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加黃色

為了這件事,我做了很多很多的研究,比論文更努力。

是愛德華,是可憐的愛德華。

R打來,我怎樣都忘不了他的語氣,是一種無可奈何,朦朧的聲音,彷彿一瞬間老了十年的那種感覺。

我相當震驚,當初他坐錯火車到利物浦,身上只有十磅,摸索到警局去在監禁室睡了一夜,第二天趕到火車站拿出學生證買票,再衝回來考試,連一聲抱怨擔心緊張都沒有,他一直是這麼開朗坦率的,像清晨的日頭,如今卻像被一層烏雲蓋過一樣。

我不禁心軟,“怎麼了?”

他說了一個故事。

那天,愛德華如同往常一般留在學校操場練習足球,剛下過雨,足球場一片泥濘,不過孩子嘛,土泥越多他們越盡興。

愛德華十分喜歡曼徹斯特隊,向來以其中一名球員為榜樣(還有誰呢),最近參加校際足球比賽,練得更勤,褲子襪子每次都弄得慘不忍睹,不過他天份高,R的律師一直勸R讓他接受足球訓練,不過……都被我擋住了。

擋住是一回事,大家都曾當過頑童,越不許做越想做,愛德華踢球的時間也越來越長,我看過一次,他進門的時候會大聲歡呼,眼睛瞇成一條線,整頭汗 水,舉起手滿場跑。發育期的他揚起的兩條手臂有清楚的線條,接著是肩胛兩旁的肌肉,順連著腰身,再來是短褲下的橢圓形大腿肌肉群,靠近胸口的衣領邊緣有些 許濡濕的汗毛……

他是那麼地快樂,好像進了一顆球就能扼殺學業的壓力、無親無故的孤寂、憂鬱木納的個性,那一瞬間有一陣打自心底發出來的愉悅與暢快,一切的不如意與現實彷 彿都被那場快樂打得魂飛魄散,他會手叉腰哈哈大笑,然後跑過來伸手要毛巾,“爹地,我踢得好不好?”,“啊?我沒看。”,“爹地!”。

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裡,已經沒有多少事能叫人如此歡喜,我心想,為何不呢,何必在他還能享受快樂就卑鄙地阻隔呢,我自認不是這麼無聊的人。

也幸虧如此,我們才能發現這件事。

就像所有其他日子一樣,愛德華那班在體育節下課踢球,地上一片泥濘,也攔不了他們追求快樂的門,他的隊友(稱他們瞠、目、結、舌),小舌靈活地踢著球,在 對手攔阻下繼續踢著球,在場子邊緣他一個小鏟,足球飛起來,肩膀很寬的小結(我只記得他肩膀很寬)馬上跳起來用胸口擋住,球滑過他的胸口小腹到他腳邊,他 往前跑,足球像活得隨著他一起跑,他的對手來擋,他一個假動作就將足球傳給小目,小目已經靠近龍門外圍線,他馬上沖刺,勢必要拿下一分,可是守門員迅速往 他跑來,後面又有人,體育老師笑瞇瞇看他怎麼應付,小目一個轉身,馬上將球踢高,足球一個弧度往內圍的愛德華那邊去,愛德華眼明手……我是指腳快,迅速攔 下球,奮起全力一直沖向龍門。

守門員大急,從右邊跑左邊,他們兩個的距離看起來都差不多,他隨時能攔住他,或者他隨時能射門,瞠、目、結、舌全部往龍門跑去製造假象,他們的對手又急又 無奈,一面要擋住瞠、目、結、舌,另一面又想自己跑去攔阻愛德華,心裡十分地煎熬,一些比較單純的在大喊:“血淋淋的地獄,快阻止他!”班上的女生全部摒息,眼見勝負馬上就要揭曉,體育節也快結束了。

“龍門!”小目喊道,就在他大喊之際,愛德華一腳踢向足球,同時守門員跳起來準備往那顆球要去的方向撲到,大家的眼睛睜得老大,一些女生驚呼,結果要來了!

令人錯愕的事情發生了,那顆球在愛德華的腳尖並不是往前進,而是向上跳了起來,愛德華用力一跳,目光落在那個守門員的身體水平線以上,一咬牙,用頭去撞擊那顆飛起來的球,全班嘩然,愛德華居然臨時用了一個怪招,太攻心計了!

時間彷彿慢了下來,那顆足球在大家的眾目睽睽下在守門員的腰邊輕輕擦過,然後不受阻止地往大家想令它去的地方前進。

然後,如眾人所期待的,那顆球遵從了它被創造的使命,輕輕地落在龍門的角落,還將龍門的網撞出了一個弧度,然後諷刺地往守門員身上回彈,守門員雙 腳離地,停不住勢子,撲向愛德華的懷抱,愛德華學了他T叔叔的詠春,迅速沉肩,踩丁字,手掌托向守門員胸口,一邊令自己身子輕輕跳起來,化解了撞擊力,兩 個人在地上滾了滾,全身都是青草漬與泥濘。

不只是故意還是湊巧,體育老師就在那一個時間吹起哨子,體育節結束了。

得分了。

全場一陣寂靜,然後火爆浪子愛德華(亂取外號)又用他的老招,發出一聲尖嘯,舉起雙手,傻傻地站起來然後滿長跑,全班的女生如痴如醉地盯著這個高大英俊的英雄,希望他跑到她面前專專注視著她,場上只剩他們兩個,然後……

呃,離題了。話說愛德華替他們贏了一分,他們成功地以一比零勝出,歡聲雷動,大家也不管身上的泥濘與汗水,全體摟抱在一起,圍成一個圈,望著隊友的眼睛,彼此努力地喘著氣,額上有汗水往下滴,再累也磨滅不了他們臉上與心中的歡喜快樂。

體育老師揮揮手:“洗完澡回家,放學了。”他摸著勝利隊伍的頭,說:“太精彩了。”大家微笑與他道別。

小瞠這時笑著說,“你看你,全身都是草漬泥巴,簡直等於免費染衣,哈哈哈。”

愛德華走在前面,聽到這句話後回頭。

“啐,我才不喜歡紫色。”

聽到這裡,我不禁嗄的一聲。

R點頭:“跟我說的一模一樣。”

“然後?”

故事繼續下去。

瞠、目、結、舌和他們的體育老師聽到這句話,臉上的笑容馬上僵住。

“什麼?”其中一個問。

愛德華伸手指著背部,“大地色可以接受,但是,”他指著腰邊草漬的地方,“紫色,我可不喜歡,太娘娘腔了。”

大家看著愛德華的臉,知道他沒有說笑,異口同聲說:“那是青色!”

愛德華笑了:“神經病,你們色盲呀,這是紫色。”

瞠、目、結、舌這下真的瞠目結舌了。

體育老師走到愛德華面前,問他:“愛德華,我的瞳孔是什麼顏色。”

愛德華笑罵:“當然是紫色,約翰老師怎麼也同他們胡鬧。”

堂堂六尺兩寸的約翰史彼特羅當場退頭一步,難掩心中驚駭,失聲道:“愛德華,你把青色看成紫色?”

愛德華怪叫起來:“你胡說,交通燈是紅黃紫,足球場是紫,地球是藍色、褐色與紫色!”

小目當場嚷出來:“森林對你來說是整片紫色?”

愛德華勃然大怒:“你當我三歲四歲,誰不知道森林是紫色,你們不要再玩了!”

接著,他被帶到保健室,約翰有點結巴,說:“露申堡先生,這是我學生,他……他說森林是紫色。”

這句話原本這麼可笑,但是仔細吸收了會令人毛骨悚然。

露申堡似乎司空見慣,拿出一排顏色棒,說:“我指哪根棒子,就請你說出那個顏色。”

“紅色、黃色、黑色、白色、藍色、紫色、紫色,還是紫色。”

說完他自己都不信,握住手中那三根棒子,“茄紫,薰衣草紫,葡萄紫,對吧。”

約翰輕輕說:“紫色、草綠色、深綠色。”

愛德華從椅子上站起來。

接著,約翰帶他去十字架(醫院),診斷他的確患有色盲,醫生說:“人的瞳孔只能分辨800種顏色,故此大家多少都有點色盲,男性偏向冷調色盲如深 藍色紫色灰色,女性偏暖調色盲如黃色金色奶油黃;真正色盲者多於偏向原色,就是紅黃藍,你是第二原色,綠色,較罕見,不過也不是沒有。”

“能考駕照嗎?”

“不行。”

愛德華愁眉苦臉,R答應他成年禮是一台凱迪拉克,如今幻想破滅,男人不能駕車之可悲一如女人對化妝品過敏,慘絕人寰。

小目用黃色與藍色彩筆在紙上塗鴉:“愛,什麼顏色?”

“紫色。”

“黃色加藍色耶!”

“紫色!”

R再也說不下去,輕輕地嘆一口氣:“我可憐的孩子。”

“這是幸運。”

R怒道:“你想吵架?”

“想清楚,高大英俊,運動健將,又多愁善感,動靜皆宜,胸是胸,腰是腰,他的背脊尤其好看,藍眼睛;除了雀斑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現在又是色盲。那可是缺憾美,你懂不懂呀。”

“我不知道。”

“試著想想,他十八歲時去參加畢業舞會,大家在玩踩顏色,拉他入席,他搖手,說‘不行,我看不見綠色’,說完一臉憂愁感慨,臉蛋微微偏內,完美的七分臉與尖下巴,還有淡淡暗青色的鬍渣,白色襯衫在燈光照耀下隱約露出胸肌與背脊的線條——”

“喂喂喂,他是你兒子!”

“此乃就事論事。”我說,“讓我做研究看看,這段時間內不要再提起這件事。”

“好。”

“早點睡。”

“我在溫哥華,時間不一樣。”

“這句話沒有時間限制,只要你早點睡。”

突然,他說了好長一段話:

無法衡量出彼此的距離
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禁極,
無限懷慕渴望思念的情,
刻畫在我腦海深處的你,
我一直都沒有辦法忘記,
都市中可怕的冰冷寂靜
在給我殘酷的現實打擊,
愛情變成虛幻勞累無比
你可有珍惜我狂熱的心? ”

我一呆:“什麼?”

“動動腦。”

“你學人吟詩作對?”

“將第一個字連起來啦。”他突然孩子氣唉唷一聲:“說出來就不浪漫了。”

“481706529104084465048078455047。”

輪到他一呆:“什麼?”

“啟動手機的英文自動拼字,輸入以上號碼,你就知道了。”

談話到這里為止。

做了好多研究,才發現原來色盲無可治,還有頗高的遺傳性,我也不禁感慨,那是什麼樣的世界呢?一整片翠綠的草地,躺在那裡看白雲星空,可是人生至少要做一次的事,對愛德華來說,那會不會享受呢?

紫色的世界,是怎樣的呢?





心得:
40
58780
92680
860
83550
9680
84280
40
56830
9680
94638370
9680
27310
4160
3264350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顏色雖然變了, 但本質卻是一樣的~
可卻因為身在不一樣的領域而被限制了...

但是這孩子我相信是幸運的~
因為他是被你們所愛~
Jessica said…
Don't be too upset Danny, he will be ok, you know, he never had it, so he never lost it, right? Think positive, it's not like he's having big C, and like what you mentioned, it's in fact good thing, we fall for one's imperfectness instead of his/hers perfectness, no?

God bless.
Anonymous said…
em.....my handphone cant type what you mention,.....
next time think of other who use touch screen mah....


by:popo smith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