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始亂終棄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in
我很早就听說住在小巷後面的辜小姐懷了一個舞男的孩子,舞男跑了。

許多人對這件事冷漠,有的詫異,這個年代還會犯這種錯簡直是蠢蛋,有的諷刺,這麼大的人了,不懂得措施?擺明是想以懷孕綁住一個男人結果失敗了。冷嘲熱諷,什麼答案都有,聽得我心寒。

後來我見到她,她長得很清秀,個子不高,小腹已經明顯可見。她那時出來散步,我則下班走路回家,在交叉路上見到她。

頭幾次還能笑一笑就走,後來需要揮揮手,再來就需要開口說話了。

昨天她果然一樣在散步,她雖然臉蛋清秀,但是小腿已經開始水腫,開始了。

是她先開口的:“下班了?”我笑笑:“是。”她的聲音很甜,我不喜歡。不過,她聲音很輕,年紀不會很大。她突然問:“要不要進來喝杯茶?”我看了自己,說:“不了,全身是汗,天氣悶,你需要多喝水。”她點頭,神情有些寂寞。

回到家我一直不能忘記她,想想,這肯定是她的第一次,這麼年輕,也沒聽說有什麼正業,怎么生活?

我跟弟說了,弟一臉鄙夷:“關你什麼事,人家四個月都活下來了,自然有道行。”我替她抱屈:“你可知道她有多辛苦?”弟毫不動搖:“你又知道?”我張大嘴,有一堆話卡在喉間說不出來,不了了之。

如何處理,有否家人幫忙,我不知道。

那個舞男真是可惡,但是能怪誰呢,她和他都有責任,但舞男也不能這麼離去,好歹留下交代幾句話,就算不要孩子,起碼說一聲,這樣就走了真是醃漬。

如果我是辜小姐,我會對他說:我並不是要你負責任,只是要你做個像樣的人。

噫,可以寫成長篇小說。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