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可以做RPG的夢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February 09, 2009 in
這大概是我目前所有夢排行十名以內的超級高水準怪夢,並不胡謅。

不過它是一個很短的夢;但是雖然短,故事卻很緊湊。

就像所有的夢,時間地點定在一個時代裡,可是無論如何就是交待不清楚哪個時間哪個地點,我現在回想起來也很模糊。

只記得這麼多:

時間:一整天,時間簡直是飛逝(看下去就明白了)

地點:一個中古世紀村莊、一條山路、一個高聳滿地嫩草的懸崖

人物:我、村民、女妖、女妖的隨扈、受害者、死掉的戰友

怪獸:女妖、沙虎(到現在還有很深印象)

夢總是沒有一個好好的開端,回想起來也沒有什麼收穫,只記得我走在路上,街道很寬,人不多,那是一個安詳的小鎮,建築物多數是磚塊和木板蓋的,有馬槽,一樓到二樓的那種Z字型木樓梯,窗口是由內往外推開的木片,像所有電影中的古代建築物就是了。

些 許的吵雜聲,嬰兒的哭聲,有人打破碗盆的聲音,那是一個正常的早上,我走在路上,沒注意自己穿什麼衣服,也不介意為何沒有人同我說話,只是自顧自地走。走 到了街道的末端,街角處還有一間樓上是客棧,樓下是餐館的大房子,餐館裡有很多客人,他們坐在長木凳和木桌那裡吃早餐,水杯是現在很少見的那種銀色金屬 杯,人工做的,陽光照在杯子上時能看見敲敲打打的不規則光面,客人穿著短牛皮夾克,褐色的,穿長褲,腳上是牧羊鞋,沒有牛仔帽,男客居多,多數都很胖,瘦 子則多數都有很濃的虯髯,年紀都不大。

我走進去,照道理來說在這種小鎮上應該王家通李家,至少都有幾個人會打招呼,但是沒人向我搭腔,我也沒有向任何人打招呼。我走到櫃檯,看到一個頭髮很亂的女人在肩膀上披著一條骯髒的布巾正在忙。我用右食指背敲敲檯面:“妮奇,妮奇,老好妮奇,你在忙什麼?”

妮 奇轉過身來,看到我就罵:“幹什麼,幹什麼,沒見到我在忙!”她臉上有黑斑,還算清秀,三十來歲,體形很胖,胸部大得驚人,她穿著白色的汗衫,領口被撐 開,胸脯中間也有陽光曬過的汗斑,皮膚很不好。我帶著吊兒郎當的口氣:“喔,妮奇,你知道我需要什麼。”妮奇笑了出來,用她臃短又肥胖的手掌輕輕拍我一巴 掌,就朝廚房裡喊:“啤酒,啤酒和肉!”(我的媽呀)

我領過銀質的餐盤,裡面有三顆小番茄,一段生蘿蔔和一塊還在冒煙的腿肉,“謝啦,妮奇。”我叫人挪了一點位子,擠在一個大胖子和一個瘦子中間。

我 旁邊的胖子發出一陣酸臭的汗臭味,腋毛和胸毛像雜草一樣露在外面,令我一點食慾都沒有,他還突然伸手去抹汗,自顧自地說:“熱死了! ”他抬手臂的那一刻幾乎將我熏死。我看著外面,陽光強烈得離譜,一個小女孩陪著一個戴著斗笠的年輕人從外面走過,他正在推著木車,上面有兩塊牧牛草(就是 在牧場裡面會看到那個被堆積起來或是被綁起來的黃色枯草),女孩開心地在他身邊嬉笑聊天,青年臉上也有笑意,儘管戴著斗笠,他的臉上和胸口還是有一堆汗 漬,而且,他們的影子是圓的,那就表示已經中午了。 (領早餐到坐下就從白天變中午,時間不是飛逝是什麼?)

我的夢突然斷掉,像拍電 影一樣繞到另一個場景,所有的村民都在奔跑,我也是,我回頭一看,發現一堆盔甲兵正在屠殺村民,他們用的武器是一條很長的鐵棍,中間往外膨脹,到了前面又 漸漸收縮,成為圓錐,看起來像是錐體和棍子的結合兵器,長度幾乎快兩尺,那原本是給騎兵用的,但是在擁擠和狹窄的情況下,錐槍(我稱它為錐槍)的功效卻十 分厲害,用掃用刺都能大量屠殺人民,我邊跑邊回頭,親眼見到剛才那個胖子跑在後面,全身肥肉在抖,其中一個兵在他後面不慌不急將錐槍揮向胖子。

速 度不快又笨重的武器原本打在胖子身上沒有什麼效果,沒想到這個武器不同,它一打到胖子肥胖的腰際,我就看到胖子突然一停,他臉上發出一個猙獰的表情,接著 整個人往旁邊一側,竟然被輕輕一打之下整個人往旁邊跌飛出去,撞在牆上,接著就發生日本漫畫般誇張的效果,胖子撞在牆上發出一聲巨響,激起一股濃煙,牆壁 飛出幾塊石頭,照那種看法,剛才那個胖子簡直是被220時速的大型雪櫃車直接將他撞飛才有的碰撞效果!但是一切只不過是那種盔甲兵的輕描淡寫的一揮,太離 譜了!

奇怪的是,我並沒有慌亂,似乎習以為常,而且不忘大地跑去,而是跑向一個小巷裡,跑到盡頭我還機靈地躲在牆邊,這時有兩個盔甲 兵從我身邊走過,我看著他們不發一語,也沒發現我,他們走路的樣子很奇怪,與其說奇怪,不如說他們整個身體像被吊著走一樣,他們走路時大腿的小腿之間的膝 蓋關節彎得十分離譜,幾乎成九十度,哪有什麼人會彎曲得這麼離譜,幾乎……

我心中一凜,幾乎像盔甲裡面根本是空的一樣!我著實吃了一驚,這些盔甲怎麼能自己走動,我沒繼續思考,而是繼續往我的目的地奔跑。

我 衝進一棟房子裡,看那個熟悉度似乎是我自己的房子,我衝到二樓(這點回想起來真奇怪,連餐館那種高格子房屋都沒有室內樓梯而需要在額外作一道樓梯才能通到 樓上,我自己一間民宅就有比他們更先進的建築技術,真是胡鬧),跑進臥房裡直接掀倒床鋪,裡面有紙箱,我魯莽地將它扯開,不過卻小心翼翼地將裡面的東西拿 出來。

那是一件細麻袍,只是一件簡單得不得了的袍子。

我慎重地脫下原本的衣服,將袍子穿上,將兜帽戴上,再從剛才翻倒的床鋪背面挖出一根木支,山楂木做的,剛硬沒有彈性,略滑,一尺十一寸,剛剛好。

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我伸杖指著窗:“滅。”窗口馬上消失,變成一個可以容納我穿過的洞口,我毫不猶豫地從洞口跳出去。 (二樓也……)

一 跳下去,馬上被一個盔甲兵發現,用他的兵器刺向我,我衣角振處,一停就停在那根錐角上!錐槍迅速往下沉,我右手趕緊一揮,打中了盔甲的頭,他的頭盔掉落, 正如我所料,裡面是空的。我心中正得意,但是盔甲兵另一隻手突然向我襲來,我雙腳一蹬,往後打了一個筋斗,安穩落在地上;儘管如此我也料到敵人會趁我還未 站穩時突襲,所以我迅速將手杖往前拍落,同時念道:“爆破,轟飛!”一道鵝黃色的光芒從手杖尖端射出去,幽靈盔甲的胸甲中間直接穿了一個洞,他又被強大的 撞擊力轟到老遠;我轉身,對著一個正在要襲擊一個老牧羊人的幽靈盔甲發出一道咒語:“爆破,轟飛!”

幽靈盔甲差一點就要將老牧羊人掃到旁邊的馬槽裡,不過他馬上被一個看不到的力量撞飛,打中一個陽台,整副盔甲散成碎片!突然我聽到後面有輕微的呼聲,我回頭,一個錐槍正向我刺來,糟糕,我居然這麼粗心,我已經來不及反擊!

就 在這個時候,我左邊一道門突然被炸開,一柄劍突然刺了過來,那把劍巨大得不可思議,它橫面擋來居然將錐槍的寬度完全擋住,一到我面前卻轉回橫面,然後迅速 斬向那根錐槍。錐槍碰到了大劍,爆出淅瀝瀝的火花,我怕拔刀相助的朋友擋不住,將手杖橫掃,打落盔甲頭,又一腳飛踢,將盔甲的手臂踢散,那柄巨劍也同時將 胸甲削成兩半。

“你太輕敵了,希臘。”我笑著說:“我總要給你一點空間發揮,馬德里。”馬德里從建築內出來,他手臂粗得驚人,穿著牛仔褲,上衣只扣三個口,露出結實的胸膛,臉卻有一點稚嫩,頭髮偏長,披在肩膀上,他如今正將那柄巨劍橫扛在肩上,握劍的右手穿著黑色手套,整個就是帥。

畫 面又變,我和馬德里一起往城鎮外面跑,旁邊多了一個女郎和禿頭胖子,女郎穿著十分有東方元素的紅色大袍,她跑的時候袖袍在快速抖動,頭髮像春麗小姐一樣左 右兩粒,十分可愛,但是她的左眼卻有一道火焰形狀的胎記,不倫不類,十分搶眼,但她是好看的;禿頭的胖子背著弓,應該是弓箭手(越來越像線上游戲)

跑到一處,女郎指著遠處的懸崖:“看,是馬達加斯加。”我們眼神尖銳的離譜,居然能看到懸崖上有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她口中的馬達加斯加被綁在懸崖的十字架上,旁邊有一個女人不住玩弄他的下巴,那個女人好美,像埃及人。

我 們停下,那個女人看著我們,發出做作的笑聲:“好呀,你們果然隱藏在這個村壯裡。”馬德里大嚷:“梅杜莎,放開我哥哥!”我一怔,梅杜莎,那個蛇女?梅杜 莎走到馬達加斯加背後,左手伸到前面玩弄他的臉頰,臉擱在他強壯的手臂上,笑說:“沒有問題,我現在就可以釋放他,永恆的。”她的手原本溫柔,這時卻突然 長出森森指甲,一把抓在馬達加斯加脖子上,留下五道紅印,馬達加斯加吃痛,輕輕呵一聲,皺起濃眉,卻依舊不改他英俊的樣子。

胖子最快不耐煩,除下弓,將它拉滿,中間卻沒有箭,但是漸漸地,弓的中間有了些許的閃爍光點,慢慢凝聚,變成一根金箭,由此看來似乎是陽光逐漸凝聚變成的一枝箭,胖子將手一放,陽光射了出去,留下刺眼的一道影子,像流星的尾巴一樣。

梅杜莎看著那根射來的光,似乎十分懼怕,“給我擋下!”話才說完,大地一片震動,地上的沙突然自動聚在一起,越疊越高,漸漸變成一隻老虎,它大吼一聲跳起來去接那道光,那道光射到老虎的腦門,沙虎炸開變成一堆散沙,馬上被解決掉,馬德里興奮地喝彩。

只是看到梅杜莎的臉,我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果然後面一聲虎吼,一隻沙虎正向那個女郎撲去!我揮起手杖,打中那隻老虎的臉,但是老虎那半張臉迅速瓦解,手杖滑到耳朵時它的臉又恢復原貌,它竟然有這種化整為零躲避攻擊的方法!

虎爪往下探,馬德里大喊:“巴黎你讓開!”他的巨劍已經刺出,巴黎(中國女人名叫巴黎?)往後退,虎爪撞到劍馬上碎散,落在地上,可是就在我們反應不過來之際又馬上化零為整撲向巴黎!

巴 黎這次沒有退,她雙手湊到嘴邊,像要大聲說話一樣,雙肩一抬,突然吹出一口氣,勁道之強像吹出一道狂風。虎爪已經到了她的鼻頭,被她這口強勁的風一吹完全 破散,掉落一地。我叫:“馬德里,德意志,你們去救馬達加斯加,巴黎和我留下來解決這只畜牲!我送你們去!”我手杖三百六十度一轉一揮,將他們將高爾夫球 一樣打出去,德意志(那個胖子)在半空已經又凝聚一道光射出去。

我無暇照顧他們,因為此時的沙分成六份,六隻沙虎同時攻向我和巴黎, 我學了乖,學巴黎用風吹散他們,不過還是苦於沒有徹底解決掉它們的辦法,我和巴黎靠在一起,巴黎喘氣說:“這塊地太乾,不然我早下場雨將它們粘住。”我 說:“你幫我擋三十秒,我需要思考。”巴黎點頭:“盡快。”她擺了個觀音像的靜心手勢,(就是蓮花手在胸口),陡地喝:“分!”迅速變出五個分身,站在六 個角,把我圍在中間。

六個巴黎,六角形,那是最省力最容易補滿空間的形狀,她現在不忙著攻擊,只是幫我擋著,目的簡單,守起來就密不透風,我耳邊還有德意志和馬德里嘶吼聲,他們也不比我們這邊容易。

沙虎分了又聚,聚了又分,根本不會受傷,到最後我們不是被咬死而是累死,用雨帶走也不行,用風又沒多大效果,德意志的光也傷不了它,有什麼辦法令沙聚集在一起?首要的是必須將它聚在實體才能攻擊它,想完這些我也只剩十六秒。

時間的倒數令我更加頭痛,六個巴黎這時正在用中國劍,編起復雜縝密的劍網,切開沙虎時身邊兩柄劍就會出手將沙虎挑亂,沙虎又變成一堆沙,沙一落到地上就變成虎跳起來,這個步驟不斷重複,而我的時間也到了。

其中一個巴黎不小心在移動時踩到一塊石子,她怒罵:“沙子一堆,石子也一堆,大家踢遠一點,眼不見為淨!”

突然間,她的話成一道光射入我的心,眼不見為淨,說得好極了!

我將手杖一舞,在地板畫圖,然後用力將手杖刺在地上:“紫薇,丹絨,白鼎,結!”

一 道綠色的光芒從我的手杖中射出,光芒如水銀般四處流散,漸漸圍成一個很大的圓圈,最外面一層是密密麻麻的希臘文字,中間一圈是空白的,六隻沙虎被圍在當 中,第三圈是六個巴黎站的地方,有很多的羅馬數學符號,最內層的是我,裡面只有一個六芒星的圖案。當光芒閃到最亮的時候,我單膝跪下,一隻手猛力拍在六芒 星上,大喝:“滅!”

法咒騰圈似乎藉著我這麼一拍從地板脫離,綠光照到天上,光芒強烈到令人不能直視的地步,六個巴黎都像古代女人一樣拉住袖袍遮住眼臉,而那六隻沙虎和所有的石子都被綠光送到天上去,那是一場真正的灰飛煙滅!

結界消失後,巴黎笑著對我豎拇指,不過我們卻在這時聽到德意志的慘呼!

場 景又換,下一幕變成馬德里抱住巴黎,痛心地叫喚她的名字,巴黎全身僵硬,眼睛皮膚顯出一層淡淡的灰色,眼珠裡灑滿她已經看不見的夕陽(時間飛逝),我也沒 看到德意志,可是腦袋裡卻有他的記憶:他撲向梅杜莎,梅杜莎高空臨下向他撲去,德意志用弓的尖端想刺殺她,梅杜莎沒有躲避,反而坦蕩迎向他,就在細微的距 離時梅杜莎突然哈哈一笑,她的眼睛變成蛋黃色,眼珠變直,化成蛇眼,德意志一接觸到她的目光,全身突然一僵,臉色慘綠,雙手頓時萎縮老化,全身變成石灰 色,巴黎大喊:“德意志!”梅杜莎右邊的一串頭髮突然自動絞纏在一起,變成一條蛇,用力一勾,將中毒且石化的德意志打向懸崖。

德意志還沒完全被石化,他跌向懸崖的時候還企圖伸手去捉住石壁,我們親眼看見他彎曲起來的四根手指在還未接觸地板時迅速變成灰色僵硬,結果完全變成石頭,德意志也就……

巴黎衝到面前,一邊跑一邊變出三個分身,四個人手裡拿著劍,同聲嬌叱,兩個跳起來,一個左刺一個右刺,將梅杜莎上中下盤完全籠罩在一片劍光之下(武俠小說?),梅杜莎往後翻,整頭頭髮變成一群蛇,有長有短,毫不懼怕地迎向那四柄劍。

一 個巴黎踏震位面向死門,一個換到兌位面向休門,兩柄劍往梅杜莎難防守的腋下刺去,一個直踏中宮,分心直刺,劍尖發出一陣嗡嗡聲,可見巴黎是下了殺機!另一 個則繞到後面,她將劍丟棄,兩隻手左右游動畫出一個虛圈,接著她大汗淋漓地叫道:“降龍十八掌!”眼見梅杜莎四面八方都被籠罩,就要死在巴黎的降龍掌下!

電光石火間,梅杜莎突然張口,一個人活深深從她口中跳出來,原本的梅杜莎馬上萎縮,所有人大吃一驚,她竟然能像蛇一樣脫皮來變出另一個自 己脫離險境!結果左右兩個巴黎刺穿了那層皮殼,卻因為收不了手上的勁道,居然一劍刺穿了對面分身的心口!前面的巴黎也收不了手,她撞到前面已經死亡的分 身,手裡的劍向上一揚,竟然直直刺入在施展降龍十八掌的巴黎的額頭,嗤一聲,那柄劍從腦門後穿出,鮮血飛濺!

最悲慘的是被刺死的巴黎卻沒有停下,她雙手結實地打在將她刺死的巴黎胸口,最後一個巴黎喉頭髮甜,被降龍十八掌強勁的掌力震得倒飛了出去,飛出去的時候她咳出血來,血裡面有她肺部和內臟的碎屑,染紅了她原本的紅衣,沒想到她沒殺死梅杜莎,反而將自己殺了……

梅 杜莎發出瘋狂的笑聲:“這是我見過最愚蠢的女人,哈哈哈!”馬德里放下巴黎,挺起劍,大喊:“我殺了你!”我將他按住:“讓我去,你安頓巴黎。”馬德里完 全不聽,用力將我推開,呼的一聲,那柄誇張的巨劍像鐮刀一般砍向梅杜莎腰部,梅杜莎往上跳,張口一吐,一群顏色鮮豔的蛇如傾盆大雨般灑下來,我舉起魔杖, 像指揮一樣往旁邊一指,所有的蛇都被無形的力量帶到懸崖外掉下去;我雙手握住手杖,看著梅杜莎(當然沒有看著她眼睛),大喝:“雷!”

夕 陽馬上被一團烏雲籠罩,飛沙走石,一道道雷劈下來,梅杜莎不斷用她那個噁心卻十分有效的脫皮法一直躲過擊中她的閃電,我瞄準了一個時機,用手杖指著梅杜 莎:“停止,石化!”梅杜莎全身僵住,她又趁機張口想要吐出分身,我大喊:“馬德里,現在!”馬德里從我身邊掠過,跳起來,把劍當斧頭一般往梅杜莎的嘴巴 砍下去,我心想這次絕對能夠成功了。

不過,馬德里慢了一步,梅杜莎已經從口裡出來,她直接往上飛射,企圖用手去擋劍,馬德里大喊:“ 有本事你就擋!”劍馬上靠近,梅杜莎半途憑空旋轉,自己變成一條白蛇,靠著劍的身體取得向上的借力點,然後咻的一聲用力一躥,飛到馬德里面前,張口咬住馬 德里的上嘴唇。只是輕輕一咬,馬德里全身軟麻,毒素侵襲到全身,他感覺自己的心臟用心地震動三下,隨即馬上停住動彈。

梅杜莎搖身變回人形,調皮輕鬆,帶著一點魅惑的眼神盯著馬德里,輕輕一推,馬德里的身體就在半空往後倒,照著拋物線的弧度掉入深不見底的懸崖底下……

她看著懸崖哈哈大笑,頭上的蛇在恣意攢動,似乎也為了主人如此輕鬆就殺了三個人在歡呼。

“白,一定心,流,飛舞,櫻。”

梅杜莎聽見聲音,回頭,看到唯一的生存者雙指立在嘴前念一堆聽不懂的東西,她迅速往我跑來,跑到一半化身成蛇,蛇身人頭,頭髮也是一群蛇,她的臉是那麼的美艷,像亞馬遜土人一樣狂野,像巴西女人一樣黑麥色皮膚,又像希臘女人一樣有著高挺的鼻子,她是很美的……

“浮水,光,斷心刀,紫羅蘭,柳。”

她發出嘶嘶的聲:“憑你一個還有什麼本事,嘀嘀咕咕語無倫次,哈哈,嘶——”

“心眼,紅,石塔,稻梅,劍。”

“夠了,別擔心,只是咬一下,死很快的!嘶——”

我陡地睜開眼睛,念最後一句:“白鷳,蒲公英,溪流,刀——”念到這個字我突然往前衝,兩根手指有一股紫色的氣在環繞,梅杜莎大樂:“跑過來,我還省了力氣,哈哈哈!”

我看到了她,也看到了她的眼睛,一接觸她的目光,我的心臟用力震動一下,接著我雙腳馬上軟下來,腦袋狂痛,全身血液不規則地流竄;我一邊跑,血液慢慢地從我鼻孔與嘴角流下,滴在我所經過的地上,似乎在為我即將的死亡倒數。

到最後,梅杜莎跳起來,“死吧!”我眼睛已經被毒瞎,呼吸道臃腫起來,肺部癟了下去,我撲倒在地上,感覺到梅杜莎就在我的頭上,我用盡最後一口氣將那被紫煙環繞的手指往上伸。

我用盡最後一口氣將最後一個字念完:“……爆。”

接著,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應該是說,我醒了,枕頭掉在地上,毯子被我踢成一團落在床腳,鬧鐘也掉在地上。

我默默地坐起來,腦袋十分清醒,轉頭看窗。

一片漆黑的夜裡,我看到一顆明亮的星。

四點廿二分五十五秒。

找辛西雅吧,下次。

1 Comments


嗚哇~好怪異的夢~好厲害的記憶~要是我的話~一起來能記得的不到5%~!!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