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の出差(下)

我其實很晚才睡,可是極早醒來。我一向會認床,所以頭一天都幾乎不大能睡。再加上我是那種一醒來就不可能再睡下去的苦命人(我歹命啊~),就認命的起來。看著床邊的他,還在呼呼大睡,於是輕手拈腳,梳洗準備下樓。



樓下大廳只有四個人。櫃檯一個,保安一個,清潔女工和我。我向他們打招呼,他們也樂意跟我説話。「你非常早。」,「我想看太陽(其實是我不想看太陽)」,「我昨日看見你們一整批人來,是銀行的尾牙?」 我看著他微笑,對我們是尾牙,對我老闆是夢魘,不過何必解釋這麽多?「是啊」,「在銀行上班福利這麽好」,「見仁見智」,「對這裡有什麽看法?」


沒有wifi也沒有LAN,我會稱讚你嗎?「十分祥和,風和日麗」,那保安叔叔笑了:「太陽都還沒出來,風和什麽日麗?」,「昨天挺風和日麗,哈哈。」 聊到一半,保安的對講機響起,「準備出入口,謝謝,我們現在過去。」 我聼了不由大奇,「這麽早有任務?!」

沒想到保安突然露出神秘微笑,「接下來有十分奇妙的事,你這輩子不會看到幾次。」 我看著他,揚眉,什麽?什麽?你要結婚?


後來,我怔住了。

真的,一輩子,不會有幾次,甚至很可能就是這麽一次啊!

人生會有幾次看到酒店人員在準備早餐?那不是個人份早餐,而是自助式早餐。不知要怎麽形容,但是如那句話所說:「數大便是美」,當你看到他們五六人整齊的推著運車將上百的碗盤和食物一道一道擺上市,誰都會感動。

尤其是一個小女生,她只有左耳戴耳環,是一個廉價的鋼缐綁成五朵花辦中間用黃色的串珠勾起來的小花型耳環。我所指的當然不是那個可能不到一元的耳環,而是她的態度。她是負責在一個白色大碗裏面擺蘋果。這是一道再簡單不過的手續,可是她第一次擺了不滿意拿走,再擺,又不滿意,再拿走;重復做了四次,才真正滿意。

她在蘋果盤的旁邊擺柑橘,也是同樣的做了五六次才滿意。


若不是看到這一幕,我應該永不會相信擺在那邊的水果是這麽的被付出心血。實際上來説,那根本是一件沒有必要這麽做的事,就算做得再好再棒也不會有人稱讚或被人注意:曡水果嘛!誰不會?但是在這麽小的一件事上如此認真,那就顯示出自我的期許和内心的標準。

說句難聽的,她只是一個擺早餐的人工,絕對不會有什麽精彩的學業/生活,可是她也不以自己卑微的工作為恥,反而傾訴自己的期許和標準在工作上,哪怕只是擺水果。在簡單的事情内,這小妹妹標示出昂高的態度。

是,就是態度。

這就是莊子所說的盡其本步而遊於自得之場。做自己能做的事,不要負重自己能力以外的事物,原原本本的自己活在自己的天地裏,沒有勉強,把能做得做到最好。

總覺得她會成功,希望吧。


還有,他們將各種麵包:法式吐司、意大利硬條、牛角小花奶油包、白麵包、阿克斯查拉、黑白巧克力螺旋土司片……一個一個各安其位,如插花般放入各種不同尺寸形狀的透明容器内,些許心意,儼然就是一幅佳畫。


最有趣的部分是最小的地方。

在中華料理區有提供白粥,所以肯定有配料如油蔥、蝦米、蔥花、花生粉。在沙拉區則有各種醬料:美乃滋、千島、意大利油番茄醬,這些也是當場準備。


我一直以爲他們是一碗一碗裝好了從雪櫃裏拿出來放下去罷了,原來不是。

他們要先將碗一個一個放好,後面有人會推著如同百貨公司推車般的架子車來,裏面是一盒一盒的食料,前後兩面和蓋子上面各有標簽:玉米粒、花生、韃靼醬、油蔥、腌李子、鹹魚片……一目了然。他們拿著需要的食料,從架子車裏拿出勺,均勻的將那些裝在碗内。



我不由哇一聲,心裏跳躍。

那種「原來如此!」的心情令我興奮莫名,手舞足蹈。

他們看著我,就笑了。

我爲此迷醉,一直看著他們,他們看見我,仿佛也沒經歷過有人不睡覺來看他們工作,傻傻的隨著他們走看。


半個小時後,五點正,他們正式收拾整齊,一齊離開。我還以爲他們已經離開,於是道別,沒想到他們說待會兒見。過了幾分鐘,他們果然出現,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全是酒店員工,本來就是要服務我們的!

「你要不要先開動?先生?」,「可是還有半個小時才正式……」,「所以?」 那服務生看著我笑。或許是他的濃眉,或許是他的酒窩,或許是他手背的青筋,我笑了:「爲何不?」 所以我是第一個開動的人,酒店有十六層,一層100閒房間,各房兩到三人不等,意思是三千多人的地方,我是第一個。

突然有點想歪,嘿,你們剩下的幾千人,吃的都是我吃剩的,哇哈哈哈哈哈哈!!(打死我,快)

不誇張,我就把所有的東西,全部吃了一遍。

而且吃了三囘。心裏不禁悵然,呵,還是這麽能吃。果然吃纔是最開心的事。

後來天亮了,人群漸漸湧現,他們先走一圈看有什麽好吃的,昨夜那些瘋狂的牛仔們也都恢復平時本色,他們哇哇哇,感受新奇,我卻坐在那裏,心裏面嘀咕:「嗤,俗人。」 一幅出淤泥而不染,清高孤寡,仿佛不可一世。殊不知,我就是那個第一個從洞裏出來的猴子,現在已經悶了。

如蠟筆小新第325話小新去玩大象滑水梯,玩了五百次,後來有別的小孩滑下去的時候「哇~!」開心尖叫,他就在一旁嘀咕:「嗤,小孩子。」

就是那個感覺,哈哈。


後來簡直成爲導遊:「蔬菜沙拉可以放一點韃靼醬,那種麵包可配美乃滋,你吃拉麵,哦,可以加一點黃芥末,還有那個牛角包你可以放點牛油放入烤箱,或者是法國包切開把火腿放入,夾一塊起司,拿出來會融化,滋味頂佳……」 如數家珍,易如反掌。

後來,就出去逛街。

這是一個港口城,所以就去市場買海鮮。

娘愛吃螃蟹,所以我奉諭旨必須買螃蟹回去。這還是我第一次買生鮮運回家,感覺……很妙。

而且價錢差很多,在自己的小鎮,螃蟹要18元起跳,在這裡,我們買中上貨,一公斤只要9元,要不是第一次嘗試不敢買太多,簡直就要掃貨了嘛!


還有人買魚,我怯步,第一次,還是別太多。萬一上不了飛機怎麽辦?


後來逛街逛很久,時間也到了。吃了一碗臺灣牛肉麵,就回家了。


聼老大(不懂是誰的情看上篇?)說,這種集會,以後打算每年一次。

突然期待,不過壓抑下來。

上司說的話都等於沒說,除非事後自己願意承認。

共勉之:)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開頭很...曖昧
我還以爲從進房間說起呢
@藏鏡人:
那邊就省略好了...

@C:
C for crazy XD
Anonymous said…
ㄛ也比較興趣藏鏡人感興趣的那部份XD


-Tiffany
Anonymous said…
Daniel....i miss you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