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興趣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June 30, 2008 in
T和辛西雅是蝴蝶痴,R是爬蟲痴,S是狗痴,弟是海洋痴,衛斯理是貓痴,貝多芬是蛇痴(太配了,一樣的種!謎:喂喂喂= =|||)我什麼都不是XD

我不熱衷生物世界,不知為什麼,特別不喜歡弱肉強食的那一幕,好,我承認,我心太軟
= =|||
硬要冠一個在上面,那麼,貝殼或鳥吧。

我和貝殼的聯繫是四歲的時候在海邊亂跑跌倒一頭栽進貝殼殘骸裡面這樣開始的。
(謎:就不能美麗一點嗎= =|||

內貝殼眾多,家裡又特別多風,在中學二年級的時候用爹的工具箱鑿穿貝殼用釣魚絲串起來作風鈴,掛在通風處,鐵片在中間敲打貝殼,後來覺得音色不好,就再拿 工具東穿西穿,當風經過不同洞口,有的發出呼的聲音,有的發出噓的聲音,相當好玩,弟足足盯了七天,很認真地問:哥,你從哪間精品店偷來的?

……

但究竟比較現實一點,不久發現風鈴會積塵,二話不說丟了,被弟痛罵一頓:
東西好好的,丟掉幹什麼,浪費!哥哥冷冷回答:不用錢,不叫浪費。明明是你偷的。死不肯相信是我做的。

第二,是鳥。


我看過很多鳥,也見識過很多鳥,甚至從舅舅那裡接手飼養他的鷹,但因為糞便太臭就送到動物園去了。
(謎:明明自己懶惰= =|||

那時覺得鳥實在非常厲害,不需要克服任何定律咻的一聲展翅高飛,後來捲入飛機引擎,肝腸寸斷,血肉模糊(謎:吃飯時間,你瘋啦
= =|||

會飛!太了不起了。


漸漸興趣增加,這裡的鴿子天下第一,後來生物教授說磁鐵彼此撞擊的聲音能刺激鴿子飛舞,一試難忘。


越來越入迷,觀賞鳥類圖鑑,研究骨骼、形態、叫聲、舞蹈、毛髮,稀有品種、交配姿勢(謎:你研究這麼幹什麼
= =|||),發現天大地大,物種稀奇,不能自己。

再參加鳥類講座,各大學院展示會,跑進鳥類研究協會和大家打探特談,已經慢慢成精。


到後來,黯然退出這段情節。


沒為什麼,皆因去參加一場鳥類常識問答的時候發現我已精通,當時嚇了一跳,什麼,這麼東兜西轉竟然讓我無師自通到等級
2的境界?我甚至可以拿著問答分數去申請國際水準的專業學識員執照!

第一個反應是完蛋,我竟然有這種成就,趕緊落荒而逃。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怕出名,不過,倪伯伯對貝殼熟悉到專家境界之後也是一手將所有貝殼打碎,我們應該是同一種人吧
oO

無論如何,都是以前的事了,很多事情純欣賞就好,知道太多反而不美。


這個道理永遠是對的。


IGNORANCE IS BLISS




1 Comments


I love dog, and for me i think tht love bring responsibility...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