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ve 之謀略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December 24, 2012 in
經過了兩個禮拜多的準備,安安終于踏出該踏出的步:向(叫小室好了)告白。

本來計劃是年尾倒數時才做,可是我想了想,這種事情太多人做,沒什麽意思。而且又追著所謂末日的熱潮(?),就有了以下的準備。

「……所以怎樣?」我重新整理了所做好的準備,做了些許修改,大計已定。

小室不久就來了,看見我和安安在一處,有一點訝異。

「這是小室,這是但以理。」安安介紹。

小室第一次聼過我,我頗欣賞。這代表安安在小室面前從來沒有提過我,意思是不重要,不洩露,全然防備,保證一點資訊都不會溜出去。

非常好。

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安安表示要帶小室去派對。

我拒絕了,當然,計劃已經開始,怎麽可以湊合進去?我只是一個外人罷了。

計劃是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

在派對裏,安安會和小室見一些朋友,彼此介紹玩樂跳舞吃東西,酒過三巡,大家懞醉的時候,他們忽虧彼此都是孤家寡人單身一個,只有安安帶小室出場,是不是有什麽關係?

安安這時就要做無聲的表示。棒子交到小室手上,反應只有兩個:

1. 他們只是朋友關係
2. 好像還可以有一點點別的關係

然後他們就開始砲轟小室,詢問喜歡對象的條件,然後暗示各種安安的條件,是否可以接受;並且還要全盤否認曖昧/無謂的條件如:舒服(我都還沒摸你,你舒服什麽)、陽光(去看太陽啦你)、五官端正(你是看到誰有六官的?)……諸如此類說了等於沒說的東西。反應只有兩個:

1. 安安的條件都接受
2. 安安不符合條件

這就是天時。一開始就不接受,就沒必要繼續了。

接著玩遊戲,灌醉活動開始,這時安安就要辛苦一些。反應只有兩個:

1. 幫輸遊戲的小室擋酒
2. 幫朋友擋酒

後來場面熱哄,大家略有酒意,話題又回到交往對象身上,開始打獵,搜尋派對裏面的獵物,開始細説批評,然後一個一個慢慢離場。

當時就要看地利,派對裏面當然也有人開始尋找獵物,很自然都會找到安安(這是毋庸置疑的),安安就要準備答應別人的邀約或拒絕別人的邀約;可是又要進入灰色的沉默領域,那時棒子又交到小室手裏。反應只有兩個:

1. 小室答應讓安安去跟別人玩
2. 遲疑的決定

如果是1,那就自己玩吧!

如果是2,那基本上,計劃已經完成一半。

所以假設答案是2……其實何必需要假設?(笑)安安就會留下來跟小室一起,棒子又交囘安安手上,去做那些印象深刻、嘩衆取寵、撩人心緒的事情。

後來差不多十一點半,大家都會開始注意到數時間將至,而且前面也開始瘋狂這麽久,慢慢會沉澱下來;這時心靈開始有點空虛(時間過得真快),有點溫暖(很多人在一起),有點疲倦(防備鬆懈),有點依賴(因爲疲憊),開始分散小組織(剛才打獵有成),所以這時,安安要開始拿起棒子,接起一通電話,是前任情人打電話要求在一起的強烈吸引要求,安安表示尊重,到角落説話,留下小室一個。

因者聽到被要求復合,又被留下一個人,思緒就會被攪擾,一個人内心的小天使惡魔開始交戰,所以反應只有兩個:

1. 開始介意,發現到目前爲止都有安安陪同,可是現在即將要倒數了,反而被撇棄呆坐
2. 自己跑去打獵,染指別人(不是)

後來朋友甲乙丙丁都來了,因著剛才已經有共同話題,所以回來會給人一種沒有被撇下的感覺,自然心房打開更大。某朋友提到前任情人,開始批評那個人有多不好有多差有多纏人有多麻煩有多無聊;不像小室你:玩得、睇得、閙得、配得……反應只有兩個:

1. 開始覺得若是我和安安在一起,他們也會接受,而且支持
2. 拒絕,離場

半晌安安回來,強作歡笑,氣氛有些虛弱。這會令小室認爲有義務要幫忙剛才為自己擋酒,還拒絕了別的好菜甘願陪同自己,並且經歷過一段可憐的戀情還要被舊情人騷擾(舉手)的安安。所以這就是整個的核心,答案有四個:

1.老實地提起得知前任情人
2.心情也被影響,可是預言又止
3.全然沒事
4.安安自己招供,表示自己十分坦蕩,而且把小室當作可以傾訴的人

這時,安安就要自己做決定和判斷了。小室是否對自己有意思,已經是瞎子都能夠感應到的事情,何況是堂堂一個心理醫師?

所以假設是4,那只有一句話。

「還記得派對之前遇到的那個但以理嗎?剛才就是他打給我……其實我們曾經交往過。」

Well,起碼,安安說的是事實,我也沒騙你。

小室肯定會訝異,有一種「原來是你!」的感受。

略有酒意的狀態和被攪擾的心情,讓安安瀕臨情緒沮喪的邊界,造就一種「我明明打算要新的開始,又是聖誕節這樣的節日,旁邊還有一個不錯的人,可是全部給你看見我的醜樣,完全搞砸了」的氣氛,棒子自然而然就交到小室手上。

無論如何,小室都會因爲環境影響,或自我影響,說一些安慰的話。

酒意的驅使之下,安安會說:「唉,像你這樣善良體貼的人,能夠跟你交往多好……」

開始漏出一些刺激性的提示和方向,令小室自己的小天使小惡魔交戰。

不是有這麽一句話嗎,攻城為下,攻心爲上。

一座城堡再高再大再雄偉,只要居民自己内亂(小天使VS小惡魔?),城門不攻自破。

所以小室自己就會迷失目標,看到安安不同的一面:雖然會玩閙,可是安安也有需要別人照顧,而這就是我小室可以做的事了!……的這種感覺。

後來朋友們都回來,打散低迷和迷惘的氣氛,拉起他們兩人準備倒數。

那種在人群的裏面,可是心裏在想著攪動思緒的事,就會讓人份外覺得與外面的人格格不入,想要好好濿清自己的心情……but 小室,我怎麽會讓你搬到呢?

所以帶著波動的心神和情緒,倒數就開始了。

這時,最後一步就要開始。

安安拉住小室的手,「小室,我有話要對你說。」

反應只有……其實只剩下一個了。

「什麽?」

「剛才,我想了想……你今天過得愉快嗎?」

「說不愉快是騙人的……」(簡直都要爽翻天了不是嗎?)

「那就好了,我多擔心我後面的亂來和打岔讓你的心情不好。」

「不會啦,沒什麽的,別想太多……」(當然別想太多,請一切付諸肉體行動)

「那輪到讓我開心了,ok?」

「什麽?」(嬌羞萬分,嫩怯羞澀~)

[凝視]+[5—4—3—2—1!!]

「做我的人吧。」

雖然很壞,可是男人不壞,沒什麽意思嘛對不

……反應其實只剩下一個。

然後,事情就大功告成。

兩個彼此喜歡的人就在倒數熱鬧的氣氛下擁抱在一起,所有的人在旁邊歡呼迎接聖誕快樂,可是荷爾蒙和生理的影響下,小室會產生一種「謝謝你們為我歡呼」的錯誤情緒。

這就是人和了。

不過這種美麗錯誤,就免費送吧。

可是小室,再稍等一下吧,現在你什麽都得不到,最多只是牽手。

接吻這種事,是倒數的時候,煙花噴飛,絢麗燦爛的時候才能做。

都準備好了。





ps: 我知道這種事情對你來説很有意思很浪漫,可是對我來説,那叫算計和預謀。這就是想法不同的問題吧。



1 Comments


A huge dick in my pussy,any warm wet tounge up my
own arse and cum and also pussy juice all over
me. Fuck, ozzy

Look into my weblog; hcg injection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