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孩子的籃

布萊恩約家齊與我到海邊一遊,我實在不想去,但心想已經許久不去,況且有兩個俊男相伴,去去無妨,況且天氣好。

坐入家齊車,家齊馬上尖叫:“你的臉怎麼了?”我大驚:“什麼,什麼?”,“你嘴唇四周皮膚黑色素沉澱得好厲害,一直黑到下巴去,怎麼了?”我嚇了好大一跳,馬上去看後照鏡,一看不得了,真隱約有暗色皮膚。

“我怎麼了!”家齊湊近,“別動,我看看。”不久,他笑了:“啊,放心了。”,“什麼,什麼?”,“不礙事。”,“那就快說!”,“不必,總之沒事。”

他始終不肯說,到了海邊,布萊恩早已到達在那裡忙著處理烤肉工具。他穿著一件加拿大Garage黑色緊身運動挖背背心,俗稱肌肉衫,背心貼在他健碩的身上,麥色肌膚,天呀,一大早給人這麼大刺激幹什麼?

家齊本想喚他,我阻他一阻,“相機給我。”,“哇,偷拍?”,“光明正大陽光普照,不叫偷拍,這叫……在背後拍。”我拍了相才叫喚布萊恩。

他轉過身,咧嘴笑,朝我們招手,我和家齊都怔住。家齊怔怔地問:“這麼濃的胸毛?”,我嘖嘖一聲:“那個叫……人體毛衣了吧。”

真是,布萊恩腋毛胸毛肆無忌憚地長滿整個胸膛,有人認為那很性感,有人嫌看起來髒。毛髮濃密的人很少見,毋庸置疑,他是個真正的男人,但是,性感抑或骯髒,關我什麼事?

我下去,他伸開手臂和我擁抱,我嚇得退後一步,布萊恩問:“怎麼,我身體髒?”家齊直截了當:“是你的毛。”我不予置評。布萊恩低頭看自己,“我 這樣有何奇怪,丹,英國人個個都有不是嗎?”,“誰說的,你見過不成?”布萊恩被我一搶白,正想回嘴,他忽然湊近,“你嘴邊是什麼?”,“什麼,什麼?”

布萊恩仔細看了後大笑:“哇,丹長大了!”我的臉唰一下漲紅,“什麼話。”布萊恩捏著我的下巴說:“這是毛囊黑色素的顏色,黑色素一旦生成,你就 要開始長鬍子了。”我跳開,摀住自己下巴:“我不要!”布萊恩抱胸笑:“而且色素沉澱的地方很齊,你的鬍子不會亂長……照你這種情況,你會長那種嘴邊一圈的鬍子,卻不會長普通男生長的山羊胡,你的色素也沒有延伸到腮邊,所以也不會有落腮鬍。”

我失聲大叫:“我不要!”家齊睜大眼睛:“嘴邊一圈,哇,丹,那個很性感!”,“閉嘴!”他們還想繼續嘲弄,但是看到我一副似受驚嚇的貓,他們閉上嘴。

“新年快樂,丹,家齊。”布萊恩說了,“新年快樂。”我喃喃:“新年不快樂。”,“為什麼,因為你不能再做小白臉?”,“我打你!”

漸漸人多。

我都注意到了,所有經過我們這邊的人無論男女都會瞄布萊恩一眼,他實在太……突出了。後來我實在不耐煩,脫掉薄外套披在布萊恩身上:“穿上去。”布萊恩央求:“熱。”我怒道:“總比一直讓人看好!”他一怔,乖乖穿上。

拉上拉鍊之後,他憨憨地問:“為什么生氣?”我看著海心不在焉,“什麼?”,“你為什么生氣?”,“我沒有”,“你有。”連家齊都說了,“你剛才 像吃醋般硬給他批上外套,剛才幾個經過的人對你的舉止都竊竊私語。”我聽了怔住,我?吃醋?我為什麼要吃醋?家齊笑說:“莫非……阿丹喜歡上布萊恩了?” 我聽了大笑,同性戀真奇怪,他們似乎病毒上腦,所有男人在他們眼中似乎都是同性戀,抑或都是不肯承認的櫃子人,他們希望世界絕種,神經病。

布萊恩聽了則只是笑笑,拿出醃好的雞翅膀默默地烤。

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吵。

雞翅膀久久不熟,我說:“我下海邊走走。”家齊站起來,我馬上開口:“一個人。”家齊唯唯諾諾坐下,布萊恩將熱狗遞給他烤。

這裡的沙是白的,細的,但海水是黃的,浮著一片油泡,被污染很久了,不過天空是美的。我仰著天,深深吸一口鹹海風,精神一振,心情略佳。海風很強,暖,一切是那麼地恰如其分。

這時有個華裔小孩從我身邊跑過,只有二三歲,走路還在晃,包著尿布,又穿著褲子,兩支腳被隔得彎彎地,他走到我身邊,停下看我。我看著他,正 要做鬼臉逗他,他突然又往前走,傻傻像鴨子,我心里納悶,華裔父母怎麼可能會讓心肝寶貝獨自一人下海走路,照華人的方式,若是能夠,只怕會願意背孩子一 世!

電光石火間我明白了,那是個走漏小孩!我差點叫出來,正要伸手去拉那個鴨子,呃,小孩,他突然左腳背絆到自己的後膝窩,噗的一聲跌趴在白沙上。

他沒有哭,我印象深刻,我走近他蹲下,他抬起胖頭來看我,眼神清澈如水,沒有任何情緒,像黑洞一般似乎要看到一個人的心裡去,我被他看得心癢,急忙撇過頭。

想了想,將他抱起來,替他拍沙子,拍到他鼻子時他卟哧打一個小小噴嚏,然後看著我笑了。

我心里馬上起了反感,小鬼,你才幾歲,遇到陌生人不僅不出聲自衛,還笑,腦袋瓜裡有什麼陰謀,想來個笑裡藏刀?

“阿寶,阿寶!”我轉頭,一個身形略胖的婦女向我跑來,旁邊一個男人應該是她丈夫,他先跑到,二話不說直接去抱孩子,抱的時候他肩骨敲到我的臉頰,整臉火辣辣生疼,他沒有道歉。

孩子的媽一到,又急忙伸手將孩子抱住,我看了討厭,像搶包一樣。

孩子的媽不住嚷嚇死我嚇死我,我不想參與任何天倫劇情,於是側身離開。婦女叫住我,不住向我道謝,還囑咐孩子的父親拿出錢包給賞,我直接拒絕,且不知為何十分暴躁:“錢我多的是。”轉身就走。

我回去,布萊恩問:“怎麼胸口一堆沙?”我沒有告訴他們,只是拍一拍,坐下吃熱狗,沒想到片刻間那對夫妻居然出現在石道上,走到我們面前時那個孩子伸手指我,“嗯,嗯。”那對夫妻轉過頭來,看見是我,臉色略顯尷尬,我理都不理,當沒看見他們。

夫妻走後,家齊問他們是誰,我將故事告訴他們,他聽了不住笑,布萊恩也是。我無意間脫口:“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小孩與同性戀總跟我糾纏不清。” 說完才想起家齊在身邊,我開口道歉,家齊嘴上說沒事,但總是有些不開心,布萊恩聽了,也是笑笑,臉上似乎有詭異的表情,一時說不准。

布萊恩下水游泳,家齊也是,我坐在一根漂流木上,替他們挽衣裳,還記得我囑咐他們小心,他們笑著說是,媽。

我又看到一個小孩,女孩,最多六歲,皮膚黝黑輪廓很深,是土裔,她穿著粉紅色的小短裙,手中拿著一個藍色塑膠桶,黃色柄,她在海灘上走幾步,停下拾東西,原來在撿貝殼。

我心想,不會吧,又是一個走漏小孩?正要起身,看到我左邊有一對夫妻正盯著孩子看,旁邊還有三個小兒子,一個還脫得精光,作風與過分保護的華裔家庭大相徑庭,那小孩被盯著,我也放心了。 (不過別人家小孩關我什麼事,放什麼心?)

她在地上不住摸索,這里海髒,缺乏管理,貝殼碎的碎裂的裂,沒什麼好貨,可是她喜歡,撿起來放進桶子裡,還要朝桶裡再看一眼確定後才肯繼續找下一個。

她撿了好多,連稍有光澤的小石子都不放過,不久後,桶子就滿了,原本一隻手提著,現在要用兩隻手。

接著,她走到一個灣處,突然哇的一聲,連跑帶跳,在那裡撿到一個很大的紫色貝殼。

我一看,不由一呆,那雖是很常見的紫色骨螺,卻足足有我掌心那麼大,美!

我仔細打量,紋路清晰,沒有砂石磨過的痕跡,看起來又厚,骨螺有許多種,這個上端有尖刺,某部分有分叉,泛紫光,在羅馬帝國時期這種螺常用來為高官染制袍子的紫色領口邊,最主要的是,海螺角的貝尖完美無比,照螺紋估計,整個是順時針轉,所以不容易被磨碎(關於為什麼,去複習物理) 。

當然,不需要專業知識也知道這個貝殼是上等貨,我要!我站起來,正要毫無廉恥卑鄙下流從那個小孩手上搶過之際,我發現一件趣事。

女孩當然要拿那個骨螺,但是她的籃子滿了,就算放上去也會一路掉;她左看貝殼右看籃,小小年紀居然已經知道貪心,心想要將兩邊都據為己有,不過拿了那個與她手掌一樣大的貝殼,她就不能拿籃子;選籃子?切,誰會那麼笨?

猜猜她做了什麼,不錯,她將貝殼放地上,然後毫不留情地一腳將籃子踢倒,再用手將所有貝殼都挖出來,又將桶子倒過來甩個乾乾淨淨,再珍重地用雙手將貝殼放入籃子裡,然後她笑了。

她笑得好不燦爛,滿足、驕傲、不可一世,心想呵呵呵,老娘滿載而歸,旁邊坐在樹枝上一直盯著我看的老伯除了他朋友的衣服之外什麼都沒有,哇哈哈哈!

我打從心底寒,太可怕了,才幾歲!能夠這麼喜新厭舊,毫不留情對付比較難看的貝殼,那些貝殼看在眼裡會有什麼感受! (那是靈異小說的故事了)

她一路跑回去炫耀,父母只是笑,孩子們一直在看貝殼,那個兩歲的小兒子還是沒穿褲子……

布萊恩和家齊終於上岸,全身濕淋淋,一路跑到我面前,我將毛巾遞給他們,再將衣服交給他們,問:“可有準備換洗內褲?”布萊恩笑說:“停,別做我媽了。”才說完,家齊突然一怔,“啊,我沒有……”(看,有人就是需要媽)布萊恩大笑,家齊連忙跑進車子檢查有否其他衣物。

家齊一走,我伸手去拉布萊恩,然後沒經過他同意就突兀地伸手去摸他胸腹。布萊恩只是站在那裡,自顧自擦著手臂,一點都不在意,真是大方。

那個觸感很奇怪,像摸頭髮,又因胸肌腹肌與頭皮不同,所以不像,很多人朝我們望來,心裡在想什麼我當然知道,誰肯相信事實,他們只肯相信眼見,所以聖經說沒看見卻保持信心的人有福了。

之後,布萊恩捉住我的手,聲音有些顫抖:“停。”我收手,“怎麼了?”他沒有說,他耳朵和胸膛都有些發紅,我拉起他的手,他體溫很高。

我明白了。

我說,“我不是有意的,我——”布萊恩搖頭,“沒關係,我只是——”他也不知說什麼好。我開玩笑地說:“你只是單身太久了。”布萊恩回我一句:“那你豈不是夜夜笙歌,不然單憑一隻手就讓人——”他沒有繼續。

“真看不出你這雙手如此本事。”布萊恩似乎有些不開心,我看著自己的手,是嗎?似乎是,R當初也說過同番話,欲仙欲死手,哈哈哈哈哈。

我一直沒忘記小女孩和她的籃子,整件事實在諷刺,像人生一樣,我們提著一個袋子,邊走邊拾。一路上拾起無數我們不想要卻又不想錯過的東西。當遇到真正想要的東西之時,袋子已經裝滿了。

而人生袋子沒有辦法倒空,滿了就是滿了,那時年紀老邁,我們會可悲地看著袋子裡的難看貝殼,心裡自我安慰,啊,沒關係,紫色骨螺全沙灘或許只有那 麼一個,被運氣好的人如比爾蓋茲、李嘉誠、貝多芬、阿都拉王撿走,況且看久了,這一籃的貝殼也還不錯,看,有的還比隔壁老陳後巷老李來的晶瑩通透。

唉,可悲的人類,新的一年,只希望某人也能朝著那個海灣處前進,哪一天聽到身邊有人拾到另一個紫色骨螺,分享一些心情也是好的。

這個,或許是一個新希望,對吧,婷?





心得:我不是氣你撒謊,而是氣我自己沒辦法令你當我是自己人。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人本性就是貪, 喜新厭舊...雖然不是所有人~現在大多小孩都身在福中不知福, 越來越不知道惜物~有時候也得怪罪於太過寵他們的父母~要啥有啥...
我也會喜新, 但常常念舊~房間內就堆積了一堆舊東西~呵呵~!

Without hope, human is a mere corpse without soul. A hope may be unachievable and cruel, yet, it makes life move on. Have hope!

{PS: 如果我是那小女孩, 我會把貝殼塞在腰與裙子間~雖然不雅觀~呵呵~!}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