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Jeff & Watanabe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Friday, September 23, 2011 in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間,我們——(是寫小學作文嗎!)

今年已經是第七屆婆羅州國際風箏節了,到非死不可就會看到陸陸續續我又上傳了一些風箏(昨天才開始啦)照和一些來參加的隊伍照。

我是趁午餐時間跑到那裡去看,和銀行的差距不過就是十分鐘腳程。

卻忘了烈日當空,結果我曬傷了,昨晚兩臂痛,今早臉頰鼻頭痛,大概過幾天會落皮,蛻變成……帥哥? (癡人說夢話)

那時並不知道我會被曬傷,我帶著小機阿白跑去看他們練習,在廣大的場地上有人在練習技術風箏,有的只是單純放風箏,有的是……吃飯。

很奇妙的,我認識了新朋友。對一個只是純粹過去拍照的人竟然會交朋友,對我來說是挺特別的。一切也和小機阿白有關。

我本來在那裡拍照,可是陽光像天噬般大光照耀,我都快看不到了,只能看到有人在那裡練習,所以就進一步退一步,想抓個好角度拍照,沒想到他們動來動去,一下跑前面一下跑後面,還我一直在那裡枯等。

早知道買攝錄機。

拍了之後我在那裡檢查,陽光劇烈所以我必須很湊近熒幕才看得到,就因為這樣,我沒看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有人撞到了我左肩,我整個失去了重心,往後退了好幾步,阿白差點脫手。撞到我的也是退了好多步,身體晃動差點跌倒。

他是那時在練習六人技術風箏的其中一名,也因為撞到了我,他和隊友們的風箏發生交纏,細線交錯勾叉在一起。我大吃一驚,心想這下糟糕,要是線斷了,我豈不是變成千古罪人?他們是來比賽耶!

可是我料錯了。其中一個隊友操弄著手上的器具,擺動幾下,風箏就乖乖地飛下來,彎上去,再掉下來,再彎上去,然後從左邊飛開。絞纏在一起的線就這麼鬆開了。

太神奇了!

好了之後他們都跑過來,一個女隊員問道:“大丈夫德斯卡?”

我一呆,看著他們的製服。

竟然是來自衛生綿國的耶!

那個被我撞到/撞到我的人說沒事,然後跟我說索利索利,笑瞇瞇的。我想了想,反正這輩子也不知道會不會再見面,也不必隱瞞,於是輕輕頷首:“對你造成困擾真是十分抱歉。”

然後……我就後悔了Orz

他們六個人全部帶著看熊貓的眼光,異口同聲輕輕地“哦~”的一聲,全部眼睛變成-----> O.o'' 那樣

像獵人發現獵物,像哈比長出翅膀,像鳴人說我以後不會用影分身之術,像蛇姬說其實它不是鹿它是狗!,像一護突然雙腳與肩同寬,右手托著左手臂肌,沉聲喝道:破道之八十八——飛龍擊賊震天雷炮!!

……之類的那種震撼感

“你是日本人嗎?”,“我當然不是!”,“……‘當然’……不是?”,“說的是捏~長得也不像”,“敬語用得很恰當,真是素敵~” ,“村子小小,人才很多啊……真是好地方”,“說的是捏~”,“捏~”,“捏~”

……捏什麼捏啊啊啊啊啊!! 還當我透明! (我的電鋸呢?)

無論如何,他們就停止練習了,一直找我說話。我雖不想承認,可是我老人緣真的比較好= =

“叫什麼名字?”,“你是主辦單位員工嗎?”,“怎麼會日文?”,“叫什麼名字(不是問過了嗎!)”,“你是這里人?”,“不是?那你來自——”

我一面回答一面腹誹。你們到底要不要練習,明天要比賽了耶= =

後來是他們的經紀人(?)富津桑要求他們練習,我才能脫身。

他們的隊長叫渡邊,被我撞到/撞到我的叫山崎

我一直往後走,結果看到了另一組。

是來自USA隊的,沒錯,就是U Stupid Axxxxxx…隊。他們也是六人操控技術風箏,所以和日本隊是敵人。

我在那裡一直在拍,他們也不管我。作為領導的一個男生又嚷又叫:上下轉分過鑽落……一方面又有傳統美國人的鼓勵精神教育:沒關係,跟著風就好,很好很好,來來來,靠近一點,沒錯,對,真是我的好搭檔。不必緊張,我們還有一整天呢~

吵死了= =

你是來比賽風箏還是來演舞台劇?

後來他們的風箏降落在地上,在那裡檢討技術和花式,我就拿起阿白拍了一張,咔嚓一聲,輕輕地吐出照片。

對我們來說已經司空見慣,可是我也不知道那個咔嚓聲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哦我的天,好可愛!” 突然有個面向著我的女隊員朝著我喊。

我說這位小姐,我走的不是可愛路線,我是走毒舌……

他們六個人突然全跑過來,“嗨!”

“……你們好。” 我嚇到了。

“我叫傑夫,是隊長。他們是某某X5……”

“但以理。”

“你是記者嗎?”,“我不是”,“這是拍立得嗎?”,“對”,“好可愛!這個包也好可愛!能藉我看看嗎?”

我把阿白遞給她,他們幾個男女在那裡摸來摸去(這句有點…),讚賞不已,“好可愛”,“富士影”,“艾登好像有類似……”,“那個叫洛莫”,“我沒看過這種包”,“開關在這裡啊”,“真的好可愛”,“不知道拍出來是如何……”

我開口:“要不要我幫你們拍一張?”

“可以嗎?!” 六個人異口同聲。

我總覺得畫面很面熟……

後來就拍了團體照、六張個人照,然後那傑夫還說可不可以拍我一個人在玩風箏? Please?

本來我是想拒絕,不過那個please和那口白牙……

“你過去吧。”

傑夫就像個頑童般開始亂玩,一邊玩一邊叫:“好了沒,好了嗎,但以理,嘿!”

早就拍好了,不過米拉在那裡噓噓噓叫我別說話,大家都想整他。

不知道是他太好呢,還是他太不好。這種事其實很難斷定。

後來實在太久了,傑夫回頭,“你的相機呢?”,“收起來啦”,“我還以為你在拍,還我站了那麼久!” 米拉就說:“胡說,我聽到但以理說可以了,你們呢?” 他們也一併點頭。傑夫撓撓頭:“我怎麼沒聽到……” 米拉說道:“你自己太專注風箏上,還敢賴別人?”

我真的懷疑他人緣不好。

後來要上班了,就跟他們道別。他們說:“希望阿白帶來好運讓我們贏喲!” 傑夫笑道:“明天你要再來。” 我搖頭:“好熱,我不想來。而且會耽誤你們比賽,你們還要練習呢。”

傑夫收著手上的細線,微笑:“我想看到你。”

我……說真的,我倒是沒想到從他嘴裡會出這句話。

“你說呢?來不來?我可以借你風箏,也可以教你。”

“練習呢?”

“你去上班,我就可以練習了,come on,你說這麼多……”

白人,蛇舌。印第安人祖先說的。

“明天見。”

他們揮手,“那明天見!”

我都懷疑了呢,小機阿白的魅力有這麼強大嗎?讓我交到新朋友呢,好厲害。





ps: Jeff...ah..san..dwa..err....what la?!= =


6 Comments


有魅力的不是阿白啊……哀


對了,忘了問你。你有什麼撲浪的嗎?


有,你要加我好友?


我才沒空做這樣的事= =
我要測試東西,所以方便的話賬號密碼先借我用一下,之後我再跟你解釋。如果願意,請分開賬號到手機,密碼email到公司去,不願意的話沒關係


有空再解釋,甚至不必解釋。不相信你我還能相信誰呢。我已經寄了,你明天看看吧。


謝謝你的信任
很欣慰有你這句話,不然我都快唾棄我自己了(掩面)
我用好了,你可以換密碼什麼的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