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一條畜牲

以第三人稱說這件事比較好。

這件事有兩個主角一條狗,和兩隻池魚,之所以稱他們為池魚乃他們與這件事一點關係都沒有,可是卻被牽扯進來了。

主角分別稱呼他們為阿鋼阿煉,狗名叫哈則奈,英文是臻果的意思,池魚稱為丹與家齊。

弟去補習,娘去逛街,丹一個人呆在家,突聞敲門聲,鄰居家齊在外面揮手,笑瞇瞇問:“今天過得如何?”

丹放他進來,“沒什麼特別,繼續跟老闆吵架,你……曬黑了。”

家齊笑瞇瞇,“好不好看?”

丹仔細打量他,他染了一頭金麥色頭髮,剪得很短,十分利落,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精瘦的體格一覽無遺,手臂有些微的色差,上面的青筋像蛇一樣糾纏 整條手臂,戴著一條4毫米碎金項鍊,做蛇紋狀,色澤線條延綿不絕,整片皮膚黑了一兩成,故此輪廓變深,鼻樑也立挺起來,眼睛看起來也比較寬,臉頰的暗斑反 而沒之前那麼明顯。

丹有一絲驚訝,脫口:“我以前不知道你這麼好看。”

當然,家齊並不是帥哥那一類的生物,可是他笑容燦爛,性情活潑,膚色黑沉了之後有一種亞馬遜人的活力感覺,那是蜜糖色,會令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摸 摸,當然,丹這個人決不會客氣,他直接拉起家齊的手臂好好端詳一番,也伸手摸摸,家齊抽手,將手臂彎起來:“看,小老鼠變大饅頭。”

丹不禁笑出來,“喝什麼?”

“綠茶。”

丹將飲料拋給他,家齊伸手接過。

“你呢,過得如何?”

“沒什麼,噢,有新鮮事,阿鋼,我的系友,他的狗哈則奈死了,癌症死的。”

“癌症?”

“對呀,你的反應和我一樣,我也不知道狗會患癌症,想想,老死病死甜食血管阻塞症,就是沒聽過狗癌。”

“原來狗有癌症,哇,我廿幾年的生活到底在活什麼。”

“阿鋼整個精神瓦解,在演講廳傻愣愣的,阿煉跟我提起才知道這件事。”

“狗呢?”

“阿鋼本來要將它埋在後院,可是阿煉嫌它太麻煩,所以將狗切段丟掉。”

丹突然笑起來:“他……什麼?”

“阿鋼他將哈則奈裝入大黑色塑膠袋內,打算回來後在後院挖洞埋葬,可是阿煉說那個狗臭味瀰漫整個車庫,而且又擋住他晾衣服的位子,所以他將狗拉出來,用刀剁成幾段,丟了,丟到附近那間傳統市場的屠夫垃圾場去。”

“屠夫垃圾場?”

“喏,就是屠夫區後面那邊被圍住的小地塊,丟腐爛的豬肉、多餘的豬油、不要的豬茸毛那些地方。我經過一次,有夠臭的。”

丹點頭,一邊在趕他最近的小說。

“你怎麼沒什麼反應?丹,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不要叫我丹,不過,你是什麼意思?”

“你不覺得整件事情很過分嗎?”

“有嗎?”

“狗耶!竟然將屍體大卸八塊,還丟掉,太殘忍了吧!”

“埋在後院才可怕吧,多骯髒。”

家齊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你的意思是你贊同他把狗大卸八塊?”

“事情都做了,我贊同不贊同又如何?”

“什麼?!那是生命耶!”

“孩子,它死了。好了,別說了,不過是一條狗。”

家齊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丹嚇了一跳。

“不過是一條狗?你死了被人切來切去,你願意嗎?”

丹大怒:“你拿我跟一隻狗比?”

丹站起來,指著家齊:“本來我還不想跟你計較,那不過是一條狗,世上多少人在國家邊境出生入死維持秩序讓你們過安穩的日子,不知多少人犧牲性命後尼采有家可住,才有食物可吃,這些人你不去哀悼,你去哀悼一條狗!”

家齊也發火,從椅子上站起來,塊頭比丹高很多,他說:“Come on,尊重生命好嗎,尤其是這麼無辜的狗,人生為萬物之靈,竟然對一隻狗做出這麼殘忍的事,他們也有感受,也有生命,也有家人,我並沒有要求你給他們住皇 宮,可是你連一點的反感都沒有。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啊,很多時候,因為它們不能像我們一樣表達自己的意思就遭受黑鍋之苦,成為了真正的受害者。他們需要被 善待,並且好好保護,我們人——”家齊激動地拍著自己胸膛,“我們人才是這世上最惡毒的生物!”

丹差一點將他的iPhone往家齊的臉上砸去,他用手指點著家齊的胸膛,“哈羅,去翻開你的聖經、古蘭經、佛經、玫瑰經、產布拉都法典、百科全 書,裡面有一條句子說人不能將狗丟棄不然會下地獄/不得超生/遭受審判/更強大的力量來製服我,我第二天就將所有儲蓄拿來替他們雕金像!”

“這跟殺生,變態殺人魔有什麼差別!”

“殺生,世上哪個人不殺生?這是一個弱肉強食人吃人的世界,哪一個人不殺生?”

“太多人沒殺生,佛教——”

“佛教徒就不殺生嗎?他們吃大豆植物,那些不是生命嗎,他們煮滾水,裡面的微生物不是生物嗎?你身上這件背心不是殺了一朵花抽出內臟縫起來的嗎?不過是一條畜生,你兇什麼兇!”

家齊滿胸的話被丹一番機關槍似的回話打得魂飛魄散,只能說:“你強詞奪理。”

丹跨前一步,這次用手指點家齊的額頭,明明只到家齊耳垂一樣高的他趁勝追擊,氣勢完全蓋過他,“還有,你這個莫名其妙惹我生氣的笨蛋,害我死了多少細胞,你也在殺生!不過是一條狗,你鬧到我頭上來!”

家齊臉色都變了,“對…對不起啦。”

“回家,我不想看到你。”

“可是,我…”

“回去!”他的靈感都沒了,可能會趕不上截稿日期,想到了更是怒火中燒,“去!”

家齊也氣不過,“走就走,稀罕嗎!”他怒氣沖沖地回去了。

丹望著他的背影,心裡有些懊惱,剛才在氣頭上,話沒經過思考就出去了。

可是他實在受不了那番論調,世上真有一群變態的人,將狗奉做神明般照顧,洗溫泉,特用毛髮潤滑劑、高級牛肉罐頭、狗床、300多美金的狗衣服、狗毛刷子、狗用牙膏……

列出來都有火,這些人統統該送到荒島去住個半年或者送到巴基斯坦或印尼去,真是亮眼瞎子,就是有這種沒有腦袋的生物存在才令這個世界不得不毀滅。

連人命跟狗命都擺在同樣的高度,是否我也可以用條鍊子將你拴在門邊,看你不順眼踢兩腳,公狗看上你就當終與你性交你也願意,將性器官與胸脯當眾露著在路旁溜達一整天?

混帳,輕重都分不清楚,還自以為仗義執言,多少人死於飢餓,那些都不肯關懷,竟然讓一隻狗吃牛肉,世上還有什麼規矩可言,還活著幹什麼?

一條畜生壞了一場友誼,冤枉的是當事人根本不是自己。

阿丹嘆一口氣,上樓睡覺。

一天就這麼結束。





心得:圓是一種力量
——鋼之煉金術師
胸部也是一種力量
——阿丹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noi雖說我也滿喜歡狗的~也雖說狗死後我不會把它大卸八塊~但我的確對那些"狗用品"滿反感的說...

狗就是狗~就如其他動物一樣~只不過是被人類給飼養~就因為它只會對你搖尾巴~不會反駁你~一些不敢把這些感情對人類付出的人, 就選擇把這些{有時是多餘的}感情給寵物們~很傻, 我覺得...

"殺生"~這個詞~人類無法逃避~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人類, 就處於食物鍊的一環~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