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璃VS巴路西亞神父VS金星偵探VS翠西雅•雲若VS龍念

看到這個標題,我又痛起來。

醒來的時候精神恍惚,沒有睡好,這個夢真是一場大混戰。

做夢的人永遠不知道夢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是。

有意識的時候,已經是大家在談判的時候了。

場景昏暗,像一個軍用會議室,冷冷的石灰地,天花板只有一盞半明半滅的照明燈,被地氣磁場影響,有一下沒一下地來回擺動,像老舊的戰鬥紀錄片一樣,黑沉沉陰森森。

巴路西亞神父這時說:“分子式在本方的嚴密看管下妥善安全,所以今年當然依舊歸我們看管。”

金星冷冷地說:“嚴密看管,哼。上次要不是全員出動,分子式已經落在捷克妖醫身上,世界就毀滅了。”

“那件事本方已經提出合理的解——”

“大家信心已經動搖,我們可不能讓這件事多發生一次。”金星態度還是那麼強硬,他直接揮手:“我決不會讓你再碰那個分子式。”

巴路西亞神父輕輕吸一口氣,正要分辨,翠西雅•雲若就開口:“沒錯,我也贊同分子式不能給你,應該由我保管。”金星瞪她一眼。雲若笑道:“怎麼,跟神父比起來,我應該比較有說服力吧。”

金星說道:“我不相信你。”雲若繼續笑著:“你渺小的相信沒有計算價值,你代表什麼組織?你的組織有我云若家族本事嗎?”她有樣學樣,朝著金星揮手,“我決不會讓你碰那個分子式。”

金星大怒,伸手去拔腰際的武器。雲若絲毫不怕,反而笑得更燦爛:“大偵探,你哪來的自信在最頂尖的武器製造家面前拔出你那支低能的武器?”

金星聽了,僵住,後來緩緩地縮手。雲若笑咯咯地說道:“所以東西由我保管。”她伸手要去拿桌子上的鑰匙(我不知道鑰匙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

“且慢。”第二個女人說話了。翠西雅•雲若看著沉默至今的女郎,說道:“你想說什麼。”

“分子式是我的。”

雲若聽了,哈哈大笑:“好大的口氣,你憑什麼?我甚至不認識你。”現場三個男生不由愣住,全向她投以異樣眼光。 “你們看什麼?我真的不認識她!”

胡璃臉上沒有表情,說道:“你的認識沒有考量價值,東西是我的,這麼多人裡面,你最沒有商議的立場。”

雲若笑了,她的手放在桌子上,突然一陣寒氣刷起,半張桌子被一層薄病覆蓋,金星和巴路西亞神父急忙抽手,甚至站起來躲開,龍念看著憑空出現的冰,眉毛揚一揚。

“雲若家是最出名的超能力家族,你說,什麼叫最沒有商議立場?”

胡璃伸手放在沒有被冰覆蓋的桌面上,說:“你所謂的能力不叫能力,不然你試試看。”雲若笑著,猛然出手,一股雪花揚起,桌子馬上結冰。翠西雅•冷若笑道:“你服不——”說到這裡,她後面的話哽在那裡,目瞪口呆地望著桌上的素手。

桌子上到處都是冰,可是那一雙手沒有沾染任何冰塊、雪花,什麼都沒有。

冷若這時笑容才收斂,“你也是超能力者?”胡璃說道:“我基本上不曉得超能力這是什麼意思,不過我想應該不是。”她笑著回答,彷彿冷若問了什麼很愚蠢的題目。 “冷冰冰的,我不喜歡。”她伸手去揮桌面,輕柔如揮塵,桌上的冰層居然被她這麼一揮瞬間消失。

冷若站起來,指著她:“你是火焰支配者?”

“我認識有個叫秦明的人,他彷彿是你口中的火焰支配者,不過不是我。”

冷若雙手拍下,刷的一聲,不僅桌子,連椅子都結凍,剩下的人都跳起來,龍念因一直站著所以不動聲色。

金星掏槍:“收回你的冰,你再做一次我就不客氣了。”

龍念伸出兩根手指,輕輕將槍壓低。

要不是有人囑咐他要忍耐,這柄槍早在離開槍套的那一瞬間已經粉身碎骨。

胡璃看都不看一眼,輕輕籲一口氣,所有的冰頓時消失不見。眼尖的他們都看到胡璃籲一口氣的時候有非常細膩的火絲從她櫻唇中出來。

“你果然是火焰支配者!”突然她又改口:“不對,你的火很奇怪,看起來很詭異很陰森,根本不像火,那個是——”

龍念突然開口,“在我們東方人口中,那個叫狐火。”

在場所有人都是語言好手,可是聽到狐火,神情還是一陣迷糊。

“你們,”胡璃說道:“不過是為了想體驗掌控它之後的成就感,那種虛偽縹緲的感受不切實際。”

金星問道:“那你要來幹什麼?”

“有了它,我就能死。”

大家呆住。

雲若怒道:“原來是個瘋子!居然來這裡消遣我,混帳!”她一手揮出,十來支尖銳的冰針如矢飛出,射向對方的眼目。

突然白影一閃,冰針刺入石牆當中,胡璃已經沒有踪影。

桌上的鑰匙也不見了。

“追!”金星大嚷。

雲若跑最前,一出門口突然倒轉,笑瞇瞇地說:“你們休息一下。”她雙手一振,兩扇門關起來,冰層如藤蔓般從門縫鑽入,一眨眼整間房變成冰庫,巴路西亞神父和金星困在裡面。

雲若滿意地回頭,心想只剩她和胡璃,可是看到前方不由大動肝火。

龍念早已經將她遠遠拋在後面,和胡璃只保持三尺距離。

雲若怒道:“給我站住!”她頓腳,荒野迅速被一層冰覆蓋,一團巨大冰層將雲若往前推送,不久就追上他們,她右手虛抓,一團冰在她掌心凝聚,逐漸增長,變成一根冰鏢,雲若瞄準龍念的背心,用力拋射。

冰鏢未到,寒氣先來,龍念皺眉,故意等待距離拉近,突然反手一挑,冰鏢竟然倒著反射,來勢比雲若的更快更疾。

他這一分心,再回頭時,胡璃已經不見,龍念心頭一震,不由停下。

他經過大大小小戰役,從沒遇過敵人不到一秒鐘內就瞬間消失。

背後轟的一聲,兩扇鋼門由里朝外炸出一個大洞,巴路西亞神父和金星出來,兩個人憤怒地追討雲若,卻發現最主要的人已經不在。

“人呢?”巴路西亞神父問道。

“憑空消失了。”雲若茫然。

“什麼?”

龍念屏氣凝神,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他睜開眼,喃喃道:“幻術。”他已經聽出來那個呼吸聲在什麼地方,也明白胡璃用了幻術將自己隱藏起來,他正想出手,突聞金星咧嘴笑,“幻術呀,對我或許有用,對大地的精靈可沒有用。”他揚起手槍,往某處射擊。

一聲悶哼,胡璃突然現身,倒在地上,手臂沁血,鮮紅的血在她凝脂般手臂上看起來格外驚心動魄,胡璃不發一語,皺眉閉目,楚楚可憐。別說男人,連翠西雅•雲若看了心都疼起來。

金星愣住,“對……不起。”他想過去扶她,雲若已經踏前,右掌虛探,一根冰柱從地面延展,到雲若手裡漸漸成形,是一柄怪異的鐮刀。

“你敢再過來一步,你的組織就少一個人了。”雲若臉上又出現燦爛的笑容。

“你沒事吧?”他側頭問,眼裡完全沒有云若。

胡璃緩緩站起來,提著鑰匙,說道:“算了,不是我的終究不是我的,你們拿去吧。”她語氣空洞,有種萬念俱灰的滄桑,聽者心酸。

“不過我有個條件。”

“你說。”金星和雲若放低聲音,他們倆一心一意去做她所要求的事,上刀山下油鍋在所不惜。

“這柄鑰匙只給最仁慈的人,這樣我也才甘願。”說完她放在地上,伸手包裹自己傷口。

“仁慈?”雲若說道:“雲若家一直是受人景仰的龐大家族,任何難處到了我們手裡都會以最快速度解決,如兩年前印尼火山一旦爆發會抹殺千萬性命,是我親自將整座火山冰封起來,這樣毫無企圖純粹悲憫人命,算仁慈吧。”

金星說道:“胡說,那次火山之所以會爆發是因為你們雲若家裡面的火焰支配者企圖佔領東南亞礦場,為了驅散人民將其占為己有的卑鄙手段,這根本是你們自己內訌引起的,你仁慈什麼?”

雲若聽了臉色一變,“你怎麼知道?”

金星冷笑:“我可是偵探,世上有什麼秘密能瞞得住我?”

巴路西亞神父緩緩說道:“應該是火山精靈或大地精靈將這件事告訴他,金星偵探有和大自然溝通的能力,你忘了嗎?”

“閉嘴!”金星怒道,揚槍指著他。

“我並不敢承認自己最仁慈的,”他從懷裡拿出一個不比掌心大多少的水滴型玻璃瓶,說道:“你們說呢?”

“哈里路亞聖炮!”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

世界三大最強武器之一。

“好了,把鑰匙給我,我們還要送胡璃小姐去醫院療傷。”

金星突然將槍瞄準哈里路亞聖炮,“少囂張,我開一槍引爆它,連你都會死。”

“的確,可是你做不到。”神父揚起拐杖,“你的槍不好。”

看仔細了,拐杖的末端有一個小洞,金星皺眉:“死光拐杖。”神父笑道:“好眼光。好了,東西交給我。”

雲若笑道:“你們兩個話太多了,看看你們的腳。”

他們低頭,發現膝蓋以下已經被冰封住,神不知鬼不覺,金星大驚,轉身開槍,冰層瞬間封住他,子彈鑽破冰層厚已經失去力道掉在地上。

“到你了,神父。”

“在死光下,你沒有勝算,”神父勸她,“別為了渺小的貪念犧牲性命,施比受更為有福。”

“廢話!”神父四周突然穿出四道冰刃,從他胸前刺入,從後背穿出,上捅的力量強大到將神父的腳從冰層拔出,屍體掛在半空,怎樣都活不成了。

神父臨死前鬆手,水滴型玻璃瓶往下掉,雲若臉色大變,其中一條冰刃長出一根枝節來,穩穩妥妥地將聖炮托吊在半空中。其餘的冰刃瓦解,神父的屍體掉在地上,的確是死了。

翠西雅•雲若哈哈大笑,卻沒發現有一道綠光從拐杖末端射出,等到她醒悟,死光已經穿過她的腦門,燒出一個洞來,靈活的雙眼立即蒙上一片死灰色,倒在地上嗚呼哀哉。

見到雲若倒地,胡璃這時站起來,輕輕一揮,手臂上的傷口消失不見。

由始至終她根本沒有被槍射傷,她拾起鑰匙,接著左手微舒,彷彿給人飛吻似朝空中吹氣。

眼前場景驟變。

被冰封窒息的不是金星而是神父,神父在冰封前用死光拐杖殺死金星,力量強大到把金星射到半空才掉下來,金星在死前開槍射向哈里路亞聖炮,翠西雅•雲若用冰阻擋子彈,卻沒料到另一顆子彈正朝她腦門射來……

一切都是幻術。

“古有二桃殺三士,你更厲害。”

人家用二桃,她只用一把鑰匙,的確更厲害。

胡璃回頭,看著碩果僅存的龍念,盈盈點頭:“過獎。”

龍念閉上眼睛,表面看似鎮靜,心裡其實十分忐忑。

怎麼辦,對付這麼一個可怕的女人,怎麼辦。

猛然,他睜開眼,想到了。

胡璃瞬間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魄力席捲而來,其中有野獸的味道。

狼的味道。

“原來我們是同類啊。”胡璃笑著說,“你隱瞞得真好。”

說完,她伸手在半空做一個拴門的動作,笑道:“那我必須全力以赴了。”

說完,場景突然消失,他們四周有牆壁豎起,中間多了一張桌子,場景昏暗,像一個軍用會議室,冷冷的石灰地,天花板只有一盞半明半滅的照明燈,被地氣磁場影響,有一下沒一下地來回擺動,像老舊的戰鬥紀錄片一樣,黑沉沉陰森森。

龍念不自主地倒抽一口氣。

連這個都是假的!

他們甚至沒有離開過這個小室。

一切從一開始就是假的,一個幻術套在一個又一個的幻術裡。

他看向胡璃,她身後突然出現九條銀絨,銀光閃閃,雪白柔亮。

這就是真面目了吧,龍念想,三千年的九尾銀狐。

龍念已經分辨不出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他索性閉上眼睛。在一個已經活了三千年並會施展幻術的人化九尾狐狸精面前,眼睛,就是最大的弱點。莫怪冷香公主對他說:“不必強求。”

他吸一口氣,“冒犯了。”

然後一陣天搖地動,鬧鐘響了。

“娘?”

“兒子,待會兒去上班前陪我去驗血。”

“呃,不要。”

“為什麼?”

我看著她:“你不知道為什麼?!”

娘厭惡地看著我:“知道了我還要問嗎。”

我瞇她一眼:“你到底是不是我娘?”

“一大早說什麼話!”

“先不說這個,我講夢給你聽,不說我怕忘記。”

“講夢?”

“出乎意料地精彩,可是沒看到結局,每次都這樣,都是你害的啦。Anyway,有意識的時候,已經是大家在談判的時候了……”

好複雜的夢。

Comments

Kenji said…
So this is a precog death of Detective Venus? I dont want him to die like that!!! No! Please Daniel, please! Besides, Why a male detective named Venus ah?


ps: That damn fox spirit...she's hot, LOL.
Jia Ming said…
我喜欢龙念,感觉酷酷的,很帅。

不过这个梦也太累了吧(跪)
Anonymous said…
Hi, found your blog when surfing through the browser, i like this post.

Are you a writer?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