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想做什麼工作?

簡短來說,你的志願是什麼。

相信我們都寫過這篇作文,或者,讀過不計其數的這種文章。

在讀心理學的時候,我曾經做過這篇題目。

現在,我想再提一提。

有句話說:天下三百六十行,行行皆可出狀元。

總裁董事經理監督白領司機攤販廚師侍應生清道夫,什麼都有,你最想做什麼及為什麼?

對沒有志願的我來說,我一直給不出答案。這其實有點窘,就如人問:但以理,你喜歡什麼?車子、衣服、手錶、奈奇、艾迪達斯、香奈兒?我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問過娘,娘說她自小最想做三種工作:動物園管理員記者及牙科。

她現在是一名呃……畫藍圖的,對不起,我真的真的不知道那個工作的中文是什麼。工程師嗎?工程師是那個去到現場監督工作的不是嗎?但是我娘不需要,她的工作就是畫,剩下有人去做。那算工程師嗎?

T
的答案是:潛水教練、跳傘員及運動器材試用者。他現在卻在香港某醫院(曼勒,哈哈)當一個心臟科醫生。

爹也有答案:導演羽球國手及海洋學家。如今他卻以地質學知識告訴大企業哪裡可以開採砍伐,赫赫有名(不信你去問)

剛認識R時,大家在班上作自我介紹,R的回答讓我笑出來:醫生律師工程師。

這三個職業似乎是所有作文裡面可看到的最最經典答案,聽得快吐了。當時年少輕狂,直接諷刺:“64年再4年,你五十歲出來給自己建診所,結果因為年紀老邁眼花手抖醫死了人,最後親自上陣和對方家屬打官司?

全班大笑,這句笑話被放上校刊好一陣子。

不好意思啦XD

大家都沒做到當初所選擇的職業,就像結婚的對像永遠不是你想的那個人一樣。

前面太多例子,所以不能怪我沒有目標,都是空的,那何必要目標?見風轉舵,有洞就鑽,沒什麼志願的我還不是年薪若干?

但是今晚,我有點動搖。

我上了C的部落格,看見他已從KDU出來,在一個叫NTV7的電視頻道作配音員,術語叫旁白。他在他的部落格中放上了他第一次身為旁白的小節目。

我聽到了,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我再次聽到那個曾經(現在還是)讓我如痴如醉的聲音。

他操著那個不知為何帶著芝加哥口音的英文念著稿子,聲音稍微生硬,但本錢是好的,怎麼聽都好。

然後,他記錄了他的心得,如何雀躍萬分,如何不住更改自己說話方式,如何這樣如何那樣。

忽然,我哇的一聲,發現C享受他的工作,且大肆宣揚。

這是一個很奇特的發現,我從來沒接觸過電視節目製作,只做過校內廣播電台主播。我發現,那是一個十分驕傲的工作。

別人或許問T你的工作是什麼?無論T再如何口齒伶俐,最多只能說拯救人類生命。是,這是十分偉大的工作,但其實深究之下乏善可陳。不就醫生嘛。

問貝多芬:你的工作是什麼?貝多芬可以繼續操著他純正的英語說:本公司暫停作業一個星期,整個股票市場會瓦解。

是,他可說操控著股票市場,但其實沒什麼好說的。不就財奴嘛。

但問C你的工作是什麼?他可能會雀躍的告訴你:我在某電視頻道做旁白,來來來,週一至五大馬時間早上十一時轉到NTV7,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哈哈,酷吧。

噫,有什麼工作能這麼簡單明了,打開電視就能與別人分享成果。

R
也曾經做過類似配音,當使他興奮地喚我:你能否看到台灣節目?可以。明視,我最近拍了支廣告……”

後來,我看到廣告,原來是電信公司的廣告。一個小孩拿著一個墨綠色話筒,對著電話牙牙發音,旁邊是小孩他娘,和電話那頭的父親說話。大人不住說:爸爸——爸爸——”小孩繼續他的咒語(?),然後丟下話筒離開,廣告就這樣結束。

我看了廣告笑個半死,就這樣?

R
不高興:我單單為了那兩個字說了十次!你只顧笑我.

我笑著安慰他:好好好,你辛苦了。聲音好的人才能打這種聲音廣告,你該慶幸。很不錯。

R
終於笑嘻嘻掛電話。

真好玩!


我也要!


那個領域真的從沒涉足,我絞盡腦汁回憶,還是只有當時全班為了拿下學院學術廣播的記憶。


大家屏息坐在大禮堂,目不轉睛盯著喇叭看。


晚上九點,喇叭忽然出現聲音:
下午好劍橋,你所收聽的是FM93.5,我是但以理……”

然後大家放聲歡呼開香檳慶祝,終於替聖三一拿下最大電台播放權。


唉,不是沒有風光過的。


你最想做什麼工作?你可曾想過?


想了足足三天〇十四個小時,相信家母遺傳因子作祟,我實在沒有什麼偉大志向。


三種。


第一:我想做盜墓者,我有足夠的文化知識和語言能力,身手敏捷,邏輯能力強,足可勝任。


二:我想做吉普賽香水男,穿著尖頭靴子,露出大肚腩,留著卷鬍子,叼著一根煙,態度倦懶,拿著一瓶子說:這叫薩塔米尼,是吉普賽語中為你瘋狂 意思。六十塊,什麼,當然不是美金!我收歐元或英鎊。你愛不愛他?要就需不擇手段將他搶過來!什麼,你現在要了?現在是九十塊了!”……油嘴滑舌,坐地起 價,卑鄙下流。多好XD

最後,我最想做的就是釀酒師。在法國南部鄉鎮買一塊地種滿葡萄,每天的收入來自觀光遊客,只要介紹葡萄種類就可輕易賺錢。夜深了,打開窗戶,不怕蚊蟲來,不需繳付電費;悶了解開釦子躺在草地上觀星,還可席地而睡。時間到了,摘下葡萄釀酒,品質好可上賣天價,利益驚人。


悶時還可去教英文或最近大家趨之若鶩的中文,又是另一筆收入。


呵,連志願都這麼空虛,但以理你如何能在社會中與人廝殺?


不過,想嘛,不天馬行空一點怎麼對得起自己。


你呢,你想做什麼工作?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