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永遠聼不到公開承認說愛你的笨蛋(上)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unday, March 18, 2012 in
我醒來時,是五點,應該只睡了三四個小時。精神有些萎靡,可是看到枕邊人,不由微笑。

無論你怎麽吻,怎麽凝視,怎麽用手指勾勒眉型、嘴唇、臉龐、下巴、鎖骨、胸腺、肚腹……怎麽深入探索,小懶豬就是不會醒來;別説醒,連動都不動。足足玩了十五分鐘,無奈有行程要顧,只好放棄。爲了壓抑體内一股蠢蠢欲動的念頭,我去洗澡。出來已經快五點半。

還是跟太陽公公說聲早安~


那時,我還是沒有看到那一份驚喜,真是疑惑。So near and yet so far,如果早點發現,每一次的早晨就會更美好。

1月31號,平成24年元月的最後一日。

W終于醒了,整頓一番我們就出發。在還沒出發之前一定要再三檢查:平板(蘭若寺導航系統?)、天書一號二號都帶齊了。在樓下大廳出發時間已經和預計的遲了許多,我們本該四點出發。到了那裏,已經七點。


築地市場,是漁市場和一些小店街的聚集處。


它只是一個很小的地方罷了,大概三四排壽司街(都在賣壽司)和遠遠幾百公尺外的魚市場,如是而已。到了那裏,空氣 中充滿了魚腥味和早晨的露水味,還有一群穿著防水褲裝的漁夫。沒錯,就是三島由紀夫先生在假面的告白一書裏說到的那件藏青色褲衩,只是顔色不同,材質也不 同罷了。我也沒有用三島老兄的眼光來看同樣的事,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掩面)

當然還有一路駕著怪怪車的人員(我忘記拍了,如果去爬其他文應該都看得到)。也沒辦法,在這個世界第一名的漁量交易市場裏,你總不能希望他們用走/拖的。一直很希望離開時用那個汽油桶頭車送我們出去,哈哈。


而一大早來這種對W這樣的城市佬來説是很腌漬的地方,目的當然不是爲了看捕魚,乃是爲了要吃傳説中非常好吃的壽司。其實非常簡單,只要照著人群走(不二法 則?),或是找市場的中心,地點就在那裏。一開始找不到的我們還以爲它會是很顯眼的壽司店,結果走到了那一整排號稱目的地的地點時,眼都看傻了。


招牌那麽小,誰看得到啊!

諷刺的是店鋪竟然很響噹噹的叫壽司大。什麽大呢?租金?服務的阿姨?人群?進貨量?Turnover? 還是店鋪裏捏壽司師傅的……很大?


原本聽説要排隊,我有點不喜歡。可能是我驕縱久了,對排隊有非常不好的排斥感。我真的很不喜歡排隊!爲什麽要排隊呢?身為學生,爲什麽要花時間排隊,那些時 間可以做多少事情,完成多少作業,看完多少……嗯,小説;最起碼你也知道你女朋友有沒有背著你在偷漢子還懷孕三個月這樣。身為職業人士更不可能排隊,誰有那個沙地阿拉伯時間排隊,連吃飯時間都沒了,所以才會在繁忙的時間下一時晃神中了詐騙集團的招數,呵呵。

不插隊已經仁至義盡,要排隊?行,尊駕輪到了就叫我一聲一起進去。世上有預約、佔位、代客等便利,不要排隊(總覺得我在教壞別人……)

後來還是排隊了。W一直說我們很幸運,幾乎沒有人在排隊,我看著那邊的人潮,明明大排長龍,怎麽會幸運。



可是既然醒一大早,代價都付了,不吃不行。既來之,則排之吧。還有很久的時間,我開始看起衆生相。中國人、有個會說簡單英文的日本人、來自瑞典參加滑雪比賽的洋女、兩對香港來的情侶。中國人前面還有三 四人,可是只看到背影,無從判斷。兩對香港情侶之後還有日本人和韓國朋友團,也沒多注意,他們並沒包括在我們一起入店的時刻。


日本人愛說一期一會,意指每次相遇都是緣份,該珍而重之。等這麽久時間,無論如何都會聊一下,如那洋女聽到他們後面香港仔的談論之後,她不由好奇:「你們 也點兩種就是了,差別在哪裏?」,「差別在一個有海膽,一個沒有」,「什麽是海膽?」 這句話難倒港仔情侶了,他們不假思索把眼光投向我。我不由苦笑,喂,是你們看到老外就要攀談,書到用時方恨少就找我?爲什麽,我是走路的字典?那洋女也看 我,我都傻了,連你也看我!我故意作弄他們:「海膽,就是Phylum Echinodermata-Echinoidea。」

「嗄?啊?咓?」 看到他們三人表情笑得我肚疼,「那是學名,海膽就是Sjöborrar。」 那洋女拍手,「原來如此!」 過了三秒鐘,她和港仔三人突然才想到,呆住,「你會瑞典語?!/你說的是什麽語言?」

省略了中間一堆沒什麽營養的對話後(你還會什麽語言,那這在法文怎麽念etc etc =.=''),言歸正傳,「那海膽是什麽味道?」,「綿密、細緻、略有鱻味、喜歡者恆喜歡,不喜歡者不接受」,港仔一直在鼓勵她:「點時魚套餐,嘗試一 次,你會愛上海膽。」 那洋女硬是不肯,「又貴又不一定能接受,我不要。」 她到最後還是沒被説服。我微笑,從這件事上已經看得出此女個性,又倔又硬,可以事業有成,可是感情世界就慘然了。

終于進去了!


裏面有三位師傅,他們跟我們這些排隊久候還要花錢買食的傻瓜們打招呼,後來才驚覺,這批人沒有一個是日本人,三位師傅放心的自己大聊:「都是外國人」,「板澤,你可要加油了」,「還真是奇特,難得完全沒有日本人」,「哈哈哈」,「我們開始吧」



……他們好像完全沒考慮過某些人或許會聼日文來著,這番狷狤自信從何而來?


沒關係,我們也不是來交朋友,我是來吃,我默默地聼著他們說話就好。幫忙我們的師傅就問了:「你們從哪來?」這個問題我永遠交給W,「臺灣」,突然覺得奇妙,W能直接回答臺灣,我卻不知道要提英、法、加、馬……哪裏,感覺居無定所,飄蕩過日,呵呵。「是嗎!你好!」,他向我們鞠躬二十度,W開心,「你好, 你會講中文?」,「一點點」,兩人相視而笑。

再笑啊,再笑啊,要不要手握手,一起走到夕陽裏去,然後指著天上:「你看,流星~」

混帳

他們終于拿出全部的食物,一道一道擺上來。對不吃壽司的我,並不知道好吃還是不好吃,可是味磳湯還不錯,還有玉子燒,只是不算好吃。我非常喜歡玉子燒。


還在念書的時候,每次早起讀書,差不多天亮時,總會有人敲門,盒子已經遞到面前,打開一看,一片澄黃,些許翠綠,「這是?」,「啊~不是教過你很多次了嗎, 玉子燒,我做了很久哦?」,「也好,怎麽吃?」 她關上門,反手鎖上,拉住手腕,「在那之前……」 才轉身,唇已送上,漸漸遠離書桌到床上去。

每次打開盒子時,玉子燒已經冷了。

這個玉子燒也是冷的,不知是否本來就要冷食,有沒有機會吃到剛剛做好,滾燙的呢?

第一道來了,馬上就是鮪魚肚壽司,可能不是季節的問題,雖然油脂分明綿密,可是結構不大結實,其實也看得出來不是嗎?


第二道是鯖魚加晶細海鹽,而且是玫瑰海鹽!那師傅板澤先生還調皮地對W說:「不要~真~姜~游~」,罔顧他們之間的打情駡俏,你儂我儂,我卻不明白,爲什 麽不要蘸醬油呢?後來吃了才明白,雖然晶細,可是玫瑰海鹽味道頗重,化開在魚肉中配合魚肉本身的海鮮味,鹹味就已經非常富足,別再蘸醬油了,而且白白的, 你蘸了醬油,也是難看。


然而,就在這麽不經意之間,好料來了!這一個看過去拖著這麽長一條魚肉一時還不知道是什麽的東西,師傅說:「這是東京灣金目鯛魚(キンメダイ)。」我聼不懂,凡正你知道的,他的世界只有W,我們哪會懂他們兩人之間的親昵密碼。「這個要趕快吃。」

師傅竟然開口催,先生,我們千里迢迢等這麽久,你要我快吃?!可是看他眼神不像玩笑,我們乖乖聼。結果吃下去,我馬上跟W對望一眼,然後不約而同:「好……好吃!」


OMG!!怎麽可以這麽好吃!好吃到我當天回家還去搜尋那是什麽魚種,打算買一箱回來天天吃(果然是衝動的牡羊座)

結果危機(最近它真的很危機XD)百科告訴我,這條魚的英文名叫Splendid Alfonsino,連名字都這麽神氣直接叫splendid,看來好吃是有口皆碑,世界眾知!那肥美的口感,完全沒有腥味的紅肉魚(難得~),上面灑了柚子汁,難怪師傅要我們快吃。酸味的柚子汁在魚肉上很快就會把它弄熟,所以一定要快吃。那清香的味道環繞不去,綿密輕軟,真正的入口即化。我馬上心裏說聲慚愧,剛才還嫌它拖了常常一條不好看,結果,你現在給我一整頭魚吧,快!

還沒囘神,海膽來了。天啊~一次就要給我們兩個超級豪華嗎,就像是一個高潮後又一個高潮,人生能有幾次啊!!


所有人在等的好料(如果你是叫這個套餐的話),我指著它,對坐我旁邊的洋女道:「這就是海膽,剖開,内部的組織細胞和體肉」,「拿過來給我看看」 我挪近,故意撥給她看,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說:「粘涕涕,顔色這樣髒黃,感覺像濃痰。」

這麽率直潑辣,難怪會穿白色丁字褲!哎呀哎呀,解我迷思。

在等待那個的時候,師傅自己在那裏聊天,不夠茶的時候他們會大叫:「客人沒茶了,請茶水伺候!」 可是你純聼日文的話,他其實是「茶還有嗎(句子架構的前提為客人已經沒茶),添上。」 所以有時候,日文難學。他們也明白我們被金目鯛和海膽弄得離魂了,故意給我們一段時間沉澱一下,不然興致太高,會不能克制。

別人忙著拍照,W在察看自己拍的照,我則一直盯著他們的手看,他們做了擦,做了擦,拿了什麽其他料,洗手,擦。實在心裏佩服,若是不保養,手會洗爛掉。乾淨清潔,的確沒有話説。

接著又來了,竹筴魚上來。


上面撒了一蕊姜蔥,那個怪怪的腔調又來了:「不要浙~江~遊」,呃,老兄,我本來就沒去浙江……突然愣一下,噢噢噢!原來板澤已經在跟W提以後他們倆蜜月旅行的事情,他深知道W立場,海棠葉國和番薯島終究有芥蒂,馬上就這麽溫柔的說那我們就不要去浙江了,世界這麽大,我們可以去所羅門島、金門、火奴魯魯、長公主島、巴黎……

如此光明正大提著呢,我喝一口茶,他們是他們的事,我?我只能喝我的味磳湯。


緊接著師傅亮刀(是想對W顯示他的男子氣概嗎?),飛快咻咻兩刀,就把東西放上來了。一放上來我大樂,哎喲,是活的北寄貝呢。它的觸鬚還在那裏蠕動,仿佛說我爲什麽突然跑到這裡來這樣,「請快吃」,我就吃下去了。


還真是爽脆可口,卡呲卡呲響,仿佛在咬蘋果,真的!可是略帶一點點的腥味,他們沒辦法用海鹽調味,因爲貝類這種軟肉種踫到了鹽巴會融化……像蝸牛囧

不過自滿星餐廳的法式白醬蝸牛真是好吃,以前做學生時每次存稿費坐海底隧道到法國吃,回味無窮,捨不得刷牙,哈哈。

貝類之後,就給了很普通的海苔卷,裏面好像包蝦子什麽的,我沒多注意。看不到的,就不必抓開來看,誰要碰蒼蠅蛋!平凡的海苔卷之後,好貨又來了!


它一出現,我們就驚艷,哇,好一個赤身!


那油光閃爍的表面,紅通晶瑩的魚肉,我一時忘記了自己的約定,脫口說出:「這麽新鮮,需要蘸醬油嗎?」,「稍微一點點,底下有芥末,要斟酌醬油的量不要搶過鮮味……」 突然,他愣住,「這位人客,你會說日文!」

我恨不得拿蒼蠅蛋砸死我自己。

還好我有人肉盾牌,「我只會一點點,這位(你的命運紅線的對象)是專家。」 他大樂,看著W,「原來你是專家!」 那個口氣仿佛太好了,你這麽多才多藝,不枉我看中你,以後出去走路有風等等。W說了什麽推辭的話我忘了,関我什麽事呢,他們交換電話也跟我無關,交換内褲也跟我……算了。

很快的,一套時漁套餐就要結束了。白蝦送了上來,一開始還看不清楚,還以爲是魚肉泥,板澤見我們會說日文,就說:「這是蝦,用特殊手法捏成,要均勻的消化它們的筋肉,讓蝦子能密和卻不失原來彈性口感……」 我聼著點頭,看起來像雲朵般,捨不得入口。咬了下去,就像把很多的薯條捏在一起吃下去的口感,扎實、有彈性、飽足、神奇的沒有腥味,我非常喜歡。


這時,坐在我左邊的瑞典女面前多了一份很好看的捏壽司。我還以爲我有,那師傅開口對那洋女說:「這是你這套餐的最後一個。」啊,原來如此,那更是重要,日本人很講究開頭結尾,所以我更盯著她看,「我可以拍照嗎?」,「當然沒問題,這是什麽魚?」,「我不知道,我的生物拿C-」我們擡頭看師傅,我還沒問,他已經先笑笑地說:「我也不知道那叫什麽。」害我無比介意,什麽魚身上長斑,難不成是石斑?可是不對,石斑不能生喫,螃蟹也不行,金魚也是。


爲此我問了好幾個人,他們都說不出來,後來我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向他開口:「你知道這是什麽魚嗎?」,「我在打電動」,「我要寫部落格」,「你部落格只是拿來養蚊子,那麽認真幹什麽」,「你就當日行一善」,「嘖,麻煩死了,哪裏?這是鰶魚,有什麽那麽難?」,「什麽魚?」,「鰶魚,生活在北太平洋區:日、台、中國南海,食銀魚,通常在海底25至30尺的地方生活,學名叫Konosirus punctatus,因爲下腹有斑點故名。」我看著他,内心的感覺是……算了。

也沒時間多看,我們面前送來了鯵魚。


和竹筴魚的處理手法相同,上面也是一蕊姜蔥。他想介紹是什麽魚,可是不懂中文名字,只說Yellow Jack,然後笑。伸手不打笑臉人,算了。我故意問:「不要浙江遊?」他笑笑,點頭,「不要浙~江~遊~」是啦是啦,去你們的巴黎、哥斯達瑞珈、里約熱内盧、火奴魯魯……呿

時間過得很快,板澤送上最後一道時說:「這是最後了。」啊,最後,是什麽?看一眼不禁呆住,這……這就是傳説中的星鰻嗎!日式料理中不能缺少的魚種啊!

鰻非常的討厭,不容易料理,水分太多,肌肉太少;煮湯會化掉,煎會碎掉,燉會爛掉,蒸會臭掉,同它性格一樣滑溜麻煩,除了烤之外仿佛沒有什麽別的方法。師傅把脊椎上的小刺全拔掉,淋上浦燒醬就遞上來,還說你什麽都不可以加,就是這樣吃。

吃完了,師傅拿出一面單子,說因爲我們點的是3900圓的套餐,所以最後可以多點一份免費的單點。
W點了牡丹蝦,我比較貪心,看到右角的冬天纔有的食物,毫不猶豫就選了鮟鱇魚肝,我好喜歡~XD
結果那個心機重的男人居然把這樣的東西拿上來,我看在眼裏,怒在心裏。


魚肝斷掉了啦!賠我一個好魚肝!T.T

就這樣,3千多塊日幣的早餐就吃完了,排了四十五分鐘,吃了不到半個小時。


值得嗎?值得。開心嗎?開心。還會再來嗎?考慮中。

不同的季節來吃會比較好,有些魚不是冬季,那時吃不是上佳。最後大家都離開時,我開口:「可以拍照嗎?」那三位師傅大笑:「當然可以!原來你會說日文!」我們就拍了照,然後外面還有人在排隊,哈哈哈哈哈哈哈。還是別佔太多時閒,會遭天譴的。

「咦,你只拍你朋友,自己不拍嗎?」,「噢不,我又不好看,不好浪費師傅們的時間」,「耶,耶!這位客人說什麽傻話,來啊!」我遲疑,本想答應,可是發現W已走出門,我就笑道:「我朋友出去了,謝謝你們,我心領了,我很開心滿足……幸福。」他們三個同我鞠躬,我回禮。

鞠躬之後,突然一陣失神。

我居然還記得怎麽鞠躬。

我跟日本人一樣,唉。


12 Comments


你要提到那個中國人聽到我說我來自台灣 臉色大變 然後不跟我們說話這件事吶~


嗚...我也要吃刺身啦~


W:真的假的,還有這樣的事囧

阿丹,你真的.....很會吃醋XD


Hey Daniel, i didn't see any morning surprise @W@~


……我好像看到你所謂的驚喜是什麽了


-Tiffany


C: 黑丟 下次阿丹 說他要補上照片 後來我也叫他 426拉拉拉 欺負他聽不懂


W: 426嘛XD 這樣好壞,可是他也很糟,幹嗎臉色大變= =

Tiffany:驚喜是什麽,跟我分享XD


那四個燈光我看成飛碟...囧


讀完感覺你們好幸福……我也想要……


如果沒錯,應該是那個堅硬,尖挺的東西……


-Tiffany


C: 可能他是被共慘黨洗腦過深 腦幹到覺得台灣人 是啃香蕉皮的低劣民族吧


W: 他們自己還在學殘體字咧= =

阿丹:快給我看壞人 我要詛咒他= =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