙蒂/煙屑彈出窗外,差一點彈進警衛的眼睛裡,他大叫:“開車!”阿裂猛踩油門,車子進去,豬朋狗友轉頭,對在後面破口大罵的警衛哈哈大笑,“不能抽煙咧,他天天晚上跟老婆抽懶X都可以,屌。”

他們兩個哈哈大笑。阿裂只是笑笑,看著我,卻沒注意到我眼中有異樣的情緒。

停好車子,他們走到泳池畔,邊走邊脫衣褲。

他們到泳池邊,也不管有沒有人,大吼大叫地跳入池子裡,濺出一大道水花,弄濕了一個躺在躺椅上作日光浴的女生。女生大驚爬起擦乾身子,豬朋靠在泳池邊,色迷迷地說:“不用擦啦,我來幫你插。”然後他和狗友哈哈大笑,在泳池裡面擊掌叫好。

我聽了整個人都傻掉。

那個女生憤怒地離開,豬朋還在叫:“不要走嘛,看到帥哥害羞啊。”

我只覺得頭暈,這是什麼啊。

阿裂從更衣間出來,穿著一條暗藍色三角泳褲,說:“咦,丹,還不下水?”

“我只是來看看,不打算游泳。”

豬朋聽到了,嚷道:“哎呀,講什麼,把他推下水就好!”

阿裂笑著揮手,說:“丹,難得來了,下去遊一遊嘛。”

“我不在大庭廣眾脫衣服,你不知道嗎?”

狗友聽到了,冷笑:“講那麼多幹嗎,弄濕了自然就會下來。”

說完,他突然在水面上打橫揮一百八十度,一道水花直接噴向我。

我大驚,急忙退後,阿裂也嚇一跳,急忙擋在我前面,水花濺了他一身,而我因為焦急後退撞倒了一個小孩。

小孩的頭磕到躺椅的手把,大聲啼哭。

好了,這下什麼都來了。

我蹲下,正想安慰那個小孩,猛然啪的一聲背後頓涼,一堆的水立即找洞就鑽,馬上衣服全粘在背後,褲子也濕了。

我那時還反應不過來,回頭,沒想到又有兩潑水打來,怎麼都閃不掉,前面也濕了,眼睛也進水。

眼睛進了水,身體基於自我防衛會自己往後退,卻因為地上有水,不小心失足跌倒。

所有在泳池那裡的人看到我出窘,哄堂大笑。

阿裂見狀馬上從泳池出來,我掙扎地站起來,阿裂笑著說:“怎麼那麼不小心?”

我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到是阿裂,鬆懈了戒備,伸手:“給我一條毛巾——”

話還沒說完,脈門上被他抓住,然後他大呼一聲,右手在我背後推,我身體不由往前送,腳下突然一空,砰,掉入水中。

掉入水中就算了,不過是開個玩笑;可是掉入泳池後不知是豬朋還是狗友游到我旁邊,手猛力按住我的頭不讓我的頭離開水面,耳朵裡都是水的聲音,還有水面上哈哈大笑的聲音。

因為倉促、驟然間發生的事,我肺部裡面已經沒什麼氣,突然被這麼按住頭,肺部開始緊起來,那種怕吸不到下一口氣的恐慌突然襲上我的腦袋,我奮力地掙扎,那隻手突然放開,我抬頭吸氣,還沒吸足,頭又被重重地按進水里。

怎麼說呢,明知道那是水池,四周都是牆壁和梯子,可是伸手摸索,就是摸不到任何東西,那種徬徨無助彷彿被世界撇棄的孤獨感和痛苦……嗯。

後來我摸到了那個按住我頭而且在那邊哈哈笑的人的胸膛,你說我情急生智也好,你說我陰險毒辣也好,你說天堂地獄都爆滿所以沒位子留給我也好,我突然將手往下,摸到腹部時我已經喝了兩口水,鼻端強行被水嗆入火辣辣生疼。

手掌再下,我已經摸到了泳褲,找到了我要找的地方。

然後,我做了一件事。

這個手勢是我愛羅常用的招式,有個很瑰麗的名堂,叫砂瀑送葬。

不愧是最年輕的風影,果然是好招XD

用了之後,對方就往後退,我就重見光明。

人很常都是失去後才知道珍惜,真的,吸的那一口氣格外香甜美妙充滿恩典。

我睜眼去看,呆住。

E可能又會笑我不管遇到什麼事都否定,可是真的,我不相信。

在那三個人中,我萬萬想不到,對我做那件事的居然是他。

突然覺得書到用時方恨少,怎麼想怎麼描述怎麼寫就是不能夠細細形容出那種發現誰是元兇的震撼感,唉。

他整個人站都站不直,那個臉色就像最重要的部位被人狠踩一般,哦,對,事實也差不多。他倒退好幾步到牆邊,痛苦萬分地摀住他的下半身。豬朋狗友看到這一幕,一個吹口哨,一個拍手叫好,不住呼呼地叫,彷彿看到什麼過年特別節目一樣興奮。

我上岸,渾身濕透,拿著包一路往前走,滿腹委屈不知道怎麼發洩,而且腦袋也不知道想什麼,好像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情緒錯綜複雜地在裡面糾纏不清,我只想回家。

我抬頭看前面,路途茫茫,我要怎麼回家?走路?渾身濕嗒嗒的情況? !

我氣餒了。

可是我永遠不會回去,我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已經憤然離場,怎麼可能回去。

像踩入地雷區的馬(地雷馬?),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坐在旁邊一個長凳上,我,嗯,TT了。我知道男生不應該常這樣,可是我控制不住。

就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有人從我面前經過,停下,打量我。

然後,靠近我。

我知道對方靠近我,腳一直過來,影子也一直過來,最終和我的影子交疊。

“丹?”

我抬頭,這下才是真真正正地出乎意料。

他蹲下,二話不說第一件事就是將他肩膀上掛著的毛巾套在我頭上。那個毛巾本身就是濕的,而且還有汗味,我仔細看,他廣闊的胸膛都是汗,想必是在裡面用健身房。毛巾是臟的,可是,我不求了。

我從來就不求任何人做任何事。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還渾身濕透?嗯?”

我吸好大一口氣,擠出一絲笑容,“不小心被淋濕了。”

他看著我,那對眼睛帶著成熟的韻味和穩重的堅毅,卻有點略帶責備,“在我面前,你不可以說謊。”聲音沉穩好聽,令人陶醉。

“請帶我回家,我要換衣服。”

“你在這裡別動,身體擦乾,我去倒車過來。渾身濕透不可以曬太陽,會生病。”

“是,老師。”

他敲了我的頭一下,笑著去倒車。

心裡有種感慨,可能被人讚美到沖昏頭了,都說什麼都逃不出但以理法眼,所以就沾沾自喜自以為什麼都能看透,決不會做錯選擇。

可是現在,彷彿我——

“喂,丹!”

我太息,不要讓我看到你,我不要看到你,不要。

他卻跑到我面前來,我看著他,心軟了,心想若是他道歉,那就算了吧。

沒想到他突然推我一把,“你是怎樣!”

什麼?

“我沒想到你這樣陰險,竟然抓我那裡,如果太用力會死人的!”

聽到這句,我突然笑了。

他看到我笑,指著我罵:“媽的,有什麼好笑的,你以為這樣很好玩啊,我沒想到認識你這麼久,你做這種事!一大把年紀,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危險!”

我真的不知道除了笑我還能幹什麼。

“虧我把你當朋友,你這樣的人,媽的,根本是一個瘋子!”

他不該說最後兩個字的,他真的不應該。

啪!

他靜了。

他臉上有明顯的掌印,半晌,他大怒想打我。

如果這時候我被他打著,那我真的不需要回去見我爸了。

雖然我沒有力壯如T,敏捷如R,聰敏如E,殘酷如C,縝密如W,準確如辛西雅,段數如D,可是夠了。

把一個人絆跌然後在他往後傾時在他下巴直送一記然後在他倒地時一腳踩在他胸口再繼續給他一巴掌,這種事情只要學一個禮拜的合氣道就好了。況且,我還不止學3年。

我指著他,“這輩子,不要再靠近我。你來我家,左腳進我打左腳,右腳進我拆你右腳,有本事你試試看!”

布賴恩從車子跑下來拉著我,我甩開他的手,拾起掉在地上的毛巾,默默地進入車子。

已經做到這個地步,看來是恩斷義絕,徹底決裂了。

也好,喝兩口水看清楚一個人是敵是友,我還賺到了。

話雖然是這麼說啦,可是每當想起,心裡總會有點惆悵。

對一個人的友好親暱不是說一句這輩子不要再靠近我就能夠徹底抹煞。

“剛才的事,你——”

“我不想解釋。”

“嗯……他值得被這麼對待嗎?”

毫不猶豫,“絕對!”

布賴恩點頭,專心駕車,回到家,他們看到我一身濕就東問西問,可是我沒說。

還有什麼好說的呢?蒙頭大睡一下,讓這件事就過去吧。

反正一切都是我的錯。

這種事也不是沒發生在別人身上,可是他們能不當一回事繼續和壓他頭的那群人玩在一起,而且和一群發生難題時不僅不幫你還在一旁譏笑你的人做朋友。

是我錯,是我放不開,答應人家去泳池卻不下水游泳,本來就是我錯。

朋友一場,難道不能就別人作弄一下,退一步海闊天空嘛,何必為了被壓頭的事情就從此決裂?

所以我一開始就說,我不知道決裂的原因是什麼,可能很簡單,可能很複雜。

我不知道,我也只是一個人,我真的沒必要什麼都知道。






心得:婷儿,可不可以將你的E支開一下下,然後讓叔叔投入你的懷抱? 不行?唉~也是啦。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Currently "working" in the hotel's office and came across this post...

How can they be so........excuse me for my expression...shitty! Don't they know what's politeness, respect, what's wrong and what's right?!

Daniel, I don't think E will mind me hugging my brother na? I am feeling real bad now, and sad...

Why do these types of people exist? What's wrong with education? What's wrong with the society?
Anonymous said…
I'm totally speechless and completely agree with Ting Ting. What kind of creature is that?!

Politeness, respect, acknowledgment of right and wrong, proper attitude. Those were the things differentiate human being and animals respectively, but what the hell are those creatures!

And yet, what i feel bad is how could you ever think about forgive them if they apologize?

Screw them! Urgh, men...
Anonymous said…
我為你覺得不值。

不要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這樣的事情,你越輕描淡寫,我就越生氣。

告訴我名字,我去打他。

是哪個?

林家齊、陳家喜、古天明、劉鳴勝?


-Tiffany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