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又是你!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January 06, 2011 in
我簡直不敢相信地盯著熒幕看。

我的直系上司傳了電郵給我,副檔給老闆和秘書(查爾斯升級了),如果只傳給我一個,我會直接把它當笑話,不過顯然不是。

我按兵不動,繼續看小說。

上早朝(開會啦)時,老闆果然開口,“各位,今天有兩名稽核員要來做去年末季的稽查。

大家嘩然,“又來?!” 討厭死了。

羅拉撥弄頭髮,“這樣我們很難工作,他們問東問西的,影響我服務顧客。”

老闆又用他那套勸世的口吻娓娓道來:“羅拉你這麼說就有出入,稽核員不定時來稽查就是為了讓我們的運作能一直維持在正確的軌道上,他們不是來找麻煩……”

Yeah, yeah, whatever

“還有,這次是兩個人。”

“啊?!” 再一聲嘩然。

我索性閉上眼睛,靜靜喝我的飲料。

“照班機來看,他們兩點三十五分就會到達,再加一個小時來市區車程,第一天就過去了,銀行三點四十五分關門嘛。我怎麼嗅到酒的味道?但以理,你在喝什麼?

“葡萄汁。”

我們都不是坦白人。

我又沒撒謊,原料本來就是葡萄。

還有,我敬愛的老闆,你鼻子越來越靈敏了喲,來,右手~左手~乖孩子~

“你們得警惕,還有盡量幫忙,可是他們問什麼你不確定的事,告訴他們稍等之後再給答案,尤其是你們這幾個新手……”他看著我、查爾斯和羅拉,“有些你們現在做的事不一定是正確的,如影印顧客資料多了就丟在那里或揉了丟掉,可是正確的方法應該是拿去碎紙機絞碎。 經理就是經理,永遠會給你一些冠冕堂皇卻永不可行的廢物發言。

碎紙機在二樓,房間在底樓,誰會為了毀滅一張紙爬兩層樓?

蠢貨!

“知道嗎?”

“知道了。”

“我還是一直嗅到酒的味道,奇怪,你們用了什麼奇怪的香水/克隆水嗎?”

羅拉搖頭,“沒有呀,我用的是ELLE的茉莉味。”

幾個女同事也搖頭。

查爾斯也搖頭,“我用的是香蕉共和國克隆,是沉香,不走動是聞不到的。”

他們看我。

“我一直認為會用香水的男人是心理變態的娘娘腔。”

查爾斯怪叫,“什麼!”

老闆打圓場(誰需要你幫忙),“但以理鼻子敏感,從不用香水,不會是他。”

全世界唯一能配稱作香水的只有香奈兒第五度梔子花香水。

“大概是我鼻子出毛病了。”

是嗎,老闆,你確定不是你整個人都是毛病?你就是毛病!

他們來得非常準時,一男一女,來了就和迎上來的老闆打招呼(果然鼻子很靈敏),後來就叫到他房內啃骨……聊天。

那時我午餐時間,所以就關上門當不知道,後來查爾斯敲門,我直接拿起白紙在上面寫:“說我在講電話,待會兒過去。” 查爾斯點頭離開。

後來我出去,他們還在聊!是怎樣,不必工作了嗎?老闆見到我來,說道:“總算到齊了。 ”他站起來,一副君臨天下,炫耀寶庫般的聲勢說道:“容我介紹,這是某某某,這是某某,這是某,那是某某,查爾斯、羅拉、但以理。 ” 接著他指著那個男的,“這是蔡先生,另外一位大家都認識了。”

那蔡先生一直坐著,我一開始覺得他不禮貌,可是突然覺得不對,他長得十分斯文,不像是粗魯人,起立打招呼不可能不做,我直覺地想,這蔡先生或許腳上不方便;我想對了,只是沒想到原來事實更出乎意料。

有人打電話來,我馬上回去接,離開他們。

下了班,我事情都結束了,可是時間還早離去肯定賽車,所以躲在裡面看小說。

沒想到老闆和蔡先生走進來,我站起來,這才看到蔡先生的另一面!

我一開始只是還以為他跛腳,所以走路顫抖需要扶牆,半晌後我才猛烈想起這是一種病,這是polio! (中文叫什麼?)因為這個病,所以他小腿部分不會健全成長,所以小腿很短,大腿很長,我有一點驚了,Polio是從小聽到大,我還沒真的看過!

而且,有polio,身高還有180!四肢健全的我卻只到他肩膀上一點!是怎樣!

突然萌生想去撞牆的念頭。

老闆說道:“這是但以理,我下來到秘書,接下來就是他了。他是分行內年紀最小,來頭卻最大的一個,我們都叫他會走路的維基百科,語言也非常擅長,分行內的幾個日、法、意的顧客或公司都是他全權負責。有個叫山崎野十郎(山雞也是狼? )的VIP顧客直接告訴我,要不是因為有但以理會用日文和他溝通十分方便,他早已到匯豐銀行開戶口了!

蔡先生只是笑,我則是皺眉頭,老闆,不要貽笑大方好嗎?像小孩在炫耀LEGO一樣。這時他手機響,他說:“你們聊聊。” 就離開了。我剎那間只覺得他像在某些紅燈酒綠的地方拉客人找小姐的什麼什麼,把蔡拉到我房間就去找下一個客人;突然又搖頭,把他想成那個,那我豈不是變待客小姐?

蔡先生坐下,我說:“累嗎?” 他笑道:“自然是累的。” 一口標準的日文。我心想,好了,老闆,看你出什麼洋相,蠢貨。

我並沒有用日文,只是說:“讓你看笑話了。” 他笑道:“不,反而請別怪我賣弄。 ” 我忙道:“不不不,你的日文非常標準,我十分佩服。 ” 他笑道:“你客氣了。 ” 我搖頭:“想喝什麼沒有? ” 他點頭:“的確有點口渴,有咖啡最好? ” 我點頭:“我什麼都沒有,咖啡最多。” 我蹲下打開櫃子,拿出咖啡粉,他突然說:“咦,我好像聞到酒味。”

“是嗎?”

“好像紅酒的味道。”

“你喜歡紅酒?”

“啊,偶爾會喝一點。”

“來,咖啡。”

他喝一口,突然一怔,“這咖啡……”

“是?”

“裡面有紅酒!”

“味道如何?”

“微澀的咖啡加了酒後香味更濃更滑順,喝了一口需要好好仔細品味之後才想再喝第二口。

我豎起拇指:“行家。”

他大笑:“我們有首老歌,叫美酒加咖啡,我只想喝一杯,想起了過去,又喝第二杯。嘿,我可是稽察員,你這樣已經嚴重違反公司規條,不怕我告發你?

我指著他杯子。

他張大嘴巴:“我成了共犯!你一邊拉我下水,一邊從不曾親口承認,所以讓我不能告發你!

我只是笑。

“你心思還真縝密。” 難聽一點叫你心機很重。

“彼此彼此。”

你來我往地交手了幾個回合,不分勝負。

又聊了幾句,另一個人來了,“不介意我打擾嗎?”

我點頭:“請坐。”

“士別三日,你已經升級了。”

“還是遜你許多。”

“真會開玩笑。” 忽然,她側頭看著咖啡:“蔡,你這杯咖啡味道好奇怪,怎麼有點酸味?

胸大無腦就算了,兩個都沒有,我深深為她默哀。

“住哪裡?”

“銀行員工,自然住在員工福利酒店。”

“啊,是本市第三優酒店,三星級。有專車接送嗎?還是搭計程車?”

“計程車,沒辦法,有預算。”

“哪件事沒有呢,對吧。”

連談戀愛都需要預算,好好安排計較,一天只能給一點,甚至只能給少不能給多;否則轟轟烈烈幾個月,一下子燃燒殆盡,剩下的日子怎麼過?

愛人是愛一輩子的。

“門外有計程車,是你們的嗎?”

“不是。” 她搖頭,“車牌應該是5355。”

蔡突然問:“這裡的土產是什麼?”

“食物。”

蔡點頭:“當然是食物,因為食物能代表當地風情人文風俗,總不能用雨傘陶瓷來做土產,土產土產,本來就指食物。

一下子罵了兩個國家,哈哈哈,可見此人聰明才智十分高明。我略一沉吟,“這裡的土產有二:魚露和蝦醬。魚露腥得可以,一道食物加一兩滴魚露,簡直從廚渣變美食;蝦醬臭得極端,把蝦醬乾炒,加點蒜末和蠔油再一點香油做醬,用清燙的青江菜蘸了吃,媲美山珍海味。

“沒有糕點類?”

“這裡有河有海,土產自然要來自水,這兩個都是水中活物,做馬來糕點幹什麼?

她突然插進來:“薑黃油炒飯呢?”

我簡直想送她下地獄,“不理安妮炒飯是印度料理,多元種族國家中自然會見到,可是那不好算土產。

毛里求斯都沒說它是土產呢,你馬來西亞算什麼?堂堂一個華人豆漿油條燒賣餃子不提,提什麼不理安妮炒飯!我還roti canai咧!

“這裡有電影院嗎?” 蔡又問。

“有,最近有新戲上檔,關於什麼高科技未來世界大戰之類的。”

“啊,我正想看那部!” 蔡有點興奮。

沒想到她倚熟賣熟,“你找錯人了,但以理很少看電影,我每次看到他都是看小說。

對對對,我是宅男,不看電影,我的年代停留在泰鐵尼號慢慢落下去行了吧?

我真想說,哦是嗎,你以為夠了解我嗎,先去看“這不是阿凡達XXX”再來說了不了解我吧,啐。

“對吧,但以理?你最近看什麼小說?” 居然還有臉問!

哦,那是一本長篇小說,說是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五分鐘前在辦公司聊天后來見天色晚了計程車還沒到就開口問要不要坐我車我送你們一程,後來被開到海邊被一個polio高個子和矮個子綁在椰子樹上然後輪流毛手毛腳,翌日被人發現她哭說我不該跟他們的車,我就知道我這個樣子出去會被男人怎樣怎樣。

“最近在看一本叫高原之謎的中文小說練習中文。”

蔡笑道:“你說得很好?說來慚愧,我是純正華裔,可是我完全不會說中文,我只會聽。有人對我說你好,我連中文的回應如何都不知道。哈哈哈。 ” 他的笑也非常大方得體,我對他頗有好感。

“不不不,我不會說中文。” 我大概會講的是華語。

“那小說提到什麼?”

是說到有人結伴爬山後見快下雨於是開口要他們搭順風車後來開到荒郊野外兩個人左右制住女生的手腳然後儘嘴唇牙齒的原始本能在她身上游走又將兩根手指伸入那禁忌的濕潤中猛烈來回後來被人發現她哭說我好後悔我一開始就知道我這樣子出去會被人怎樣……

“那是說一個巨富之子從一個高原回來後就有點瘋癲說某高原上的河床內有大量的鑽石,有的甚至有嬰兒頭顱那麼大,隨便拿一點出來市場的話鑽石的價格會跌到像玻璃一樣。言論漸漸引起許多壞人注意,於是綁架那人要他帶路,主角們奮勇救敵,後來終於到了高原俯瞰河川……”

“結果發現那是陽光折射造成誤像還以為那閃閃發光的都是鑽石,其實只是水中倒影。

我驚異地看著蔡,他笑著說:“只有這個結局嘛,還會有什麼呢?”

同時,保安敲門,我看著外面,“啊,5355來了。”

我們三個站起來,我笑道:“慢走,不送了。”

“啊,明天見。”他們兩個同時說。

如果能夠,我想連知道你們名字的這一段記憶都消失。

還明天見咧。

這次待一個禮拜!





心得:年紀不到者不要亂看影片,叔叔是有練過的(?)

1 Comments


咦~又來啦?~

Daniel乖~> w <~抱個忘記不愉快之事~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