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Bleeding Heart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September 02, 2008 in
人的情緒很奇怪,傷心哭,開心,也哭。

哭竟然是宣洩之不二法門。

事情需要從職業風險說起,當然,我們(我和你)都不是小孩,知道世上絕沒有簡單的工作,亦沒有簡單得來的薪水,更沒有天上落錢這種糊塗事。

我並不保持著白痴的心態認為工作是簡單容易上手的,在許多事上也對自己做了許多心理建設,做銀行員:顧客難纏、錢數錯、近視加深(加好深>.< )都是風險,我已經做好面對這些事情的準備。

只是,我太高估自己,抑或,我太看得起顧客?

告訴大家一個常識,舉例,進賬10000馬幣(50元組合),在正常作業上,我們多數將1張50元裹住另外的19張,即代表一捆乃1000馬幣。

換算下來,10000馬幣等於十捆,很清楚。

而在平常,除非銀行停電了,否則任何大數目將會藉數鈔機幫忙;常見的有平放在上面一張一張往下落的型號,還有一種是橫放在空格中藉著滾輪刷過紙鈔顯示出紙張數量的型號。

我用的是第二種。

若是照先前的方式來算錢,那麼,10000馬幣紙面接觸滾輪的只有190張,那捆住的10張不算;以此類推,5000有95張(加捆住錢的5張),四千有76張(加另外四張。)

清楚了之後,分享一件事情,今天發生的。

有一個陳姓中年顧客來進賬10000元,我接過,檢查,10捆不錯。

我解開塑膠筋帶,一張一張檢查,這是必然手續。在馬來西亞,錢幣上的人頭若是被畫著了(或被塗鴉,我親眼見過有人在上面替元首畫墨鏡與鬍子= =),那張紙鈔就屬報廢。所以檢查臉必須是“乾淨”的。

檢查了之後,我放入機器去算,還將身子側過一邊好讓顧客也能親眼看見機器上面的號碼。

第一捆,有95張,代表這是正確的。

第二,算完之後,機器顯示93張。

我一怔。

我將錢顛倒過來再算,發現還是93張。

若是第一次錯了,還能說是紙鈔太彎所以漏掉了,可是雙面夾擊之下還是93張,那隻有一個答案。

當然,這是很常見的,所以我拆開徒手算,果然發現其中有一捆只有18張。

“先生,你算過這筆錢嗎?”

相信大家都會先問這個問題,你總不能劈頭說:“啊,老頭,想矇騙過關,幸虧老子命硬克住你!”

……

他態度不是很好:“問來幹什麼?”

我皺眉:“少掉了。”

我將那捆錢拿給他,將剩餘的四千元綁好,重新放回機器,機器顯示76張,所以是正確的。

我這麼做有兩個原因,第一,挑明告訴他錢少了,而少掉的錢並沒有誤綁在別的捆中。對吧,95張+76張+9張,有180張。那就表示我給顧客確認的那一捆必須要有20張才能算數。

他接過來(後來我才知道他並沒有算),只是大略翻一翻,就從皮夾中拿出兩張50馬幣,心不甘情不願交給我。

他走了,我以為這又是一天之中的小插曲。

十分鐘後,我發現我錯了。他並不如往常一樣馬上離開銀行,而是在銀行大廳內徘徊,走了很久,就走來對我身邊的資深老同事說:“沈先生,我要跟你談一談。”他們就走到角落去談。

我唇語不是學假的,我看到他如此說:“坐在你旁邊的那個吃我錢。”

我呆住。

後來,同事就將他帶進去老闆那裡。

半個小時,足足半個小時,他們才出來。那個人走了,同事也回到位子上,口風很緊,一點神色都沒有。是,再次證實,姜是老的辣,酒是老的純。

有句話說當你做了虧心事時,你會心虛,身邊所有的人在你眼中似乎都知道你乾了什麼壞事。這是良心的一大演技,也是人體七大奇蹟中之一。

我那時就被那種情緒包圍,似乎所有同事都知道那個顧客投訴我“吃”了他的錢(這個形容詞很妙),那個感覺十分不好受。

就我來說,最不能接受的不是背黑鍋或被抹黑,而是你不來當面對質要求我給你解釋而四處渲染;我的情緒受到嚴重的影響,導致關門時發現自己少了50元。不是多給了客戶就是少收了。我不知道,我的腦袋是空白的。

後來,經理來了,“我要算你的錢,停下所有事情。”

雖然我知道那是必然的步驟,不過我被老闆的語氣重重地刺傷了。你的眼神、語氣、肢體,似乎都要從我這裡找出一個有利於顧客而無利於我的答案。

我的臉沉下來,就給老闆算了。或許,他主觀地認為我可能會多出錢,當他發現我在那時已經少了50元時,他呆了一呆。我看在眼裡更是傷心,他居然先入為主認為我一定吞了那個痴佬的錢!

我不知道一天是怎麼結束的,醒來時發現銀行已經關門,是我們自己算帳的時候了。照規矩來說,若是你的錢少或多了,必須找資深的同事或監督(supervisor)來幫你確認。

的確是少了50元,監督笑著說:“那就別擔心了,起碼不是多了100塊。”

我全身一寒,你知道!結果有同事聽到了,她也笑著說:“你知道嗎?他之前還在我面前徘徊,後來我要他去找沈先生。哈哈哈。”

哈哈?我就像掉入冰窖中,心寒。你知道,你知道,你也知道……大家都知道!

我再也忍不住,眼眶紅了。

去影印東西時不小心被老闆看見,他拉著我進房:“孩子,你怎麼哭了?”

我倔強地說:“我沒有哭,我又沒有掉眼淚。”

話才說完,啪嗒,眼淚掉在手背上。

經理看著我,說:“來,坐下。我們聊一聊。”

“不必了。”我沒有向上司吐苦水的習慣,我也沒有天真到認為你和上司真的可以無話不談。

上司肯定告訴你:這裡只有我們、大家都是男人、我也是過來人、把我當作你朋友……千萬!千萬不要被騙!上司決不是你朋友,也決不要將上司當你朋友!

他當然對我說了這種話,我只是搖頭,他嘆了一口氣:“我只想知道你現在的情緒是公事還是私事,若是私事,我也不好追問。”我很想直接告訴他是私事結束對話,但是我的情緒勝過了我的理智。

我指著他桌上那份顧客的資料,老闆點頭:“你感到失望?”

失望、憤怒、自卑、不滿、傷心、猶豫、被孤立……我不知道該回答他什麼樣的答案,我只是搖頭。

當然,他在銀行作了26年,是狐狸了,在這時說實話比安撫我來得有效,他直接給我看閉路電視。 “我不知道你的情緒是怎麼來的,也不知道你為什麼哭,”他頓一頓:“當時他進來,和沈一起看閉路電視,我們並沒發現任何不對勁。”

他伸出手指:“第一,你到後來告訴他錢少了的時候都沒開過你的抽屜,你並不可能藏錢。”

“第二,我問他有否親自看你算錢,他說有,那就表示你並沒有背著他偷做什麼。”

“第三,就算你能背著他做什麼,閉路電視也證明你不行。你看,你的抽屜、你旁邊的櫃子、你的地板都沒有錢,你並沒有將錢丟在地上假裝少了。”

鏗鏘有力,聽起來似乎表示你是清白的了。不,我沒那麼可愛。

他不斷說服我,告訴我這只是一件小事,明天又是新的開始,我們必須要在錯誤中學習……(露出口風,什麼叫錯誤?我哪裡來的錯誤?他還是保持中立,這使我更難過。)

後來,我才發現我不是計較這件事,而是不知道以後如何與這個客戶往來,他可以對任何人說:“看,那個吃了我的錢還逍遙法外的死不良少年!”

老闆不斷說會向客戶解釋,會向客戶解釋。我要的不是解釋,誰要拿該死的解釋!解釋有什麼用?解釋只能告訴他一個雙方不虧不欠的立場,他並沒有真正接受這件事情。

你可以解釋七七四十九天,但是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他可以認為這次只是我走運找不出任何實質的證據;解釋,只是治標不治本!

難道沒聽過嗎,解釋,等於掩飾!

老闆還說:“我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在意這件事,但以理,你太在意別人的眼光,這是不對的。”

我睜大眼睛,要不是心情不好早就破口大罵。

不在意別人眼光?哈羅,你以為你在哪裡?戈壁沙漠?什麼叫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你可以我行我素自由自在,只要對得起自己就能放手拼搏?

天,我開始懷疑他當我白痴還是他仍要再進一次社會大學重新唸書。

能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嗎?人言最可畏,只要他一傳出去,大家心中有個芥蒂,看到我馬上有個念頭:還是別靠近他,他很可能會吞我的錢。

我還能混下去嗎?我還有什麼立足的能力?

我開口:“我在意的是我的名譽!我以後怎麼面對他?怎麼跟他說話?”

老闆竟然回答:“你還是沒聽懂我的意思,但以理,你不需要面對他,這件事我會來面對他,你的名譽不會受損……”

我並沒有在聽,我看到他桌上的“投訴員工”檔案夾,裡面有那個人的名字。

還說不需在意別人眼光?醒醒吧!就算大家都知道你沒做,但是你做了一堆調查然後才寫一個證明他是清白的結論,別人會怎麼想?你已經不單純,你身上發生過別人沒發生的事,你已經被一個淡淡的有色眼鏡盯著。

一次還好,兩次還好。我說:“第三第四次,我還能怎麼辦?”

我有個衝動想告訴老闆關於一個名叫《三人成虎》的故事,不過算了,不是我看不起他,我實在不想多費唇舌。老闆還能做什麼?站出來挺你?別開玩笑了,你又不是他兒子,你只不過是一個和他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工作的陌生人,你們沒有任何關係。

自己調整了心情之後,我假裝是被他的言語所影響,我擺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我好多了。”老闆笑了,像一個拼出積木高塔的孩子:“看,我們都能堅強,這只是人生一個小故事,但以理……”

我並沒有聽完,只是快步走出來繼續工作,眼淚往肚裡吞。

老闆幾分鐘後傳給我一個激勵人心的郵件,還在電郵上標明一個一經查閱會自動回傳一個“郵件已經被觀看”的標籤。

我並沒有因此就開心,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關懷,那件事還是沒有解決。

有同事告訴我:“其實老闆是很疼你的。”她還舉出老闆如何疼我的例子。

疼我?愛我?那就應該在那個顧客一告訴他這件事情時馬上伸手阻止,凜然地說:“不可能,我相信他,像相信我自己一樣。不服嗎?好,我代替你與你打官司!”

那才叫愛我。

而且,實在啼笑皆非,只是區區馬幣100元。

馬幣十萬我都可以毫不猶豫地叫人從瑞士與R的聯合戶口中專程送來重重甩在他臉上。

100?不僅污辱我,也是侮辱他自己。

想想真是可悲,為了區區薪水,害死了自己多少細胞。

一個人說市集有老虎,還可以不信,兩個人說市集有老虎還能說在開玩笑,三個人一說馬上派出士兵封住全市集。

我呢?第三次你也會這麼做嗎?會不會因為一元就要了我的命?

唉,一文錢逼死男子漢。







心得:眼睛好澀

2 Comments


只能說難為你了...現在這個社會越來越險惡...連在我覺得單純的模里西斯這邊, 孤立情形也漸漸浮出水面...還是說是我以往根本忽略了這事? 我的朋友在被班上孤立了...我替她感到傷心與不平~她甚麼事都沒做, 只不過瘋了點, 單純了點...在竟然被她班上交到的第一個朋友給背叛...
我真得很討厭所謂的欺壓與孤立事件呀!!
但以理, 我只能再跟你說聲:"加油!!"


人心险恶~来阴的将他做掉就好了~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